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1191 学贯中西
    本想利用女领班和女教师将爱德华神父引出来,没想到竟然会在这种时候,这个地方遇到他。我遵循感觉而来,却难以分清,那到底是因什么而产生的感觉。在这个对我而言有着重要意义的地点,在如此巧合的时间,四级魔纹,未曾出现的夸克,被埋葬的尸体,爱德华神父这些因素聚集在一起。有什么事情已经发生了,或者正在发生,而且,这件事绝对不仅仅是只涉及个人的事情。我似乎可以看到,有一条条丝线,从构成这次巧合般的会面地点,连系在每一个聚集于此处的因素上。

    爱德华神父很强大,但是,这种强大从来都不在他身上毫无掩饰地散发出来,名为九九九变相的神秘爆发之前,他给人的感觉,甚至比席森神父那个大块头还要弱上不少。即便晋升到四级魔纹使者,我也从不觉得,面对这个老神父时,会是一场轻松的战斗。

    我对他没有太大的敌意,不,应该说,我对末日幻境中的每一个人都不具备那种刻骨铭心的仇恨,而更多是理念上的分歧和反对。我目睹过许多悲惨的故事,不久前的黑烟之脸就是其中之一,即便如此,我仍旧不憎恨那些制造黑烟之脸,让悲伤、恐惧和痛苦蔓延的人们。很久以前,我曾经认为,杀死这些人,就是在贯彻正义,但如今,在看到这悲惨故事背后的故事后,那些可憎的行为,也不过是另一个悲惨的故事而已。施加伤害的人,受到伤害的人,在这个末日幻境中,本质都是一样的。

    于是,我杀死他们。不再是因为我憎恨他们,而仅仅是为了让悲惨的故事和角色,有一个痛快的落幕罢了。我知道,如果无法结束末日幻境,那么,在又一次的轮回中。他们仍旧会扮演相同的角色,演绎出类似的悲惨故事。他们自身,无论是加害者还是被害者,无论幸福或不幸福,都不过是一群悲哀的小丑。就如同我一样。

    末日症候群患者没有未来。无论再怎么挣扎,如果摆脱病患,就是悲惨。患上癌症的人,或许还能用开朗的心情,迎接最后一段平和的生活。然而。末日幻境中的末日症候群患者,只能在末日剧本中,承受精神和**上的双重打击。他们无论分裂出多少人格,变成构成社会的何种人,用怎样的理念生活,有怎样的理想,其实质都毫无意义,因为。无论他们做了多少事,都无法避免他们堕入被“剧本”注定的悲惨中。充当其中一个悲惨的角色。

    末日症候群患者,是比癌症患者,比艾滋病患者,比毒瘾患者更加悲惨的一群人。因为,末日症候群患者,活在由“病毒”构成的。一个巨大的无间地狱里。

    爱德华神父也是其中一个悲哀者,他看似坚定而奋进,为了自己的理念坚持不懈,做成了一件件大事。然而,他所想要得到的。也不过是末日真理而已。在末日幻境中祈求末日真理,本身就是一种悲哀的自我终结的体现。无论他们自己是否承认,都无法掩饰,他们内心深处的疲倦和痛苦。末日症候群患者都有自我终结的潜意识体现,这也是末日真理教之所以壮大的重要原因,或者说,末日真理教的庞大和强大,本身就体现出这种潜意识的自杀心理。这里的人们,看似根本就不清楚“病院现实”的事情,有生到死,整个生命的循环,都于末日幻境中实现,但是,在他们的内心深处,一定是对“真相”具备某种感应的。

    回顾我所遭逢过的神秘事件,人们不是奋不顾身地去死,就是奋不顾身地尝试变成非人,无论理由有多么光明正大,有多么正义美好,都无法掩饰,这种行为所反映出的潜意识本质。人之所以奋不顾身,也许并非是具备超越生命的信念,而是因为,已经没有了可以顾惜的东西,就连自己的生命,也已经变得廉价。

    这些悲哀的性质,在爱德华神父身上都具备,剖开他的末日真理教身份,去除他的思想哲学和行为方式,最后剩下的,那引导他产生这些想法和行动的核心,也不过是一粒绝望的种子罢了。

    所以,我并不害怕他,不憎恨他。当我杀死他的时候,必然不是抱着复仇之类的负面心理。

    我如此平静地,戒备着,和他对视。

    “高川?”爱德华神父似乎也没有意识到,我竟然会在这个巧合般的时间地点出现,他似乎也感受到了什么,目光和动作都表现出一种思索的神情。

    “真奇特。”他将目光从尸体转移到我身上,“你和另一个高川的差别还真大。我一直以为,你不过是从他身上分割出来的人格罢了,但是,你比我想象的还要完整。不,应该说,你比本应该是主体的那位高川先生更加完美。”

    “你在这里做什么?”我没有回应他的话题,我和另一个我到底是怎样的关系,我们自己最清楚不过,又哪里轮得到他指手画脚呢?爱德华神父的表现,就好似在扮演一个心灵的导师,然而,他连自己的内心都不一定清楚,又如何能够引导我呢?

    “你觉得我在做什么?”爱德华神父站起来,反问到。

    “这里是我的城市。”我说:“你应该回到欧洲去。”

    “不,请不要说‘应该’,我没有应该要做的事情,而只有想做的事情。”爱德华神父审视着我,似乎仍旧不死心地,想要弄明白我身上的变化,然后,他的目光定格在我的右手腕上,“四级魔纹?恭喜你,高川,你已经超越席森了。我一直在想,为什么你和另一个你,有如此大的不同。”

    我没有理会他的目光,在那具尸体上扫了一眼。那尸体也给我一种奇异的感觉,可是,从外表看不出特殊的地方,细节上也没有刻意证明他身份的体现。这具尸体的所有特征。都已经消失了,形容起来,就像是从“某个人的尸体”变成了“尸体”这个概念。

    “九九九变相之一,无相天魔。”爱德华神父如同看穿了我的想法,紧接着我的思绪说到。

    “带走它。”我平静地抬起目光,对他如此说到。

    “带走它真的好吗?我觉得。我们的碰面,是冥冥中的命运。”爱德华神父张开手,“命运指引着我,将它留下来。于是我这么做了,但我还想知道,为什么命运会这么指示。高川,你来到这里,绝非没有意义,你知道为什么自己会站在这里吗?”

    “也许。”我不假思索地回答到。话音刚落。就听到一穿扑翅声穿过树梢。黑色的身影张开翅膀,就好似利箭一样出现在视野中,一头扎向名为“无相天魔”的尸体——按照爱德华神父的说法,那并不是尸体,而像是尸体的恶魔。

    据说九九九变相,全都是以恶魔为基础的神秘,明明是神父却如此大规模地使用恶魔的力量,十分符合神秘学常识中对“邪教”的定义。无论是神秘学还是正常社会常识中。末日真理教都是货真价实的邪教。作为邪教的员,至少拥有九百九十九头恶魔的爱德华神父。对恶魔的研究定然站在所有神秘专家的前列,而其此持有的恶魔,也定然非同凡响。这些恶魔的神秘和形态,具备某种深刻的联系,也许通过外表可以在一定程度上,为它进行分类。尸体一样的恶魔。这种诡异的形态,也定然让它具备某种诡异的神秘。

    我抓紧了匕首,准备着随时发动速掠。因为,那只黑色的大鸟,正是一只乌鸦。它是夸克吗?我不肯定。因为,我无法单从外表去区分乌鸦,而夸克往往会给我一种独特的感觉。这只乌鸦身上,没有那种感觉,但是,它出现的时机和场合未免太巧合了。

    “你知道无相和天魔的意思吗?高川。”爱德华神父没有阻拦那只乌鸦,只是对我说到:“无形无相,天魔在心。它是我最喜欢的恶魔体之一,按理说,它不应该像尸体一样躺在这里。这是我为什么会在这里的原因,我想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那么,也许你很快就知道了。”虽然也惊讶于爱德华神父的言下之意,但是我仍旧没有透露任何风声。当我听到无相天魔的解释时,我就对这具尸体和乌鸦的出现,有了进一步的联想,可是,到底是不是和我所想的一样,仍旧需要事实证明。

    我提起匕首,向爱德华神父走去。无论扑向尸体的乌鸦会发生什么事情,我都不想爱德华神父打扰它。

    “在这里起争执没有意义,高川。”爱德华神父的脸色微变,他的目光斜向尸体,似乎感觉到了什么,也许是因为,那具尸体一样的无相天魔,和他关系默契的缘故。不过,我仍旧什么都没有感觉到,只是,若他感到不对劲,或许就是我的好事。

    “你无法控制它了。”我扫了一眼尸体,乌鸦已经开始啄食它的肉。

    “真是荒谬!区区一只乌鸦。”爱德华神父的神情,是我见过他以来,变幻最剧烈的一次。无相天魔变成尸体出现在这里,似乎并非出于他的意愿,而乌鸦竟然会啄食这只恶魔,也许更是他从未想过的事情。其实,我也是第一次见到。这里正在发生的事情,是如此的诡异,但是,却找不到任何线索。不,线索的话,也许是有的。我看了一眼自己的四级魔纹。

    “你做了什么?”爱德华神父的神情终于平静下来,也许是出于我的威胁姿态,也许是别有想法,他没有阻止乌鸦。

    “我什么都没有做。”我说:“也许是魔纹做了什么。”

    “四级魔纹……人类中从来都没有先例。”爱德华神父盯着我手腕上的魔纹,说:“你是什么时候晋升的?”他似乎很肯定我会回答,实际上,他也猜对了。我也不想在这种时候和他打,爱德华神父不是一击就可以打倒的对手,交战的动静,也许会对那只乌鸦和尸体的状况产生影响。如果我不愿意交流,而表现出更多的攻击性。大概爱德华神父也不会自缚手脚吧。

    所以,他的问题,哪怕再敏感,也是我必须斟酌回答的。这就是一场默契的交易。

    “睡醒的时候。”我没有说具体的时间段。我觉得,时间段才是这里发生的异常事件最关键的地方。按照爱德华神父的说法,他失去无相天魔似乎有一段时间了。也许比女领班和女教师在这里发现尸体的时间更早。无相天魔的特殊性,也足以解释,为什么那天早上,除了女领班和女教师之外,没有人再能看到这具尸体。不过,究竟是神秘之种让两人看到了无相天魔,还是两人接触了无相天魔后才被植入神秘之种,仍旧是一个未解的问题。

    更让人在意的是,如果无相天魔在更早之前就脱离了爱德华神父的控制。以尸体的样子出现在这个地方,而爱德华神父却对这个过程一无所知,那么,到是什么力量主导了这一切?假设乌鸦的出现,和四级魔纹有关,那么,乌鸦和尸体的连系,又究竟意味着什么?

    缠绕着种种因素的线索。一下子因为“时间”变成一团乱麻。要有一个相对明确的解释,就非得等乌鸦和尸体的互动完成。我想,这也是爱德华神父没有做太多动作的原因吧。按照神秘的价值来说,哪怕变成了一具尸体,无相天魔也比一只普通乌鸦的价值更高。无相天魔对爱德华神父来说,并非可有可无的东西,这一点。爱德华神父丝毫没有掩饰。

    “今天早上?”爱德华神父问到。我想了想,点点头承认了。我也弄不清当前的诡异状况,爱德华神父也许更有想法一些。

    “我的无相天魔为了被这只乌鸦吃掉,所以变成了尸体出现在这个地方。然后,这只乌鸦的出现。则和你的四级魔纹有关。”爱德华神父说出了我也有过的想法,但是,“这样的关系简直是太莫名其妙了。”我也有同感,这简直就像是,有一种力量,确定了我一定会在今天晋升到四级魔纹一样。而为了这一天的到来,还特地让爱德华神父培养无相天魔。

    “但是,这就像是末日预言一样。”爱德华神父的表情凝固起来,“过去种种因,才结出现在的果实,也注定了未来的果实。”

    “你想说,其实,我晋升四级魔纹和这只乌鸦的出现,也同样是末日的一环吗?”我反问。

    “我很早以前就察觉到了,有一种力量,在引导一切的发生,无论自己是否察觉到这种力量,是否为此做出反应,都将成为这种力量的体现。我称之为命运,我相信,那就是末日真理,是无论做或不做,无论做什么,都无法改变的东西。”爱德华神父如此说到,“但是,仍旧有许多人认为,这并非必然,而只是一种近似必然的趋势,无法改变,仅仅是因为推动改变的力量不够强大。”

    “我知道。网络球和nog。”我说。

    “可是,他们从不去想,为什么推动改变的力量总是不够大。”爱德华神父冷笑起来,说:“我知道为什么,虽然没有确切的证据,但我可以感觉到,哪怕是这个世界上的所有神秘凝聚起来,距离能够导致改变的力量程度,仍旧太远太远。也许,也可以看作是,这个世界上所有强力的东西,都是为了促进末日真理而存在的。任何涉足神秘的人,本身就是末日的推动者,我想,其实他们也有类似的感觉,只是他们不愿意承认罢了。那么,你呢?高川,我觉得,你和他们是不同的。当然,你和我们也不同。”

    这样的想法,其实早在过去的末日幻境中就有过了,而我也已经接受了它。爱德华神父的想法没什么特别的,我平静地和他对视,对他说:“末日产生或不产生,没有意义。末日真理,本就是悲哀的体现。我将以自己的方法终结一切,包括末日。”

    “……终结末日吗?”爱德华神父露出失望的表情,“原来你也就是这样的程度了,你也仍旧无法接受末日的真理。明明都已经看到真理,却一直无视之。”

    爱德华神父至少说对了一点,这个世界的末日是必然的进程,只是他无法从更高的角度看到。即便末日来临,世界毁灭,也仍旧不是结束。他想要的真正的结束不在这里,也和他的任何作为没有关系。决定这一切的,是“病毒”,也许还有“江”。我所做的一切,就是为了一赌“江”会成为最具备决定性的因素。

    因此,无论爱德华神父说什么,我都不会动摇。我不是网络球,也不是末日真理教,但我也有自己的信念。爱德华神父对我说这些,也许是为了布教,但是,我想他现在也已经明白了。哪怕全世界的人都信奉了他的末日真理,我也绝对不会变成那样。

    “不如谈谈无相天魔。”我说。其实,能够从爱德华神父这样的欧洲人身上听到“无相天魔”这么具有亚洲神秘学风格的名字,还真是有一种怪怪的感觉。不过,从我得到的关于爱德华神父的情报上,有说过,爱德华神父对亚洲神秘学有很高的造诣,他的神秘“九九九变相”其实就是欧洲经典神秘学和亚洲经典神秘学。据猜测,还有一些非洲和南美地区的神秘学相结合的产物。他似乎想要融会贯通全世界最交口相传的经典神秘学,让完善一套严谨有效的,具备宗教气息的神秘力量体系。许多人都觉得这是不可能做到的事情,而且,在神秘圈内一直有这样一种说法,被广而告之的经典神秘学。其实已经无法构成神秘力量,正是因为它们已经不够“神秘”。

    爱德华神父的“九九九变相”据说有九百九十九只恶魔,也有人说是九百九十九种恶魔,但是,网络球认为。九九九只是虚数,这一点倒是符合亚洲,尤其是中央公国的经典神秘学的特征。但无论如何,都无法否认,爱德华神父已经展现出来的强大实力,哪怕在nog的大本营伦敦被围剿,也仍旧从容脱出,而且,实质上已经完成了他潜伏在伦敦想要达成的目标——虽然找不到太多证据,但是,网络球是这么认为的。在情报的获取和总结上,我一直都认可网络球的可靠性。

    现在,爱德华神父停止了传教,虽然就像是无话可说般陷入沉默,但是,却给我一种他随时会暴起攻击的感觉。哪怕不会一次就出现九百九十九只,或者九百九十九种恶魔,他的沉默所带来的压力仍旧是巨大的。假设仅仅是毫无制约的战斗,我坚信自己一定会获得最终的胜利,不过,当前的环境,却根本就不适合那种战斗。

    对方肆无忌惮的话,哪怕我能保护乌鸦,却难以保护这座城市。说到底,战争从内部爆发,对守护者来说总是吃亏的。而偏偏神秘的力量,很难做到拒敌于千里之外。在决定保护这座城市的时候,我就已经做好了承受这种压力,承受这种拘束感的准备。

    用暴力战胜敌人是说起来容易的事情,可是,当有需要保护的东西时,这种做法就成为下下策。除非,能够将自己要保护的东西,藏在敌人攻击不到的地方。亦或者,在敌人攻击到之前,就有把握摧毁它。可是,无论哪一种,对于神秘存在的如今,都是不可能做到的。

    “你之前来过这里,为什么不带走尸体呢?”我转移话题,试图让爱德华神父不再沉默,因为沉默所带来的压力实在太大。

    “之前?有多前?昨天?前天?大前天?”爱德华神父用怪异的眼神盯着我:“我离开这个城市很久了,在确认失去无相天魔后,花了好一阵时间,才确定它的位置。我是第一次进入这个公园,这个公园有什么特别的地方吗?”

    “特殊?也许是因为它在这里?”我看向那只无论如何都显得普通,完全没有夸克那种灵性的乌鸦。

    “也许。”爱德华神父点点头,“那么,无相天魔在这里的期间,出现了什么异常?”

    “有两个女人在这里看到了尸体,但也只有她们看到,之后,我再次找到她们的时候,发现她们被植入了神秘之种。”我刻意将女领班和女教师身上的遭遇,做了一次相当详尽的报告。

    “这不奇怪。神秘之种是用无相天魔培育出来的,培育、种植和收割的过程,按照你们国家的经典神秘学的说法,也可以称之为道心种魔。”爱德华神父略带深意地看过来。从他的嘴巴里听到“道心种魔”这个词汇,我也是醉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