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1184 黑暗拥抱
    玛索的异常是否为神秘之种的作用,要弄清这件事情,就必须找到除了左川之外的第二个实验体,我们手中如今有两个可以完成这项实验的人——女领班和女教师。我原本希望她们可以摆脱神秘之种的侵蚀,但一来我实在没有头绪,二来,我无法肯定,自己能够找到其他的神秘之种,所以,两人被选定为实验者似乎就是不可避免的了。我再一次感受到“剧本”的存在,正如我有许多选择,但在种种因素的相互作用下,我仍旧做出了这个决定。女领班和女教师落到我的手中,就好似被某种命运引导着,我不能说,这一切都是在爱德华神父的算计,但是,很明显,爱德华神父的行动,在其中起着穿针引线的作用。可即便如此,就能说,爱德华神父自身的想法和行动,不是被更大的命运浪潮推动吗?其所作所为,已经跳脱了“剧本”吗?

    当然不,正因为这里是末日幻境,而不是天堂,所以,爱德华神父为了末日真理所做的一切,都是在“剧本”范围内的自由发挥罢了。哪怕,他刻意为左川、玛索、女领班和女教师植入神秘之种,刻意让我发现其中的连系,并追寻这条线索行动,看似引导着剧情的走向,但其仍旧是在扮演他自身的角色而已。

    我其实没有太多选择,想要知道玛索的情况,就不得不做一些符合他人算计,符合“剧本”规划的事情。我可以从“病院现实”的角度观测“末日幻境”中正在发生的一切,然而,除非我能漠然对待“末日幻境”中正在发生的一切,否则,我的选择。始终都不可能跳脱出自身的角色。当我存在于“末日幻境”之中,用全身心的情感去对待这一切,我就仍旧是这个世界的人。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即便我回到“病院现实”,我也从未放弃自己在“末日幻境”中所扮演的角色。

    我可以从“病院现实”的角度去观测和理解“末日幻境”,但是。却又无法完全处于某一边的角度,去观测另一边。所以,我对“剧本”无能为力。他人看不见“剧本”的存在,而扮演着自己的角色,我知道“剧本”是存在的,却出于自身的意志,不得不扮演“剧本”中自己的角色。因此,我和其他人没什么区别。

    我一点都不仁慈,也没有仁慈的力量。我想要拯救更多的人,就如同女领班和女教师,让她们可以按照自己的想法生活下去,却无法阻止神秘之种对她们的精神侵蚀。也许,在精神侵蚀的最终,她们业已完全转变的想法,可以通过行动进行贯彻,那时。她们是真正意义上“按照自己的想法去生活和战斗”,可那个时候。我却不得不杀死她们。而在她们的未来变成那样之前,在她们有选择之前,我就必须要决定她们的选择,而这么做,却仅仅是为了观测另一个和她们无关的人。是的,哪怕从两人身上找到了线索。确定玛索的异常,的确是,或的确不是神秘之种的作用,也仍旧无法解决这个问题。

    女领班和女教师的遭遇,让我深感哀痛。而正是她们的毫无选择,让我看到了自己的毫无选择。我决定了她们的未来,而又是谁决定了我的未来?可即便我对她们的遭遇感同身受,即便觉得自己就像是提线木偶一样,也无法狠下心来,无视这个世界的玛索。

    我爱着所有的她们,无论是在过去的末日幻境,还是在现在的末日幻境,以及病院现实和这个中继器世界里的她们。哪怕在最后,自己将葬送她们所在的世界,乃至于她们本身,我也仍旧爱着她们,而我所做的一切,只是尝试从更高的角度去拯救她们——这个理由是如此让人痛心,换做他人,我也必然痛斥对方为精神病。

    是的,我在决定这么做的时候,就已经有了觉悟。这简直就像是一个笑话,我就是明知这是笑话却要含泪演出的小丑。我的心中充满痛苦,但我仍旧要带着笑容,对其他人说,如果我伤害了你,那是因为,我深爱着你。我可以预想到,当这个世界堕入末日,当这个世界的咲夜、八景和玛索目睹了末日,经受了末日,并知道基于自己生存的世界,去理解末日的源头,也许会感到欺骗而无比痛苦。也许,生存在这个世界的她们完全无法理解,我的“拯救”所基于的那些情况和道理,因为,除了精神病人,又有谁会相信,自己所生存的世界,只是某种神秘的“病毒”造就的虚幻的东西呢?毕竟,她们自己,和她们一样生存在这里的其他人,都是那么的真实。

    而偏偏,我是用“拯救世界”,“保护人们”等等正义的理由将她们聚集起来。

    正如她们不会相信我按照自己的经历叙写的那个故事,她们也终究只能从“精神病人”的角度看待我。如果她们无法理解,无法接受,就会因为和我的亲密关系,而感到痛苦,为他人因我而生的痛苦感到内疚,也许有一天,她们会决定阻止我,站在我的对立面上。我预想到了这样的可能性,知道自己必然会因为这样的发展而感到痛苦,可我仍旧不会停止自己的脚步,所以,这才是觉悟。

    我有觉悟,去承载这一切。

    所以,我可以抛弃对任何人的怜悯和仁慈,去执行自己的计划。正如,我可以只为了弄清玛索的情况,就抛弃女领班和女教师,让她们成为实验体。我也许可以换一种方法,例如顺藤摸瓜找到爱德华神父,从他口中听取解释,然而,我不信任爱德华神父,也无法信任从他口中说出的“事实”。

    “我们可以让其中一人重新植入神秘之种。”左川提议到,语气平静而果断,而这更显示出她的冷酷无情。左川本来就不是什么多愁善感的正义人士,她本就是为了战争而诞生的人间兵器,“看看拥有神秘之种的人们,和被取出神秘之种的人。成为电子恶魔使用者后,会产生怎样的差别,就能更清楚神秘之种的影响有多强烈。”

    “你担心自己体内的神秘之种吗?左川。”我不由得问到。

    “当然不。”左川一副理所当然的表情回答到,可随机又陷入沉思,“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不担心,但是。的确没有这样的情绪,也不觉得自己的情况,和这两个女人的情况可以一概而论。”

    “不是可以证明自己和她们不一样,仅仅是理所当然地相信自己和她们不一样吗?”我明白了左川的情况。

    “是的,哪怕同样植入了神秘之种,哪怕她们接触电子恶魔之后,会产生和我,以及那位玛索相似的情况,我也仍旧觉得。自己是特殊的。”左川和我对视的眼神毫无动摇,“相信自己的感觉,相信自己的与众不同,这是我从主人身上学到的东西。”

    “你当然是特殊的。因为,你的神秘和与众不同,并不单纯是神秘之种作用的结果。”因为,真正让过去的左川变成现在这个左川,最具备决定性的东西。在于“江”的侵蚀。她和已经消失的江川一样,也许其存在是源于桃乐丝对“剧本”的调整。但是,“江”是比“剧本”更基础,更底层的存在。无论是桃乐丝还是神秘之种,对左川的影响,都绝度不可能超过“江”的影响。

    “江”是如此特殊,而被它侵蚀的左川。也理所当然的特殊。就特殊性来说,左川的确更接近玛索。从实验的角度来说,最合适的莫过于第二个左川这种程度的实验体,可是,左川的特殊性。也不是那么容易复制的,所以,就只能期待一下女领班和女教师了。

    我从口袋中取出一枚神秘之种,决定将它植入女教师的体内。女领班的宗教信仰,应该可以视为,她和神秘之种的契合度更高,所以,即便在取出神秘之种后,被神秘之种留下的痕迹也相对更加清晰,这样的她,可以更好地确定,她这类人生接触电子恶魔后的变化。这个中继器世界里,既然一直流传着末日真理的信仰,就一定会有更多和女领班一样的人存在。这些人,是比普通人更靠近末日真理教的教徒种子。确认女领班的情况,就相当于,确定这个中继器世界未来的末日真理教的情况,我觉得,在神秘扩散化的现在,这群人完全不接触电子恶魔是不可能的。

    女教师重新植入神秘之种后,也同样具备代表性,她所代表的,就是神秘之种扩散后,被植入神秘之种的普通人。无论是先接触电子恶魔召唤系统,还是先接触神秘之种,当他们拥有其中一者所带来的神秘之后,必然会接触另一者。两者同时存在于同一个普通人身上,到底会发生什么事情,完全可以在女教师身上看出点端倪来。

    两人相比较,神秘之种的侵蚀性自然是在女领班身上表现得更加严重。

    物质化的神秘之种不如它处于意识形态时那么诡秘,整体看上去更像是无机物,我将它置于女教师的额头上,它便化作一滩液体渗入毛孔中。再一次接纳神秘之种后,女教师没有表现出任何异常状态,但是,有些紧绷的眉头渐渐舒展开来,取出神秘之种时带来的伤害,似乎也因为重新植入而得到修复。左川看向她的目光带上一些奇异。

    “和我那时候有什么不同?”她问。

    “没什么不同。”我回答,“只是在整个过程中,你更加清醒一些,也立刻得到了神秘力量。但是,这一位仅仅是普通人。”

    “一直以来,我都不觉得,自己的身体和普通人有什么区别。”左川想了想,说:“也许,体质更好,知识的吸收更加迅速,感官更加敏锐,但是,和正常人相比,并没有质变的区别。”

    “虽然是人造人,但仍旧是人类,不是吗?”我这么回答。

    “不,各种实验数据证明,我们这样的人造生命,在人格上有缺陷。”左川想了想,但述说的时候。却没有因此产生半点情绪,就像是在阐述一件无关紧要的事情,“最初,完美战士计划,就不是以人类为蓝本的。可是,正因为具有人格缺陷。又没有在生命本质上,体现出和正常人的巨大差别,所以,才被视为失败品。”即便在自称“失败品”的时候,她的眼神,仍旧是一片如此平静,无法让人觉得,她是否曾经希望过,自己更像是人类。

    “你希望自己和普通人一样吗?”我不由得问到。

    “不。一点也不。”左川平静的说:“与生俱来便具备使命,是很不可思议的事情。我不是为了成为普通人而诞生的,也从未想过,要成为一个普通人。只是,当数据证明,我虽然比普通人强大,却没有本质上的变化时,也许心中是失望的吧。”

    “所以。你并不抗拒成为一名雇佣兵?”我反问。

    “是的。我并不抗拒,也不觉得有什么不好。我接受那样的人生。然后,现在我有了一个和使命相符的人生,这其实是一种惊喜。”左川的眼神出现了波动,我觉得,那可能是欣喜,我不太确定。但是,我觉得,如果如今的变化,是左川需要的,希望的。那我也一定会感到喜悦吧。

    “你知道吗?其实你变成现在这个样子,并不意味着好事。你已经付出了你所不知道的东西。”我想起“江”的侵蚀,桃乐丝的话和江川的消失。左川他们的存在和发展,并不是毫无代价的,她们带着某种使命诞生,也必然踏入这个既定的命运中。有江川的先例在前,我甚至无法肯定,左川什么时候就会从我身边消失,成为又一个对“江”陷阱。事情变成那样,她们除了消失,还有什么办法呢?

    我从很多人的身不由己,看到了自己的身不由己。也从很多人的挣扎,看到了自己的挣扎。乃至于,在很多人的期盼中,收获了自己的信念。在得到左川和江川的时候,我同样在她们身上看到了我自己。所以,不管发生了什么不如意的事情,我都从未责怪过她们,哪怕,江川已经用自己证明,她们不可能彻底站在我这边,而这并非是由她们自身的意愿决定的。她们的诞生,源于桃乐丝的意志,她们的命运,也在系色的调控中,正因为如此,才有了成为针对“江”的陷阱的可能。

    而我呢?不也是因为“江”的意志才复苏的吗?我不由得这么想到,所以,我如今站在了系色和桃乐丝的对立面上,虽然并不如意,却也是必然的因果。世界是很奇妙的,人生也总不是我们最初预期的那样,我已经用自己的痛苦,深刻认知到了这一点。

    “没关系,既然是我不知道的,那就可以看作是,我从来都没有的吧。失去我从来都没有的东西,换取我所希望的生活,这不是很赞吗?”左川不以为意地说。我看着这样的她,仿佛看到了过去的自己。我也曾经那么认为,但是,自己从来都没有意识到的东西,并不意味着自己并不拥有,因为,它并非因为“没意识到”就不产生作用。一个人,如何才能算是完整的呢?自己在不知不觉中失去的,那些自己从未意识到的东西,也许并不是那么廉价。

    但是,既然已经失去了,那么,像左川这样的想法,也是好事吧。至少,她不会为了失去了那些东西而感到痛苦。所谓的“痛苦”,终究是一种精神产物而已。因无知而快乐,因知道而痛苦,也许有人宁愿在痛苦中知道,也更称赞这样的意志,但是,却并不意味着,前者一定真的不好。

    人类的个体,虽然彼此之间紧密联系,但是,却并非完全联系着。人不可能去探知另一个人的全部,很多人都觉得这不是好事,但却无法证明,这真的不是好事。而无法探知他人的全部,就无法为他人的精神世界做决定,所谓的“好”或“不好”,在仅仅针对个人范围时,也就只有当事人自己才能明白。

    左川侍奉着我,但是,她也同样有着,我所不清楚的一面。甚至于,当她表现出高兴的样子,无论我如何用心理学去观测,都不觉得是虚假的时候。我真的可以确定,她真的如这个样子般高兴吗?因此,她说,用自己付出的那些,换取了当前的生活,是很赞的选择。我却无法知道,她是否真的如此觉得。我只是希望,她真的如此觉得。

    “将今天的事情做一份报告,发给约翰牛吧。”我转移这个沉重的话题,对她说。

    “主人,今晚不留下来吗?”左川用渴望的目光看着我。她的话充满性的暗示,可是,我却从她的目光中,读出了其他的渴望。也许。对她来说,男人和女人深入而密切的交流,并不仅仅是生理上的愉悦,以及感官上的享受。我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但是,左川如此渴望着,所以。我不会拒绝。我从她的身上,得到了许多。也希望,她能够从我的身上,得到更多。无论,她想得到的是什么。因为,我不知道她想要什么,不知道她内心深处的想法。所以,只希望她可以自己拿到。

    夜是深沉的,人们的心绪,也会受到这夜的感染,变得比任何时刻都要深沉。我其实并不喜欢这种深沉的感觉。抱住左川,感受她的身体,感受那紧凑的曲线和温度,在竭尽全力后,无法思考地睡去,这就是在这个夜晚,最美好的时刻。

    我感觉自己在坠落,这种感觉已经太过熟悉,而无法因此产生太多的情绪,当因为仿佛无止尽的下坠感,以及无止尽的黑暗中,一种包裹全身的恐惧感袭来时,也因为太过熟悉,而没有更多的想法。所有的猜测,早就已经在脑海中罗列了无数遍,而事实证明,这些猜测似乎永远都无法得到证明,因为,我无法以直接且本质的方式,和带来恐惧的东西进行接触。我只是一个人类的精神病人,生命形态的限制,让我和它即便在最接近的时候,也仍旧无法弄懂它到底是什么。

    我唯一可以肯定的,首先是,它绝对不是人形,也绝对不是人类,富江等人是它,但它并不是她们。它只能被感觉到,它也会产生现象,但是,从现象反向观测到的,却不是真正的它。也许,在剥离一切感官的时候,可以知道,它就在自己的体内,唯有精神和感觉,才能人类距离它最近的距离,可即便如此,由这些唯心的,虚无缥缈的途径,所展现的轮廓,也仍旧不是真正的它。那脱离一切迷雾,最本质的它,到底在哪,以怎样的方式存在着,这个问题,也许是人类无法解答的。

    说是“病毒”,但是,却绝非正常意义上的“病毒”。

    大概,人类对自身进行描述的所有概念,对它都没有任何意义。

    那么,我在这样的它眼中,也是独特的吗?我不知道,我只能相信,事实就是如此,哪怕说不出半点理由。

    仿佛,这片黑暗也同样是它的一个表象,并非最初认为的,它在这一片黑暗深渊的最底端,而是,当我坠入这片黑暗时,就已经是在它的怀抱中。无止尽的黑暗,无法理解的情况,带来无止尽的遐想和恐惧,但是,它又是温暖的。

    我觉得,它是最符合神秘学中对“神”的描述的存在,而对于末日症候群患者,对于末日幻境来说,它大概就真的是神明吧。

    人类无法理解神明,这是一个绝对概念,如果有人认为自己理解了神明,那么请回看第一句。反过来说,能够被人理解的神明,就不是神明。所以,我也无法理解它,无法理解,为什么,自己会成为特殊的那一个,而不是其他人。可是,这绝对不是质疑自己是特殊的那一个的理由。

    如果,我连这个信念都没有,那么,我至今为止所做的一切,都只是个笑话而已。因此,无论他人说什么,即便他们说我错了,我也必须相信,自己是正确的,哪怕,自己因此灰飞烟灭。

    我坠落着,也觉得,是被它拥抱着。在这片永无止尽的黑暗、寂静和坠落中,我的内心才得到安宁。(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