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1147
    卡门走进网吧的时候,网吧前台没有人,他左右看了一眼,找了一个人比较少的区域走了过去。有几名客人和服务员与他擦身而过,却没有在他身上投以半点注意力,就像是根本就没有看到他一般,自然而然就扭头避过。卡门环视了一下这片座位的格局,拉开隔间的门,下一刻,隔间里的电脑自行开启,在他在位置坐下的时候,就已经进入操作桌面。与此同时,有数个命令界面弹出,好似有一双无形的手打出一连串代码,所有的管理软件都已经解锁。

    卡门从口袋中掏出恶魔召唤程式磁盘,稍稍犹豫了一下,从约翰牛那里得到的情报,虽然不甚详细,但仍旧足以让人联想到许多东西。尽管最初就已经决定,要通过解析高川的电子恶魔去获得必要的情报,也早知道有可能发生一些不理想的情况,但是,当有一名纳粹的“怪物”已经盯上自己的时候,这片恶魔召唤程序磁盘的危险性就大为增加了——约翰牛说对方是“怪物”,卡门宁愿相信她的说法,也不愿意低估这个潜在的敌人。

    从约翰牛透露的情报来看,这个“怪物”的目标很明确,让卡门觉得对方一开始就锁定了自己,这种情况如果仅仅是用“卡门是末日真理教的干部”这一点来说明,是完全不够的。卡门觉得对方一定在某种意义上,是自己的熟人,问题就在于,自己的熟人都是相对末日幻境来说,大又来头的家伙。他隐隐对这个“怪物”的真实身份有所猜测,可正是因为这个猜测,让他不确定是不是应该打开这个明显被做了手脚的磁盘。毕竟。如果事实真的和他的猜测相符,一旦和对方见面,就一定会发生十分糟糕的事情,在这个时候,一直尽可能保持暗中活动的卡门,开始感受到一张大网正朝自己笼罩而来。

    “只要打开磁盘。就会接受到来自怪物的信息,然后,自己也一定会和对方见面吗?”卡门反复思索着,这种话,多少也在暗示,对方也为“放弃磁盘”的可能性做了许多准备,以确保自己会打开磁盘,而且,也只有自己打开磁盘。对方的某些谋算才会步入轨道。现在的赠与和邀请,已经算是比较温和的方式,如果自己不断照,下一波针对自己的阴谋,就会更加强大吧。然而,自己却没有太多的时间,去暗中找出对方的正体并予以消灭。

    也就是说,其实想做和不想做的结果。其实都是一样吗?

    这么想着,卡门平心静气。将恶魔召唤程式磁盘插入电脑机箱中。

    机箱上的指示灯快速闪烁,出现一些不正常的杂音,卡门只是静静等待着,只见到屏幕陡然一暗,再次亮起的时候,画面又一次扭曲起来。之后开始闪动,出现满屏的波纹和雪花噪点,期间有许多静态画面一闪而过,连卡门也看不清楚。显示屏上的图像,好似挣扎着就是不想进入恶魔召唤程序界面一样。这样的情况有些超出卡门的预料。但仔细一想,却又不怎么惊奇。这个磁盘经过他人的手,谁知道会被改成什么样子呢?既然约翰牛说过,只要打开磁盘,就会看到“怪物”留下来的信息,而让自己不得不去碰面,那么,除非自己不想要高川的神秘资讯,那就没有回避的理由。

    卡门用力拍了拍显示器,还在花屏的画面一下子就正常起来,不过,其中那纯粹由线条构成,充满立体感的“异次元空间”画面中,什么图标、选项和模型都没有,仿佛就只是一张动态的屏保。卡门揉了揉太阳穴,他对数据化应用可不算在行,何况这个程序的源头并非电子科学,而是神秘,可另一方面,为了自己的图谋,又不能让末日真理教的人来协助。

    就在他有些发愣地盯着屏保般的画面时,口袋中的手机震动起来。他掏出手机,注意到来电号码的奇异:一串零。他没有犹豫,或者说,正是因为号码异常,所以才毫不犹豫地接通了电话。

    “……沙沙……沙沙沙……”那一边传来的声音,一点都不像是来自手机的,更像是来自收不到信号的旧式收音机,足足有十秒钟,都是这种杂声,不过,卡门很有耐心地等待着,直到他听到杂声中一些不正常的人声,“……沙……我……沙沙……在……沙……身后。”虽然听不清楚,声线也显得扭曲,不过,大概是女人的声音吧。

    卡门没有回头,即便他确认了,手机中的人声,的确反复在说“我在身后”这样的话,也没打算回头。在神秘学中,这是一种相当经典,且具备一定危险性的神秘现象,按照手机中的暗示去做,很有可能让自己瞬间处于一个不利的状况。卡门不觉得,以自身所具备的“江”的力量,这个世界上,除了“病毒”和“江”之外,还有什么神秘可以轻易夺走自己的性命,不过,长期行走在神秘中的谨慎,让他不想做多余的事情。何况,这个异常,是在打开恶魔召唤程序后出现的。

    “滚开。”卡门沉声说,显示屏上的倒影,似乎就是背后的情况——有一个轮廓紧挨在自己的肩膀后,只是这个轮廓太模糊,连到底是不是人形都无法辨认。他的话音刚落,精神就是一阵恍惚,重新回过神来的时候,只见本来空无一物的“异次元空间”画面中,出现了新的个体:一个完全看不清细节的阴影在上边飘忽,仿佛幽灵,一个个相关的图标数据被标注起来。

    这个东西……“是我的电子恶魔?”卡门微微张开嘴巴,尽管知道恶魔召唤程序的怪诞,但是,怪诞到这种程度,还是让他有些吃惊。正因为他体内充满了“江”的力量,所以,在这之前。他一直觉得,任何神秘作用在自己身上,都不可能让自己毫无所觉。然而,这一次电子恶魔构成和登录,他只经历那诡异的现象,却无法感受到这种“神秘”对自身资讯的运作。可是,既然电子恶魔已经出现,那就证明,自己的神秘资讯,在不知不觉的时候,已经被拷贝过去了。“江”的力量虽然是一种约束,但不可否认它的强大,恶魔召唤程序在运作的时候,竟然可以避开?

    不。不对,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虽然不知道到底什么地方出了问题,但是卡门的直觉让他立刻站起来,就要抽身离开这里,只是心中还有些犹豫,所以只是紧盯着屏幕倒退——连第一步都没能落地,屏幕中仿佛幽灵般的阴影向他一扑。

    这可不仅仅是一个屏幕中的动作画面,那片阴影就这么毫无隔阂地扑出屏幕。迅速在卡门的视野中清晰化。它和卡门之间的距离很短,扑击的速度极快。让卡门无法将躲闪的念头传达到肢体中,然而,它的清晰化过程却又在这极短的时间中,每一个细节都有一种可怕的精致感,似乎只要看到就不会错过任何细节。

    卡门看到它有了具体的身躯,长出手脚和指爪。表现质地和纹理的色泽与图案好似被点燃的引信般快速成形。

    它的脸像是带着面具,又像是这面具已经融入头脸中,成为五官的表象。同样的,那些看似衣服和装甲的部位,并非是套在身体上。而是与身体融合在了一起,既像是生物的甲壳,又带着金属或纤维的质感。虽然是人形,但仅仅是外形拟人而已,其身体部位的细节给人带来强烈的异质感,更像是如同傀儡和战斗兵器那样的东西。

    头部也是,完全由硬质的外壳构成,没有眉毛,眼睛就像是两个深邃的洞,除了眼睛之外,其余的感觉器官好似在无脸面具上用笔勾勒出来的一般。整张脸,整个头部给人的感觉,是苍白的,坚硬的,冷漠的,充满了一种让人联想起杀戮机器的压迫感。

    在身躯彻底成形的时候,头顶快速生长出完全由火焰构成的长发,飘扬起来的时候,不断四散着火星。它的左眼部分眼窟窿,绽放着红色的光芒,极为夺目,而额头的部分,又像是戴上了“乌鸦头”形状的头盔。

    火焰的头发,除了眼洞之外别无器官,显得光滑平整的脸,乌鸦头形状的面具生硬而冰冷,纤细的身体和手脚,个冷酷的身影扑击而来,充满了不详的预兆。

    乌鸦、红色的左眼,轻盈高速的体态,全身武装,充满恶意的面具化五官,这些特征,让卡门第一时间就知道这是什么东西了——高川的电子恶魔“夜鸦夸克”!

    卡门还在后退,但是他已经不对逃开抱有任何希望,高川的电子恶魔携带有高川的神秘资讯,而高川的神秘在速度和探知方面的效果在末日幻境中无出其右,任何处于它观测中的物体,都不可能逃过追捕,因为自身运动的速度,在速掠的神秘面前毫无意义。卡门不知道高川速掠的真相,但是,他却本能知道,高川在高速移动战中的绝对优势。任何具备速度属性的运动,都不可能战胜高川。自己原本就不擅长速度,空间转移之类的神秘,也因为这个中继器世界对神秘的抑制,而无法有效使用。卡门知道,自己连抬手的时间都没有,如果要和夜鸦夸克战斗,就必须做好再调动防御和攻击的力量前,被直接攻击三四回合的准备。

    正如卡门所想,电子恶魔“夜鸦夸克”的出现充满了恶意,卡门可以联想之前那通神秘的电话,也许当时就已经在某个细节上,触发了当前事件的开关。如果这次异常是由纳粹那边的“怪物”精心策划的,就证明那个“怪物”对自己的了解十分深入,也更应证了对那个“怪物”真实身份的猜想。

    “果然,上次那个涉及整个末日幻境的世界调动,将那个家伙重置了吗?”就连卡门自己,都不愿意自己所想的情况成为事实,如果真是那样,自己这一次的对手,可就真的是一个“怪物”了——即便对他这样的存在来说,也是货真价实的“怪物”。

    “夜鸦夸克”的速度真的很快,远远超出身体可以反应的范畴。比起之前遇到的左川更快,毕竟,夜鸦夸克和左川的“快”不是一个意义上的。不过,卡门担心的不是自己被这个电子恶魔杀死,实际上,拥有“江”的力量。他也觉得自己不可能会被电子恶魔这种东西杀死,哪怕是束手待毙,让对方直接攻击几百回合,也无法对自己造成真正意义上的伤害,让他担心的是,隐藏在幕后的“怪物”,调动“夜鸦夸克”的原因不是杀死自己,而是别有目的——他无法判断那个目的到底是什么,可正是未知才令人在意。尤其是那个“怪物”主使的话,这个“未知”更令人心寒。

    被捕捉到的话,十有**不会有太好的结果。又一个念头闪过卡门的脑海,这个时候,他的第二步还没踏出,手指也才才弯曲了一半,夜鸦夸克便如同轻烟一样,消失在自己的视野中。之后,他感受到背后的存在感——夜鸦夸克已经穿过自己了。紧接着。才是身体被分割的感觉,连眨眼的时间都没有,卡门已经看到自己四分五裂的身体,因为,此时自己的头颅已经飞起来了。也就在这个时候,他看到了。夜鸦夸克的臂铠微微震动,就好似子弹上膛一般,发出“锵”的一声。

    卡门的身体被切成十七块,鲜血四处喷溅,不过。这种伤势对卡门来说,仍旧是“毫无效果”,仅仅是分尸,并不能伤害到他,他体内充满了“江”的力量,这种力量足以免疫许多伤害性的神秘——具体来说,只有使用临界兵器的高川曾经给他实质性的伤害,但是,当时的情况,也并非是临界兵器对他造成了伤害,而是寄宿在高川体内的“江”,赋予了高川全面的特殊性,对他产生了效果。

    电子恶魔“夜鸦夸克”虽然复制了高川的神秘资讯,但到底是全部的资讯,还是部分资讯,是否带有“江”的资讯,暂时还不能确定。从某个角度来说,卡门也将心思转回此时的战斗中,希望可以通过直接的体验,去确定这部分资讯的真实性。

    夜鸦夸克就像是傀儡一样,没有进行下一步的追击,而卡门被十七分割的身体,在落地之前,就已经消融在血雾中。鲜血泼洒在电脑桌和地面上,血雾弥漫在半空,再不见任何固态的部位,如此惨烈的景象,却丝毫没有引起网吧中的混乱。在更早之前,这所网吧的营业员和客人就已经在卡门的“神秘”中彻底忽视了这一带,寥寥几个在卡门之前就已经呆在这一片区域的人,也自然而然离开了。

    两个异常之物的战斗,除非产生的冲击可以突破包围这一片区域的“神秘”,否则,不会波及到网吧其他区域的普通人,也不会被他们注意到。

    卡门这么做不存在任何善意,当然,也不具备恶意,只是觉得自己当前的计划,不适宜引发大规模的混乱而已。即便,事实已经证明,一直在暗中行动的自己,早已经被纳粹的人发现了——也许,他们还无法做到无时无刻的盯梢,所以,才更要避免因为自己的行动引发大规模的混乱,太大的动静,会泄露自己的行踪。这样的想法,已经被夜鸦夸克的出现打破了,但是,他的布置,也是在夜鸦夸克出现之前就完成的。

    夜鸦夸克的身体再次虚幻起来,它开始奔驰,看不清单位时间内的身影,只能看到那火一样的头发,在四面八方画出一条又长又复杂的轨迹线,伴随着这条轨迹线的,是极为混乱的气流,以及凌乱的切割现象——所有有形的物体,即便不处于轨迹线穿过的位置,也会在轨迹线穿过之后,被无形的利刃割裂。依靠可怕的速度,在一瞬间形成的大规模切割现象,让这片区域的物件遭受了灭顶之灾。当夜鸦夸克再次停顿于半空时,桌台正在四分五裂,而更坚硬的金属物件,也露出光滑的截面,电器甚至连短路的时间都没有,就已经被彻底摧毁,只剩下断裂的缆线不断摇晃,电线不时闪过火花,发出噼啪的声响。这个区域的灯具都被摧毁,因为网吧深处只依靠灯光照明,所以,整个场景已经彻底昏暗下来。

    然而,血雾仍旧弥散在这一带的空气中,而来越来越浓郁,地面上的血泊已经扩大到原来的数倍,流淌的时间发出泂泂的声响,可以清晰看到,这些液态的血液正在挥发。卡门已经不以“人形”存在,但是,他却在以比人类更丰富的感官,去判断面前敌人的情况——他说不出自己此时到底是失望还是什么心情,因为,这个复刻于高川神秘资讯的电子恶魔,虽然展现了高川那种速度感,但攻击上并不具备真正伤害到自己的异常。

    血雾已经彻底将这片区域吞没,夜鸦夸克就像是傀儡一样,反复采取高速攻击的方式,切割着这些血雾和血泊,可是,这些攻击连延迟这种异常现象的机会都没有,反而让它的速度开始降低,比起最初那连反应都无法做到的快,此时的它,速度已经降低到卡门确信,在人身状态下也能直接用肉眼观测的程度了。卡门想,或许自己应该给它一些压迫。

    于是,夜鸦夸克脚下的血水溅起来就没有再落下,反而如同植物一样,缠绕在它的脚踝上,并不断向上蔓延,而血雾也凝结在它的身上、手臂和颈脖上,结成丝,连成网,将它的身体捆束起来。夜鸦夸克并非没有挣扎,强制提升的动力,让它的背脊和四肢释放出大量灼热的白气,然而,就像是被巨大力量拉扯的机械,无论如何都无法再前进一步。卡门冷静观察着这一幕,的确感受到夜鸦夸克和高川的不同,虽然两者的优点都是“快”,但是,这个明显不属于高川控制的夜鸦夸克,也失去了在高川控制下的时候,那种无以伦比的异常感——让人深刻感觉到,这里的“速掠”,仅仅是一个虚有外表的伪物而已。

    不过,卡门也不打算因此就放过它,本来自己来到这里的目的,就是为了捕获这个电子恶魔,虽然它的表现,并不如自己之前所顾虑的那样,但是,在没有彻查它所携带的秘密前,任何可能都会发生——它在这里的失败,在这里表现出的虚有其表,都不代表在它所携带的资讯深处,真的不存在自己所设想的那些信息。

    现在,卡门要将这个电子恶魔的控制权强夺过来,而在这个过程中,他已经准备好了和纳粹一方的人交战的准备,甚至于,此时的做法,未免没有将隐藏在阴暗中的那个“怪物”引出来的想法。尽管有危险,但他还是想要实际确认一下,那个“怪物”是不是和自己所想的一样。

    血雾结成的“网”,如同绞索一样的血水,好似活物一样钻进素体生命般的夜鸦夸克体内。夜鸦夸克失去所有的动静,就像是断了线的木偶,就这么悬吊在半空。然而,在它的身体三分之二的面积都被有形有质的红色覆盖时,它的脑袋陡然掉落。

    啪的一声,就这么自然而然地掉在脚下的血泊中,渐渐下沉。

    可是,就连卡门自己,都不清楚,为什么它的头会掉落。这不是自己所谓,也没有感受到任何征兆。

    在他做出反应之前,一股巨大的吸力,从夜鸦夸克外表的每一个空隙间,从它那空洞黑暗的颈脖中产生。

    呜——

    空气开始共鸣。(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