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1146 卡门攻略4
    卡门刚刚穿过墙壁,整个身体都尚未从墙上的涟漪中走出来,一种锋锐的感觉便直扑颈脖而来。在这一瞬间,他只觉得那弧线的微光还停留在视网膜中,颈脖的肌肤就已经被切开了。他没有动弹,对方隐匿得太好,暴起突然,速度又极快,虽然意识可以反应过来,但身体却无法进行规避。如果是高川的话,大概已经开始反击了吧,但是卡门做不到,他十分清楚自己的神秘到底强在什么地方,那绝对不是高川的类型。

    刀刃切开肌肤,流动的血液被斩断,被气压堵在血管中,在神经传递出更具体的痛觉信号前,就已经斩断了颈椎,从另一侧的肌肤穿出。惊艳的弧光,也不知道是刀刃的反光,亦或者是由攻击本身产生的现象,直到它渐渐暗下,卡门的视野中才出现一个倒挂在房顶的人影——一个女人,头脸大部分被黑色面巾罩住,身上的衣物也是偏向黑色的紧身衣,大半身体宛如就是由一片阴影构成,只有些微细节,才呈现出立体感,不过,从姣好的身材轮廓仍旧可以直接认出,这是一个女性。她的眼睛和她手中的短刀一样,明亮而锐利。她的双脚站在房顶上,却像是站在平地上一样平稳,仿佛施加在她身上的重力颠倒过来。

    卡门的感官中,加上正在房间中搜索的人——也是一名女性——和自己一样的不速之客,就已经有三人。在这个时候,这个地点,以神秘专家的身份,做出同样的行动,其目的自然不言而喻。这两个不速之客恐怕对高川也相当了解吧。至于了解到什么地步,倒是挺令人在意。虽然行动的是这两人,但考虑到高川的特殊性,有可能存在幕后之人。

    从被袭击到思维转动,只是转瞬即逝的时间,卡门被切断的颈脖喷出血水。然而,这些血水在溅到墙上之前,就已经化作一片血雾,钻过看似实体的墙壁和物体之间的缝隙,迅速向高川家的所有房间扩散。在房外墙角画下的魔法纹路,贪婪地吸入血雾,点亮自身,房间外部轮廓顿时一晃,就像是信号不稳定般。凭空出现了条纹状的闪烁,沙沙的声音直接在房间内回响。在其他房间翻箱倒柜的人,以及站在卡门面前的女性,都听到了这种奇怪的声音,身为神秘专家,自然不会以为,这是正常现象。

    所有在这个时候,有意无意朝高川靠近的人。仿佛想到了别的事情般改变了走动路线,亦或者停下来。和其他人兴致勃勃地对话,但无论是谁,都自然而然避开了高川家。

    卡门的头在女性凝重的目光中掉在地上,对方当然不相信,这个怪异的男人会就这么死掉。尽管他没有在第一时间闪避和反击,当前的异常现象。却足以给她相当大的压力。在发动伏击之前,她就觉得,这是一名棘手的敌人,然而,实际交手之后。明明占据上风,却没有半点轻松的感觉,反而愈加感受到不断增加的压力。

    卡门的尸体倒下,啪的一声溅起血色的水花,这时发动攻击的女性才醒觉到,地上的血泊不知何时已经蔓延到和自己持平的距离,无论是流淌的速度还是出血量,都大得不同寻常。当她再一眨眼的时间,整个房间已经被这些鲜血覆盖,深度已经达到小腿部位。在这个过程中,她连做出应对策略的时间都没有,第三个眨眼的时间,她只听到了血泊拍打墙壁的声音,而隔壁房间的同伴却再也不见声息。

    女人唯一可以确定的是,想要脱出这个异常相当困难,因为,自己的神秘并非针对现象,而是针对更实在的个体,体现在物理攻击上,是偏向于“**强化”的类型。不过,也并非只能束手待毙。卡门的身体就好似已经融化在这片血泊中般,再也看不到了,可是,血水猛然激荡起来,呼啦一声卷向立在房顶的她。

    女人的身影彻底化作一片模糊阴影,悄无声息地渗入门窗的缝隙中,留下血水撞击在墙壁上的声响。正如她所想,整个高川家都被卷入了这种异常环境中。利用自己的神秘,自己可以在各个房间中出入,却无法离开高川家的范围。

    当她和同伴——又一位女性——汇合的时候,那个同伴正站在桌子上,避免被血水触及。对这些明显不是正常之物的东西,能不直接接触才是最好的。女人化身的阴影从天花板上垂落,重新化作人形身姿,倒立着对同伴说:“是末日真理教的卡门,立刻联系右江。”

    “已经联系了。”这名同伴也戴着和女人相似的面罩,只留下眼睛暴露在外,说起话来也瓮里瓮气,显得十分浑浊,无法听出细致的情绪,“现在还可以离开吗?”

    “我可以试试,但不要抱太大希望。”女人说着,就这么用短刀朝血水一划——什么都没发生。

    “就这样?”同伴似乎也有些诧异,就像是两人合作时间不长,不太了解对方的能力。

    “就这样,成功就是成功,失败就是失败。”女人说:“我在砍断他的脖子时,就已经附着有破魔力,结果还是变成了这样。”

    同伴有些失望,但是,眼看血水不断增加,仍旧不显得慌乱。她从怀中拿出一张磁盘,大声对不知道在哪里,也许就是这些“血水”的卡门大声说:“如果你不现身,我就毁掉它。我知道,你也在找这个东西,所有进入这个中继器的人中,就只有你从来都没暴露过电子恶魔。”

    不断掀起波涛的血水渐渐缓和下来,呼吸间,一个漩涡出现在两个女人眼前,就好似将这个家里的所有血水都吞噬般,剧烈地旋转着。血水的水平线不断下降,每一个眨眼,都会退去一个明显的高度,五次眨眼之后。地面上只剩下薄薄的血迹,第六次眨眼,房间已经变回原状,没有一丝被液体淹没的潮湿。全身完好无损的卡门就站在两个女人面前,用手压了压帽檐,藏在阴影中的五官只能看到眼睛和嘴唇。充满了一种邪异的气质。

    “没有电子恶魔也能施展这种强度的神秘?真令人惊讶。”拿着磁盘的女人,盯着卡门微微露出一丝苦笑,“是末日真理教的神秘在支持?”

    “你也可以这么认为。”卡门沉沉回答到,让人无法分辨话中真假。

    他的目光从阴影中透来,让女人觉得身上的伪装根本没有用处。只听他说出了自己两人的名号:“约翰牛……还有左川?”

    卡门的目光扫过拿着磁盘的女人,落在之前伏击自己的女人身上。

    “果然暴露了吗?到底是什么地方出了问题?我们在这之前没有和你见过面。”约翰牛扯下面罩,左川则无动于衷。

    “的确,我们还是第一次见面。但是,正如你们知道我一样。我也知道你们。”卡门缓缓说:“问题在于,你们知道自己是怎样的情况吗?”

    “虽然末日真理教和nog有默契,但我可不觉得,nog会把我们的情报透露出来。”约翰牛脸色沉静,“果然和那个女人说的一样,你们末日真理教早已经在拉斯维加斯布置许久了。”

    “那个女人?”阴影中,卡门的嘴角裂开一丝笑容,“看来。你口中的女人知道很多东西……你真的相信这种人说的话?约翰牛。”

    “我谁也不相信,只用自己的眼睛去确认。”约翰牛的表情十分凝重。左川也将收在鞘中的短刀拔出一半,两人都感觉到气氛的变化,尽管卡门看起来没有做什么事情,但是,如果卡门如情报中般强大,那么。自己两人无法察觉其手段的可能性也很大。

    “你们为什么会在这个时候在这里?这是个耐人寻味的问题。”卡门活动了一下手指,“问题的答案怎样都好,给我磁盘,我可以放过你们,免得高川回来之后找麻烦。看你们的样子。似乎也清楚,恶魔召唤程式不是什么好东西,这个时候拿走它,是因为刚刚才知道,还是受不了这东西的诱惑呢?我记得,恶魔召唤程式是鼓励相互吞噬来强化神秘的。这里面,保存的可是那个高川的神秘资讯。”

    “这就不需要你操心了。”约翰牛将双指中夹着的磁盘甩向卡门,被他同样用双指夹住,这才说:“我们只是在完成交易而已。”

    “交易?”卡门顿了顿,将磁盘收入自己的口袋中。

    “情报交易。”约翰牛没有隐瞒的意思,平静地说:“那个女人突然找上门来,用情报做筹码,雇佣我们两人做一些事情。今天这次是最后一次,虽然我讨厌末日真理教,但是,也不会傻到直接和怪物发生冲突。”

    “最后一次做事?就是先我一步找到磁盘,再交到我的手中?”卡门低沉笑了几声,“可真是没意义。”

    “谁知道呢?涉及到神秘的话,可是有很多事情都是无厘头的。”约翰牛这个时候,也不再故作玄虚,“还有一份口信保存在磁盘中,如果你想和那个女人见面,就打开看一看吧——不,反正只要你想要利用恶魔召唤程式,无论做什么,都一定会读取到那个信息。”

    “原来如此,那个女人是纳粹的人?真稀奇,nog的拉斯维加斯攻略部队,竟然会帮纳粹的忙。”卡门嘲讽的语气十分明显。

    “没办法,那个女人是怪物,我可不想白白死在这个地方。”约翰牛说:“我们的任务是攻略中继器,可以保住小命,又能得到情报,所需要付出的,不过就是帮她一些不涉及立场的小忙,又有什么不可以的呢?你们末日真理教还不是为了让我们nog牵制纳粹,才会提供情报吗?如果你们和那个女人发生冲突,我们就太开心了。”

    “怪物……你想暗示什么?女人。”卡门当然知道,当前情况的异常,自己的行动已经被正体不明的家伙关注,而且,对方打算利用自己做点什么——不过,这些都是无关紧要的问题。让卡门在意的,还是“怪物”这个字眼。身在纳粹一方,知晓自己和高川的情况,从约翰牛透露的信息来看,也对正在发生的中继器入侵了如指掌,却又没有在第一时间正面交锋。更像是谋划着什么。无论怎么想,都不觉得,这个“怪物”的着眼点是现在。这些分析出来的情况,虽然暂时还无法揭示这个“怪物”的真实身份和对方的目的,却已经足以让卡门嗅到危险的气息。

    “我只是向提醒你一下,那个家伙是货真价实的怪物,虽然不知道你到底有多少强,卡门,或者该说是末日代理人——这个名号很有趣。不是吗——但是,我还是觉得,你不够小心的话,就会吃大苦头。”约翰牛说:“你和那个怪物如果发生争端,也算是末日真理教和纳粹的争端吧。我们nog很期待看到那样的情况,这没什么好隐瞒的。”

    “这种幸灾乐祸的表情,这么露骨的话,不怕死在这里吗?”卡门似乎还准备说点什么。却突然伸出手朝前方两人用力一抓。干净而正常的房间顿时呈现出一股淡红色,这种淡红色就像是一直藏匿在空气中。直到现在才从空气的每一个微粒中倾泄出来。它成形的速度极快,在颜色变得深重之前,就已经散布出浓重的血腥味。

    然而,就在卡门动手的时候,一片阴影已经以更快的速度沿着天花板直达门前,紧接着就是房门的四分五裂。这个房间之外的景色,仍旧是原来的样子,那种异常的淡红色,好似被限制在三人所在的房间中。左川的身影已经消失了,只剩下站在桌上的约翰牛。她的反应和速度比左川要慢许多,这个时候异常已经遍布在整个房间中。不过,约翰牛却没有半点惊慌之色,在血腥味飘散出来的同时,她的身后隐约浮现一个人形的轮廓。

    约翰牛的变化,在卡门眼中并不陌生,对方使用的,正是恶魔召唤程式。那个人形的轮廓,应该就是从约翰牛的神秘衍化而来的化身吧,这个情况,又再度让卡门对当前状况的认知深了几分。如果约翰牛在使用恶魔召唤程序之前,就从纳粹的“怪物”那里知晓了相关的情报,还会不会使用这种不明不白的神秘呢?卡门觉得,除非是面临绝境,否则,这个来自nog的队长会使用这种神秘的可能性连一成都不到。在这个中继器世界中使用了恶魔召唤系统,简直就是将自己的神秘彻底暴露给纳粹,而中继器世界也应该会针对这种已经登录复制的神秘进行针对性的处理。这意味着,攻略拉斯维加斯中继器的人,在一定程度上,已经失去了攻略的力量。

    约翰牛背后的轮廓,已经证明,她已经被迫脱离今后攻略计划的第一线了。卡门不由得想到,所以,才会为了情报,和纳粹的“怪物”与虎谋皮吗?

    “真是可怜啊。”卡门好似在拧什么般,将捏紧的拳头旋转,被染成淡红色的空间顿时扭曲起来,“不过,为了尽可能发挥自己的价值这点,仍旧值得称赞。”

    “很遗憾,你用错神秘了。”约翰牛没有动摇,她身后的轮廓陡然清晰起来,是一个全身缠绕着葛藤,连头发都是藤蔓状的怪异女体,她和约翰牛一样高大,身材也仿佛,身上的要害部分和性征部位,被葛藤若有若无地遮挡起来,“死绿之星,饥渴吸食。”命令好似浓缩在百分之秒内,却又让人可以听清,在约翰牛的声音落下时,电子恶魔“死绿之星”的葛藤已经分裂出数不清的数量,插入空气中,另一端就像是洞穿了空间般,隐隐消去,而空间中的淡红色,就好似潮水一样褪去。在卡门再次发动力量之前,死绿之星已经抱住约翰牛,形如蛮牛一样撞向身后的墙壁,巨大的力量让这堵墙如纸张一样脆弱,在卡门的眼前,两者一起朝楼下跌落,在半空的时候,就被葛藤缠绕,就这么融化在视野之中。

    卡门没有刻意去追击,这次的攻击没有放水的意思,但也没有太多胜负心,如果可以捕捉到约翰牛自然很好,但是,放她离去也并非无用。在卡门的心中,随时都伴随着事态的变化,成形一套新的计划,而丢弃旧的计划,当把敌人放在“病毒”和“江”的高度,就不存在一套计划从头施展到尾的可能,甚至于,如果计划本身在脑海中足够清晰,停留太久,都会成为“暴露的计划”。那种蠢事,吃过一次亏就足够了,卡门心中谨慎,敌人是如此强大,自己必须戴着镣铐跳舞。

    他将目光从墙壁上的破洞收回来,摸了摸口袋中的磁盘,向另一边踏步而去,如来时那般,穿过墙壁,在高川家门前擦去粉笔画出的魔法阵——这个时候,已经有一半的纹路被抹去了,彻底还原成墙体在画上花纹之前的样子。之后,高川家中所有在战斗中破碎的部分,也都还原成本来完好的样子。不依靠这个魔法阵,卡门也无法在这个中继器世界使用那么强力的神秘。当然,如果使用了恶魔召唤程式,通过电子恶魔来发挥力量,自然不会有这样的限制。而且,从另一个角度来说,他的神秘已经被“江”的力量侵蚀扭曲,他也有点想看看自己的电子恶魔是什么样子,毕竟,那个具体化的形象,可以让自己对自己的神秘有一个更直观的认知。

    卡门摸了摸口袋中的磁盘,想到:高川的体内存在着“江”,如果恶魔召唤程式可以把高川神秘作为桥梁,触及“江”的神秘,那么,“病毒”在这一步无疑是走了一次好棋,不过,最让人在意的是,如果真的捕捉到“江”的神秘资讯,那么,这个资讯,有没有可能是“江”刻意放出来的陷阱呢?在卡门的心中,后一种判断的可能性并不下于百分之五十,即便如此,他还是希望可以接触到这部分资讯。

    最糟糕的可能性,无疑是电子恶魔复制的神秘,仅仅是高川的资讯,而且还是被“江”扭曲的那部分资讯,不过,假设恶魔召唤程式的力量源头来自于“病毒”,那这种可能性反而很小。

    卡门反思着这次行动的得知,对约翰牛带来的情报进行推断,当他走过电梯时,电梯门打开了,阮黎医生提着装满了的购物袋走出电梯,在她毫不犹豫转身走向自己家的时候,恰好和卡门背对背,两者之间的距离只有一个身位。阮黎医生没有察觉到卡门的存在,而卡门知道,她和自己很接近,但也没有想过回头去看。仅仅从异化、病人和医生的角度来说,卡门和“病院现实”中的阮黎医生,无疑是对头般的存在。只是,在这个末日幻境里,所有人之间的关系,都不会和“病院现实”中的完全一样。而在这里,阮黎医生这个存在对于卡门来说,仅仅是一个值得关注的“幻影”罢了。

    在阮黎医生毫无所觉地打开家门时,卡门已经走进安全楼道,几个呼吸后,就已经信步走出这栋住宅楼,如同随处可见的路人般,汇入来往的人群中。而在相隔这栋住宅楼几百米远的地方,左川独自立于高楼天台的边缘,凝视着高川家所在的方向。

    “还在担心吗?”出现在左川身后的约翰牛如此说到。

    “主人继续停留在这里,会很危险。”左川说,“我会继续跟进,但希望主人可以退出。”

    “放心吧,不会有事。虽然他也使用了恶魔召唤程序,但可以和我一样,继续为这次计划做贡献。现在的情况,可是一点战力都不能浪费。”约翰牛回答到。(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