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1137 混沌的蝴蝶
    对比起末日真理教的仪式来说,近江的“三柱仪式”只是一个小场面,不过,既然是涉及到中继器和超级系的神秘,无论现场发生了怎样的现象,都不由得让人产生更深入的联想。研究室的空间发生了扭曲,严重到无论观测他人,还是自我观测,都没有半点完好的地方,偏偏在这种强烈的视觉差下,自我存在感却没有半点变化。猫女将手搭在近江的肩膀上,传来的触感还是十分正常的,似乎仅仅是视觉上的变化。

    “不要担心,这是正常现象,中继器在调整会释放力量……我想,其他地方的中继器也一定察觉到了。”近江的手中不知何时,已经拿着一台笔记本电脑,更有一条拇指大的数据线牵到地上,延长到光芒的另一边,根本看不清楚到底连接了什么。

    “我为此特别花了一些时间准备,去遮掩中继器的反应,不过,就现有手段来说,成功几率只有一半。”近江说:“只要对方晚一点反应过来,晚一点对我们这台中继器进行干涉的话,仪式就可以达到最佳效果。”

    虽然说着听起来极为严重的事情,但是近江的声音仍旧不紧不慢。猫女当然不知道在这种时候,自己能做些什么,却能相信,这种状态下的近江是值得信任的。噼里啪啦的击键声响起,近江的表情严肃,猫女只能眼睁睁地光看着现场正在进行的一切。如果是以实体方式攻击过来的敌人,猫女有十分强烈战斗自信,但是,面对看不见的,以人类集体潜意识为战场的“神秘”,她只能宣布自己束手无策。

    好在。正如她只能信任近江一样,近江也再一次以完美的表现,回应了这种信任。震动和扭曲开始平息,当一切都恢复正常时,魔法回路的光芒也逐渐褪去——就像是一口气被三个正方体吸了回去。地面和墙壁上没有留下痕迹,而在吸食了所有的光状回路后。核心图案也在眨眼间消失,整个过程简练到了极点,让人在一切都结束后,还无法立刻回过神来。

    “这样就结束了?”猫女半晌后,看向已经开始忙别的事情的近江。这个时候,研究室也已经恢复了它本来的样子。

    “是的,结束了,整个过程十分完美,接下来只需要等待。”近江敲击控制台上的键盘。显示屏中再次放映义体高川的战斗影像。猫女注意到,这是录像回放。近江津津有味的样子,让猫女觉得她就像是那些心理阴沉的人,在拍摄了自己的爱物之后,独自一人玩赏——让人有点觉得背脊发寒。

    仿佛整个研究室的氛围也开始变得阴森下来,虽然还有许多不明白的地方,但是,猫女觉得自己还是赶紧离开比较好。反正。让近江对整个过程进行解释的话,就算对方不介意。自己也无法听懂。那些和“科学”格格不入的公式、字母和算法,除了近江自己之外,根本就没有人可以理解吧。

    “那我就先走了。”猫女说道,对方理所当然没有半点反应。猫女耸耸肩,仪式举行前那种惴惴的感觉,到了此时已经全然消失了。“超级系”的消失带给她的不仅仅是失落。也有一种放下了什么的轻松感。

    猫女走出研究室大门后,似乎一直将注意力放在视频上的近江转过头来,饶有深意地看了看她的背影,随手将视频关闭,调出新的数据界面操作了一阵。研究室中心。原本已经消失的魔法回路核心图案再次呈现,只是这一次,三个正方体中的两个开始了异常的旋转,本来这三个立方体的转速和角度看似没有规律,但却全然是不会重叠的,可是,这一次的旋转之所以异常,正是因为让人嗅到了“重叠”的味道——直到某一刻,两个正方体无论在位置还是运动状态上完全重叠,一股巨大的波动顿时席卷了整个研究室。

    近江及时按下一个键钮,一个集装箱般的半透明防壁包围了核心,将这股波动封闭起来,没有对研究室产生实质性的破坏。不过,基地中的其他地方,仍旧有不少敏感的成员感受到一种异常的震动感,这种震动并非是物理上的,而仿佛是一种心灵上的爆发——不是很强烈,却十分突然,就像是突然有一道灵感闪过脑海,却无法捕捉到实质的内容,更无法判断到底是由什么引起的。

    远在基地一角的走火皱了皱眉头,可是,凭借这模糊的感觉,根本无法测定什么,甚至无法判断是怎样的一种预兆,是好还是不好。

    桃乐丝不知道什么站在近江身边,她注视着被封锁起来的魔法回路核心,目光似乎可以穿过表面现象,直达这种变化的内在。

    “系色开始动手了。”她说:“你不帮帮她?”

    “我已经做了我能做的。”近江抬了抬眼镜,“你的存在,都已经十分奇异了,没想到你还认识这么一个更加奇异的家伙。也许,我比你更信任她。”

    “你应该相信她,如果没有她的帮助,命运石之门根本无法完成。”桃乐丝说:“这个世界是奇特的,就像是一个已经写好的剧本,充满命运色彩的角色,才是主导剧目的关键。系色就是其中一个,无论是主角还是配角,她都是最关键的之一。”

    “我不喜欢谈论哲学。”近江平静地说:“我也不关心其他人到底是用怎样的世界观去看待这个世界。”

    “但是,你也见识过超级系的力量,不是吗?也期待着,超级系和中继器融合后,会抵达何种程度。”桃乐丝露出一个狡诈的笑容,“说实话,我觉得两者结合,仍旧不可能达到预想中命运石之门的程度,但却足以成为命运石之门的基础。要在世界线跳跃的时候,保留跳跃者的人格记忆,人格保存装置和精神统合装置的力量是必须的。”

    近江从口袋中掏出一枚指甲盖大小的芯片,上面不时有光状回路闪现:“就是这个吗?阿川他一直都在收集的。”

    “是的。接下来,你需要将这枚人格保存装置安装到玛索身上——”桃乐丝说:“以后,当我们使用命运石之门时,就能借助玛索的力量来保护自己的人格和记忆了。”

    近江知道桃乐丝的意思,在和桃乐丝进行深入接触后,她才得知了许多关于中继器的秘密——虽然她自信在研究过程中。迟早会探究出这些情报,不过在时间和精力上的花费就有些不值得。中继器的核心是精神统合装置,玛索被改造为中继器控制核心,实际上,是比常怀恩在本质上更加接近精神统合装置的存在,而在整个操作过程中,玛索也体现出了她被预言出来的价值——她就像是注定了要成为中继器控制核心般,所有的改造和调整都极为顺利,展现出可怕的契合性。如今。对玛索的调整已经抵达了一个相对稳定的阶段,这个时候,再将人格保存装置植入,配合超级系的力量,会达到一个极高的成功可能性。

    不过,在那之前,被桃乐丝成为“系色”的超级系,却还有自己的任务需要完成。这个任务在整个“命运石之门”计划中。也是极为关键的一步——只有成功了,才能将超级系的神秘“宏观调节”性能。深化到符合“命运石之门”预计所需的强度。而对常怀恩的改造,其实在整个计划中,也不过是为此时的步骤所做下的铺垫。

    常怀恩是目前世界上最强大的意识行走者,即便不是,其意识能力的特性和强度也完全符合计划要求,所以才被近江选中。桃乐丝的到来。并没有扭曲近江的计划,这些充满了阴谋的手段,都是近江在认知到“中继器”这样的存在时,就已经开始准备了。和网络球合作建设中继器,实际上并非如网络球所想的。是一种换取他们支持“命运石之门”研究的交易,而是“命运石之门”计划中的一个环节——最初只是备选环节,受限于各种因素,近江也不确定,中继器是否真的有用,不过,后来的情况似乎真的带有强烈的戏剧性,连她也感到意外。围绕中继器而发生的事件所带来的影响,一步步将这个备选计划,拉扯到拥有执行可能的正选阶段。

    除此之外,近江也敏锐感受到,眼前这个桃乐丝自从诞生起,就充满了某种恶意,尽管,她可以分辨出,这种恶意并非冲自己而来,但是,一种很强烈的直觉在告诉她,自己必然会被牵扯进这种恶意中——而她至今为止给予的帮助,本身就是恶意释放的一部分。“命运石之门”在这个女孩的协助下,推进得十分顺利,这种顺利给人一种不自然的感觉,可是,比起可以完成“命运石之门”,这种恶意似乎也就不那么重要了——最近,当近江生出这样的感觉时,总觉得有些不对劲。她能确定,这的确是自己的想法,可仍旧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妥,或者说,整个想法本身,就像是从根子上出了问题。

    这种无法找到,但却定然存在的不自然,让近江有些在意。不过,有一点是她可以确定的,自己现在打交道的这两个东西——桃乐丝和超级系——就是两个真正的“怪物”。整个网络球中,不存在比之更怪异的物事,乃至于放眼整个世界,或许类似这两个“怪物”的东西都不会太多。两者和中继器相比,哪一方更胜一筹,已经不是正常方式可以比较出来的了,即便是近江自己,也暂时没有找到可以将它们的力量量化比较的方法。

    但是,也正因为如此,超级系和中继器的融合,才会成为“命运石之门”不可或缺的一环,没有这种程度的力量,是不可能对“整个世界”起到根本性作用的。根据世界线理论而制造出来的“命运石之门”,拥有真正意义上,以宏观方式改变整个世界的力量,或者说,必须拥有在宏观层面改变整个世界的力量,才能成为真正的“命运石之门”。而要改变整个世界,目前来说,最近的一个阻力参照物。自然就是中继器本身。超越中继器,是“命运石之门”成立的先决条件之一。

    正因为连近江自己也无法准确判断中继器的力量,所以,才必须推动超级系和中继器的融合,因为这个结合,才能让人从“方式”上。看到超越中继器本身的机会。而精神统合装置与人格保存装置的结合,也是为了在进行世界线跳跃实验时,以“观测者”的角度确认结果,而以这个前提下,所必须进行的计划中最有保障的一种。

    在整个“命运石之门”计划中,近江反复审查过,确认了目前所经历的,以及接下来要继续的步骤,没有一点更改的可能。而且。所有的材料都是独特的,几乎没有替换的条件。所以,这一次计划的推进,一旦失败就大概无法再进行第二次了吧。这种毫无退路的计划,从一开始,就不存在“准备充分”的可能,每一个环节,都必须抓住稍众即逝的时机。近江回想起来,不免从中感受到“命运”的存在。或者说,是自己所存在的“这一条世界线”的更实质性的存在感。

    “已经开始了。”近江扫了一眼显示屏上流淌的数据,那些让人头晕眼花的数据变动,在她的眼中却清晰明了。明明是在中继器意识态世界中产生的异动,却以一种独特的算式,在她的眼前展开。除了自己之外。没有人可以理解的符号,每一个都拥有千百种意义,而符号连接起来时,这些意义就会相互加乘,构成更庞大的意义。要理解这些意义。必须从一种宏观的视角去看待——这是近江从中央公国的神秘学中学到的知识。中央公国的古文字,每一个都有复数的意义,乃至于在文明发展至今,为了普及知识,而特地削弱文字的多意义,表面上看起来,读音和常用意义,被浓缩为一到两个,可是,对于本国人来说,一字多义,一词多义,乃至于一句多义,才是自己的文明中,最根本的净化所在——而在那些用古文字写出的神秘学古籍中,一字多义,一词多义,和一句多义,正是“神秘”的源头,而且,它比中央公国现今的文章更加晦涩难明,因为,它是没有标点的。

    而这种晦涩难明,本身也意味着“信息量太大”,一篇神秘学古籍文章或许还不到一万字,但是,要解明所有可能的意义,并用现代实用的文字技巧来书写,其文字量会成千上百地放大,而且,还无法肯定,那些就是全部的意义——人们总会说,有许多对古籍咬文嚼字的解释其实是误解,但是,对近江来说,误解所得到的意义本身,其实也包容在“神秘学古籍”的全部意义之中,从宏观角度去看待,它并非“误解”,而仅仅是不被解读者自身认可而已。

    以中央公国的神秘学为启发,近江为了达到“以科学的方式演绎神秘”,所以,将现代数字化科学中,被缩减为“0”和“1”的基础,全部替换成拥有复杂意义的符号。正常的科学,是从尽可能简明的数学基础出发,演绎出复杂的东西。而近江的“科学”,从一开始就违背了这一点,所以,在欧美的科学圈子中,乃至于全世界的正常科学范畴中,她都是真真正正的异端,无法获得认可,同时,因为她的做法并不完全从神秘圈对待“神秘”的整体思路出发,所以在神秘圈内,也显得十分另类,即便是网络球这种神秘组织,也很去理解她,只是,神秘组织知晓“神秘”的怪异,所以,对“异端”拥有很强的包容性。

    然而,即便是如此异端,让人感到难以接近而不自然去排斥的近江,尽管同样我行我素,却仍旧会对某些存在产生独特的感觉——例如高川,也例如,当前这个让人感到危险的桃乐丝,乃至于被人格化称为“系色”,而自身形态,却以平板电脑的方式存在的“超级系”。

    也许,正因为有着和对待其他人时,截然不同的感觉,所以,才会强取高川为丈夫,也才会在感受到桃乐丝和超级系的存在充满恶意时,仍旧和对方有着比其他人都要密切的交往吧。

    近江观测着屏幕上的数据流动,但是,精神却没有往时那般集中。

    “你在想什么?”桃乐丝突然问到。

    “也许我在害怕?”近江回答,又像是在自问。

    “没必要害怕,近江。”桃乐丝说:“每个人生下来,都有一个必然的使命,也许这个使命是被外在赋予的,也许是由内在诞生的,但本质上都是一样的。接受这个使命,和抗拒这个使命,都需要觉悟,你不觉得,害怕这种情绪,正是觉悟必须打倒的吗?既然无论做什么,怎么做,只要活着,就肩负着使命,而无论是接受使命,还是抗拒使命,都需要打倒恐惧,产生觉悟,那么,害怕又有什么意义呢?”

    “你认为,我的使命是什么?制造出命运石门?”近江问,“如果这个使命不是从我的内在诞生的,而是外在赋予的,那么,赋予我这个使命的存在,又算是什么呢?”

    “没有人可以决定你的使命是什么。”桃乐丝的表情严肃起来:“因为,你并不是毫无内在的人,也就不会单纯被外在影响,进而单纯地,被外在赋予使命。当你有自己的思想时,你的内在就无时无刻不在和外在因素交互,两者会让你前往混沌——这是每个普通人都会有的混沌,但是,你又展现出比其他人都要特殊的地方,所以,我觉得,你的混沌是特殊的。如果你有什么使命,那也一定是因为这种特殊混沌的存在。你觉得,当一个人成为特殊的那一个,其使命难道会和普通人一样吗?”

    “所以,我想知道,我的使命到底有多特殊。”近江说:“我仅仅是想知道而已。而我觉得你和超级系都能回答这个问题。”

    “是吗?”桃乐丝笑着,叹了一口气,这个时候,她一点都不像是这个年纪的小女孩,但是,也同样不存在近江一直感受到的那种恶意,“很抱歉,我无法回答这个问题,系色也不可能回答这个问题。虽然我们的确可以给出一个答案,可是,那是我们的答案,而并非你自己的。你想要的答案,只能由你自己去找寻。如果你觉得,自己的使命是制造命运石之门,那就是那样吧。如果你不觉得,你还有时间……至少,在我们给出的答案到来前,你有很多的机会去寻找。”

    “也就是说,你们无法决定我的答案?即便超级系和中继器融合之后也没办法?”近江的提问似乎有别样的意味,但是,桃乐丝完全不在乎。在近江诞生的时候,“近江陷阱”就已经诞生了,无论近江在探究自我时获得怎样的答案,都对“近江陷阱”没有任何影响。因为,“近江陷阱”和“近江”是可以一并而论的。

    “是的,没有人可以决定你的答案。”桃乐丝平静地说:“近江,你要知道,你的答案是你的答案,而我的答案是我的答案。”

    “这真是无聊的回答。”近江如此说到,然后,她看到了,女孩的目光中,饱含着前所未有的认真。

    “只有混沌,才能对抗未知。”桃乐丝对她说:“近江,你就是一个混沌的匣子。正因为如此,你才会出现在阿川身边,只有你在他身边,他才能战胜未知的邪恶。你是被需要的。被他需要着,依赖着,没有你在身边,阿川什么都做不到。无论你找到的答案是什么,只要你记住这一点就可以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