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1115 发电机
    十台离线机急速在通道中穿行,有时仅仅距离侧壁只有不到十厘米,一股奇异的斥力让机体不至于撞在墙壁上,更在一部分出现有折线标记的位置,反而让离线机进一步加速,加速标志每隔固定的一段距离就会出现一次,让离线机的速度稳步提升,来到这个只允许两台离线机并肩行驶的通道中,意味着距离高速弹射轨道只剩下很短的距离。这里也有一些被沙耶病毒异化的异生体受到巨大聚合体沙耶的召唤,朝着和离线机相对的方向奔走,但迎面和离线机撞上后立刻粉身碎骨。持续撞击的力量不断让离线机摇晃,但仍旧没有让离线机的速度降低。

    虽然已经没有人员工作,但是这里的设备大都还在正常工作,让幸存于离线机中的原住民们倍感幸运。巨大聚合体沙耶对这一区域的破坏正在扩大,震动的余波即便在这条通道中也能感受到,而且,越来越强劲的震动,让人觉得沙耶正在步步逼近。离线机就如同在争夺时间般,一给劲地向前冲,最终还是没有遇到太大的阻碍,成功在这一区域被彻底摧毁前,抵达了原住民所说的高速弹射轨道。

    通道前方的闸门没有打开,有十米左右的距离,被各种异生体杂物堵塞,可现在也没有时间按照正常的程序去清理出一条道路了。行驶在最前方的离线机没有降低速度,另一台离线机则从后方偏转,上前并肩行驶。两台离线机的炮口全部打开,短暂蓄能之后便激射出去。火焰和冲击在通道中膨胀,迅速淹没所有的离线机,而前方的道路也在这一击中被打开。与此同时,所有的离线机已经将装甲放下。遮蔽了所有人的视野。

    在火焰风暴消逝前,机长在通讯频道中喊道:“高速弹射轨道强制启动,自毁倒计时三秒。”话音还没有落下,离线机已经钻入一个仅允许一台离线机通过的狭窄通道中。通道十分昏暗,几乎看不清侧壁上的内容,仅能从机身的调整中。感受到是一条上行通道。一进入这条高速弹射轨道,就能清晰感受到机体的加速,传达到身上的压力翻倍提升,在一个呼吸之后,机体剧烈震荡起来,又下一个呼吸,一种沉闷的声音从身后贯穿了装甲,在机舱中回响,让人不由得产生眩晕作呕的恶感。又下一个呼吸。离线机就如同风暴中的船舶,随着狂暴的风浪起伏着。这一连串的动静让机舱内的原住民都意识到,自毁已经开始了,而且,并不仅仅是高速弹射通道的自毁,这么强烈的冲击,一定是由那片生活区的毁灭才能造成的。

    等到震荡有减弱的迹象时,离线机的装甲才重新升起。让人可以通过透明的舷窗观测外面的情况:离线机正在树管带之间穿梭着,不过已经没有死体兵再来骚扰了。因为占据了树管带的庞大死体兵军团都已经东倒西歪,就好似狂风吃过的落叶般,只有离线机借助狂暴的气流不断调整路线,这里毕竟是原住民的聚集地,机长们十分熟悉地形,知道如何才能让离线机更好地借助当地的环境。利用恶劣环境的干扰。

    十台离线机都完好无损,排成一字在各种管线的间隙中穿梭,而在身后,区域自毁的结果是让那一带的管线群彻底崩塌,看起来就如同是山崖在坍塌。纠缠在一起,如同树根般的管道被点燃,迅速向四周扩散,在那片焦土中没有一个死体兵还能钻出来。然而,就在所有人因为劫后余生呼出一口气的时候,一种无法形容的声音贯穿了机身,在每个人的耳边回荡,原住民们立刻产生不适现象,在我的感觉中,若要强行描述那种声音,也只能称之为“扭曲”,而这种扭曲直接从耳膜抵达心灵,仿佛要将意识和灵魂都搅拌成一种如今的自己根本无法接受的模样。

    沙耶,是沙耶——在我的脑海中,只有这个念头。

    所有还能挣扎的人,都朝那片自毁后的焦土望去,只见到一个巨大的女体轮廓拔地而起,像是推开埋在身上的泥土,从坟墓中钻出来。这个身躯比在隔离区所见到的还要巨大,如同神秘学中的山岳巨人,仅仅是身体,就有一座山峰那边高。它站起来的时候,整个树管带就好似缩小成了一栋别墅,而离线机就如同蚊子一样。这样的景象充满了视觉上的震撼感,刚从失衡中爬起来的死体兵们似乎接到新的命令,没有理会我们这十台离线机,而是如同蚁群般涌向那无比巨大的聚合体沙耶。然而,在众目睽睽中,沙耶身后张开了四对薄如蝉翼的翅膀,比我在过去的末日幻境中看到沙耶还要多了两对。

    这些蝉翼般的翅膀扇动起来时,整个树管带就掀起新的风暴,因为,频率实在太快了,仿佛化作一团模糊的影子。它就像是放大了几千几万倍,以女体人形出现的蜜蜂。不够沉重的物体根本就无法接近,不够牢靠的物体,直接就会在风暴中折断,死体兵的躯体强度让它们不至于被折断,但却也无法靠近沙耶百米之内。拥挤而去的死体兵军团就好似蚁球一样堆积起来,然后被从天而降的巨大手掌拍中,就如同摧毁不太牢靠的沙堡般,死体兵军团伴随着无数管线向下塌落。

    如此可怕的力量,一旦被结识击中,哪怕是专精肉身强度的三级魔纹使者也要为自己可以活下来而庆幸吧。总之,如今一看到,就让人觉得,绝对不能和这样的怪物死拼蛮干。死体兵仍旧源源不绝向聚合体沙耶的方向扑去,沙耶则依靠四对翅膀的高速振动,缓缓浮了起来,那是一种无比的沉重感,就好似随时都会因为翅膀过负荷而坠落。

    然而,无论死体兵如何争前恐后,哪怕从未见过的炮弹光芒如同流星群般划过天空,借助“神秘”,摆脱了暴乱气流的干扰。直接在聚合体沙耶的身上爆炸,也没能撼动这个巨大女体分毫。不,应该说,即便在爆炸中,有大楼一样的东西断裂,从那片肌肤上坠落。也如同只是被碰掉了毫毛一般,对聚合体沙耶没有任何意义,反而是伴随着这些异生体的落下,有一大片相对于我们这些人类来说,相当庞大的孢子群向外喷张,在风暴中寄生在周围的物质上——包括管线和那些死体兵,很快就有死体兵被异化血肉侵蚀,被其它的死体兵挤过时,又将这种侵蚀蔓延下去。

    诚然。死体兵应该是没有自身人格意识的,完全是由安全网络驱动的兵器,但是,被异化的部分似乎已经无法再被本体驱动。当沙耶向前推进的时候,这些异化的死体兵就会吸附聚合在它的身上,不由得让人产生一种“它还能继续成长”的可怕想法。

    在这个时候,我们反而处于相对安全的平静中,因为沙耶和死体兵都将注意力放在彼此身上。我们区区十台离线机反而变成了极为渺小的,连关注都不再值得的东西。原住民们挺过了沙耶崛起时。那扭曲的叫声,可是看到背后那震撼的一幕,好半天才在通讯频道中发出干涩的声音:“这次真的晚了,树管带彻底完蛋了。”

    原住民们心中的悲凉在叹息和沉默中弥漫着,机舱中的空气格外沉重。这片树管带曾经是他们赖以生存,集中了多代人的改造。才变得比其他地区更加适宜人类居住。如果没有沙耶的存在,聚集地就算被摧毁,原住民也能在反攻成功后,回到这里,利用余下的遗产重建和延续自己的生活。可是。这个聚合体沙耶展现出了令人绝望的神秘,随着气流四散的孢子,拥有强大的侵蚀力,而被侵蚀产生的异生体,又会成为沙耶的一部分。这样循环下去,大概不久之后,整个树管带都会成为沙耶的一部分吧,已经成为废墟的聚集地,终将什么都不会剩下,就算可以摧毁这个沙耶,结果大概也不会有任何改变,更何况,我不觉得,这个聚合体沙耶是可以被原住民摧毁的,我想,他们也是这么认为。

    即便原住民带出了聚集地的临界兵器,可以对造成这毁灭性一幕的罪魁祸首末日真理教和素体生命进行反击,可是,就算是临界兵器,也不足以让他们产生对抗沙耶的信心。因为,这个聚合体沙耶的表现,实在是太震撼人心了。巨大,强力,不断侵蚀,不断再生,除非拥有针对性的神秘,否则,我所知道的,现有的大多数神秘类型,都无法真正给它带来伤害。

    我可以不畏惧这个聚合体沙耶,因为我的速掠,让我在最坏的情况下,也可以逃生。然而,逃亡的原住民们在失去了聚集地的技术支持后,会变得比过去还要衰弱,他们的强大,本就展现在“社会性”上,社会性的力量,是一种依靠量变带来质变的力量,而如今幸存的原住民,到底有原本聚集地总数的多少呢?

    原住民在确认了自己将在很长时间内,或许都没办法毁灭眼前这个可怕的怪物之后,变得有些消沉,而在消沉中,又有一股仿佛随时都会爆发出来的愤怒。

    “完了……一切都完了……”丧家犬一样的发言,在通讯频道中徘徊着,就如同迷惘的幽灵。

    “——至少我们还活着。”我如此说到,因为很重要,所以要说两遍:“我们还活着!”

    “是的,不仅仅我们。”机长“卡”那冷静地如同机器般的声音也在此时响起,“看,还有同胞逃出来了。”

    随着他的声音,不少原住民都抬起头来,透过舷窗,透过悬浮在半空的全息屏幕,看向机舱外的世界。只见一台又一台的离线机从极为偏僻的管线群中钻出来,有一些极为残破,摇摇晃晃,必须要其它的离线机拖着才能飞行,有一些则经过了更加精良的改装,武装到了牙齿,一看就十分狰狞。然而,当它们如同散落的游鱼般,朝我们这边聚集过来时,一个巨大的舰队就形成了。受损严重的离线机被包围在核心,开始接受其它离线机的维修。在飞行的途中,舰队依靠各种机械臂和管线。连接着彼此,构成一个临时的工房。

    “我们一直在释放加密资讯。”这就是十台离线机的机长们所做出的解释。原本,这些加密资讯是不能轻易释放的,因为担心敌人的破解,毕竟在这里充斥着安全警卫,意味着安全网络已经将触手衍伸到树管带。在资讯管理上。再没有比统治局安全网络更强大的东西了。然而,死体兵们的异动,让机长们决定冒险一试,既然已经到了这个份上,还有什么好顾忌的呢?猜测统治局安全网络将所有的注意力转移到聚合体沙耶身上,赌博式地释放了加密资讯,去联络其他的幸存者,于是,结果就是眼看所看到的——庞大的离线机舰队。承载着所有幸存者的希望,逃离了已经彻底陷落的树管带。

    而后,又有更多的离线机从四面八方赶来,这些离线机也是同样摆脱了敌人的追捕,最终还能启动的部分。

    一共九十九台离线机构成的舰队,一边在通讯频道中,讨论着下一个落脚地,一边破开灰雾。落入不见底的建筑群深渊中。灯光在远方闪烁,而在舰队中。有着更为强烈的火焰在燃烧。原住民们在一个小时内,完成了临时管理层的选举,和各种任务的分派,除了我之外,每个人都有大量的工作,当他们行动起来时。顽强的生机再次于这片空间滋生。所有的任务,都是以“休整”、“强化”和“反攻准备”为核心,而在战争再次来临之前,分出一部分种子,以保证原住民们可以继续繁衍下去。是至关重要的事情。

    也许是因为一直都生活在残酷环境中的缘故,对于“战斗”和“繁衍”的分配,没有一个原住民会拒绝,这并非是以个人意愿为标准的,而原住民也没有过多展现个人意愿,集体意志的体现,比我所见过的任何团体都更加强烈。

    为了让留下的同胞们有一个相对安全的生存环境,离线机舰队离开了所有已经探测出来的废都部分,在第一次来到的一处深渊中,进行最基础的环境改造,为此,甚至牺牲了八台离线机,捕捉了两台建设机器进行改造。然后,又有四十台离线机要被留下来,最终可以参与反击战的离线机,一共有五十一台,总数三百名原住民战士。

    对居住环境和离线机的大改造正在行动的时候,我抱着真江坐在简陋的站台上,眺望着不知道有多远的天顶灯光。我知道时间很紧迫,末日真理教和素体生命袭击聚集地后,所带走的东西,一定会加速他们的布置,而在他们离开维多利亚重工物化区前,我必须要将他们的“门”夺走。这是为了弥补我心中的歉意,完成对拉斯维加斯特殊作战部队的承诺。为此,我需要这些原住民的帮助。

    无论过去发生了什么,我们此时,的确站在同一条战线上。无论情况多么紧迫,此时流逝的时间,都一定是必要的。

    “听说有外地人救了我们的人,果然是你。”声音从我身后传来。我没有回头,就知道说话者是机长“加”。没想到她也活下来了。虽然认识的时间不长,但在这剧变的情势中,也分外有一种老熟人的欣慰。可以活着见面,真是太好了,即便再次见面的时候,不见得就是朋友。

    “平死了。”我平静地说。

    “我听说了,他怎么死的?”加顿了顿,在我回答之前说:“算了,反正,就算不是死在外面,留在聚集地里也不一定可以活下来。我不喜欢你,外地人,但也不能说,是你造成了现在的结果。”她又顿了顿,说:“我就是想对你说这些。”

    “是吗……”我说:“其实,我也不觉得,现在的情况,是自己可以造成的。我对你们没有恶意,如果你们可以在接下来的行动中给我留一个位置,我会十分感谢。”

    “听说你有临界兵器?”加说:“我们需要你这样强大的帮手。而且,你应该可以为我们提供那什么什么教的情况。”

    “末日真理教。”我说:“摧毁你们聚集地的病毒,我称之为沙耶病毒,是末日真理教的巫师们制造的。不过,这一次的病毒爆发,比我上一次经历过的更加剧烈。”

    “巫师?真是奇怪的称谓,不过无所谓,是敌人就要打倒。被伤害了,就要复仇。”加说:“这种沙耶病毒是在巫师们控制中?”

    “具体的情况我也不清楚,但是,我不觉得那些巫师可以控制这样的东西。”我平静地回答到:“他们制造了它,但是,对于它的真正力量大概也不是太清楚吧。我的建议上,将那个巨大的怪物当作一个自由的破坏者看待比较好。”

    “也就是说,只要有办法将它引到末日真理教的基地,同样会对他们造成伤害?”加这么问到。

    “我是这么认为。”我反问道:“你们确定末日真理教的基地了?素体生命也在那里?”

    “我觉得我们找到了。在聚集地的局势彻底恶化之前,我们就已经对失败进行了评估,所以才能逃出这么多的人。”加说:“但是,那种恶化的速度和程度要比我们估计的还要强烈。所以,最终只逃出了这么多人。我们又要从新开始了,就如同我们的祖先刚来到这一层落的时候一样。”

    “这只是重新开始,却并非是彻底绝望,不是吗?真是不幸中的大幸。”我说:“如果你们决定不参与反攻也可以理解。你们只剩下这么多人了。”

    “不,反攻势在必行。”加用十分确定的语气说:“无论有没有外地人的帮手,我们也不会更改这个决定。被人殴打的时候,只要还有还手之力,就要还手,让敌人知道,就算可以打赢,也一定要付出自己不愿意付出的代价,这就是这个层落的生存法则。末日真理教和素体生命不会无缘无故袭击我们,他们既然要从我们这里带走什么,就一定是需要那些东西,去完成他们的目标——我们的反击,会一口气摧毁他们的希望,他们想做的,都将无法成功!”

    “他们到底想做什么,我也不清楚,不过,想要摧毁他们的目标,你们确定自己还有这样的实力?”我反问:“就连聚集地还完整的时候,你们也没能战胜他们。”

    “现在,我们才是猎人。”加这么说了一句,脚步声逐渐远去。

    伴随她的远去,我心中对“平”的一些思绪,渐渐平淡下去,最终什么都没有剩下。我继续抱着真江,用残破的战斗风衣,将自己和她包裹起来,一边眺望着遥远而清冷的灯光,一边等待着战争的开始。伴随着施工现场的闪光,深渊中的黑暗和灰雾,愈发浓郁起来。

    在十次集体用餐后,离线机舰队停靠的,由建筑群构成的绝壁上,大量的净化设备矗立起来,庞大的建设机器将不规则的建筑群结构改造成新的基地,其相对规整的风格和周边的建筑群形成相当明显的分割线。人群匆忙来往,不断有离线机升起又降落,如同辛勤的蜜蜂,运送大建设所需要的材料。原住民对这种建设十分拿走,速度比拉斯维加斯特殊作战部队的营地建设快多了,当大体轮廓成形时,其内部结构也已经接近完工。这一带的灰雾稀薄了不少,有点接近曾经树管带聚集地的水平,在基地内部,原住民们终于可以脱下的防护服自由走动。

    与此同时,被选中参与反攻的离线机已经开始结集,进行最后一次修整。(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