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1148 右江怪物
    ps:上一章竟然忘记写章节名了。囧

    无头的夜鸦夸克内部完全黑暗一片,那并非是空荡荡的黑暗,更像是填充了一种宛如雾气般的物质,从断裂的颈脖处产生巨大的吸力,将空气搅拌得呜呜作响。风扫荡着四周的血雾,形成肉眼可见的漩涡,之前战斗所造成的碎片,只要体积质量稍微轻小一些,已经开始飘忽起来。卡门形成的血雾和血泊最初还是主动渗透到夜鸦夸克内部,如今却是被这巨大的吸力拉扯进去。即便是再迟钝,也能察觉到当前情况的异常——夜鸦夸克的内部似乎已经变成了一处陷阱。卡门依靠“江”的力量对夜鸦夸克进行侵蚀,可他很快就发现,之前那种触手可及的控制感,正在渐渐变得淡薄,就好似自己触摸到了什么东西,却发现,那不过是一层伪装。

    卡门想要脱离,尚未被吞噬的那部分血雾和血泊朝旋风的反方向搅动起来,这片区域的气流变得狂暴混乱,却又被“神秘”封闭在这一带,网吧其他区域的气流,完全没有任何变化,而人们也仍旧对战斗发生地段熟视无睹,在这个过程中,他们就像是着了魔一样,每每目光转过来时,都会因为各种原因移开,似乎也听不到那剧烈的碰撞声。

    线缆飘荡起来,物体在摇晃,翻滚,碰撞,电火花不时迸溅出来,而血雾和血水正不断朝向呆立不动的夜鸦夸克汇聚。即便“江”的力量十分强大,但是,卡门仍旧感觉到一种无以为继的虚弱,这种虚弱感并不是因为自己真的变弱了,而是因为夜鸦夸克体内产生的吸力正不断加强。血雾和血水开始在一处汇聚,卡门想要重新凝聚出固态实体。然而这个时候,那些凝聚起来的血色物质,仅仅只能凝聚成一大块液体,就再也无法继续变化下去——液体隆起来,像是内中有什么东西正在站起来,可它最终连人形的轮廓都没能构成。在夜鸦夸克内部的吸力再次增强时,便有一丝丝的血色从中抽出来,直往夜鸦夸克而去。

    卡门想要继续变化,“江”的力量虽然有着相对固定的色泽表现,但却是没有形态限制的,无论是固体、气体还是液体,亦或者进一步变成任意一种资讯类型,似乎都能做到,卡门在过去并没有尝试过太多变化。因为仅仅是“血液”一样的体现,其神秘性就足以抵抗大多数神秘,然而,这一次,他却是被夜鸦夸克那奇异的吸力,固定在之前变换的形态。

    卡门无法变回人形,隆起的一大团血液,也在吸力的抽取下。宛如失去主心骨般,哗然摔落地面。变回那一大滩血泊。能够限制“江”的力量的神秘,足以证明许多事情。卡门十分肯定,在高川控制下的夜鸦夸克,绝对是没有这种力量的。这个夜鸦夸克并非是高川原版的那只电子恶魔,而是高川刚刚做成电子恶魔时的备份,即便同样保存有高川的神秘资讯。但在能力上存在巨大的缺陷,然而,正是这种缺陷,成功掩饰了其内部刻意设置的陷阱——卡门觉得,这个陷阱明显带有强烈的针对性。布置陷阱的人,或者说,那个“怪物”或许比他所认为的还要了解他,虽然对方的立场似乎是站在纳粹那边,但本质上来说,它恐怕是和自己类似的存在吧——自己是“江”的力量的容器,而它则是“病毒”的力量的容器。

    决定当前胜负的关键,不在于自己和它的力量有多强,而在于,彼此被赋予的力量有多强,完全可以视为“江”和“病毒”之间更加直接的战斗。

    “病毒”或许只存在本能,但是“容器”却拥有智慧和知性,且拥有相对自己来说,更强的控制权,所以才能布置出如此有针对性的陷阱。卡门清楚知道,“江”的力量在神秘性程度上并不弱小,量也没有抵达尽头的迹象,只是运作方式被限制住了,这就是这个陷阱的最具恶意的部分。

    卡门有点觉得,这次似乎真的要吃点苦头了。因为,自己无论在场地还是准备上,都落入绝对的被动中,之前所有针对战斗的设想,全都成为捆束自己的枷锁。

    夜鸦夸克体内的吸力再一次增强,每隔一秒,这种增强都会出现一次,而且每一次都是前一次的十倍强度,不到十秒的时间,范围内的血色被吸收了五分之四,卡门勉强依靠雾气勾勒出一个轮廓,单单是站住脚都很难做到了。他身上有血丝剥离出来,卷入夜鸦夸克颈脖处的断口中,仿佛那里就是一处黑洞。

    然后,他听到了一声巨响,巨大的光柱横扫了整个网吧,刺眼的亮光中,许多人形被撕裂,粉碎,蒸发,连惨叫声都没有,就已经化作虚无,毫无疑问,那是网吧中的普通人。不知道来自何处的攻击强势、残暴而且纯粹,就像是所经之处容纳不了任何杂质般,卡门也开始在这片突如其来的强光中消散,就像是最后一根维系形态的线被扯断了,散落成大量血丝钻入夜鸦夸克的体内。即便如此,卡门的意识仍旧存在,而且和之前一样清晰,他存在于夜鸦夸克体内,可以通过夜鸦夸克对外界进行感知,和五感俱在时没有任何差别,可是,却没有半点接触容器内壁的感觉,仿佛他所在的地方,是一处无限宽广的牢笼,无论自己以何种形态,如何扩张,都无法抵达边缘。他仅仅是存在于内部,而不是附身其上。

    自己被囚禁了——这是他觉得最合适当下状况的说法。

    狂啸的风声渐落,摆荡翻滚的碎片停下,现场一片狼藉,但是曾经充斥这片区域的红色已经彻底消失,连带着,整个网吧只剩下残砖碎瓦,粗壮的梁体也没有一根长过一米,但是这片毁灭般的景象,被局限在网吧的占地范围。周边的街景,哪怕和网吧只有一墙之隔的建筑也完好无损。繁华的街道上,没有行人驻足,他们的目光从来都没有投向这片废墟,就好似根本就没有注意到一般。相对街道上车来人往的喧嚣,网吧废墟被一股极为异常的死寂吞没了。直到电子恶魔“夜鸦夸克”拾起自己的头颅,这才打破这个死寂。它将脑袋按在脖子上,就如同这颗脑袋从来都没有掉下来一样。然后,一双灰色的羽翼从背后撑开,灰色的羽毛好似雪花般,从空气中浮现,洒落,飘出网吧废墟之外,落在街道上。但是,仿佛没有人看到这个景象,即便无意识中触碰到这些羽毛,也只是宛如幻影般,被这羽毛穿透。

    羽毛在落地之前就已经融化在空气中,不过,不断有羽毛从半空中浮现,这一幕持续到夜鸦夸克向上窜起。扇动羽毛飞往远方。

    在这条街道一带,声势浩大的毁灭。并非真的完全没人注意到,在房间中,阴影里,建筑的高顶上,隔着诸多障碍物的空地上,打扮得与众不同。亦或者和一般人没什么区别的神秘专家,沉静中夹杂着不同的神色,他们或者看向废墟的方向,或者注视着急速飞向天边的电子恶魔,亦或者像是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但是,不论他们携带何种目的而来,身为拉斯维加斯中继器的侵入者,都绝对无法无视这场毁灭性的战斗。这次神秘性极强的战斗,截然不同于过去在神秘性被压制下的试探,让所有人都相信,它所酝酿的风暴将会以更短的速度,波及到整个中继器世界。

    卡门第一次切身体会到高川的速度,哪怕这种速度在神秘性上,远低于高川真正的速掠,但是,无论是作为敌对方迎战时,亦或者被其他拥有高速属性的神秘携带,都无法产生此时的感受。他就在夜鸦夸克的体内,即便这只是一个无边无际的牢笼,真正的神秘,是用于压制他体内的“江”的力量,但是,和夜鸦夸克共感的体验却极为真实。他甚至在那么一瞬间,觉得自己就是速掠中的高川。不过,这种错觉在成形之前就消失了,卡门知道自己的情况相当不好,甚至可以说,正面临有史以来最大的危机。

    夜鸦夸克在极短的时间内就越过千山万水,沿着亚欧板块的交界处直达德国的一座小城中。这座城市是更大都市的卫星城,在风貌和景观上,并没有任何独到之处,从高空中,借助夜鸦夸克的眼睛,卡门对这个城市一览无遗——人口大约只有一百万左右,不存在二十层以上的高楼,沿着一个方向蔓延,占据了城市面积三分之一的景色是田园风光。人们看起来也没有任何特殊的地方,不过,即便这个战败国在抵达新世纪之后,民族情感反而对纳粹十分排斥,但是,这里仍旧是纳粹的崛起之处,也是被纳粹深刻统治过的国家,在纳粹已然回归,而这个世界,更是属于纳粹方的中继器世界,这样的情况下,卡门无论如何都不能单纯将这个城市,这个国家,当成“纳粹的敌对方”来看待。

    不,应该说,以卡门对末日幻境的了解而言,他十分相信,纳粹就在这里,他们甚至不需要躲藏,因为,这个世界在某种意义上,是属于他们的世界。将这里的总体环境,维持在一个压制神秘的正常社会,且历史和现状和外界没什么不同,并不意味着,纳粹的待遇会和外界一样,他们的能力也同样会在这里受到限制。这个世界并非不存在神秘,即便是在过去,无法体现神秘,本就是最大的神秘体现。

    夜鸦夸克收拢羽翼,好似流星一样朝一处坠去,其他地方的人们会对这种异常视而不见,但在这里,卡门“看”到了,很多看似正常的人,在同一时间齐齐眺望夜鸦夸克的坠落。尽管他们很快就收回视线,然而,那不同地域却齐整一致的动作,却足以让普通人遍体生寒。这样的场景实在太过怪异了,而对神秘专家来说,也意味着,这里的人绝对不是正常人,看似没有任何神秘的这个城市,弥漫着一股微弱的,不注意就会错失的可怕异常。

    这里是纳粹在这个中继器世界的大本营?卡门想。或者,不能仅仅谈论这个城市,而是整个德国都是被掩护得极好的纳粹大本营?可是,他在进入这个中继器世界后,也带着怀疑来过这个国家,却没有发现和此时看到的情况相仿佛的异常——整个国家的环境。就和外界德国的正常情况没有太大差别,他在外界所认识的,生活在这个国家的人,在这里也是存在的。而不仅仅是德国,在其他国家也是如此。唯独这一次,被禁锢在夜鸦夸克的身体中,才在这个小城,看到了这绝对异常的一幕。

    这其中必有原因,如果不识破其中缘由。对中继器看似成功的侵入,都有可能只是表面现象。卡门从来都没有小看过纳粹,在这个世界,他们占据天时地利,甚至是“人和”,中继器是十分强大的神秘造物,又如何能期待这里的人完全和外界的人一样呢?

    如果要将这次失败当成是一次机会,那么。首先就必须确保自己有摆脱当前困境的方法,问题就在于。卡门暂时还没能找到这个方法。约翰牛不久前的提醒,让他意识到,这一次,自己一定会正面对上站在纳粹方的“怪物”。夜鸦夸克此时的行动,必然是在这个“怪物”的操控下——这并非不可能,说到底。它和高川也存在千丝万缕的关系,而且,这种关系十分接近“江”和高川的关系。

    夜鸦夸克再一次加速,没有摧毁任何东西,宛如轻烟一样。霎时间就钻入一栋朴实的大厅中,毫无惯性地骤然停下来。大厅中除了一张华丽的沙发外,没有任何东西,沙发就摆在夜鸦夸克的正对面,女人翘着二郎腿,坐姿形骸放浪,邪异而又充满压迫感。她的左眼被猩红色蔷薇花形状的眼罩蒙起,身上穿着一身女士白色西装,身体曲线因为坐姿的缘故充分显露出来,却让人难以生出邪念,因为,在看到这个身影的时候,就会被一股不加掩饰的巨大恶意包围。人类会下意识排斥她,厌恶她,恐惧她,产生各种各样的负面情绪,唯独不会爱上她,更不会因为外表,就认为她是个“女性”。

    是的,所有看到这个女人的人,都会发自本能地认知到,眼前的不是“人”,而是“某物”,若加上那种负面的感觉,那就是“怪物”。

    怪物,不具备真正意义上的性别,甚至不具备详细的外表。坐在沙发中的,应该是“它”,而不是“她”。

    本能直觉上的冲击力,要远超过视觉感官上的冲击力,任何正常的生物,在那充满了强烈侵蚀性的恶意的包围下,在超越了感受性的物种差异性下,是不可能从生理上发情的,就如同,青蛙不会对蛇发情一样。

    所以,卡门再一次认知到,自己所忌惮的那个“高川”,到底是何等的异常。

    “果然是你,右江!”卡门说到。声音并没有从夜鸦夸克的口中发出来,但是,对面的“怪物”却有足够的能力,接收到他的话和他此时的情绪波动。就像是,夜鸦夸克这个隔绝里外的躯壳,根本就不存在一样。

    两者的沟通,是以“神秘”的渠道进行的。

    “好久不见,卡门。”怪物裂开嘴巴,白洁整齐如同洁口广告的牙齿,不产生任何美感,只觉得,像是要啃噬什么般,令人背脊生寒,“你的猜测被证明了,但是,你看起来还是很惊讶。”

    “世界线的变动到底是怎么回事?”卡门收敛心中的震动,沉声道:“我不觉得你有理由可以在那种程度,那种趋向性的世界线变动中活下来。我一直都以为,那是针对你的出现而产生的世界线变动,就是为了将你彻底抹杀掉。”

    “很遗憾,那个世界线上的我并不是现在的我,当时的世界线变动,针对的是最终兵器……不,应该说,是针对更加可怕的东西,当时的我不过是无关紧要的附带而已。不过,托了那次世界线变动的福,我才能成为现在的我。”怪物不以为意地说:“那几个最终兵器的资讯,还是挺美味的。”

    “原来如此,那么,你现在是什么东西?”卡门联想当时发生在高川脱离五十一区后,与最终兵器的战斗中出现的异常——右江在那之前就已经死掉,被“江”吃掉了,或者说,只有在那个时候,她才成为了真正意义上,和“江”有关系的存在。在那之前,“右江”这个名字是名不副实的,至少,在拥有“江”的力量的卡门看来,是这样没错。

    并非所有名字和代号用带有“江”的人和物,就一定和“江”,和“病毒”有直接关系。

    未曾失去过记忆的卡门十分清楚,在这一次的末日幻境中,“江”并非是一开始就登场的存在,而自己体内的“江”的力量,最初也只是起到“信标”的作用,而在“江”降临之前的高川,也绝对不是他熟悉的那一个高川。虽然无法直接得到情报,但是对已知的情况进行联想,当时世界线的变动,很有可能就是系色中枢和超级桃乐丝对“江”封锁线的最后一道关卡,然而,系色中枢和超级桃乐丝如预想那样失败了。

    “江”终究是和“病毒”同等级的存在,也是某种意义上,造就系色中枢和超级桃乐丝的存在,她们是不可能真正阻止“江”降临于末日幻境中的。

    只是,当初卡门只是以为,当时的“右江”是系色中枢和超级桃乐丝制造的一个陷阱,针对“江”会降临在“右江”身上这个可能性而制造出来的陷阱,在“江”通过“右江”降临的时候,通过调整“剧本”的方式,彻底抹杀“右江”这个存在,以期可以干涉到“江”本身。

    不过,从现在的情况来看,她们应该是失败了,亦或者,实际情况和自己所想的不一样。眼前的“怪物”,就是那种层面的交锋所引发的无法预测的异状。

    本该“彻底死亡”的右江,不仅仅彻底复活了,而且变得更加强大。它之前可是毫不避讳地说,它吃掉了末日真理教的“最终兵器”的资讯。最终兵器到底代表了什么,再没有人比卡门更加清楚,就连末日真理教的主导者,也绝对无法从卡门的角度,去认知自己无意中制造出来的那些神秘造物。

    现在的这个“怪物”,从各种意义上,都是货真价实的。

    卡门的内心十分沉重,落在这个怪物手中,下场绝对不会太好。他所持有的“江”的力量,在很大程度上,已经不在是他的护身符,而是催命符。吃掉最终兵器才成形的“右江”,比起世界线变动之前的“异化右江”,在神秘性上更加深重,也在实力上有天渊之别,至少,会达到末日真理教的“最终兵器”的水准。而她周身散发出来的,那不加掩饰的恶意,和伴随而来的针对本能的压迫感,更让卡门愿意相信,眼前的怪物,比那些“最终兵器”还要强。所以,压制住自己体内的“江”的力量,并非是不可能。或许,这次针对自己的行动,以及电子恶魔“夜鸦夸克”的成形,就是因为,她要吃掉这部分“江”的资讯?

    如果,仅仅是体内的“江”的力量被吃掉,或许并不是太糟糕,但是卡门绝对不认为,对方要做的仅仅是这样。现在的右江怪物到底是代表何种意义,卡门已经看不清了,它的产生和立场,全都是一片混沌。同样的,卡门也不觉得,这个暂时呆在纳粹这边的右江怪物,还算是纳粹参照“最终兵器”的造物。

    名叫“右江”的怪物站起来,走到夜鸦夸克(卡门)的面前,探出手抚摸着那张面具般的脸庞。

    “江,是需要高川的。所以——”

    你将会成为我的“高川”,直到成为完全意义上的“高川”。所有的“高川”,都将合为一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