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1178 尸
    中年人明明使用了电子恶魔,却仍旧被轻而易举地干掉了。我本以为同样经历过自己的鬼影噩梦,年轻人在心理承受力上可以比普通人更强,但现在看来,完全不是那么一回事。恐惧仿佛在那一瞬间,占据了他的灵魂,让他变得像是一个失去控制的木偶。“这只是一个噩梦。”我强调道,尽管将他们带来这里的人是我,在事发一刻撒手不管的人也是我,但是,如果像是中年人那样相对理智,不对我的话言听计从的人还好,像是年轻人这样单纯的表现,更增添我心中的罪恶感。

    我想让他振作起来,可是,另一方面,我却清楚,他就算振作起来也只会是死路一条。原因不仅仅有玛索的因素,也有我自己的考量。我的不作为在当场不被察觉,也只是因为对方神思不属,被恐惧牢牢抓住,一旦他脱离险境,拥有冷静思考的余地,自然就会怀疑我的立场。他会因为这些怀疑做点什么,我无法揣测,但是,我不希望他能做些什么。并非是因为我害怕被报复,在决定做这样的事情时,被报复就已经在心理准备中了,只是,这种报复行为,会更让我感觉到自己行为的丑陋。所以,这个年轻人无论是毫无反抗之力,亦或者可以振作起来,都已经无法避免成为祭品的下场。

    我的内心充满矛盾,我的行为也充满矛盾,可是,我做了这些矛盾的行为时,心中那激荡的情绪,却稍微可以好受一些。年轻人用力抓住我的手,仿佛抓住了一株救命稻草,我没有挣脱。他的眼神中充满希冀:“怎么办?高川先生?我们赶紧离开吧!”

    “离不开了。我上一次驱逐它的时候,这只鬼影还没有这么强大。”我摇摇头,没有说实话,不过,第一句倒是十分认真的。

    年轻人根本不相信,或者说。我觉得他是宁愿不相信,所以在鬼影第二次出现之前,如受惊的兔子般窜到钟表店的门前,用力推拉着。门铃不断作响,同时发出怦怦的撞门声,好半晌后,他终于放弃,耷拉着脑袋,一副有气无力的表情。那身影显得虚弱又绝望。他的精神之脆弱,简直超出我的预想,这个年轻人到底是如何从自己的鬼影噩梦中活下来,进入噩梦拉斯维加斯的呢?也许,每个电子恶魔使用者的鬼影在神秘上有所区别,鬼影噩梦的情景和必要经受的折磨,也会有所不同,但是。我相信,其危险性都必然是在同一个标准以上。经历了那样的磨难。依靠自己的力量逃出生天的人,我不觉得会像眼前的年轻人这般受不得惊吓。

    玛索的鬼影噩梦或许谈得上诡异,杀伤力也很巨大,但是,又有谁的鬼影噩梦是不诡异的呢?我打量着年轻人,聆听着店外的雷声。闪电不断在店内留下伤痕般的光影,一段时间的平静,更增添了所在之处异常而危险的氛围。

    年轻人似乎彻底进入负面的情绪状态,前一阵表现出来的开朗和活力,就像是泡沫一样。如今正沿着一条笔直而光滑地斜道,朝内心的深渊坠落。可是,正因为这种巨大的反差,才让我集中注意力去关注可能存在的线索。而线索,也的确是存在的。年轻人的电子恶魔,那看似神秘学中的“软泥怪”的东西,发生了一些变化。

    这种变化可能是出于体积,也可能是出于身体质地,虽然在和记忆对照的时候,并没有明显体现出来,但是,那种不一样的感觉,正变得越来越强。明明主人一副越来越沮丧消极,无法再站起来的样子,这儿电子恶魔给人的感觉,却越来越诡异,越来越壮大。这些变化极有掩饰性,若非是神秘专家,必然难以察觉——是电子恶魔的神秘在生效吗?我不由得想到。

    盘踞在主人身上的负面情绪越庞大,这个软泥怪一样的电子恶魔就越强大,亦或者,是反过来呢?不过,年轻人自身难以有所作为却已经是肯定的事情。

    “能站起来吗?”我试探着对年轻人问到,没有得到回答。

    “软泥怪”的身体陡然弹出一根触手,在地面上拍了一下。这触手就像是在反作用力下立刻崩解了,化作一滩墨汁一样浓厚的阴影在地上蔓延,不消片刻就变成了魔法阵一样的形状。阴影的魔法阵以年轻人和软泥怪为中心旋转着,看上去是在保护两人。

    我没有轻举妄动,也不打算自己出手,将这个年轻人扼杀于这里。他已经是玛索的猎物,之前才安慰过他,转眼就亲手杀死他,这样的行为只会让我更加无法释怀。只充当带路党,诱饵和束手旁观的骗子,就已经足够我愧疚的了。我觉得他既无辜有倒霉,正确而英雄的做法,应该是从一开始,就不用神秘专家的身份做这种事情。

    我已经实质上,偏离英雄的道路了。

    现在,我既希望他能依靠自己的力量逃离,又不愿意他真的可以逃离。于是,我决定不继续呆在现场看下去。

    “我要去找线索,一起来吗?”我对年轻人问到。年轻人似乎连说话的力量都没有了,只是靠着正门坐在地上,过了三秒,还没有得到他的回答。我便朝钟表店的后门走去,打开这扇门,门后的世界竟然不是噩梦拉斯维加斯的街道,也不是那迷宫般的甬道,而是家里——我没有看错,就是家里的正厅,我推开了这扇后门,相对家里来说,却像是推开了正门。

    我感到惊讶,但是,既然仍旧是身处噩梦之中,又有什么是不可能的呢?我没有犹豫,跨门而入,与此同时,身后传来一声尖叫。是那个年轻人的声音,却显得格外凄厉,似乎连空气都在惊惧颤抖。我回头一看,只见年轻人仿佛被什么看不见的东西抓住脚踝,拖向墙角,而保护他的那个阴影魔法阵不知何时已经散乱成不规则的形状。构成字符的阴影也模糊一片,巨大的恶意,就好似要化作实质一样,搅拌着那一带的空气,在我看去时,那边的景物都在扭曲。

    软泥怪的下场也好不到哪里去。明明在布置魔法阵的时候,还显得有那么几分威风和诡异,此时却在可怕的恶意下毫无还手之力,自身也鼓胀得变成了球形,一副随时都会被撑破的样子。闪电制造的光亮中,女孩的影子就贴在地面上,却让人觉得,她的目光穿透了平面,落在立体的受害者身上。用无可匹敌的诡异,强力侵蚀了他们——无论是人类,亦或者电子恶魔。

    明明影子没有五官,但是,我却觉得,有那么一刻,女孩的影子朝我看了一眼。之后,大门陡然自行闭合。发出强烈的“碰”的一声。而这一响亮的关门声,就像是一种信号。让我不由得用力睁开眼睛。潜伏在脊髓中的某种寒冷,就像是压缩的弹簧,迫使我一下子挺直身体坐起来。随后才感到有一种恐惧在心灵上蔓延,虽然比起“江”和“病毒”造成的恐惧,在强度和质量上都远远不足,却仍旧是“恐惧”。让一个身经百战的神秘专家产生事后恐惧。可不是什么简单轻易的事情。对于神秘专家来说,这种恐惧感的产生,也意味着,当时所面对的神秘,足以对自身造成死亡威胁。

    我已经感觉到玛索的情况特殊。她的电子恶魔和鬼影存在一种比其他电子恶魔使用者的电子恶魔和鬼影都更加密切的关系,而这种特殊,也许正是在那个鬼影噩梦如此诡异且杀伤力巨大的原因。假设玛索一开始,只是一个普通人,那么,造就这种特殊性的神秘,或许是起源于她的电子恶魔。

    玛索的电子恶魔对她的鬼影噩梦进行了干涉吗?我不由得想到。

    天色将明,我仔细观察了一下四周的环境,确认自己真的已经从噩梦中苏醒。玛索的鬼影噩梦吞噬了中年人和年轻人,我一想起来,就无法再理所当然地谈起自己的英雄梦想。我现在只希望,中年人和年轻人在噩梦中的死亡,不会真的影响他们的现实生活,不过,我也知道,可能性很小,而且,一旦中年人和年轻人安然无恙,会想起噩梦的情况,进而判断出我的欺骗,也是迟早的事情。所有和他们进行接触的人,也都会受到他们的影响,进而对我这个神秘专家和耳语者充满敌意。

    即便如此,我仍旧不为自己在噩梦中的选择后悔,所有的后遗症,我都已经考虑到,并且甘愿承受。我打开电脑,将这个事情写入今天的日记中,我并不介意阮黎医生、玛索和八景她们看到这些故事,也许,我是希望她们可以看到这个故事,从我的选择中,理解我的情况,以及将会发生在电子恶魔使用者身上的种种弊事。

    清晨的时候,大家还没有起床,我不想再呆在家里,于是拿起外套出了家门。阮黎医生禁止我出门,但是,她总不可能老把大门锁着。我出了小区,沿着清净的人行道向前走,这个方向通往公园,有不少晨练的人从身旁跑过,清洁工也开始工作,他们从清晨五点就开始打扫街道,一直持续到**点钟才换班。我看着这充满生活气息的景象,心情渐渐平静下来。这光景相比起神秘圈的生活,自然是无聊的,可是,从噩梦中醒来,反而觉得这种无聊的景象,更有一种生活的饱满。假设“神秘”不是因为“病毒”引起,我所遭遇的种种,并非起源于我们皆是末日症候群患者,也没有什么末日等待拯救,我大概会对神秘圈更加热衷一些吧。但是,既然“神秘”的真正意义,并不代表自由和真相,反而是一种病态的象征,那么,我更愿意生活在一个现实而无聊的世界里。

    我突然很想看看这个世界里的公园,想看看,是不是同样有一只乌鸦会出现在那颗大树下。于是我穿过天桥,走进公园中,离开大道,拐入灌木稀松的一条土坡小道。这条小道在我的记忆中十分鲜明,在这个世界的这个公园中,竟也分毫不差地存在。我甚至可以将周围的景色。和记忆中的风景重叠起来,行走在这条道路上,时间仿佛在收缩,定格在记忆中的第一天。

    两旁的树木开始变得茂盛起来,这片小树林虽然偏僻,但也有一些沙坑和石凳。有孩子们活动的痕迹。对孩子们来说,这样不算隐秘,却又偏僻人稀的地方,无疑就是秘密基地的绝佳地点。我在一排水泥管旁停下,朝里面窥视,果然看到一些纸箱、玩具和零食袋子,曾经的我,也做过这样的事情,如果有了不顺心的事情。就会躲在这里,把这种地方当作第二个家。当然,因为没有任何人工照明,所以天黑的时候,就算自备手电筒和蜡烛,也会觉得四周阴森森的吓人,仿佛随时会从树林深处那看不清的幽暗中,出现什么怪物。不得不心惊胆颤地往回走——之后很长一段时间,都会记得这个教训。在夕阳落下之前,就会离开这个地方。

    这个时候,太阳刚刚升起,可树荫投下巨大的阴影,让这里仍旧被幽暗包围着,树丛和草丛不时传来声响。朝深处的阴暗眺望,也会觉得依稀轮廓的晃动,像是有什么东西在活动,而对方也正盯着自己。我坐在水泥管上,嗅着泥土、树叶和草的味道。点燃了一根香烟。

    或许是没有阳光驱散的缘故,晨雾在这个时候,突然变得更浓了。它开始让人感到不太自在,也许是对灰雾过敏的缘故,出现雾气的时候,我总会想到神秘,但是,平日里,这些雾气是很正常的白雾。我抽着烟,就听到不太自然的动静,像是脚步声,但又像是别的什么,从小径一直延伸的尽头,出现两个轮廓。

    我不由得盯紧了一些,虽然对雾气有些敏感,但是,那突然出现的轮廓,并没有带来异常的气息。也许是晨练的人,可是,在我过去的记忆中,晨练的人很少会走这个地方。

    来者的确是晨练打扮的两个女性,两个似乎是结伴的朋友,外表看起来都在三十岁左右,身穿同样款式的女士健身衣,外露的肌肤绷紧,看得出来是经常锻炼的人。她们跑起来有些急,或者说,是在尽力掩饰自己的狼狈,让人觉得她们在后面的某个地方受到了惊吓,但是跑到这里,紧绷的心情却又开始缓和下来。

    她们看到我的时候,动作也明显有些僵硬,然后大声问道:“早上好。”我觉得,她们想说的,也许不是“早上好”,而是确认我是什么人,亦或者,是不是人。

    “早上好。”我回应到,她们的动作就像是松了气一样缓下来,一个人还转头看了看身后,让我愈发觉得自己先前的判断没有出错。

    两个女性走近了,看到我在抽烟,表情似乎有些怪异,但也有松了一口气的感觉。在她们打量我的时候,我也在打量她们,晨雾越到远处就越是浓郁,而在近处,却只是薄薄的一层,不怎么妨碍视线。到了近处才觉得,两个女性的外貌比我之前估计的年龄还要年轻一些,长相都不算差,而且,举止和衣物都像是小有积蓄,只是眼神的松散和惊惶还没有完全褪去。

    “我叫高川,是附近学校的高中生。”我先一步自我介绍,以进一步打消她们的警惕性。

    “啊——你好。”两个女性这才回过神来,分别说了自己的名字,不过,我对她们的名字没有兴趣。

    “你们看起来不太好,前面发生了什么事情吗?”我问。

    “这个……小同学,你有带手机吗?”一名女性犹豫了一下,没有回答,反而问到。

    我不以为意,将口袋里的手机扔给她。两人有了手机,就像是得到了护身符一下,彻底镇定下来。于是,一个女性打电话,另一个女性则回答我的问题:“前面有一具尸体,小同学你还是不要过去了。”她并不忌讳说这事,不过,却一直用眼角打量着我手中的香烟。

    “尸体?”这个词让我想了不少东西,但还称不上惊讶,我掏出香烟包,对她晃了晃,问到:“抽吗?”不过,我看得出来,她并不真是想抽烟,而且,我的香烟也并非女士烟。她盯着我的香烟看,大概是将我的出现和她们发现的尸体联系在一起了吧,抽烟的孩子给人印象一贯都不怎么好,不过,这种猜疑也大致不是认真的,而是受到惊吓,在没有任何头绪的情况下,就不免将所看到和听到的一切联想起来。

    我并不在意这种情况。

    “呃,好的,给我一根吧。”她犹豫了一下,还是问我要了一根,大概是想压压惊。

    我将整包香烟和火机扔给她,等到她点了一根抽起来,才问到:“尸体腐烂了吗?”我这么一问,她似乎又恍然了什么,看向我的眼神也正经了一些。其实,这个问题不仅仅是情报收集,更重要的是,让对方得到了一个答案:我和那具尸体没什么关联。

    因为尸体已经腐烂,所以,现在出现的我和实体无关——这个逻辑当然经不起推敲,不过对于刚刚才受到惊吓,还半信半疑的人来说,已经是足够的理由了。

    “腐烂了,很臭的,你想去看看?”她摇摇头,“那样子让人吃不下饭,你真的要过去吗?”

    “也许。”我说。因为,过去遇到夸克的时候,它正在啄食一只眼球,传闻有尸体曾经埋在那个地方,但我和夸克相遇的时候,就只剩下一个眼球,也并非每个到过那里的人,都看到过这颗眼球,大都只将这个传闻当作谈资而已。从病院现实的角度来说,我当时看到的夸克,所遭遇的场景,都是有潜在含义的。我也曾经很好奇,死在那里的是谁。

    女人皱了皱眉头,而这个时候,她的同伴也打完电话,同样抽了一根香烟。

    “你们这些孩子就是傻大胆,谁知道凶手是不是还在里面。现在这种时候,还是呆在一起比较安全。”这个女人用教训的口吻说:“我已经给警察打电话了,你还是老老实实跟我们一起回去。”她的眼神很认真,口吻充满了责任感,就像是一名老师在教训不听话的学生。

    我笑了笑,说:“放心吧,附近没有其他人了。”在刚才,我已经用连锁判定扫描过周边五十米的范围。

    “你怎么知道?”女人不置可否,“快下来吧,小小年纪就学抽烟,还这么一大早就躲在这里抽,你家里大人知道吗?”

    “烟还我。”我伸手,转移话题说。

    她瞥了我一眼,将香烟揣入口袋:“没收。”

    尽管她的口吻十分强硬,还一副大人教训孩子的样子,但是,我却一点都不反感,因为,即便算上过去的末日幻境的日子,我也仍旧比她们要小。而且,抽烟的学生在人们心中,总有一个固有印象,我也不觉得,需要去改变这个印象,毕竟,和我一样抽烟却又是优等生的学生,的确并不具备普遍性。我不打算和她们多谈,因为,这个女人给人一种顽固的印象,我觉得,无论怎么说,她都会阻止我上去。

    我从水泥管上站起来,向后退了几步,就从后方跃下,快步钻入树林中,只听到那女人大喊:“同学!停下来!快点出来!”我置若罔闻,展开速掠,从树木间穿过,绕了一圈,回到两个女人来时的道路上。停下脚步回望的时候,正巧那两个女人也正有些不知所措,偶然和我对上了视线,立刻一副呆若木鸡的样子。我知道她们在想什么,因为,正常人都不可能在眨眼的时间,就绕过这么长的距离。我想,这下子她们是不会跟上来了,更惊恐一些,恐怕会扔掉手中的香烟吧,之后才会想起检查我的手机,以弄明白我的身份。

    但香烟也好,手机也好,相比起那个地方的尸体,都已经不算是什么大事。(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