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1145 卡门攻略3
    卡门认为,末日真理教的存在,比素体生命更加契合人类自身受到社会教育后,掩埋在心中的负面思想,假设末日幻境中的人全变成了末日真理教的信徒,反馈到末日症候群患者身上,也不过就是多了几个邪教分子而已。

    纳粹就更不用说了,它的存在,本就是历史上那刻骨铭心一幕的重构,即便是战争结束后半个多世纪,拥有纳粹思维的人仍旧存在,而考证历史,也能发现,这种纳粹思维,并非是二战时期才产生的。这本就证明了,纳粹思维反应的,也不过是人类心理上,某些根深蒂固的意识形态。纳粹占领整个末日幻境,摧毁正常人类社会,也不过是让末日症候群患者的意识被纳粹思维占据而已。

    这些符合人类常识和普世观念的形象,以及违背这些东西的形象,都是人类人格意识的一种体现,它无论是好还是不好,都是人类自身必须正视,一直潜藏于人类自身意识中的东西。也许,单纯以末日幻境这个世界来看待这些邪教和非人,会让人觉得,一旦他们获胜就是世界末日,但实际上,这些人格意识的体现,无法依靠它们自身,去制造真正意义上的世界末日。

    可是,“病毒”和“江”不同,那是货真价实的“人外”,也是末日症候群的源头,是末日幻境构成的基础,也是末日症候群患者出现人格意识分裂,导致身体遗传信息战争的罪魁祸首。无论这是它们的目的。还是手段,亦或者,只是一种不自觉的扩散化影响,对于人类自身来说,都绝对不是什么好事。乃至于,对于末日症候群患者所分裂出来的各种人格意识,在末日幻境中的体现——素体生命、末日真理教、纳粹、nog和凡人等等——都存在本质上的威胁。

    相比起这种威胁,目前的任何人和非人的战争,神秘和神秘的碰撞,全都是无关紧要的细节。真正让卡门不得不正视这些细节的原因。在于这些细节会引导局面一点点超越人类人格和意识形态斗争的层面。最终演变成“病毒”和“江”的对峙,而这种对峙,才是决定末日幻境,决定所有末日症候群患者命运的根本。然而。人类对这种局面无以为力。只能被动去接受最终的结果。

    卡门一直在想。为什么自己不能尝试着去做点什么,看看能不能影响最终的结果呢?他一点都不喜欢这种被宣判的感觉。然而,他所面临的最大困难。也是所有知道内幕,对实际情况有过想象的人,包括高川、系色和桃乐丝在内,都不得不面对一个可怕的事实——他们只能自己去做,将自己的计划,变成只有自己才明白,不,甚至是连自己都不明白的形状。否则,他们所有的布置,都有可能泄密。

    卡门仔细分析着各方所代表的意义,那些意义,也只取决于他自身的判断和推想,无法证明事实就是如此,但已经别无他法。然后,在形成一个朦胧的想法时,不让它具体成形,立刻进行布置,实时进行调整。引导末日真理教接触“病毒”也是其中一个环节,毕竟,如果“病毒”不出现的话,自己应该是无望逃离“江”的掌控吧。尽管,“病毒”和“江”一样危险,不过,所谓两蚌相争,渔翁得利,这种渔翁再难做,也是唯一可以想到的方法了。

    在卡门的计划中,高川并非敌人,或者说,所有属于人类人格意识形态体现的人、非人和事物,无论多么古怪危险,都不是敌人。他的敌人,由始至终只有一个,不排除它,就连活下去的可能性都没有,脱离这个根本的所有战斗和抗争行为,都是毫无意义的。他对末日真理教和nog的战争没有兴趣,和高川不是敌人,也不是朋友,但是,如果要做点什么,就不能完全脱离这些人事。

    现在,他要去接收一件谋划了许久的东西。他此时全身充满了“江”的力量,如果刻意去接触“病毒”有可能产生反效果,不过,根据他在末日真理教中得到的资料,在这个拉斯维加斯中继器的世界中存在的神秘,有可能涉及“病毒”。而在这种神秘的影响下,应该可以从某种程度上,摆脱“江”的掌控,具体的情况,需要亲身体验后才能得出,正因为涉及到“病毒”,所以也十分危险,可是,除了一试之外,他别无选择。

    拉斯维加斯中继器仍旧处于纳粹的掌控中,尽管这个世界的人类社会比外面更加正常,纳粹在普通人眼中也仅仅是历史的残渣,不过,纳粹的确存在于这个世界的每一个角落。卡门知道自己必须小心,这个中继器世界似乎一直都对神秘性进行压制,这个情况在末日真理教和nog尝试侵入的时候才出现变化,尽管没有确切的证据,但是,即便此时世界的神秘性开始上升,卡门仍旧怀疑,拉斯维加斯中继器是否真的处于一种被动的状态。纳粹不可能放弃任何一台中继器,末日真理教和nog的默契,会给一台中继器施加巨大的压力,但是,要完全瓦解一台中继器的安全防御系统,却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

    如果拉斯维加斯中继器世界的安全防御系统,单纯就是这种对神秘性的压制,那自然是一件好事,但如果并非如此,包括神秘性上升在内,也仍旧是这台中继器安全机制的一部分,那么,此时这个中继器世界的神秘性快速上升,对入侵者而言就是危险的前兆。

    至少,在卡门自己看来,后者的可能性更大,而他的计划,也是在后者的基础上做出的假设。少年高川在这个中继器获得电子恶魔召唤程序,让卡门嗅到了一丝别样的味道。而在花了一点时间和精力后,他发现,除了自己之外,目前所有入侵者都接触过这个电子恶魔召唤程序,包括末日真理教的叛徒爱德华神父和nog的被卷入者,一个代号为“约翰牛”的女人,这意味着,这个中继器世界很可能对入侵者有一个准确的判定机制。所有入侵者,不管是主动还是被动,无论是通过怎样的渠道。都会直接被标记出来。电子恶魔召唤程式的来历神秘,但却很可能是拉斯维加斯中继器世界的安全防御系统的一部分。

    目前为止,卡门只清楚,电子恶魔召唤程式会赋予入侵者在神秘性被限制的情况下使用神秘的能力。而这些神秘完全是由入侵者自己所拥有的神秘异化而来的。也许大部分入侵者都以为。这种情况。只是因为有某个强大的神秘组织或神秘专家,为了破解这个中继器世界的安全防御系统而制造出来的破坏性程序,电子恶魔的使用次数越多。这个世界的安全防御系统崩溃得就会越快,但是,卡门十分清楚,这并非末日真理教的杰作,排除了末日真理教之后,其他的神秘组织和神秘专家,哪怕是nog,都不太可能是这个神秘程序的制作者。毕竟,对整个中继器产生影响的力量,至少同样要处于中继器等级,末日幻境中可以达到中继器等级的神秘力量可不多。

    最简单的排除法,仍旧是考虑所有拥有中继器的神秘组织:拉斯维加斯中继器中的电子恶魔召唤程式没有得到末日真理教的中继器支持,那么,就应该优先考虑nog和五十一区的情况,而在末日真理教的报告中,nog的中继器还没有完成最终建设,五十一区的中继器要防御纳粹在月球基地建设的那台更有攻击性的中继器,两者都不太可能腾出手来。而末日真理教、nog和五十一区三者所达成的默契,是先由末日真理教的中继器对拉斯维加斯中继器进行先期压制。

    如此一来,支持电子恶魔召唤程式的神秘来源就十分有限了,卡门最倾向于,这个电子恶魔召唤程序本来就是拉斯维加斯中继器的力量,而这种力量被伪装成对入侵者的支持,很显然就是一种陷阱。在神秘被压制的地方,入侵者需要破坏这种压制性,而彼此之间,却又不能确定其他人有怎样的底牌去破坏这种压制性,同时又确信,即便自己没有这种能力,其他的入侵者也一定拥有这样的能力。所以,当电子恶魔召唤系统出现的时候,很容易就下意识认为,是入侵者中的某些人或组织出手了,甚至于,卡门的现身,更让人容易联想到末日真理教,而末日真理教也的确拥有出手的能力和底气。

    问题只在于,末日真理教一直保持沉默,因为,末日真理教的计划可不仅仅是“夺取拉斯维加斯中继器”那么简单,只有制造更大规模的混乱,才能混淆视线。这就要求其他入侵者不能太顺利就达成自己的目的,必须引导他们和纳粹进行高强度的碰撞,让双方紧紧纠缠在一起,无法移开注意力。

    因此,末日真理教根本就不会在电子恶魔召唤程式的问题上发出任何声明。卡门自然也是如此——只有自己注意到电子恶魔召唤程序的异常就已经足够了。这个世界表面上对神秘性进行压制,而又同时散布看似可以突破这种压制的电子恶魔召唤系统,那么,神秘专家们通过电子恶魔来使用自己的神秘,绝对不是什么好事。

    如果电子恶魔召唤系统,是拉斯维加斯中继器安全防御系统的一部分,那么,它在整个系统中又起到怎样的作用呢?从结果来看,对神秘性的压制,有很大可能就是为了替电子恶魔召唤系统打掩护,真正的陷阱部分,并不在于神秘性压制,而在于电子恶魔召唤系统的特性,并且,是通过“让神秘专家利用电子恶魔使用自己的神秘”这个方式来实现——是在记录和复刻入侵者的神秘吗?卡门的心中已经有了自己的结论。

    如果真的是一种记录和复刻“神秘”的神秘,那么,这种神秘的神秘性定然极高,卡门尚不能判断。这是由纳粹的两台中继器联合提供支持的能力,还是涉及到“病毒”。纳粹曾经是末日真理教的一份子,两者之间的神秘知识来自于同一个源头,这意味着,末日真理教可以触及“病毒”的话,纳粹也有很大可能做到同样的事情。

    另一方面,从已经到手的情报来看,拉斯维加斯中继器在纳粹中的定位,更多是作为月球中继器的延伸和辅助设备,两台中继器进行关联协作。而将拉斯维加斯中继器为力量输出前端的可能性也极大。

    即便暂时没有任何证据。不过,卡门宁愿将这种情况当作这个中继器世界安全防御系统的真相去处理——电子恶魔召唤系统,其实就是借助“病毒”的力量,以两台中继器所构成的神秘性压制世界为基础。去记录和复制所有进入这个世界的神秘。

    如此一来。使用了电子恶魔召唤程式的高川一定被复刻了相关的资讯。卡门觉得,如果自己得到了这部分资讯,或许就可以从这些资讯中找到和“江”有关的部分。再以那部分资讯为参照,尝试去认识“病毒”。尤其在不久前,他得到末日真理教的报告,进入统治局的少年高川在后期没有使用电子恶魔的迹象,其神秘的展现方式属于魔纹使者一类。在这之前,卡门确认过,高川在拉斯维加斯中继器世界中活动时,的确已经将自身神秘的展现方式被动转化为电子恶魔,大概是离开这个世界,进入了统治局之后,“江”察觉到电子恶魔的异常,所以将之消除了吧。假设实际情况正是如此,便又从侧面应证了他之前的推测。

    即便高川的神秘已经重新转化为魔纹使者类型,被电子恶魔复制的那部分资讯,应该也还保存在拉斯维加斯中继器中,否则,这种复制是没有意义的。只有每个入侵者的神秘资讯,不会在他们离开中继器世界的时候丢失,才能匹配两台中继器的神秘强度,而且,也只有这种资讯复制,涉及到“病毒”的时候,才能在“江”的干涉下不会丢失。

    只要找到高川的电子恶魔“夜鸦夸克”,就能确定许多问题。一旦将之捕获,一直被“江”之力量束缚的自己,也应该可以得到喘息的余地,进而在“病毒”和“江”的世界末日游戏中,获得周旋乃至于反击的机会。无论未来如此,当下最紧要的,就是在一定程度上摆脱“江”的掌控,哪怕是借助“病毒”的力量。毕竟,除了“病毒”,这个世界上,又有什么东西,可以真正抵挡“江”呢?

    如果有选择,卡门当然不会选择这条钢丝线般的道路,然而,自从觉醒了自我以来,他都没在感觉到,自己有选择的余地。

    高川虽然已经暂时离开了拉斯维加斯中继器,带出去的电子恶魔也应该被“江”清除,不过,既然假设备份存在,那么,最可能保存备份的地方,应该有三个:一个是在月球中继器,一个是在拉斯维加斯中继器内部,最后一个有可能保存在灌输了恶魔召唤程式的磁盘中。而最后一个,才是最有可能拿到的。卡门在心中估算着高川回归中继器的时间,因为,这个时候,恶魔召唤程式磁盘应该不是保存在高川的家中,就是保存在八景和咲夜那边,只有趁高川不在的时候,才能以“和平”的方式拿到。而一旦和对方交手,隐藏的对抗就会上升到台面,卡门可不觉得,拥有“江”之力量,也被这股力量束缚的自己,可以在真正意义上,战胜被“江”附体的高川。

    现阶段,招惹那种无法取胜的敌人,是十分不智的行为,况且,只要没有在台面上将面子撕破,那么,说不定在未来会有合作的可能性。光凭“卡门”一个人,对抗“病毒”和“江”,胜算连万分之一都没有,但是,加上“高川”,以及系色中枢和超级桃乐丝的力量,大概可以将这个胜算提高到千分之一,百分之一……更高的几率是卡门无法想象的,但是,只要有百分之一,不,只要是实打实的千分之一,也足够让他提起全部精神,赌一赌这个奇迹了。

    卡门扯了扯风衣的领子,抬头就看到高川在这个中继器世界的“家”。而在住宅楼下方,正有一辆家用车准备进入停车场,车主伸出手,从门卫那里取了停车牌。卡门凝聚目力,隔着好几百米的距离,倒映在后视镜上的车主,立刻放大到如同近在咫尺般清晰。阮黎医生吗?卡门的脸色沉了沉,实际上,他一点都不觉得,在末日幻境中看到这个医生,是一件多么正常的情况。的确,在理论上,阮黎医生在许多末日症候群患者的记忆中,尤其在高川的记忆中,都有相对深刻的印象,这种印象会在末日幻境中俱现出这么一个人来,也不是不可能的情况,可是,末日症候群患者经常接触的医生,可不仅仅是阮黎医生,在“病院”中主导研究,最经常和病人接触,给他们以最深刻印象的,应该是安德医生才对。

    然而,在末日幻境中呆了那么久,卡门还从来都没有见到其他“病院”医生的形象,包括安德医生在内。与之相比,阮黎医生的出现,不得不让人在意。更何况,阮黎医生并不存在末日幻境的正常世界中,似乎仅仅存在于这个拉斯维加斯中继器世界中,这到底意味了什么,卡门暂时还不清楚,但他知道,这一定不是没有任何意义的。

    在末日幻境中出现的事物,本来就没有什么东西是毫无意义的,它们必然在末日症候群患者的潜意识中具备一定程度的地位,才会以清晰的现象,呈现出这个世界中,而在潜意识深层,连人类自己都无法理解,却确实存在的意识资讯,就会以“神秘”的方式体现出来——这是卡门对末日幻境这个世界的理解。

    阮黎医生在“病院”的身份具备一定的敏感性,对“高川”也具有一定的影响力,只有她一个人的形象,唯独出现在这个中继器世界,这些因素都让她的存在特殊化。卡门一直都在对其进行严密监视,然而,到目前为止,尚未找到明确异常的情报。

    目送阮黎医生开车驶进停车场,卡门向前跨出一步,这一步落地的时候,已经身处大楼内部。他转过身,就看到阮黎医生和高川的家门了。不过,他没有立刻进去,因为,他已经感受到,这个家中有其他人的活动。因为这个中继器世界对神秘性的压制尚没有完全解封,所以,他的“神秘”也十分不稳定。此时此刻,他只能感受到房间中人的大概信息,却无法进行准确观测——在里面活动的人应该属于不速之客,他可以感受到的信息中,那个人更像是小偷,行动快速利索,但又十分不正常。他又仔细感受了一下,确定这个人身上有“神秘”的味道。

    这是哪一边的神秘专家?竟然可以这么快找上高川的家门?卡门沉静地思考着,就连自己,也是因为和“高川”有着深刻又密切的连系,才能在第一时间确认高川的所在。

    卡门回顾自己确认过的,已经入侵到这个中继器世界的神秘专家,但都在感觉上不匹配此时的情况。他从口袋取出粉笔,沿着门前墙角迅速画下一条奇异的纹路,这才抬脚迈向墙壁。墙壁出现一圈涟漪,他的身体就这么融入进去。然而,就在他刚刚穿墙而入,尚未站稳脚跟的时候,一种锋锐的力量朝颈脖直切而来。

    有埋伏!(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