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1174 开门揖鬼
    瘦长鬼影背后的黑影如同鞭子一样向另一个玛索抽打而去,它的胸膛已经被那个眼神如同野兽般的玛索贯穿,更有一片片黑色的脉络向身体的其他部位扩散,它抽搐的身姿就像是忍受着巨大的痛苦,即便如此,黑影的挥舞仍旧充满了力量感,让人觉得一旦被击中,全身的骨头都会被打断。一种神秘在空气中扩散,让人头晕目眩,快要呕吐,但这阻止不了我的速掠。

    我抱着玛索,手持匕首,在瘦长鬼影的黑影弹起到半空的时候,就已经从中穿过,锋刃切过黑影的时候,没有半点受力的感觉,但在我回眸看去的时候,黑影已经在半空分解,只留下一片虚幻的残像扑到那个野兽眼神的玛索身上,就如同是一股风吹过,让她的衣摆和长发剧烈翻飞。

    下一刻,从瘦长鬼影胸膛破口蔓延开来的脉络,彻底包裹了它的身体。

    鬼影开始扭曲,人形的躯体就像是被扔进了搅拌机中的泥土,不消片刻就失去了样子,只有黑色的脉络如同巨网一样将其裹住,拉入野兽眼神的玛索体内。我听到咀嚼声,让人不自禁去联想,瘦长鬼影在那个玛索的体内被一个无法名状的东西咀嚼。哪怕是在钟表店中那频繁又响亮的滴滴答答声中,这个咀嚼声也无法被掩过。

    我觉得,这个野兽眼神的玛索,就是玛索的鬼影,亦或者,鬼影就藏在这个野兽眼神的玛索体内。我以自己的经历为标准,也觉得玛索的情况十分古怪。玛索,玛索的电子恶魔,玛索的鬼影,玛索的噩梦。四周之间的存在方式和一般的电子恶魔使用者似乎有很大的不同。

    当咀嚼声停止的时候,钟表声也停止下来,店内的光线再度恢复成最初进入时的幽暗,从大门的方向朝外边望去,噩梦拉斯维加斯的景状也已经恢复正常,而不是最初那种宛如画作般的样子。这样的变化。反而给人一种“恢复正常”的感觉,当然,在这里,原本就不存在所谓的正常。我看向后门,那里虚掩着,也不知道后边是不是第一次碰得玛索时的那片迷宫般的甬道。

    我不太明白,玛索到底是如何进入我的鬼影噩梦,而我的鬼影噩梦又是如何变成这个钟表店的。只能大致想象,这种转变。就像是意识行走者进入他人的意识,扭曲他人的意识。即便是以噩梦的形态表现出来,但是,玛索的所作所为让她看上去,就像是一个意识行走者——亦或者,她制造出来的电子恶魔所具备的神秘,就是意识态神秘。

    “高川,你说过要帮我的。”玛索拉扯着我的袖子。我从对面的另一个玛索身上转过视线,摸了摸身旁这个玛索的头。

    “是的。但我现在只能出现在你的噩梦里。”我说:“这是一个噩梦,玛索。”

    “我知道,但我已经不害怕了,因为高川在这里,所以我不怕她了。”玛索这么说着,视线却一直没有从对面的另一个玛索身上转开。似乎所谓的“她”指的就是这个野兽眼神的玛索。

    “她是谁?”我尝试引导玛索。玛索的精神不太正常,她的眼神就和我在阮黎医生的诊所中见过的某些精神病人一样。正常情况下,去问这样的精神病人某些正常的问题,得到的绝对是让人摸不着头脑的答案。

    “她就是她。”玛索说;“她不是玛索。”

    “你害怕她?她会伤害你?”我一边问,一边盯着野兽眼神的玛索。结果。那个看似没有神智的野兽一般的女孩,露出一个和我身旁的玛索同样诡异的笑容,回答道:“我一点都不害怕她,因为,她不是玛索。”

    果然,话题开始转向让人无法理解的阶段了。我如果继续问玛索这些问题,无论我身边的这个玛索,还是对面的这个玛索,所说的话,都会变得无法让人相信。精神病人的话总是充满深意,但这仅仅是因为,她们只按照自己不同于常人的思维给予答案,这些理所当然的答案,在正常的思维中会变得荒谬可笑。

    于是,我转移话题说到:“玛索,你召唤了恶魔。”

    “是啊,我就是那个恶魔。”我身边的玛索用阴测测的语气回答到,当我看向她的时候,她的身体已经变成了泥水塑造成的样子,而且还在融化。普通人大概会吓得不由得放开手,但我却猛然抓住她的手,手掌传来的体温和触感,就是一团冰冷的泥水。

    在我的念头还在转动的时候,这个本来看似稍微正常一些,却同样诡异的玛索彻底崩溃成一滩泥水,就在我的眼前迅速渗透到地下。

    “所以,你才是真正的玛索?”我看向对面那眼神如同野兽一样的玛索,虽然转变突然而诡异,但是,仍旧不是可以让神秘专家吃惊的变化。

    “你猜猜?高川,你觉得我是什么?”对面的玛索,表情开始变得柔和,那野兽一般的眼神也消失了,整个人从气质上,变得和之前消失的玛索一模一样,如女孩般娇弱,却带着非正常女孩的诡异。她提起病人服的下摆,好似跳舞般的转了一圈,这个动作顿时让她给人的感觉变得活泼起来。

    “你知道为什么自己会在这里吗?”我没有被这些诡异的变化干扰,心中一如既往的平静,走到她跟前半蹲着,看着她的眼睛问到。

    “这是召唤恶魔的代价。”玛索的表情再一次转变,那正经的表情中,仍旧流露出一丝丝的诡异,让人觉得,她哪怕不是在说谎,也是带着某种恶意,但是,我一直都不打算往坏的方向去臆测她。因为,她是玛索,无论在什么时候,在什么情况下,都是我的亲人,我相信她。正如我相信咲夜和八景她们,换句话来说,如果我不信任她们,还能信任谁呢?我想,这个想法在普通人看来是不正确的,危险而诡异的景况。就应该不去彻底信任某个人,更何况,跟前的女孩有着说不出的诡异。不过,我也从来不觉得,自己这种无条件的信任有什么不对劲。也许,这正是因为,我是一个精神病人吧。

    “果然,召唤恶魔就会做噩梦吗?”我说:“我也做了噩梦。”

    “我知道,所以。我把你噩梦吃掉了。”玛索伸出手,抚摸我的脸庞,“你说过,你会保护我的,不是吗?”

    “是的,但也许是你在保护我。”我回答到,将她拥在怀中,“谢谢你。玛索。能够再见到你,真是太好了。”

    “不要害怕。高川。”玛索像是小大人一样,抱住我的头,拍打着我的背脊。她的体温和正常人一样温暖,在这个噩梦的世界中,仿佛就是真实的存在。

    “你想离开这里吗?”半晌后,我和她分开。扶着她的肩膀问到:“到外面去?”

    “出不去的。”玛索摇摇头,说:“我的噩梦就在这里,就只有这里。”

    “你忘记了吗?我就是从外面进来的,而且,刚才已经有不少人出去了。”我说起在她和瘦长鬼影交锋时。店外那个噩梦拉斯维加斯的变化,当时的确有不少人,从建筑中跑了出来,原本那些建筑里半个人影都没有,但就在那个时候,像是打开了某个开关。如今看起来,就像是那些人从自己的噩梦中,闯入了更广阔的噩梦拉斯维加斯。

    “我不想出去,但是,高川你可以让他们进来。”玛索用渴望的眼神凝视着我,让我可以直接感受到她的期盼,她想要更多人走进这个钟表店,配合她那诡异的眼神,让人不由得产生某些不好的联想——这个钟表店就像是一个狩猎陷阱,玛索将会伤害每一个进入这里的人。

    即便如此,我仍旧同意了。

    “可以告诉我,为什么要这么做吗?”我问到。

    “因为,玛索不吃掉他们就会死。”玛索的语气变得阴森,显得情绪极为不稳定,她说:“玛索还不想死掉,死掉不是很可怕,很痛苦吗?高川,你说过的,会保护我的。”

    “是的,我会保护你的,玛索。”我安抚着她,“为什么玛索不吃掉他们就会死?”

    “为什么?”玛索用不可思议的眼神盯着我,就像是为我竟然会问这么愚蠢的问题而震惊,“因为,这是召唤恶魔的代价呀。我使用了恶魔的力量,所以要给恶魔别的东西,这不是理所当然的吗?”

    “我可以进入你的噩梦,是因为你在引导我,是吗?”我问到。

    “嗯,是啊,我本来想吃掉阿川。”我注意到,玛索在这里,将我的称呼从“高川”变成了“阿川”,自然而然得仿佛她自己也没有意识到,这让我觉得,她的潜意识是不是因为和我的接触,发生了什么变化,受到了过去的影响,即便,这个“过去”并不是在同一个末日幻境中,甚至于,不是在末日幻境中。

    “可是,为什么没有吃呢?”我再一次引导到。

    “因为,阿川是会保护我的人呀。”玛索理所当然地说,也不管这话的逻辑性是否颠倒了事情经过,“阿川是第一个不害怕我的人,也是第一个说要保护我的人。真害羞,人家就像是个公主一样。”她显得很开心。

    我开始觉得,她一定是受到了“过去”的影响。

    “你没吃掉我,害怕吗?”我问,“害怕恶魔伤害你?恶魔是刚才拉着我的那个玛索?”

    “不是喲,玛索不在这里,在这里的只有恶魔。”玛索张开手,示意整个钟表店,“全都是恶魔。但是,我不害怕它。”

    我无法理解了。眼前的玛索,化作泥水消失的玛索,还有这个钟表店,以及她口中的恶魔,到底是怎样的关系。原本电子恶魔和使用者,以及使用者的鬼影噩梦之间,那简洁的关系,在她这里变得一团浆糊。但是,玛索说,不害怕恶魔,却让我觉得并非谎言。

    “虽然不害怕恶魔,但是,使用了恶魔的力量。就应该给它其他的东西,是吗?”我问到,这话中,有一种神秘学的朴素的交换原则。

    “是的,因为,恶魔会在醒来之后保护我。”玛索说:“因为。阿川只能出现在噩梦里,不是吗?如果我不做噩梦了,阿川就会不见了。我知道的,虽然阿川什么都知道,但实际上,阿川根本不知道,真正的自己是什么。”她的话,好似带着超越这个噩梦,超越这个末日幻境的深意。她没有刻意表现出来,但是,我却不由得这么感觉到。

    “我也会从噩梦中醒来。”我说,“我是神秘专家,也有电子恶魔。”

    “不,阿川没有恶魔,因为,这只恶魔不是阿川的呀。”玛索盯着我脚下的阴影说:“阿川只是被恶魔盯上了。没关系,如果它伤害你。我会吃掉它,就像吃掉刚才的那个东西一样。”

    玛索的话充满了攻击性,让人觉得,下一刻就会将阴影中的电子恶魔无音拖出来。

    “它不会伤害我。”我连忙说:“它不是我的电子恶魔,但却会保护我。”

    “所以,你看。”玛索摊开双手。对我说:“阿川连自己的恶魔都没有,只是以为自己是神秘专家。”这么说着,又有点懊恼,就像是怪怨自己说得太直白了,于是连忙补充到:“所以。我才要保护阿川。如果我不做噩梦了,阿川就会消失了。所以,我必须要做噩梦才行。”她用力点点头,就像是在肯定自己的想法,尽管,这个想法根本就不正常。

    她并非是那种言不达意,无法表述自己想法的,思维混乱的精神病人,但是,精神上绝对有问题。

    我好不容易才整理出她话中的逻辑性:“你要吃掉的,是那些恶魔还是那些人?”

    “当然是恶魔呀,人有什么好吃的。”玛索说:“做梦的人迟早都会醒来,不是吗?根本就吃不了呀。”

    原来如此,原来玛索是这么理解噩梦的。在她看来,当自己或其他人被伤害,就只会从噩梦中醒来,真正会被伤害,会消失的,只有电子恶魔。不过,以我的经验来看,一旦人们真的在这个噩梦中被干掉,绝对会受到比“醒来”更严重的伤害。回想起噩梦拉斯维加斯中诞生的那些阴影团,我就不由得认为,被干掉的人,即便可以醒来,说不定也会性格大变,甚至于从人格上发生变化,从而体现出侵蚀的恶性。

    所以,如果在噩梦死亡,死掉的不是人,而是人格吗?

    “恶魔不会伤害你,反而可以在你醒来之后,继续保护你。但是,为了一直拥有恶魔,就必须吃掉其他人的恶魔,而只要一直拥有恶魔,就会一直做噩梦。”我理清了逻辑关系,向玛索求证到:“是这样吗?”

    “嗯嗯。”玛索用力点头,我想,她获得电子恶魔的时间一定不短,否则,是无法得出这个逻辑的。因为,我自身的经历,或许可以证明,并不会在拥有了电子恶魔的第一时间,就会进入噩梦。而从这次经历来看,电子恶魔使用者就算进入噩梦,也应该是自己的鬼影噩梦,而并非是噩梦拉斯维加斯。我的情况,出于某些因素,属于一种特例。

    玛索说,人不会在自己的噩梦中死掉,但是,我想,也不会有人为了验证自己会不会死掉,而在噩梦中完全不抵抗鬼影的袭击。问题在于,如果使用者在自己的鬼影噩梦中,用电子恶魔杀死了鬼影,又会产生什么变化。玛索的异常,是不是因为她就是用自己的电子恶魔杀死了自己的鬼影。而且,无论是消失的玛索,还是现在的玛索,都说对方不是玛索,这其中是否也有某些深意?

    “玛索,现在的这个你,到底是什么?”我不由得问到。之前消失的玛索,承认自己是恶魔,却同样指称现在的这个玛索并非玛索。

    “你猜猜?”玛索仍旧是原来的那个十分**的答案,似乎这样捉弄人,让她感到开心,咯咯笑起来。不过,哪怕是这愉悦的笑声,也带着几分的阴森。别说精神病人了,她给人的感觉,甚至不太像是一个人,而像是披着人皮的某种东西。

    “你是玛索的鬼影。”我猜测到。所谓的“鬼影”也只是我的说法,其实,到底是不是所有的电子恶魔使用者陷入自己的噩梦中时,都会遇到瘦长鬼影那样的东西,我也无法完全肯定。不过,玛索显然明白“鬼影”到底指代什么。

    她再一次露出诡异的笑容,身体陡然间不再具备立体感和实质感,就像是从三维的存在变成了二维的影像,急剧抖动了几下,就像是信号突然不稳,从而让影像不变得不正常,而最后的结果,就是霎时间消失在我的眼前。而这个变化,也仿佛在用行动,证明了我的猜测。

    我所遭遇的这两个玛索,都不是玛索,但是,却不能说,她们完全和玛索没有关系。因为,无论是电子恶魔也好,亦或者鬼影也好,在我的推断中,应该都是玛索自身神秘性和特性的集中体现。她们,应该代表了玛索人格中,一部分极为本质的东西。

    她的消失,让我感到有些遗憾,因为,我还有许多问题想知道,例如,她是如何让我进入她的鬼影噩梦中,又是如何进入我的鬼影噩梦中,以及,如何将我和瘦长鬼影,拉入她的鬼影噩梦中。以及,为什么电子恶魔和鬼影,都是玛索的样子。

    当然,对这些问题,我也有自己的猜测。在神秘学中,当灵异事件和噩梦性质的环境涉及到“出入”这个问题的时候,往往会有这样一个说法:在双方差距不大的情况下,要进出对方的地盘,需要对方的同意,而这种同意却并不一定需要是对方真正的想法。在亚洲的神秘学中,有这样一个例子:某个人一直在做噩梦,说是有鬼半夜敲门,求助于捉鬼人。于是,捉鬼人告诫这个人,晚上若听到有人靠近,无论对方做什么,说什么,都不要有任何回应的预言和行为,因为,这种回应,哪怕是拒绝的话语,也会变成实质性的“邀请”。本来那个鬼是不能进入房间的,一旦回应它,就是在邀请它进入。而鬼最擅长用这种方法,进入他人的宅邸作恶。

    也许,我在行为和语言上回应了玛索,于是,变相成为了一种自己敞开大门的邀请。我回想着自己的经历,主动走进钟表店的是自己,主动说要保护玛索的也是自己,然后,被玛索刺穿了胸膛,紧接着,于玛索的鬼影噩梦中,跳跃到自己的鬼影噩梦,又在自己的鬼影噩梦中,为玛索打开了大门——无论哪个时候,所接触到的玛索,都不是身为人的她。

    这些情况,都无法让人认为只是一种巧合。我环视着已经没有半个鬼影,只剩下平常无奇的钟表店,已经停止的指针再次跳动,那些滴答滴答的声音,无论频率还是音量,都恢复到正常。我随手摸了一下柜台边缘,材质老朽,到处都是灰尘,明明在拉斯维加斯,却仿佛停业了许多年。我想了想,走到后门,将半掩着的门推开,只见后边也不再是永无止尽的甬道,而真切是一条街道。

    这个钟表店再次恢复成了“噩梦拉斯维加斯的钟表店”这个状态。

    我在门边等了好一会,觉得玛索不会再出现,这才出了门。钟表店的招牌已经剥落了大半的字母,不远处的角落里,有一团阴影在蠕动,似乎下一刻就会孕育出什么。但是,其实从最初发现这些阴影团到现在,都没有见到这些阴影团产生更大的变化。这些阴影团是十分脆弱的,暂时也没有任何攻击性,我上前,直接用匕首消除了它,不过,我知道,这些阴影团已经繁殖到了一个相当恐怖的数量。一个人消灭几个,几十个,几百个阴影团,都不过是杯水车薪而已。

    我觉得这些阴影团会在电子恶魔极其使用者死亡时产生某些变化,但要证明,先得找到几个死亡的例子。(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