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1185 人偶
    我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发现自己正躺在一条长长的甬道中。这条甬道笔直,前方有光,也许是出口,但轮廓全被光团堆满了,看不清楚,连锁判定没有效果,身体好似被看不见的重物压住,连手指都无法动弹。这条甬道的模样还是熟悉的,是第一次遇到玛索时所看到的那种甬道。有什么人走过来,脚步声很轻,我转不过头,她就在我后脑勺的方向——我觉得是她,是玛索,而不是别的什么东西——她没有触摸到,我却觉得,她正盯着我看,片刻之后,脚步声远去。我有些惊讶,她竟然一句话都不对我说。

    她走后大约半刻钟的时间,那种被重物压住的感觉终于消失了,我连忙站起来,可是,速掠也好,连锁判定也好,所有超乎平常人的能力都无法使用。我觉得自己是在噩梦中,坠入黑暗深渊的那一套,已经不再新奇了。我所遭遇过的噩梦用感官来区分,有两种。一种是模糊的,不仅仅是自身意识,连带着周围的一切,都有些捉摸不定;另一种是清晰的,脑袋清晰,外物也清晰,不过,即便是再清晰的外物,也会和“真实”有相当的差距,例如氛围,物体表面的细节,乃至于会营造出一种深藏雾中的感觉,总之,只有普通人才会无法在第一时间意识到自己在梦中。

    意识到自己在做梦,是每一个神秘专家都必须拥有的基本技能。在诡秘的冒险中,并不是只有碰到意识行走者的时候,才需要这种能力,太多的神秘环境,会拖拽人们的意识,让他们跳入一个纯粹意识态。亦或者半物质半意识态的奇诡世界中。即便不是意识行走者,也必须对意识态和物质态的划分有敏感性,并不是去尝试理解和划分两者的区别,而是要有这么一种敏锐的感觉。因为,因为“神秘”的作用,物质态和意识态的分界线会变得十分**。

    完全基于末日幻境这个世界来说的梦境和现实。梦境是最常见的意识态,而现实包含着最常见的物质态,在神秘的作用下相互影响,是神秘专家经常会碰到的高深难题,如果无法解决,葬身其中只是最好的下场。而在两者的基础上,还有“临时数据对冲空间”这种**的东西,如果说梦境是“黑”,现实是“白”。那么“临时数据对冲空间”就是“灰”。意识态和物质态的相互影响和转化,在这片灰色地带变得极其频繁,也让这种空间变得极为脆弱,目前来说,统治局是人造临时数据对冲空间技术的集大成者,基本上,nog也好,末日真理教也好。其对“临时数据对冲空间”的开发,以及由此延伸而来的各种神秘。都是在接受了统治局技术遗产后才逐步发展起来。

    可以说,要弄清楚意识态和物质态的问题,临时数据对冲空间就是最为经典的模型。中继器要说复杂,的确很复杂,它的构成有太多的秘密,在我的认知中。并非是人为制造,而是末日症候群恶化到一定程度后的产物,亦或者说,是“病毒”的成长促成的——也许就像是生物进食一样,将零散的食物。通过某种方式凝聚起来,以方便进食——也许是这样,只是猜测而已,实际上无法证明。但是,在更早以前的末日幻境中,并不存在“精神统合装置”和“人格保存装置”这样的东西,这一点,我是十分确信的。

    如果说“精神统合装置”和“人格保存装置”是末日幻境发展到一定程度而诞生的产物,自然也可以看作是末日症候群恶化到一定程度才诞生的产物,两者本身也许不具备恶性,但是,其诞生却一定会引来恶性。而中继器作为“精神统合装置”的应用,自然也是这次末日幻境中特有的产物。

    不过,在我的认知中,如果要简单描述中继器,也可以将其看成是一个制造“临时数据对冲空间”的装置,而这个装置本身,就是一种特殊的临时数据对冲构成体。而且,是人为制造的,虽然,制造者大概也不清楚其中的远离,只是按图索骥罢了,甚至于,连图纸都没有,只是在无数的实验,在某种命运般的引导下,才偶然般诞生了这样的东西。有了第一个之后,只要找到更多的材料,自然就可以完成第二个。这也十分符合“神秘”的特性——无法理解,但能使用,也许具备复制性,但实际上,需要的不是技术,而是运气,而运气本身,却又是一种更为庞大的,无从了解的某种规律下的产物。看似偶然,实则必然。

    如果从“病院现实”的高度,去看待中继器,自然可以将它当作是从病患者集体潜意识中诞生的,可以影响集体潜意识的武器,但是,如果仅仅从末日幻境去看待它,那就是一种可以最大程度上,影响物质态和意识态的存在,而假设只用“物质”和“意识”就能描述整个世界,那么,它也是可以影响世界概念的存在。在这次末日幻境的更早以前,我尚未复苏的时候,另一个我经历了一次“世界线变动”,那次遭遇,实际上就可以看作是某个中继器——如今有人猜测是末日真理教亦或者纳粹的中继器——释放了一次威力,从某种程度上影响了构成整个世界的物质和意识,其中自然也包括人和非人的东西,于是,就产生了“世界线跳跃”一样的变化。

    而从世界线理论来说,世界线跳跃是没有人可以感觉到的,因为他们在跳跃的一瞬间,自身的过去也已经发生了改变,进而重组成现在的他们,包括他们的自我认知和对外界的认知。然而,假设末日幻境的这一次“世界线跳跃”,实际上是中继器对世界进行物质和意识层面上的改变,那么,仍旧不足以让每个人和每个非人都毫无所觉。原因很简单,首先。中继器只是集体潜意识的产物,而并非集体潜意识本身,一台中继器的影响力不足以干涉所有意识和物质的底层,其次,末日幻境中并不缺少接近,相同乃至于超越中继器的存在。

    只要不是完全而彻底的改变。所有感觉敏锐的人,都能察觉到不对劲的地方,哪怕,他们无法述说到底是什么地方不对劲。而“先知”就是这样一种,对末日幻境的整体变化具备极端敏锐性的人。先知可以预言“命运”,或者说,从一种大致的感知范围内,去描述“剧本”,因此。中继器这种不完全的末日幻境整体范围的影响力,对先知来说,简直就像是火炬一样刺眼。在nog中,已经有人猜测“世界线跳跃”的可能性,以及造成这种现象的原因,并怀疑到末日真理教身上了。

    中继器就是这样一种,可以很复杂,也可以很简单。但无论哪一种看法,都足以对万事万物做出一定程度改变的东西。拉斯维加斯中继器虽然在情报中。被纳粹改造为了“辅助月球中继器”的性能,而不具备其他中继器的独立性,其身为中继器所应该具备的特性,却是一点都没有少。

    这台中继器构建了一个庞大而相对独立的内部世界环境,又在这个世界环境中,再一次进行物质态和意识态的概念划分。但在某种意义上,这种划分不可能比外界更加清晰、深刻和坚固。这本就意味着,在这里,神秘比外界更容易出现,也更容易被中继器本身控制。我想。这就是在这个世界中,出现“神秘性”被压制的原因,实际上,“神秘”并不是被压制,只是在中继器的控制下,不对整个世界环境进行表面上的影响,但实际上,这个世界的“神秘”就像是空气和水一样,遍布于每一个角落,而让人下意识忽略过去。

    在这个中继器世界里,物质态和意识态的界限,比外界还要模糊和不稳定。梦境中的东西,出现于现实,现实中的东西,被意识化而具现出来,某些神秘被限制,某些神秘的效果被扩大,都是完全有可能的情况。我所经历过的噩梦,以及鬼影出现在现实的情况,都说明了这一点,我如今肯定自己身处噩梦之中,但是,却无法肯定,这个噩梦真的由始至终都只会是一场梦境。

    从周围的景象进行初步判断,应该是玛索的鬼影噩梦。我没有进入自己的鬼影噩梦,但却并不出乎意料,因为在上一次进来时,我的鬼影就被玛索的鬼影噩梦干掉了。我当时就有了一种,我们彼此的鬼影噩梦产生重叠的想法。如今出现在这里,也不过是再一次证明这种猜想而已。这个鬼影噩梦的力量似乎增强了不少,因为,速掠和连锁判定都无法使用,之前更是无法活动,这些限制似乎都在证明这个想法。我怀疑之前走近身边的那个脚步声是玛索,但是,无法肯定,但至少从对方的离开,可以确定,对方暂时没有敌意。

    它到底是玛索本人,或是鬼影玛索,还是电子恶魔玛索,吃掉了我的鬼影,以及被我引诱来的中年人和年轻人之后,它到底变强了多少,产生了何种更进一步的神秘?在噩梦中被吃掉的中年人和年轻人,于现实中变得如何?这都是我十分好奇的事情。玛索的情况实在太特殊了,我还是第一次见到,有这种如同布置陷阱般进行猎食的鬼影噩梦,而且,整个鬼影噩梦表现出深度的可控性,疑似鬼影和电子恶魔的玛索,也全都具备智慧和知性。

    我所知道的,包括自己和另外五人在内的鬼影和电子恶魔,都没有表现出这种特性,电子恶魔可以用自身意识控制,不在控制下时,也能通过某种本能机制进行活动,可是,要进行沟通是不可能的。鬼影更像是一种某种负面意识的结合体,它对电子恶魔使用者的影响,更接近于神秘学中的骚灵现象,参照之前接触过的五名电子恶魔使用者所言,鬼影要对电子恶魔使用者产生实质性的影响,需要一段时间来完成“接近”这个步骤。正如我最初遇到鬼影时,也没有遭到直接攻击,而是在幻觉的影响下产生危险,而之后的每一次鬼影噩梦,都会让鬼影更靠近自己。也许有办法,在它接触自己之前就干掉它,只是,我没有找到这个办法。

    而我认知的人中,玛索和左川似乎都做到了这一点,她们通过某些方法。对鬼影产生影响,进而干涉整个鬼影噩梦,只是,连左川自己,也无法说清其中的过程和所必须具备的条件,更像是一种“因为觉得可以,所以就那么做到了”的感觉。我们猜测这是因为“神秘之种”造成的,普通的电子恶魔使用者,都无法打破鬼影的诡异状态。在瘦长鬼影接近的时候。我也曾经做了一次反击,并且,效果似乎也是存在的,但这都不妨碍鬼影在第二次鬼影噩梦中的袭击,而且,那个时候的它,并不存在受伤的虚弱,甚至于更加强大。

    我不由得猜测。在正常情况下,鬼影的成长速度。要远比电子恶魔使用者的成长速度更快。这意味着,大多数电子恶魔使用者,实际上都无法逃过鬼影的袭击,进而产生某些变化。而闯过鬼影噩梦之后,就会抵达噩梦拉斯维加斯,这个公共场所一般的噩梦。也并非安全的地方。如玛索的钟表店这般的伪装性猎食场暂且不提,那些诞生于角落中的阴影团,就绝对不是什么好东西。上一次闯入噩梦拉斯维加斯的那些电子恶魔使用者,在我看不到的地方被袭击,进而爆发战斗。我一直都认为,那就是阴影团搞的鬼。

    假设电子恶魔召唤系统是纳粹用中继器创造的具备特殊用途——也许是征兵用——的神秘,那么,被鬼影和阴影团袭击,又分别代表了怎样的意义?进而,如果在袭击中不能保全自己,现实中的电子恶魔使用者又会产生怎样的变化?为了研究这一点,我刻意让左川向约翰牛发去了涉及中年人和年轻人的部分情报,尽管中年人和年轻人都并非死于自己的鬼影手中,但是,死在玛索手中的话,也仍旧具备观察价值。

    这一次,我想尝试进入其他人的鬼影噩梦中,弄清楚他们现实的身份,并关注他们在各种危险状况下的变化。无论是被鬼影杀死,还是被阴影团杀死,如果无法锁定受害人的现实情况,就难以判断这两种情况对现实的影响。除此之外,如果有人可以不断突破鬼影和阴影团的封锁活下来,也同样是宝贵的样品,不过,这些人的情报,应该会得到铆钉等人的关注,相关情报,可以通过和约翰牛进行交易得来。

    我一边思考着,这一次进入噩梦拉斯维加斯所要做的事情,一边朝着光亮处走去。甬道和过去一样,有许多分岔处,但是,那光团一般的出口,就在笔直的前方。这么明显的提示,可不是抱有敌意会做的事情。出口一如既往,就是钟表店的后门,包括迷宫般的甬道和钟表店一起,才是玛索的鬼影噩梦。不过,我猜测,甬道部分,或许才是最初的鬼影噩梦,而钟表店则是鬼影噩梦和噩梦拉斯维加斯的连接点,只是,之后被鬼影噩梦彻底侵蚀了。其他可以抵达噩梦拉斯维加斯的电子恶魔使用者,其鬼影噩梦大概也是如此这般,占据了噩梦拉斯维加斯的某个场所吧。

    虽然和我接触的电子恶魔使用者只有五人,但我相信,其他人也会在频繁进出噩梦的同时,察觉到其中的规律。一定会有人和我一样,想要进入他人的鬼影噩梦,亦或者,希望他人可以在自己的鬼影噩梦中给予帮助。我给予五人的情报,也必然会由五人口中散布出去,虽然他们都说,自己不打算跳入拉斯维加斯的漩涡,但实际如何,可不没人能肯定。身为电子恶魔使用者,在一个电子恶魔召唤系统大规模扩散的地方,结识其他同伴,不是很理所当然的事情吗?

    中年人和年轻人被玛索干掉了,假设他们在现实中没有死亡,也许会给我带来一些麻烦,我也一直有些忌讳。但从另一个角度来想,如果他们散布了这个消息,纠集更多的人手来找茬,也并非全然是坏事,我同样可以从这种带有敌意的反应中获取更多的情报。

    我坐在钟表店中好一会,想要守株待兔一会,看看是否有人获知了这里的情报。钟表店中已经不存在阴影团,尽管光线黯淡,但景状却相当正常,无论是店内还是店外都是如此。大街上看不到任何活动的物体,听不到任何声音,仿佛被墙壁和剥离彻底隔绝成两个世界。阴沉沉的天空下,灰雾更加浓郁了,视野在一百米外,就只能看到大型物体的模糊轮廓。唯一有区别的地方,就在于,过去的这个噩梦拉斯维加斯,是彻底的死寂,而现在,却在死寂中,在那看不清的地方,有一种有东西在活动的感觉——仅仅是感觉,但也已经大为不同,“连鬼都没有”的死寂,被彻底打破了,朦胧的变化更贴近意识态的世界。

    那种“仿佛有什么怪物,躲藏在阴影深处,稍微的风吹草动,都像是它们在步步逼近”的感觉,实在让人怀念了。哪怕会让人恐惧,也比那种在空荡和死寂中,自身情绪膨胀,思维混乱,仿佛要撑破自身的感觉要好。至少对我来说是这样。

    我观察着钟表店内外的每一处阴影,试图找寻更确切的梦境特征,直到一个身影陡然从半空砸下,于店前发出砰然巨响。那身影不断翻滚,掀翻了一个垃圾桶,才于路旁的植物带停下来。那是一个人偶般的东西,十分简陋,球状关节十分明显,手脚都是椭圆形条状物,却不具备指头,身体稍微有些人身的轮廓,而头部则是只雕刻出五官轮廓,更具体的细节却是没有。

    这东西,明显是电子恶魔。那么,它的主人呢?它在和什么战斗?是阴影团吗?阴影团到底孵化出怎样的怪物?无音从我身下的阴影中浮起,我仍旧没有离开钟表店,但是,人偶猛然扭过头来,和我的视线撞在一起。

    它的背部开始喷气,一下子就将它推起来,紧接着四肢的末端也开始喷气,它似乎就是依靠这种喷气的方式行进的,只是刚启动的时候,身体摇摇晃晃,远没有想象中那么迅速,也许有足够的时间可以加速到更快的境界吧,但在那之前,一片阴影陡然遮住了这一带的光线。到底是云层还是别的什么,我看不见,房顶遮蔽了视野,而速掠和连锁判定都还没有恢复使用。我藏进角落的阴影中,躲开人偶的视线——尽管它只有眼睛的轮廓,没有眼珠子,但它之前的反应让我觉得,它是可以“看”到我的——以及产生外面那片阴影的某种东西。

    人偶的姿势终于调整过来,而造成阴影的东西也呼啦一声席卷下来,我这才发现,或许应该称之为虫群。整一片阴云般的集团就像是由成千上万只虫子聚集在一起,但是,其构成的微小个体,在这个距离,用眼睛根本看不清楚,只是整片阴云让人不由得想起自然界那遮天蔽地的虫群,所以才用这个词汇称呼。这片阴云的攻击方式,大致也和虫群差不多,依靠数量堆积大量的伤害。只要对敌人造成的伤害,大于敌人对自己这个集体造成的伤害,就能取得胜利。

    不过,在这个噩梦拉斯维加斯中,每一个活动的个体,都或多或少应该具备神秘性。人偶显然是拥有神秘性的,那么,攻击它并占据上风的这些东西,也应该具备神秘性。人偶利用喷气试图闪躲,阴云席卷下来,悬浮于半空中变成了一张脸的形状。不能说这张脸好看或不好看,但由无数微小个体构成的脸,却是十分狰狞的,就像是正在遭受折磨。这张脸,不由得让我想起了,五十一区利用特洛伊病毒制造出来的实验体“黑烟之脸”。(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