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1123 **目录
    网络球总部基地最深处,一间只有少数高层干部才知道的密室中,常怀恩从没有人类抵达过的集体潜意识深度上浮。他的身体被拘束在维生舱中,警报器正在鸣叫,因为,他的身体组织细胞正在发生有史以来,谁都没有见过的异化。他已经变得不像是人了,更像是一滩胶泥,一种不溶解于营养液的粘稠液体,堪堪维持人形,五官中失去了耳朵和嘴巴,眼睛大睁着,却好无焦距,因为,他的意识还没有回到自己的脑袋中。没有人明白,他进行“意识深潜”的时候,意识究竟是离开了这具身体,抵达了意识行走者也很少有人知道的地方,亦或者,仅仅是在假死状态,通过“无线”的方式,连接着那个在心理学中称为“集体潜意识”的地方。

    意识的事情,是人类科学和理解范畴的禁区,即便是拥有在意识中行走的“神秘”,也不足以让人们避开个体生物学限制的干扰,以最本质最基础的方式,去认知“意识”到底是什么。

    意识,总是无法割裂和“灵魂”这个词汇的关系,无法理解“意识”,便无法理解“灵魂”。一直在监视常怀恩个人状态的走火、猫女、梅恩先知、近江和桃乐丝等人,也同样如此。常怀恩作为现今网络球中公认最强的意识行走者,他已经超越了他的导师,那位曾经在神秘圈内打下赫赫威名,被圈内人士默认为“最强”的意识行走者,并且,在网络球的后续计划中,接替了这位老师的职务。他如今的状态,和他的工作。有着必然的联系——行走于人类集体潜意识深处,那曾经被对其概念有所认知者,模糊而主观地形容为“一片海洋”的地方,无论会遭遇何种可怕的危险,都是可以理解的,其后果。却是难以想象的。

    换句话来说,如果自身所发生了任何异常而危险的变化,都可以镇定地认为“这并不奇怪”。

    所以,常怀恩此时的变化,虽然在网络球的资料库中前所未有,但却不会让走火他们过于震惊。因为,对于任何可怕的变化来说,再也没有比“什么都可能发生”更为可怕了。或许,这里有一个人。或者说,一个非人,可以稍稍明白,常怀恩此时发生的变化到底是什么,而又是什么导致了这样的变化,可是,她沉默着。

    桃乐丝沉默着,她所知道的一切。对于当前的情况没有任何帮助,而且。因为那一切,基于这个世界的角度去观测,是何等不可思议,不可解释,也毫无希望,因此。说出来也无济于事。她身边的人,拥有着最坚定,也最独立自主的内心,没有人会去思考“不可解”的问题,同时又不会承认这个世界上。存在“不可解”的问题。“桃乐丝的角度所得到的答案和认知,只是桃乐丝的”类似这样的想法,就是他们自我存在的根基。所以,桃乐丝所说的一切,都不会成为他们进行判断和行动的基准。

    对于此时此刻,站在这个地方,立身于这个位置的这些人,最接近,也最关切的“现实”,就是常怀恩。

    “他已经连续下潜了一个星期!这个蠢货!”猫女担忧又愤怒地盯着维生舱中的人形。

    她和常怀恩共事已经很久了,老朋友,老交情,这些词汇都不足以形容两人之间的感情,那并非是爱情,却比爱情更加炙热,不是亲情,却比亲情更加粘稠。她知道的,常怀恩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网络球,更甚者,是为了这个世界,这个男人的思维和行动方式,带着多么浓郁的他的导师的痕迹。

    她也知道,导师的牺牲,世界性的灾难,都在那一刻,给这个接过重担的男人带来了怎样的压力,而这种压力,更是激发了他的献身感性。这种事情,不仅仅她知道,走火等高层人员也都清楚,所以,大家都一致限制他太过投入这份工作——从世界的角度来说,乃至于,从网络球这个组织之所以成立的使命来说,都是十分自私的,可是,他们仍旧执意如此,并用“未来还很长,不争一时”的道理去劝说这位可敬的同事和挚友。

    然而,他们却也十分清楚,整个世界的局势都在风雨飘摇中,梅恩先知已经很少可以做出“有利”的预言了,网络球所知道的先知,所做出的预言,都一次坏过一次。网络球一直都没有对“拯救世界”失去希望,可是,没有利好的消息,却仍旧是一个无比沉重的负担。所以,当他们发现常怀恩已经一个星期都在“下潜”,没有休息的迹象时,每个人都很震惊,乃至于看到他如今的模样之凄惨时,怀着何等的悲伤和愤怒,但却没有任何“无法理解”的情绪在其中。

    正因为理解常怀恩这个人,明白他为什么会这么做,而自己却又无法去改变这一切,才会让这些心志坚定的人,心中充满了悲伤和愤怒。这些情绪,看似针对常怀恩的“不爱护自己”,实质却是在控诉自己的无能。

    猫女心中的火焰,几乎要烧入她的眼眸中。可是,面对此时此景,却完全没有任何渠道发泄出来。

    “我们不能失去他。他是我们的朋友,而且,也是这个世界上最好也最强的意识行走者,是早已经被预定的中继器主人。”走火缓缓说:“近江,桃乐丝,你们是组织里最强的技术人员,有办法阻止……不,哪怕是有效地利用他此时的状态,保证他还能活下去,哪怕不再是人类也没关系——”

    “走火!”猫女压低声音叫起来。可是,当她的目光和走火接触一阵后,却彻底败下阵来。基于人类最正常的伦理观和道德观,自己的同伴变成了如此凄惨的模样,却要被改造成“非人”,并以那难以想象的状态继续存活,继续付出。绝对是一件无比让人心酸悲愤的事情。可是,另一面,身为网络球高层干部,知晓百分之九十九网络球秘密的人,猫女却无法反驳走火的正确性。

    她假设自己是常怀恩,一定会同意走火的提案吧。那个男人虽然做了“寻死”一样的事情,可绝对不是为了求死。如果有机会,哪怕是变成“非人”,他也一定会接受,为了完成自己、同伴们、导师的心愿,以及网络球这个组织成立的初衷。

    在网络球中,不缺乏理想主义者,也不缺乏为了理想,愿意献出一切的人。而且,正因为这样的顽固分子大量存在,所以,才能成长到今天的规模,成为仅次于末日真理教的全球第二大神秘组织,nog联盟的最强核心。末日真理教的教徒是虔诚的,狂信的,只有同样拥有“信仰”的人。才能正面去对抗他们。网络球的成员,就是这样一种。同样拥有坚强“信仰”的存在。常怀恩的身上,烙印着最正统的网络球的印记。

    如果换做是自己,也一定会这么选择吧?猫女如此想到,而正是这样的想法,让她无论多么悲伤和愤怒,都无法将这些情绪朝自己的同伴们发泄出来。

    “走火。有必要这么赶时间吗?”梅恩先知插话到,她的表情也十分沉重,常怀恩的导师“轮椅人”是她的好友,而常怀恩也是在她的眼皮子底下长大的,是有着浓厚亲情的后辈。走火的说法太过残酷。就连她这样一个缔造了网络球的神秘圈内公认最强先知,也难以在第一时间接受。可是,走火一直都是正确的,高效的,他所有的考量,看似无情,但却是连当事人也必须承认,已经是最好的办法。在过去,他的行事风格就是这样,现在,也仍旧不会改变。

    “常怀恩一定碰到可怕的情况,我们不拉他一把,他就死定了。”走火紧盯着维生舱中那个人形的异变,缓慢又沉重地说:“没个人都要为自己的选择付出代价,也必须承载由此而来的后果,我早已经准备好了,也相信,他也已经准备好了。”

    他的说法是如此锐利,冷酷而正确,让猫女和梅恩先知都无法回答。

    沉默在密室中蔓延了半晌,近江才说:“技术上完全没有问题。应该说,他此时的状态,其实才是融入中继器,成为主导意识的最好状态。以人类的姿态,是不可能真正掌控中继器的,可是,他如今已经不算是人类了,就算不恶化下去,也无法重新变回生物学中的人类。”

    “我不反对。”桃乐丝说:“我可以确保,如果我们立刻着手,我们就有百分之百的成功几率。”

    “百分之百!?”猫女、走火和梅恩先知都诧异地看向桃乐丝,这个女孩原本是近似于末日真理教“最终兵器”的人造生命体,原本计划受限于多种因素不得不封存起来,却在最近,于计划解封后,以难以预料到的速度实现。知道这个计划的源头的人,都在心中早有准备,这个“桃乐丝”绝对是极为异常的,可是,当“桃乐丝”真的站在他们面前时,给他们带来的震撼,要远远超过他们最大的估测——那绝对是在他们认知中,绝对不逊色于“最终兵器”的神秘性个体。她的存在,仿佛就是复数“神秘”的集合体,而其中又到底有多少种“神秘”,却至今都没有完全表现出来。

    桃乐丝很强,强到了让人不想与之为敌的地步,所以,即便只是“人造生命”,也以一个独立的智慧生命个体,加入到网络球的高层中,参与每一份计划——走火从一开始,对她就没有任何限制,网络球所有的秘密,对其都是公开的。反过来,这样近乎“鲁莽”的行为,让网络球获得了有史以来,在神秘性技术上的大飞跃,整个网络球的实力提升,可谓是日新月异,于是,近乎鲁莽的行为,就变成了,异常果决的行为。而且,这种“异常”,充满了走火的风格,让人觉得可以信任。

    网路球很信任桃乐丝,与此同时,也在不断评估桃乐丝的神秘性潜力,可是,每一次,桃乐丝都会刷新他们的认知。这一次也是如此。一项充满了神秘性的改造计划,竟然会达到“百分之百”的成功几率,简直是超出了他们对“神秘”的常识认知。尽管,在“神秘”面前谈论“常识”,一直都是矛盾而可笑的。

    “百分之百。”桃乐丝咬着手指,却不是在表达“勉为其难”。而更像是思考到了别的事情,为那个和当前毫无关系的事情,产生情绪上的波动。然而,这种“走神”,却一直都是她的常态,这里所有人都已经不以为怪。

    “桃乐丝”在想什么,会想什么,一直都是谜团。这个人造生命出自他们的手中,可是。却从来不会让他们产生“自己是造物主”的感觉。反而,更像是真正的造物主,正在借助他们的手,让这样的强大而难以理解的存在,降临于这个世界上,仿佛就是造物主在嘉奖他们的努力,为此,给予了足以谈得上“一线希望”的帮助。

    每个人都对“桃乐丝”有着莫大的期待。虽然,就算“桃乐丝”无法完成这样的期待。也不会让他们觉得天塌下来了,但是,她的表现,却一直都会超越期待,让人不免在“期待”上有些惯性。

    “那么,就立刻着手吧。”走火说:“梅恩女士。你还记得三个月前的预言吗?现在回想一下,你不觉得,那就是对现在的预言吗?”

    梅恩女士皱起眉头,但很快就松下来,猫女用力捏了捏鼻梁——的确。预言是**的,但是,对于常怀恩此时的情况而言,他可以和一项比较“有利”的预言扯上关系,也算是一个让心情不再那么压抑的理由。没有人会真的去思考,那个预言到底是不是在指示当前的状况,他们尽可能让自己去相信,那指的就是当前的状况。

    这样的思维方式,有利于缓解压力,以面对与越来越让人窒息的情势。

    “玛索。”近江冷静地说了这个名字,玛索的身形立刻在她的身边出现。过去,玛索如此出现时,仅仅是一种立体影像般的投影,可是,在“桃乐丝”诞生,并参与到中继器的建设中后,玛索就已经获得了“第二具身体”,也就是如今的形态——看似以“无处不在的实时投影”的方式进行活动,可却是实体的,可以触摸,无论是外表还是内里,生物结构都和实实在在的“人类女性”没有区别。玛索的原身,已经被调制成“中继器控制核心”,可是,却又同时可以用“原本的姿态”出现于中继器力量所覆盖的每一处。

    “近江,事情我已经了解了。”玛索说,这个基地无时无刻都在她的注视中,没有任何事情,可以避开她的眼睛,只是,受限于“权限系统”,哪怕是身为中继器控制核心的她,也不能将每一个看在眼中的事情,随意告诉其他人。玛索已经不再具备正常的人类情感,常怀恩的变化,她一直都知道,但是,既然常怀恩利用“权限系统”,阻止她通知其他人,只做了最后的保险,她也不会提前让走火等人知道常怀恩的行动和处境。

    从一定程度上来说,常怀恩的生死异变,不会让玛索产生半点情绪上的波动——而这本就是她自愿进行中继器控制核心调制前,就已经被告知的,一种“非人”性的副作用,或者说,是一种必然的限制。在这里,没有人会责怪她“见死不救”,因为,她只是在按照他们最初制定的方式,履行自己的职责。

    “中继器可以连接潜意识海洋。”走火问到:“你没有看到常怀恩吗?”

    “不,我一直都有看到他,却无法对他伸出援手。”玛索以机械式的平静回答到。

    “为什么?”走火追问。

    “因为,造成他异变的东西,藏于比中继器的位置还深的地方。”玛索顿了顿,用一种连他们都能感受得到,所以让他们无比震惊的“恐惧情绪”说:“那是真真正正的怪物!没有什么……我想,没有什么,可以阻止常怀恩的恶化。”

    “你……在害怕?”猫女半信半疑地说。

    “是的,我知道,自己本不应该害怕,而且,技术理论上也不存在害怕这种负面情绪。”玛索的脸色有些惨白,“可是,我仍旧感到害怕。我可以清楚体会到,害怕到底是怎样的,也十分确信,自己对那个怪物感到恐惧。而且,我也不觉得,这个世界上有什么人,可以在面对那样的东西时,不产生半点恐惧,除非,那不是人类!”

    近江这个“桃乐丝计划”、“中继器计划”、“命运石之门计划”的主导者,从这个世界的角度而言,最天才的神秘专家,也是一手完成了对玛索的调制的人,也对玛索此时的表现感到惊异。只有“桃乐丝”一人,在面对如此失态的“玛索”时,保持着一贯沉静,偶尔失神的态度,仿佛在她的眼中,这样“超出理论”的事情,并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又像是,她对这样的情况早有预料——在网络球众人的眼中,桃乐丝什么时候,都看似对一切他人可以预估,或无法预估的事情,了如指掌。

    “桃乐丝”的神秘性,是极为强大而特殊的,正因为这种强大和特殊,让她一切异于寻常的表现,都变得理所当然。

    “那到底是……”猫女觉得玛索的表现令人难以置信,和她的话一样难以置信——比中继器的位置更深?连中继器控制核心也感到恐惧?没有人可以逃脱这种恐惧?只是观测到,就会从意识到身体,都产生无法挽回的恶化?这个世界上,真的有这么……无法形容的存在?而那样的存在,就藏在所有人类潜意识连接的深海中?

    就连中继器,也仅仅被视为“人类集体潜意识”的神秘产物,是基于“人类集体潜意识”而存在的无意识宝物。而在中继器之下,如果真的存在不属于“人类”的东西,那的确是让人无法不恐惧的事情——人类的集体潜意识中,藏着不属于人类自身的“怪物”。

    可是,猫女很快就从这个“怪物”联想到了更多的东西——例如世界末日。她不由得看向其他人,走火和梅恩先知的脸上,也浮现了和她一样的表情。

    “世界末日,其实是人类末日,并且,是因为人类集体潜意识的深处,存在这样的怪物?”梅恩先知宛如自言自语般说着。

    “很有可能!如果它真的存在!”走火没有任何犹豫,“立刻着手常怀恩的改造,他一定要活着,他一定在挣扎着活着,因为,他看到了谁都没有看到的事实!那可能就是我们在苦苦追寻的真相,也是解决所有问题的关键!常怀恩绝对不会放弃的,只要还剩下一口气,哪怕只剩下残渣,他都一定在为了带回更详细的情报而挣扎着!”

    梅恩先知也深深吸了一口气:“或许,这就是我们最后的机会。”

    “玛索,展开共识领域。”近江按耐住脑海中,针对这个令人震惊的话题的思索,将限制玛索行动的一条条“权限”解除,“以第一负责人的身份进行安全授权,一、三、二、七、三、六。”然后,对其他人说:“诸位,请授权。”

    “承认授权。”走火说完,接着是猫女、梅恩先知和桃乐丝。

    “授权确认。”玛索的身体中,瞬间有无数的光带溅射出来,迅速在地面上构建出一副魔法阵。玛索的身体很快硬质化,呈现无机而苍白的质地,看起来就像是构造体材质,但色泽上更加明亮,也更加充满机械感。她站在魔法阵核心中,于她的脚下,升起一块平台,平台上,又有一个书架,书架上,放着一本一米宽的黑色书籍。(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