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1133 猫箱
    飞艇坠落的景象浩大而惊人,就如同鲸鱼砸入水中,气浪滚滚宛如汹涌的波涛,即便在千里之外也能让人感受到地面的震动。虽然义体高川解决一艘飞艇的时间不过是几个呼吸,但真正面对过这些飞艇的人都明白这些纳粹飞艇远远不是那么脆弱,仅仅是它们外围的防护罩,就并非现阶段的科技武器可以攻陷的,也许,这些防护罩的力量远不如月球那边,但是,不列颠也不可能在还没陷入绝境的时候就大量动用核武器。

    就在第二艘飞艇开始坠落的时候,第三艘飞艇也被击破。义体高川奔驰在飞艇中,速掠状态下,所有的纳粹士兵都已经近似定格,连锁判定将五十米范围内的目标都标注出来,通过脑硬体进行进一步的场景俱现和数据标注,一条冷酷高效的杀戮途径贯穿了整艘飞艇,杀死一名纳粹士兵所需要的时间、手段、和方式,都反馈于义体中。

    当义体高川如同利箭般从飞艇的缺口跃下时,飞艇中所有的纳粹士兵都无有存活。义体高川牢牢在地上站稳脚跟,不远处接二连三的爆炸,掀起一股股冲击,夹杂着碎片扫荡四周。他却已经不需要躲藏,这些碎片打在他的身上,立刻就溅起火星弹飞开来,甚至于连他的衣物都没能损毁。

    视网膜屏幕上的数据不断流动,对这次战斗进行评估,义体高川的自我检测数据也根据这些评估数据进行细微的调整,以能更准确地反映义体高川此时的状态。

    在线通讯频道中,近江和桃乐丝的头像一直亮着。

    “没有高神秘度的个体,无法进行上限评估,我建议立刻前往其他战场,对现存飞艇进行扫荡。将纳粹的注意力吸引过来。”近江提议到。

    “义体强度可以支撑光速移动吗?”义体高川问到。

    “理论上可以。”近江问:“你要试试吗?如果没有足够强度的打击,要获取助推力就只能依靠足够长的跑道。”她这般说着的时候,视网膜屏幕上已经呈现出整个半岛的战区地图,一条行动路线贯穿了每一片被涂红的地区,这条行动路线并非抵达那些战区最短的路线,但却是在现有情报下计算出来的。可以让义体高川获得足够速度的“跑道”。

    义体高川的速掠加速似乎没有上限,但却需要足够的时间和范围。这也是为什么他被选定为贯通大洋封锁线的第一候选人,以“全世界”作为移动范围的话,他所能达到的速度是极为惊人的。无论是经典还是非经典的物理学中,速度概念都会对公式产生强烈的影响,进而形成可怕的力量。义体高川之前击破三艘飞艇所依仗的力量一点都不神秘,用科学的眼光去看待,完全满足质能公式,只是。形成质量和速度的方式,来自于“神秘”而已。

    义体高川的义体在经过调制后,可以和肩膀上“桃乐丝制造”的乌鸦夸克进行神秘性结合,按照速掠的加速规则同步增强自身的“质量”。当速度以次幂的方式增加时,在运动状态中的义体也会以接近的程度增强质量,如果按照科学的眼光去看待,质量上的加强一定会对影响运动的其它因素产生影响。然而,无论是速度上的增强也好。还是质量上的增强也好,其本质都并非“科学”。而是“神秘”,所以,这种相互影响在整个运动过程中,几乎是看不出来的。

    根据近江的推算,一旦义体高川的速度达到光速,义体高川的义体质量所产生的重力数值。会和整个欧洲板块相当,这种质量密度和重力数值被压缩在一个正常人的体格中,却完全不会造成自身的塌陷。而质量的提升,首先产生的良性影响,就是义体防御力的提升。在网络球所收集的所有神秘专家的正面战斗数据中。尚未找到可以击破义体的存在——义体本身的材质就是和素体生命强度相当的构造体,当义体高川的速度攀升时,所带来的质量强化,进而产生的防御性强化,将会远远超过目前网络球记录中的最坚固的素体生命。

    从这个结论来说,奔驰中的义体高川会达到“无解”的状态,因为,构造体的强度是具备“神秘性”的,所以,无论是“科学”的攻击,还是“神秘”的攻击,目前根本找不出一个例子可以击破义体。而这种只限制于运动本身,而理论上无上限的即时强化,正是义体高川的自我判定等级中达到“论外”的原因。

    至于在自我状态检测的数据中所出现的“对神策略”,则是义体高川自己也不明白的东西。虽然可以推断,是桃乐丝和系色针对最终敌人所做出的一些布置,但是,这种布置只有在最关键的时刻才能使用,在平时,它的存在用桃乐丝的话来说,就是“猫箱状态”——它可能是存在的,也可能是不存在的,只有打开的一刻,才能从概念上去确定。而这种“猫箱状态”正是薛定谔猫的应用,在病院现实中无法实现,但是,在末日幻境中,根据“意识高维性”的理论,系色和桃乐丝终于完成了这么一个杀手锏。之前义体高川已经得知的另一个针对性的杀手锏“近江陷阱”,其实也是用“猫箱状态”封印着的,只有“江”和“近江”产生某种程度上的“直接接触”时,“陷阱”才会自行开启。

    为了避免被理论上无处不在的“江”,或者说,被构成这个世界的最基础因素“病毒”本身认知到这些杀手锏的存在,系色和桃乐丝在完成“对神策略”、“近江陷阱”等杀手锏的过程中,都采取了“猫箱状态”,这意味着,她们自身也无法在认知上确定,这些杀手锏的是否真的存在——听起来十分不可思议,但是,要面对的敌人是如此强大。没有这种程度的“不确定性”,势必连机会都不存在。

    正因为“猫箱状态”的存在,所以,才有了“近江陷阱”和“对神策略”这些名词概念的存在,因为,如果连“名字”都没有。那么,处于“猫箱状态”的杀手锏就和不存在没什么两样,这些“名词”其实就是一种认知上的定位方式——你必须从概念上知道“箱子”是什么,并确定它是存在的,才能找到它并将其开启。

    准确来说,系色、桃乐丝加上如今的义体高川,只能通过“对神策略”和“近江陷阱”明确这两个“猫箱”的存在,也只有三人知晓它们的存在,一旦三个人都遗忘了这两个名字。这两个杀手锏就会彻底失去意义——并非不存在,而是再也无法确认其是否存在。

    至于如何才能开启这些杀手锏,却连制作者本人也没有一个清晰认知,而知道它们存在的“名字”和一个模糊的开启条件,就已经是极限了。无论是“病毒”还是“江”,其存在方式,都让人不得不联想到,它们或许会知晓末日幻境中每一个人所知晓的东西。

    即便“对神策略”是一个“猫箱”。在启动之前,可以完全忽视它的存在。对现阶段的战斗没有任何帮助,不过,在近江和桃乐丝的研究中,义体高川只要可以运动起来,应该是连中继器都无法对其产生有效打击的。而速掠本身就是通过“承受打击”来转化推力,这种转化包括了科学侧和神秘侧的力量。所以,理论上也不存在可以让他停止运动的因素。这也意味着,只要义体高川运动起来,且拥有足够的运动时间,完全可以从理论上击溃“江”和“病毒”之外的任何东西。其中自然也包括少年高川自身。

    排除“江”的力量,义体高川已经从理论高度上,超越了少年高川,这也是启动“近江陷阱”和“对神策略了”的前提。只有义体高川战胜少年高川,将他逼迫到,即便意识到“陷阱”的存在,也无法制止“江”的出现,无法阻止“江”对义体高川和近江进行深度接触时——无论这种深度接触是侵蚀还是直接的攻击——“近江陷阱”和“对神策略”才能满足启动条件。

    并不仅有义体高川自己才知道,自己和少年高川的碰撞不可避免,因为,两者的碰撞从一开始就纳入了计划的一环。或者说,正因为少年高川的复苏,以及他和“江”的关系明确,才最终让桃乐丝和系色得以将自己的计划补完。而在这之前,所有的计划其实都处于一个自我矛盾的停顿状态。从这个角度来说,虽然少年高川的复苏是意外的,其存在也充满了阴谋感,但是,他的存在和复苏却又是必不可少的,就像是命运的一个齿轮,无论是好是坏,没有他,一切都无法推进,结局也就无法产生。

    “那么,就试试看吧,我能加速到怎样的境界。”义体高川肩膀上的乌鸦夸克如同一团黑泥,塌软下来,融入义体之中,那身黑色的风衣看起来更加深沉了。他转身面对视网膜屏幕中的路径指向,眨眼之后纵身而出。

    如有天空中存在一个俯瞰的眼睛,便会看到一条黑线在地图上蔓延,它穿过山川、河流、平原和城市,完全不顾虑在这条路线上,到底有什么障碍会阻挡自己的前进。而它的移动也是如此顺畅,不断加速的过程中,完全感受不到任何迟滞感。一分钟、五分钟、十分钟……义体高川的速度超越了人眼观测的极限,在他途径的战区中,哪怕是素体更高,拥有神秘性的纳粹士兵,也完全无法捕捉他的存在。

    不需要子弹,义体高川自身就是最强的子弹,在他掠过之后,已经实质性被解体的纳粹士兵,仍旧处于一个完整而定格的状态。视网膜屏幕在他进入战区的时候,就已经开始标注经过每一个纳粹士兵的路线,一开始还有纳粹可以反应过来,并对其进行集火攻击,然后在不明究理,势如破竹的力量中毁灭,但是,在抵达第三个战区时,而所有和这些纳粹士兵对抗的普通士兵们,根本就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在普通士兵们回过神的时候,自己已经被一股可怕的冲击掀飞了。空气中传来阵阵闷雷一样的声响,一条可视的带状扭曲景象,好似巨蟒一样纠缠着每一个纳粹士兵。更可怕的是,当他们意识到这些奇异的景象时,纳粹士兵和天空的飞艇才开始炸裂。

    细密的血肉好似稀泥一样喷散四周,飞艇在坠落的过程中开始扭曲成好几段。爆炸声不绝于耳,但是,却看不到一个纳粹从其中跳出逃生。

    可怕的,无法解释的景象,让战场上的幸存者都在发呆,不可置信,他们就像是看到了什么恐怖的景象,开始喘息,放声尖叫。仿佛只有通过这样的方式,才能宣泄自己心中无可名状的情绪。很多士兵瘫软在地上,开始作呕,并非是因为现场的惨烈,而是因为,即便无法看到这一切发生的过程,但是,仍旧仿佛有什么景象残留在他们的感觉中。正因为无法描述,却有实质存在。所以才产生巨大的压抑感。他们所承受的物理上和心理上的冲击,让他们根本就无法再战斗下去,不过,他们也的确不需要在战斗了,战场上除了他们之外,什么都没有剩下。

    第四个战区、第五个战区……义体高川没有遭遇到可以让自己停下脚步的神秘。所有的阻碍,在不断增强的速度和质量面前,都变得极为脆弱,就算是那些看起来很坚固的神秘性防护罩,也都连抵抗十分之一秒的机会都没有。大气就好似被一把尖锐的刀割裂。虽然可以感觉到义体上的摩擦感,但在视网膜屏幕的自我状态数值中,却没有半点伤害数值的出现。声音已经消失了,被他远远甩在身后,义体高川觉得自己好似踏在空气中,哪怕每一步都踩在坚实的大地上,也无法带给他实质性的触感。

    世界在眼中变得古怪,它不再像是平时看起来的那么实在,也不再呈现过去认知中的感觉——例如水的流感,土石的质感,光线的明暗——仅仅用肉眼,也根本观测不到物体真实的形状。义体高川对自身运动状态的控制,已经彻底交给脑硬体和魔眼,也只有两者相互配合,才能通过神秘性,对义体的动作细节进行即时调整。

    义体高川可以在这种可怕的速度中,标准地奔驰在既定路线上,标准地进行每一次攻击,不偏差一分一毫,可以说,已经完全超出了“科学”的范畴。

    义体高川不清楚自己经过的战区所发生的那些事情,是否已经呈报给战争双方的上层,也不清楚自己的行动,会给观测现场的人造成多么巨大的冲击。对他来说,纳粹如果不派遣更强的战力,那么,在这一天,所有侵入不列颠的纳粹部队就会全灭。甚至于,如果纳粹派遣了更强的战力,也只会在他比雷光还要迅猛的奔驰中化为灰烬。不列颠的王立国教骑士团也好,网络球的魔法少女十字军也好,都将无法获得预定的战果——其实,他们没必要被派遣出来。最初认为他们一来过来比较好的想法,义体高川也开始觉得,或许是多余而幼稚的。

    在开始奔驰之前,义体高川自己也无法想象,近江和桃乐丝对义体的调制,竟然可以达到这种强度。此时此刻的自己,或许在这个半岛上,就是真正意义上“无解”的存在吧。义体高川自己也不自觉这么想到,尽管自己通过对接触过的各种神秘力量进行归纳总结,而得出一套等级评判体系,但是,在这个“纸、并、强、凶、狂、神、论外”的七级体系中,狂、神和论外的差异性,却是连他自身都没有一个明确认知的——只能通过自身感受,去即时确认,“狂”是哪种程度,“神”又是哪种程度,“论外”又应该具备怎样的特性,之间的界限十分模糊,仿佛“狂”随时都可以升格为“神”,而“论外”似乎又和“神”产生重叠。

    但是,在自身有了“狂最上”、“论外”和“对神策略”这三个自我评估描述,又进行了这一次试验型的长距离奔袭后,义体高川终于对“狂”、“神”和“论外”这三个等级,有了一个明确的认知。当他不发动速掠的时候,依靠义体的强度,就已经达到“狂”级,而之前所觉得的。自身和素体生命相当的义体强度,就是“论外”,其实是不太正确的。

    当自身开始速掠之后,伴随着速度和质量的不断强化,自身所具备力量,也开始平滑而迅捷地朝“狂”级的极限递进。如果自己的运动是间隔的,那么,“狂最上”的描述的确十分相符。但是,一旦运动的持续时间足够长,外在压力足够大,那么,自己就会朝“论外”等级靠近,而并非是突破“狂”的界限,抵达“神”级。

    “神”和“狂”之间的差异性是十分巨大的。那已经并非是常识的“力量”概念所能描述,而必须涉及“存在性”的概念。只是同一个“存在性”上的力量增强,已经不再具备意义,因为,这股力量根本就无法作用于另一个存在性高度的东西。“对神策略”的“猫箱状态”属性,就已经可以说明这一点。

    若以平时的那些格斗游戏来说:“狂”可以一击就让角色失去所有的血格,乃至于,以无限接近于开战号令的一瞬间。猛然一击,让敌对角色失去所有的血格。让对方根本就来不及反应,但是,这些可怕的性能,仍旧受限于“开场”、“攻击动作”和“血格”这些存在形式。

    而“神”级则可以从最根本的游戏判定上,无视于“开场”、“攻击动作”、“攻击范围”、血格数据等等参数,在战斗还没开始时。就已经结束游戏,直接获得胜利,而这种行为,也往往会导致整个游戏程度的崩溃。

    至于“论外”,却相当于使用了正常游戏时。不会采用的设计参数,赋予“角色”在一般情况下,绝对不会出现的“属性”,而这些“参数”和“属性”一旦被激活,就会导致敌对角色产生的混乱,而无法在实际的攻击上进行有效判定,乃至于毫无还手之力。但是,这些“参数”和参数所赋予的“属性”,仍旧在游戏程序本身的合法规则中——只是一般仅仅用于调试程序,而并非玩乐所用,是一种对常规角色和游戏程序本身进行检测的东西。虽然最终产生的结果,像是“作弊”,但是,放大到整个程序游戏功能中,却是合理的。

    义体高川在速掠过程中,不断增加的速度和质量,会让自己从“狂”级抵达“论外”,而不是达到“神”级,因为,义体高川在存在性和攻击形态上,并没有产生本质上的变化,只是因为他的速度太快了,质量太大了,所以,敌人无法抵抗,无法对其攻击做出判断而已。就像是正常的格斗游戏角色,速度值被限定在一个范围,但是,为了调整游戏性,最初设计的时候,游戏角色的速度值范围可不只那么一点。而义体高川却利用速掠,将自己的数值调整到了游戏设计许可的最大值,或者说,无限趋近于最大值,可是,他的对手,却仍旧被限制在“正常值”的范围内。

    同样是许可范围内的数值,无限趋近于最大值和正常值,自然有着天渊之别。这就是“论外”的意义,和“神”级截然不同。

    不过,在这个战场上,如果纳粹没有“论外”等级的角色,也没有“神”级的手段,义体高川的确就是“无解”的,即便存在“论外”的敌人,在没有使用应该处于“神”级的中继器的情况下,义体高川也仍旧是无解的。因为,“论外”和“论外”,虽然都是超规格的,却又同时具备相同的“极限”,决定胜负的,只是谁更靠近“极限”——在这个角度上,义体高川只要不断奔驰,就绝对不会比其他论外更弱。即便是被视为“基准”的少年高川自身的强度,包括那异常的真速掠在内,所能达到的极限,也不过就是义体高川理论上可以达到的极限而已。(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