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1179 排查
    我在林间疾驰,林木愈见稀疏,但在袅袅的晨雾中,一片庞大的树冠隐隐现出身影。片刻后,地面从堆积树叶的泥土地变成了一片草坪,那棵大树变得格外显眼。阳光到这里终于不再被层层遮蔽,晨雾也被驱散,露水晶莹,空气中充满了湿气和草叶植物特有的青涩味道。从这里可以直接看到刚升起的太阳,那橙红色的轮廓并不炽烈,这个时候用肉眼直视也没有问题。阳光的明媚,让树冠的阴影更加清晰,树荫下有道道光柱,抬头看那茂密的枝条和叶片,就像是阳光正在被筛滤一样。

    这里是我曾经捡到夸克的地方,它在清晨的景色,与傍晚的景色有很大的差异,相对来说,我或许更喜欢傍晚的景色。在过去的末日幻境中,传闻这片土地下埋了许多尸体,才滋养出这颗大树,孩子们在公园中的冒险,也往往选择这里为终点。不过,虽然要抵达这一带,就必须离开主道,穿过树林,但知道这里的人其实不少。之前碰到的那两位晨练的女性,应该就是其中之二。

    我猜测她们是在这里发现尸体的,过去末日幻境的记忆,总会带给我一些即视感,而她们提起的尸体,总是让我不禁觉得,自己仿佛回到某个过去,而在这个过去中,夸克还没有啄食眼球。两位女性发现的尸体,就是被夸克啄食的眼球的主体吗?尽管,我知道,这里不是过去的那个末日幻境,总不由自主那么想。

    可我没有发现尸体。我绕着树下走了几圈,然后将探索范围扩大到二十米外,却连一点尸臭味都没有闻到。回想那两位女性的话。她们的确告诫过,这里的尸体已经腐烂,散发出难闻的味道。如果说,她们所说的尸体现场并不是我以为的这样,就在这个地方,那么。又是在什么地方呢?假设有人移动了尸体,清理了臭味,那也应该会留下痕迹,可是在我的眼前,景状自然和谐,没有任何值得怀疑的地方。

    我有些困扰,赶来这里,并不是仅仅为了回味过去的记忆。夸克在我的生命中,扮演着十分重要的角色。引出它的尸体,理所当然也必然具备某些特殊的意义。我不期望乌鸦会出现在这里,这个中继器世界也并非过去的那个末日幻境,但是,如果两者有重合的地方,那么,出现在这里的尸体,也必然会在这个世界的末日进程中。扮演某种角色。

    没有什么事情是独立而偶然的,我不得不假设。这具尸体同样会是这个城市神秘化扩散的体现。

    如果可以实际接触尸体,想必会有不少收获,可是,如今这具尸体不见了。我不认为那两名女性在说谎,也不觉得自己找错了地方,那么。尸体诡异的消失,反而证明了这起事件的异常。

    也许,我应该返回,向两位女性问问更详细的情况。当她们知道尸体消失后,一定会绞尽脑汁回想当时的情况。以证明自己没有说谎。不过,在我动身之前,已经有一群人穿过林间,三个身穿安保制服的男性,将略微有些惊惶的女性夹在中间。果然是之前遭遇的两位女性叫来了这个公园的安全管理人员,她们看到我的时候,立刻对安保人员说了几句。

    “这位同学,你看到了尸体吗?”一名安保人员见我没有避开,便提高声音问到。

    “没有。”我照实说。

    领头的安保人员跟同事吩咐了几句,三人便散开,准备彻查这里的情况。两名女性赶紧走到我身边,那个性格死板强硬的女性似乎准备数落我一番,我觉得她可不会管我们是不是萍水相逢,所以,在她们开口之前,我就抢着说到:“你们真的在这里看到了尸体吗?”

    两名女性听了,都有些惊疑不定,半晌后,另一名女性才疑惑地说:“这里和我们刚来的时候不一样。尸体原来躺在那边,老远就能闻到腐臭味。”她指了指那棵大树。算算相隔时间,想来她们也不会提出是我清理了尸体这样违反常识的话,如果真有腐烂的尸体,那么,就算尸体可以被搬走,留下的味道也决计不会这么轻易清除,而这一带如今只剩下自然的青涩和清甜交错的味道,根本就不像是被人刻意用别的味道掩饰过。

    现在,两名女性开始担忧,自己的一通电话,会不会因为没有现场,而给自己带来不必要的麻烦。这个时候,这一队安保人员的头儿果然走过来,满脸质疑地看向两人:“两位,这里没有尸体。”

    “可,可我们当时真的看到了!”一名女性强辩到,继而像是想到了什么,看向那棵大树,脸色变得很差。再看向这个头儿的时候,似乎想说些什么,但最终还是忍耐了下去。我觉得她是联想到了这里的埋尸传说,觉得自己是不是遭遇了什么鬼怪神异的事情,然而,在科学大行其道的现在,用这种传闻来推诿,只会让人觉得是在无理取闹。

    “也许是我们看错了。”那名性格稍显古板强硬的女性插进来,很歉意地向安保人员说:“但请相信,我们不是无理取闹。当时我们很紧张,慌慌张张跑出来,只想着将这件事情告诉大家,免得又出现受害者。”

    “看错也该有个限度吧,这里连泥土都是新鲜的。”一无所获让安保人员的心情都不太好。我觉得,他们当然也不愿意见到尸体,那也意味着他们自身的麻烦,但是,被人用尸体诳骗,即便是半信半疑,在实际验证之前,心中承受的压力也不小,这才是他们感到恼火的原因,而并非是被人骗走了几步路。

    “抱歉,真的很抱歉。”另一名女性拼命道歉,脸上却是一副再也不想呆在这里的表情。

    “这里真的埋过很多尸体吗?现在好多孩子都这么说。”我插口到。

    “你——”一名安保人员看样子正打算迁怒过来,然而,却突然想到了什么,话都没能说下去。表情变得有些怪异。

    “哪里有什么尸体。这里是合法的公园,这一带风景也是全天然的,在被开发之前,就已经作为公园的土地圈了起来。”安保人员的头儿没好气地说:“孩子们瞎猜,你们也跟着瞎信。”

    另外两名安保人员面面相觑,也不再提这件事。说到:“算了算了,没有尸体就是好事。很多孩子都来这里玩,就算这一次不过来,也总要抽点时间在这边巡视一下。”

    头儿听了也点点头,将这件事揭了过去。不过,他们环视四周的动作,却让人感到有些不自然,就像是想要重新确认什么。不过,到了我们都决定离开的时候。仍旧没有异常的变化。接下来的事情变得很无聊,我从两位女性身上要回了香烟和手机,在安保人员的目送下,和她们分道扬镳。尽管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但我仍旧不觉得,那两位女性说了谎,而安保人员当时的动作,似乎也是联想到了埋尸传闻。态度也没有原先的那么肯定。甚至让人觉得,他们是不是听过。或者,看到过传闻中的景况,只是因为种种缘故而拒绝相信。

    在中央公国的传统神秘学中,从传闻延伸而来的神秘事件,亦或者神秘事件歪曲而成传闻,都是十分正常的。通过传闻的方式传播。被人观测到后又演变会实际的神秘,也经常在神秘学例子中有所描述。而当这种跟传闻相联系的“神秘”出现时,面向普通人的建议也往往是——不要去相信它的存在。神秘学往往是唯心的,所以,也让人相信。可以用唯心的方式去对抗那些可怕的东西。即便在科学大行其道的如今,这个国家的传统神秘学仍旧没有断绝,即便自身不具备神秘,也有不少人,以唯心思想的方式去接受这些神秘学。尤其是和“夜深人静”、“野外”、“墓地”和“医院”等等环境打交道的人,总能道听途说,亦或者,用自身的经历,去证明神秘的存在。

    在我们这些入侵者之前,即便神秘是被压抑而真正不存的,但是,神秘学做为人文的一部分,却从来都没有消失过。在神秘重新扩散的现在,真的有人看到了异常的情况,进而怀疑它的存在,而并非过去那样敬而远之,不也是正常的吗。

    那具消失的尸体,有可能真的存在,却通过某些异常消失了,亦或者,本身就是两位女性的幻觉,可无论如何都足以说明那一带有问题。我觉得它还会出现,身为决心管理这个城市所有神秘的耳语者,应对这种异常之事当然是舍我其谁。

    我回到家的时候,阮黎医生很不愉快,但是,因为要赶时间上班,所以只是匆匆训斥了我几句。在她离开后,富江和左川于老时间找上门来,因为是周末,咲夜和八景也齐聚一堂,我便跟她们说了这件事。

    “那个公园的埋尸传闻?我也听说过。”八景似乎知道得挺多,略带着好笑的表情说:“那个地方的风景,早就不是自然的了,三分之一的草皮和那棵树都是移植过来的,当时夜晚施工,就有人看到施工者将长形的东西抛进地里,后来证明,那是泥土,但却被人故意说成是尸体。后来,因为种种原因,埋尸的传闻才越来越逼真。”

    “唉?是这样吗?和我知道的一点都不同呢。”咲夜有些惊讶地盯着八景,八景也愕然看过去。咲夜说:“我是听父亲说的,他在警局有关系,大概在某个时候——到底是什么时候,我也不清楚——这一带出现了一起杀人案,受害者被肢解后埋在了那一带,因为有些骇人听闻,所以,都没有上报道,一般人不太清楚。之后,才有人根据这起案件,将肢解的部分,说成是更多的尸体,变成了如今的埋尸传闻。”

    “是这样吗?”八景有些傻眼,显然,她并没有听说过这个传闻的源头,但是,假定今天发生的事情,是一起神秘事件的话。咲夜的说法无疑更有接近事实的可能性。

    “那一带出现过乌鸦吗?”我撇开这个传闻起源的话题问到。

    “这倒是有。”咲夜和八景都肯定地点点头,说:“就是因为出现过乌鸦,所以,才会让这种传闻扩散开来,你想想,有乌鸦的地方。总让人联想到尸体嘛。”

    “看到了乌鸦吗?阿川。”富江一边喝着啤酒,一边问到。

    “没有。”我摇摇头,“但是,即便过去的传闻是虚假的,现在也有可能成为神秘的线索。我觉得应该重视一下。”

    “我们可以趁晚上进去,在树上布置监视器。”八景说:“不管是幻觉,还是真的出事了,都必然有人出现在那个地方。”

    咲夜一本正经地点点头,虽然。我觉得八景和咲夜,对我所说的一切,到底是我的精神病态,亦或者是真正的神秘,一直都有一些迟疑,但是,能以耳语者的身份,去针对传闻做点事情。她们还是挺高兴的。也许,就算最终证明。这真的只是一起传闻,但也可以算是一个有趣的游戏吧。对耳语者来说,这次行动,也是继厕所怪谈结束,新成员富江和左川加入后,所进行的第一次有确定目标的集体行动。

    咲夜、八景和左川决定出门调查现场和收集埋尸传闻的情报。咲夜和八景所知的不相符。让她们都觉得这个传闻还可以往深处挖掘,说不定可以借此机会,确定传闻的真相。验证一个都市传说的真相,往往让人充满激情,我完全可以理解她们的兴奋。

    “所以呢?你觉得。有可能和末日真理教有关?”富江在其他人都离开后,才突然出声问我。而她的话也一语中的,我对公园事件的猜测,的确和末日真理教有关,尽管,并没有严格在明处的证据,证明彼此之间的关系。为了让这个猜测的成立,我必须先假设,埋尸传闻和那两位女性看到的尸体,其实没有直接关系,只是在特殊的状态,让特殊的信息在脑海中放大,从而出现相应的幻觉。

    在末日真理教存在的环境中,会导致幻觉的药物,无疑要属末日真理教特有的迷幻剂“乐园”最为强效。不够,这样牵强的想法,只能在没有直接情报的情况下,才能进行假设。我无法就此肯定,那两位女性真的服用过“乐园”,以及,她们的“乐园”是从什么地方得来的。按照经验,这两位女性表现出来的气质,所代表的身份和财产,是极为容易接触末日真理教的那类人,这无关乎她们到底是做什么职业,而仅仅在于,她们的生活习惯和工作之余所接触的事物。也许,在如今的这个城市中,末日真理教也已经通过酒吧进行渗透。

    在这里有一个问题,那就是,为什么末日真理教一定要选择这个城市呢?这个中继器世界可不像过去的末日幻境,末日真理教的发展还没有壮大到,可以随便选取地盘的势头。就算末日真理教在参照了外界的发展历程,而决定先一步趁着神秘扩散化,在亚洲打下一个桥头堡,也有更多的城市可以选择,为什么一定要我所在的这个城市呢?

    我的猜测因为缺少情报,而出现诸多无法说通的地方。所以,我并没有对其他人说起,而仅仅告诉富江,因为,富江的立场比所有人都要中立,她可以毫无压力地接受各种没有逻辑性的猜测,也不会因为这些猜测是否可笑而做出反应。

    “也许尸体被用来当作克劳迪娅的养分了。”富江随意说到。

    “我没有在那里看到克劳迪娅。”我说:“今晚要去逛逛酒吧吗?”

    “那得先找到那两个女人常去的酒吧才行。”富江笑了笑,说:“和她们交换电话号码了吗?”

    “当然。”我扬了扬手机。

    左川的电子恶魔分身潜伏在政府部门,利用“神秘”获取政府部门的资源,其中就包括本城的人事档案。在左川离开之前,我已经知会她处理这件事,然后在中午时分,就传来了好消息。那两名女性,一个是本地另一所高中的教师,一个是某个私人会所的领班,两人的住址已经查明,原来她们还是**。我觉得两人私交甚好,夜生活去的很可能就是领班所在的私人会所。

    之后没有出现任何异常,咲夜和八景对公园那处“埋尸地”的实地考察也已经完成,准备趁着第二天下晚自习的时候,前往那里布置一番,为了保证安全,左川也要陪同。而我和富江则决定今晚就出去转转,查明那两个女人是否和末日真理教有过接触——其实,就算有所接触,也并不意味着她们会和末日真理教同流合污,许多普通人,在刚开始服用“乐园”的时候,其实并不知情,也不会被末日真理教的教义侵蚀。过去的末日幻境中,森野和白井,都服用过“乐园”,尤其是白井,因为服用“乐园”过量,甚至产生了可怕的后果,但两人被末日真理教利用,也并非是因为被教义侵蚀,而是被山羊公会用下作的手段逼迫。不过,按照这些经验,两个女人落入末日真理教的魔掌也是迟早的事情。

    同样是在半夜三更,阮黎医生、咲夜和八景都已经陷入深眠的时候,我披上外套,从前些天已经被修好的窗户跳了出去。因为过去的经历,所以,我一直对上门维修的那些装修公司员工抱有怀疑,如今出现了这档事,不免和他们联系在一起,但这些猜测都没有证据。其实,换做是这个中继器的原住民,也绝对不会将这些情况联系到邪教活动上。也许在传闻中的埋尸之地看到尸体,足以让人浮想联翩,但也就仅此而已了,如果真的是末日真理教在本地活动,绝对不会因为这种事情,而在发展之初暴露自己的身份。我之所以产生这样的联想,也不过是出于神秘专家的身份,以及过去的经验罢了。

    富江在老地方等着,我还没有到地方,就远远看到她的身影。我招呼一声,她便扔下香烟,搭上我的肩膀,借助速掠超能,迅速抵达高中女教师和会所女领班的**地。她们的职业都有相当不错的待遇,所居住的地方,在这个城市中也处于中上水平,小区安检严格,区内绿化程度很高,由凉亭、木凳和卵石道构成楼前的公共休闲区域,并且在诸多难以直接观察到的角落布置有摄像头,只要从小区正门进入,就几乎不可能避免被拍摄到。当然,如果是从其它角落翻墙而入,也要面临相应的安保措施。因为这些措施,这片小区在房产业中也小有名气,属于高档住宅,比我和阮黎医生的家要好上不少,不过,比起咲夜家还远有不如。

    阮黎医生并非没钱购买这种档次的住宅,只不过,她私下里的活儿,有太多不适合安检太过严密的情况,为了确保户主安全而采取的种种措施,在她看来,只会让自己的生活变得更加麻烦。虽然在我进入这个中继器之后,就没有出现什么涉及她的私活的问题,但是,在原住民的“高川”所留下的日记中,却没少记录这些情况。阮黎医生当然检查过“高川”的日记,但也没有抹去这些记录,也许在她看来,这些记录也并不是什么值得保密的事情。

    话又说回来,普通人要进入这片高档住宅区,需要在门卫处办理一些手续,亦或者要住户确认身份,但是,对我和富江来说,这种程度的入侵根本不值一提。(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