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1171 噩梦膨胀2
    ps:旧的一年将要过去,新的一年即将开始,祝大家在新的一年有所成就,谢谢大家这一年的支持,也期待着新年有新作。

    鉴于神秘扩散将会更多体现于电子恶魔的扩散,只有寥寥数人构成的耳语者不可能完成对一个城市的神秘组织的整合,即便如此,我仍旧不打算扩建耳语者。在这个中继器世界里,我们这些侵入者天然受到抗拒,即便是末日真理教也没有大张旗鼓地发展。纳粹控制了这个中继器,也理所当然着掌握了这个世界,我们这些人之所以还能活着,如同下水道的老鼠一样活动,是因为同样有中继器支持,而且,纳粹似乎也有一些阴谋,需要利用我们来行事。但这并不意味着,我们可以肆无忌惮地和整个世界作对。我们来到这个世界,无论地利还是人和都不具备,想着依靠自身的神秘,去和源源不绝的电子恶魔战斗,就算可以活下来,精力也会被无止尽的战斗牵扯。

    无论我还是nog,亦或者末日真理教还有其他一些隐秘进入的神秘专家,目标应该都是中继器核心,推动这个世界的末日进程,并非结果,而只是让中继器核心以神秘化的方式显现出来的手段。被末日降临前的混乱席卷进去,就完全是本末倒置,得不偿失。我相信,即便这个世界步入末日进程,如果有人趁着这个机会兴风作浪,试图组建一个庞大的势力,用以针对其他人,这种做法也必然是不可能成功的,因为,在夺走或摧毁中继器核心之前。纳粹都是这里真正意义上的主人。

    反客为主可不是那么容易的行为,这个世界看似和外界一样,拥有完整而独立的社会系统和人性互动,但是,既然这里的人们赖以生存的世界,都是纳粹通过中继器构建的。就意味着纳粹始终掌握主动权。

    就耳语者对这个城市的作为来说,一旦动静过大,就会成为众所瞩目的焦点,进而被当成靶子。所有获得电子恶魔的人,都不会真正意义上对耳语者妥协,因为电子恶魔可能具备的侵蚀性,也因为纳粹不可能什么都不做。战斗的意义,并不在于战斗本身,而在于通过战斗想要达到的结果。至少我并不享受战斗的过程。我来到这里,组建耳语者,也不是为了主持正义,而不断的战斗,也不可能让一个城市真正安宁下来。

    正如八景所说的那样,耳语者要做的,不是让所有人都知道耳语者一家独大,而是让这个城市即将出现的其他神秘组织明白。在这个城市里,平衡和秩序才是最佳选择。而耳语者将是这个秩序中的一个核心份子。

    在一个由多个势力共同维持的平衡中,妥协和牵制才是主题,认定自己的敌人,找到自己的盟友,正是演绎这个主题的方式。所以,耳语者才有必要对一些神秘组织的雏形释放善意。寻找和扶持天然的盟友。例如学生会,以及学生会背后的社会人士。暂时还不确定,这个城市会被多少神秘组织分割,又会被多少外地的神秘组织侵入。不过,身为这个城市最先接触神秘的一批人。学生会也好,那些和学生会关系匪浅的校外人士也好,除非被电子恶魔背后暗藏的恶意侵蚀了大脑,都一定会将这个城市当作自己的大本营经营起来,进而排斥其他外来势力。

    这些情况都是浅显易见的,耳语者也没必要另外营造出截然不同的情势。

    左江提起,强大的意识行走者可以从意识层面上,直接控制一个城市的人类,然而,这个说法只是理论上正确,实际上却不可能做到的。因为,中继器本身就是人类集体潜意识异化的产物,意识行走者在中继器世界中如此大规模地使用意识态神秘,所需要面对的对手,可不是每个人的意识,而必然是中继器本身。人类的意识行走者,是绝对不可能只依靠个人意识战胜人类集体潜意识的,个人意识也不可能达到中继器的高度,换句话来说,如果有人达到了这个程度,那么,这个人就必然已经不再是真正意义上的人类了。“人类”这个概念的定义,和所有科学用语一样,是极为严格的。有许多人经常混淆这些既定的概念限制,无止尽扩大某一种概念所涉及的范围,但实际上,这么做本身就失去了定义概念的意义。例如,有人会将“恶魔”扩展到“外恶内中立”甚至于“外恶内善”,亦或者用种种“不得已”对其进行修饰,进而造成“恶魔”的**化,乃至于,让“恶魔”和与之相对的“天使”不再充分对立。但是,这么做除了混淆概念之外,又有什么意义呢?如果恶魔也可以天使的话,那么,天使又有什么意义呢?而代表纯善美的天使被添加了恶意的修饰,那么,天使这个概念,又还有什么存在的意义呢?

    “长着翅膀的鸟人”和“天使”不是同一个东西——只有确定这个前提,才能让这两个词语真正成为两个概念。

    同样的,人类和怪物的概念划分,同样也有严格的限制,才能让它们各自具备独立的意义。怪物可以做到人类无论如何都无法做到的事情,怪物超出人类想象的强大,以这个前提,去看待意识行走者,就会发现,意识行走者虽然强大,却仍旧不是怪物,而他们也无法做到怪物的事情。而在这个世界中,真正意义上的怪物只有两个,也只有这两个,才能达到左江的想法——从意识层面上控制所有人。

    耳语者中有怪物,但是,这个怪物会否按照左江的想法行动,我全然不抱有任何期待。人希望怪物按照人的想法行动,以人的准则要求自己,从概念上就是矛盾的。所有的文学作品中,怪物遵从人类的希望,或者说,不遵从就会被毁灭的结局。无论如何用人文思哲去修饰,也无法掩饰,这个结局中所体现出来的恐惧——人类对怪物的恐惧,因为,对“怪物”的严格定义,就潜藏在人类的本能中。让人知道,那是自己绝对不想面对的存在。

    所以,耳语者要让整个城市平静下来,绝对不能指望怪物,也不能指望意识行走者。左江的说法,理论上正确,却没有半点可行性。因为,这个理论到了最后,一定会出现“人”和“怪物”这两个概念之间的矛盾。不可能有谁。既是“人”又是“怪物”。

    我有时觉得自己是人,有时觉得自己是怪物,但我清楚,这只是在证明,我只是一个精神病人而已。

    在决定了耳语者未来一段时间的行动路线后,我将注意力重新放回噩梦和鬼影身上。在被我切实伤害了一次后,鬼影彻底销声匿迹,无论是在噩梦中。亦或者在这个城市,都无法找到它的活动迹象。然而,我十分肯定,它绝对没有被干掉。只是,随着校园生活恢复平静,一直笼罩在这个城市上空的压抑也渐渐松动,日常生活的异常味道也逐渐减少。也许。重新恢复正常的幻境,让鬼影失去了活动的空间。

    就我自己来说,这已经是最好的转变,也是处理了厕所怪谈后,所希望得到的好结果。当然。在刚刚回到这个世界,受到噩梦和鬼影侵扰的时候,我是决计没想到,那段时间所感受到的混乱和异常竟然会在之后的时间中迅速回落。

    是因为末日真理教、nog和其他神秘专家的活动重心,都被排斥在亚洲之外的缘故吗?我不仅一次这么想。从当前的情势推断后继的情势,这个世界的神秘圈也开始呈现和外界相似的情况——欧美地区的神秘事件开始变得频繁,神秘专家的活动也会集中在那边,亚洲虽然也不会缺少神秘事件的侵害,但在程度和密度上,都应该远远弱于欧美地区。

    而对于以亚洲为根本的神秘组织来说,亚洲既是安全的土壤,也是贫瘠的不毛之地,所有想要在神秘圈内有所发展的人,都一定会将目光投向欧美地区。和外界的情况不同的是,而在这个世界,纳粹一定会取代末日真理教的地位。我甚至可以预想到,正如玛尔琼斯家巫师对末日真理教的意义,电子恶魔也会构成纳粹的力量主体。在某种程度上,参照已知的末日真理教内部结构,也可以推导出纳粹在这个世界的组织结构,进而猜测外界纳粹的组织结构。

    毕竟,纳粹曾经是末日真理教的一员,也已经在许多细节上,体现出两者同源的一面。末日真理教利用巫师体系和迷幻药“乐园”,构造出一个稳定的上下层结构。而在这个中继器世界里,电子恶魔的扩散,以及外界征战不休的纳粹士兵,不免让人产生即视感。

    虽说,电子恶魔召唤程序最初是交由我们这些入侵者使用,在种种因素的引导下,也没多少神秘专家可以拒绝,将自己的神秘性和特性通过电子恶魔展现出来,从而看上去,我们这些入侵者才是电子恶魔的源头。但实际上到底是不是这样,却没有人可以肯定,甚至于,已经有许多神秘专家抛弃最初“电子恶魔是为了方便入侵者”的念头,而将之当成是这个中继器世界自身的神秘机制,是针对入侵者而诞生的东西。这些转变,在厕所怪谈事件结束,入侵者大规模进驻这个世界后,就越来越得到更多人的认可。这些情报,是左江在联系约翰牛之后,从那边得知的,仅仅是两周的时间,欧洲中部和拉斯维加斯地区,就已经成为了神秘最为活跃的地方。身处欧美地区的约翰牛和铆钉等人,自然对这个世界的神秘扩散有最为直接的认知。

    在约翰牛陆续传来的情报中,虽然没有详细提及nog的打算和拉斯维加斯的具体情况,不过,关于纳粹和末日真理教的情报却相当详细,铆钉他们派人前往我提供的情报中特别注明的那个欧洲小镇,却发现那片地区还没有得到开发,只有一些护林人的木屋伫立在大湖边,风景的确宜人,吸引了零散的旅行爱好者,在临近的城镇中也有当地的报纸进行宣传。但是,神秘专家们并没有在那边找到末日真理教的蛛丝马迹。不过,末日真理教的确有在欧洲活动的迹象,尽管没有被nog抓住尾巴,但是,按照陆续发现的迹象推断。末日真理教已经在欧洲开辟了一个隐秘的根据地,只是出于一些原因,尚未展开大规模的活动。有人在网络上贩售迷幻药“乐园”的原料花种“克劳迪娅”,但经过探查,大都是以新花种的爱好者的自发活动,而且没有发现大规模采购的行径。

    末日真理教对自身活动的掩护极好,他们比其他神秘专家更早抵达这个中继器世界,甚至让人怀疑,他们和纳粹在这台中继器的牵扯。可以追溯到他们构建自己的中继器当时。有可能这台中继器的构建,使用的并非完全是纳粹自己的技术,而是纳粹以这台中继器的构建技术为参照,才开发出属于自己的技术,之后才对这台中继器进行调整,因此,在整个中继器的结构和性能上,有不少末日真理教的痕迹。甚至是后门。这也为末日真理教可以比他人更进一步干涉这台中继器留下了伏笔。

    纳粹应该更明白末日真理教对这台中继器的影响,对于末日真理教的干涉。也理当早有准备。此时末日真理教的行动,很有可能是在纳粹的预料当中,并且,纳粹的行动也有很大一部分,会根据末日真理教的行动进行调整。nog不认为在对待这台中继器的态度上,纳粹和末日真理教会狼狈为奸。相反,双方敌对的可能性更大,nog的行动之所有可以进行到现在,多少也证明了这一点。因此,在末日真理教大规模展开行动之前。纳粹的正体有可能会一直隐藏,假设电子恶魔是中继器防御系统的一环,也是继神秘抑制力之后,对所有入侵者展开的陷阱,那么,纳粹的行动会隐藏在电子恶魔的扩散下,而这台中继器的末日进程,也很有可能是纳粹计划的一环。

    如此一来,仅仅是引导这个中继器世界走向由“神秘”引导的末日,是不可能重创纳粹的,反而要警惕在混乱的形势下,纳粹浑水摸鱼,借此完成自己计划的可能性。

    我对电子恶魔的推断,在约翰牛陆续传来的情报中,隐约也是隶属nog的神秘专家们的推断。尽管情报中没有提及,但我认为,nog至少会留下一半人手不使用电子恶魔召唤程序,以等待更进一步的情况,尝试对这个世界的神秘性进行干涉,以便于恢复自身原本所具备的神秘。而使用了电子恶魔召唤程序的成员,会谨慎地对电子恶魔进行一个长时间的评估,以确定电子恶魔对自身的影响。

    对这个中继器的攻略本来就是没有前例,九死一生的行动,在对待电子恶魔的态度上,无论如何选择其实都有很大的风险。使用电子恶魔,虽然可以恢复神秘,但却相当于将自身的神秘性和特质暴露出来,而不使用电子恶魔,哪怕是经验丰富的神秘专家,也只能以普通人的状态,去承受神秘扩散所带来的风险。任何一个神秘专家,本来都是普通人,在历经神秘事件的危险后才成长到现在的程度,没有谁比他们更了解在一个普通人在神秘扩散时期所要面对的危险了。这就像是,明明知道乱世将临,却无法取回自己的武器,只能被动等待生存的机会。

    我相信,这种感觉一定非常糟糕。如果有一半人选择了不使用电子恶魔,已经足够让人惊叹这批神秘专家的意志坚韧。不过,在当前的情况下,无论意志是否坚韧,所要面对的危险都是一样的,真正可以依靠的,就只有运气了。

    我想,这个时候,那些神秘专家们一定很热衷于猜硬币的游戏吧。

    约翰牛和左江一样,都使用了电子恶魔召唤程序,那么,其他的队长和铆钉总指挥官,又有几个人这么做了呢?我在闲暇时不由得猜想。当然,这部分情报,是不会向耳语者透露的。而且,约翰牛和这边的联系,铆钉他们也是了若指掌吧,约翰牛虽然和我有队友之谊,但毕竟是队伍的负责人之一,在这种涉及根本的问题上,不可能对铆钉等人隐瞒,所传递过来的情报,也必然是他们精心挑选的。

    nog人手众多,又在自己最熟悉的地域进行活动,发展上无疑要比耳语者快速许多。不过,两周的时间,趁着学生会长和副会长的离去,耳语者也完成了对校园,乃至于整个城市的监控系统的布置。尽管出于人手的稀缺,不可能面面俱到,不过,对最繁华地段和自己的生活区域的监控是相当完备的。每一天,这个监控系统都会有所扩张,但涉及到开发不足的城区和外郊,对政府部门的活跃性依赖性极大的这个监控系统也已经稍显吃力。

    左江对这套监控系统的出力是最大的,但是,正因为她的五个电子恶魔都被限制在情报获取活动上,实际对外作战的能力就受到极大的限制。若是出现异常,她也不会再是首选的处理者。幸好,这段时间,城市足够平静,再过一段时间,监控系统就可以半脱离主控,实现一定程度自我运转,左江这个战斗力就可以从束缚中脱离出来,进一步增强耳语者的行动能力。

    这个晚上,我再次进入噩梦拉斯维加斯。这个原本一片死寂,不存在任何善意或恶意,正面和负面因素,因为什么都不具备,反而让人感到难受的世界,已经开始凸显一些特质。而这些特质绝对不是什么好的情况,例如,似乎在酝酿什么的阴影团已经不再是最初那种隐藏自己的姿态,而大张旗鼓地出现在街道、小巷和建筑的角落中,甚至在大街表面,也时常可以看到蠕动的阴影。它们带来的异常气息充斥着一种阴森腐朽的味道,它们出现的地方,就连灰尘似乎也变成了另一种拥有活性的小东西。

    天空,开始下起灰烬和火星,伴随阴影团的数量增长到个人能力无法灭绝的地步,灰烬和火星的落下也变得频繁,被它们覆盖的地方,会出现烧焦的味道,物件外表也在加速腐朽,呼吸的时候,鼻腔和嘴巴,会有十分强烈的干涉和灼烧感,而这种强烈的感觉,也越发让这个噩梦不再像一个梦境。

    我和往常一样,将行进路线上的阴影团摧毁,尽管这对于整个噩梦的变化来说,根本无事于补,但是,这个噩梦中连个人影都没有,更找不到必须要做的事情。不过,当我抵达一个钟表店前时,却出现了和往常不一样的景况。

    原本如同背景一样,根本不可能进入的钟表店,正门发出朽坏的吱呀声,自行向我敞开了。

    就像是在邀请我进入一样。

    里面的光线和外面的光线不一致,就像是隔着门槛,出现一条明显的分界线。外面的是阴天般的阴暗,而里面则是黑夜瞎灯的晦暗,而且,这种晦暗带有十分强烈的异常感,让人一看进去,就本能觉得,里面正在发生什么不详的事情,可是,却有一个声音不断勾起注视者的好奇心——进去吧,进去吧,这会是自己一生中最大的转折点。

    我没有犹豫,跨足而入,因为,除了这个异常之外,没有更多的异常可以选择,不是吗?

    钟表店中的景象在进入后变得稍微清晰了一些,但是,回顾身后的门外,原本的阴天却变成了遍布雾气的深夜,腐朽扭曲的路灯已经亮起来了。

    大门陡然砰的一声关上,外界就变成了如同画作一般不真实的背景。(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