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1194 我的样子
    ps:前几章对爱德华神父的描写出了差错,应该是“六六六变相”,还没有到“九九九变相”。实在是很抱歉,这些天的琐事让我也是昏头了。

    急速飞跃城市,我在郊外的山包上空悬停,下方的爱德华神父已经从“星光混沌”的变相恢复成人形,他应该是在等我,这场相互试探的较量,看来已经可以划下休止符了。我拿出了几乎所有的手段,爱德华神父也暴露了两个变相的能力,至于谁更赚一点,我却从来都没想过。因为,在过去,知道我有什么能力的人同样很多,能够杀死我的,即便不知道这些神秘的具体情况,也能杀死我。而无法杀死我的,无论对方做了多少针对性的布置,也都无法办到。

    爱德华神父,不是可以杀死我的一类。

    阴影披风一卷,就再次变回使魔夸克的乌鸦形态,从我肩上飞起。我落在爱德华神父跟前,解除了所有的攻击姿态。爱德华神父用若有所思的目光看过来,虽然两次变相都拿我没辙,还被夸克扔出城市,但他脸上却没有半点恼意。他的传教士服装仍旧整洁干净,就好似刚刚清洗过,贴烫得笔挺,他的外表,年岁和气质,都比席森神父更像是一名神父。席森神父太高大了,言行举止也更给人压迫感,更像是一名精力旺盛的领导者,而爱德华神父则更给人平静的感觉,就好似被时光洗涤过,充满了生活的睿智。即便是真正的失败,也无法摧毁这样的人,跟更何况,爱德华神父根本就谈不上失败。

    如果爱德华神父这样的人物继续在这个城市徘徊不去。会给这个城市带来许多麻烦。在他那平静而睿智的外表下,潜藏着所有末日真理教的信者都存在的偏执和疯狂。假设爱德华神父铁了心要在这个城市发展,那么,我除了竭尽全力杀死他之外,没有任何办法可以阻止。我们两人全力一战,先不提需要多久才能分出胜负。哪怕我最终取得胜利,我们两人的战斗所造成的冲击,就不是一个城市可以承受的。也因此,我才将再次交涉的地点放在远郊的这处地方,而不仅仅是为了避免“星光混沌”自爆时的影响。

    我可以保护自己,可以保护耳语者,一旦某个地方呆不下去,我们可以转移阵地。可是,我想要的并不是仅仅是这样的安全。过去未曾完成。如今也必然无法完成的想法,我想要再次尝试一次。我想尽可能保护这个城市,以及这个城市的人们,我不知道自己可以做到什么地步,各方神秘组织在这个世界的争斗,相互摩擦的阴谋和计划,迸射出火星的神秘化扩散,以及末日真理教最擅长的献祭。以及在那深远的黑暗中注视着一切的怪物,都拥有将这个世界毁灭的力量。区区一个城市,脆弱得连鸡蛋都不如。其中,会伤害到这个城市的人和事,自然也包括我自己在内。我的计划,哪怕是最理想的结果,也会让这一切全都被摧毁。

    因此。我想要保护这个城市的想法和行为,也不过是镜花水月,是伪善和矛盾的体现。我十分清楚,可是,即便如此。我仍旧想要这么做。哪怕,为此付出一定的代价,从态度和行动上,对任何有可能破坏这个城市的敌人做出一定的妥协。也许,知道前因后果的人,会觉得这简直就是不知所谓,浪费精力,但我却可以从这矛盾而伪善的想法和做法中,得到心灵上的安慰,可以让自己觉得,虽然已经无法成为英雄,但是,内心深处却从未背离英雄的道路。

    是的,我想保护这个城市,保护生活在这里的人们,并非是为了什么利益,我在这里付出,也从未想过回得到多少回报,乃至于,我早就做好了,不会得到好报的心理准备。我只是,如愚者般,坚持着自己的天真而已,哪怕,这一切根本就不现实。

    注视着面前的爱德华神父,我宁愿用“无相天魔”的眼球去交换他的承诺。也许他觉得不够,但我认为,我会说服他,因为,哪怕只剩下一个眼球,“无相天魔”的残留也仍旧是重要的。爱德华神父有可能重新培育出新的无相天魔,亦或者,从这个眼球中,查找到事关“无相天魔”变成尸体,出现在这里的一系列看似巧合之事情的线索。

    这样的一个眼球,对我来说,也不是什么可以随意处理的东西。正因为我可以想到种种处理这颗眼球的方法,所以,它对爱德华神父来说,价值也才更高。

    我将手掌摊开,将眼球递给他。

    “为什么?你已经证明了,你有能力得到它。”爱德华神父没有拿走,只是平静地看着我说。

    “比起它,我有更在意的东西。”我说:“我要保护这座城市,这是一个承诺。”

    “承诺?”爱德华神父稍稍抬了一下视线,我觉得,他也许是在看向城市,“谁的承诺。”

    “我自己的。”我说:“我曾经想要成为英雄,但是失败了。”

    “所以,这是一种补偿?”爱德华神父终于露出一丝嘲讽,而这样的表情一点都不奇怪。

    “不,这只是丑角的愚行。”我笑起来,能够对他说出自己的心声,意外的没那么痛苦和尴尬。我一直都知道自己的不足,但是,却一直在人前扮演高强的角色,而从不对人坦白自己的不足和愚蠢,我将那丑陋愚昧的一面压制在内心的黑暗中,让它如毒蛇一样,每当沉浸在心情中时,就被撕咬。我曾经以为,自己永远不会透露这些东西,永远只会在别人面前展现刚强的一面,为自己所爱的人支撑起一片天空。可是,现在,我却连自己都意外的,没有在爱德华面前坚持下去。

    “的确是很愚蠢的想法。你知道,你不可能永远保护它。这个城市。这里的人,都只是一群群的泡沫,哪怕不用手戳破,它自己也会消失。”爱德华神父说到这里,那嘲讽的表情消失在嘴角,然后深深地叹了一口气。“明明你可以看到末日真理,为什么你一定要无视它的存在呢?一定有什么地方出错了,你本该会成为我们这样的人,走在寻求真理的道路上,而不去做天真的愚行。但是,或许只有在这一点,你和另外那个高川是相同的,你们都是天真的蠢蛋。”

    “是的,所以我们都叫做高川。”我听到爱德华神父这么说。不知道为什么,有一点点开心,“我们就是笨蛋,总是做一些天真而愚蠢的行为,脑子里尽是矛盾的想法。但是,如果一生中,都从未将一件天真的想法和行为坚持到最后,那这一生不是很没意义吗?和尘同光地活着很容易。变得成熟也很简单,但那不是我想要的。”

    “那么。你想要什么?”爱德华神父问到。

    “我想成为英雄。”我第一次,如此坚定地,对一个敌人这么说到。

    然后,爱德华神父一脸的目瞪口呆,就像是看到了什么史前怪物一样。让我不由得想,难道从来都没有人对他说过这样的话?就连天真的孩子们。也从未说过吗?

    “你是笨蛋吗?”爱德华神父似乎没有意识到,他刚刚就已经回答过这个问题了。

    “是的,我是笨蛋。”我开心地笑起来,“一个想要成为英雄,却无法成为英雄。即便如此,也无法放弃去成为英雄的笨蛋。”

    爱德华神父再次问到:“你是认真的吗?你真是这么想的吗?”

    “为什么这么问?我从来都没有怀疑过自己的想法,只是,一直都将它藏在心底。”我十分肯定地说着,将眼球扔给他,他有些慌乱地接住了,让我不自禁怀疑,刚才那一番话,给他带来的心理打击,真有这么大吗?他现在,一点都没有幕后黑手的从容气魄,“我知道,你也许不相信,不过,我也从来不需要谁来相信。我们来做一个交易,你拿走眼球,然后,将拉斯维加斯一个叫玛索的女孩带过来,然后,不准再踏入亚洲一步。”

    爱德华神父看了看手中的眼球,又看了看我,沉默了半晌后,才收敛那吃惊的表情,斩钉截铁地说:“只有中央公国本土大陆。”他的意思是,只承认,不涉足中央公国内地,但是,包括日本特区在内的岛屿带,以及周围的从属国,都不在交易范围内。即便如此,我仍旧同意了,因为,我的底线,只是这个城市而已,耳语者这样的小型神秘组织,也不可能真正监控全国各地。可以换取爱德华神父不踏足中央公国内地的承诺,对我来说,已经超过这颗眼球的价值。

    “可以。”我说。

    我们不需要纸面上的契约,这是神秘专家的承诺,而我也愿意相信,爱德华神父这样的人的信诺。

    “那个叫做玛索的女孩,有什么特殊的地方吗?”爱德华神父收起眼球,问了这个问题,就像是,他并不知道关于玛索的情况。我曾经判断,是他亲自为玛索植入了神秘之种,但是,既然出现了女领班和女教师那样的问题,那么,玛索并非由爱德华神父经手,也是可能的。所以,我必须排除爱德华神父在往后的时间里发现玛索,并对她动手脚的可能性。

    这次交易中,关于玛索的条件,就是针对这种可能性而设立的。既然交易成立,我相信爱德华神父也不会因为察觉到玛索的不同而反悔。

    “她也被植入了神秘之种。”我没有隐瞒下去,要找到被植入神秘之种的玛索,爱德华神父无疑是最佳人选。他和神秘之种的关系,他自身的实力,都能确保玛索可以在最有保障的情况下,远离拉斯维加斯那个大漩涡。

    “嗯……?原来如此。”爱德华神父似乎想明白了什么般点点头,我倒是不知道,他到底想明白了什么,不过,大体脱不开无相天魔的情况。他已经从我这里知道女领班和女教师的情况,那么,再来一个玛索,也不会显得女孩太特殊。

    “将玛索带来这里。就是你最后一次靠近这座城市。”我再一次强调到。

    “为什么一定是这个城市?”爱德华神父问到,“无相天魔不会无缘无故出现在这里,而我不认为,你决定留在这里,除了一个天真的想法之外,没有更多的原因。”

    “我不知道。也不在意。”我顿了顿,才对爱德华神父说:“也许,是因为,我是这里的天生主角,而这个城市,从诞生的一刻起,就注定了是我的领土。”

    “真是愚蠢的想法。”爱德华神父只是这么嘀咕着,转身朝远方走去,丝毫不拖泥带水。“你是个笨蛋,高川先生,但也正因为如此,你才如此强大。这个世界上,并不存在任何可以永远保护的东西,一切都必然消亡,末日真理迟早会以最**的方式,呈现在你的面前。我相信你会做出选择。因为,你其实已经明白了。只是无法接受。别忘记了,无论如何挣扎,但你和真理相悖时,就已经注定了失败。试图守护什么,拯救什么,这是人类的正确。也是人类的极限,只有这种程度的话,面对末日真理,你注定了无法守护,无法拯救。那些你在意的东西。”

    是的,我知道,但是,我的计划,从一开始就不是由自己面对那所谓的末日真理呀。我是人,明白人类的界限,所以,我无法成为英雄,但是,“江”不一样。爱能拯救一切,因为,爱可以跨越心灵的极限,抵达存在性的彼端,可以让怪物,去战胜另一个怪物。我的希望,从来都不在“人”身上。

    “……它会取得最终的胜利,于是,我便会取得最终的胜利。这是怪物的战争,胜者通吃一切。”我如此对自己说着。

    爱德华神父的交易和离去,让我感到身心都轻松下来。让一个核弹一样的敌人在城市里停留,实在太让人提心吊胆了。要保护脆弱的东西,首先就必须确保自己触摸它的力量,不会超过它所承受的极限。现在的这个城市,虽然出现了一些神秘事件,但大体上,神秘化扩散程度,远比欧美地区的平均值要低,这也意味着它比鸡蛋还要脆弱。要改变这种脆弱,就必须等待学生会会长他们,以及那些和学生会有着千丝万缕关系的校外人士从拉斯维加斯归来。如今的拉斯维加斯一定上演着混乱又精彩的一幕幕神秘事件吧,人心和神秘的交织,必然会谱写出宏大的挽歌,拉斯维加斯是否还能存在下去,仍旧是一个疑问。与之相应的,一旦有人可以从那个战场归来,就意味着他已经得到了强大的力量,强韧的心志和细腻的思维。和那样的人打交道,才能一锤定音地决定这个城市一段时间的未来。而他们的回归,本就象征着,这个城市再不会如现在这般脆弱。

    我唤来夸克,用阴影披风将自己包裹起来,跃入近侧的阴影中。下一刻,我再次从阴影中出来时,已经是自己的卧室中。我从床下钻出来,检测一下门锁,确认在我离开的时间,没有人进出过房间。昨晚的行动,噩梦直到清晨和爱德华神父的交手,一件件排满了时间,让人觉得仿佛没有一丝空闲。我没有更换衣服,就这么摔在床上,却一点入睡的想法都没有。我知道,一旦自己睡着,就一定会再进入到噩梦中,那可不是休息的地方。一件件神秘事件接踵而来,就好似搅拌河水时,带起河底的泥沙,让一切都变得浑浊。哪怕是神秘专家,也无法完美地理清一切,处理好所有的情况。

    我也是如此,我很强大,但仍旧是有极限的。夸克从窗口飞进来,在窗台上跳来跳去。这一切是如此熟悉,恍惚让我回到了昨日。我站起来,离开卧室,厅室里没人,咲夜和八景上学,阮黎医生上班,空荡荡的感觉,也同样在恍惚中充满了昨日的味道。我拉开冰箱,里面也一如既往有冷冻的生牛肉。我解冻,切成条,然后和过去一样,拿到卧室中给夸克吃。

    明明不是腐肉,但是夸克却吃得很开心,和过去一样,是只奇特的鸟儿。看着它的欢快,我的心情似乎也开朗起来。我拉开椅子,打开电脑,开始处理新的情报。这就是我现在的工作。我不需要上学,也不需要赚钱,却需要面对各种诡异的情况,包括致死的战斗和恐怖的噩梦,即便在战斗结束之后,我也仍旧需要将自己的想法,和收集到的情报一一整理起来,重新分析。如果还有时间,我需要研究和维护作战工具,锻练身体,和一些圈内人士保持联系。而这些工作,直到最终胜利或最终失败的到来前,永远都不会有休假日。

    过去我挺喜欢冒险,更喜欢冒险故事,但在经历了许多后,我虽然不能说已经厌恶,但是,那深沉的压力、恐惧和绝望,却让我从来都没有如最开始那般开心。我无法逃离这个神秘的世界,无法伪装得像是一个普通人,无视这个神秘构成的世界,因为,正视它已经成为了一种责任。我不止一次,想要找回过去的喜悦,而只有现在才有那么一点感觉。

    四级魔纹,夸克复苏,面对爱德华神父时的直抒胸臆,都让我愈发觉得,自己也许改变了许多,但是,有一些东西,一直被自己坚持着,哪怕曾经怀疑,曾经无助,乃至于曾经拒绝去想,东西仍旧就在那里,未曾变化。

    在以爬树、单杠回旋、在狭窄的走廊护栏上行走,从高高的阶梯和楼层上跳下,翻过高墙,尝试飞檐走壁这些危险行为做为儿童游戏的年代,大家都肆意奔放,不惧于流血和骨折,也不觉得踩死青蛙,吃烤蝗虫是恶心的事情,只为了得到勇敢的赞誉和钦慕。

    大人们当然不赞同这样的行为,他们只感到害怕和恶心。随着年纪的增长,大人教会孩子们什么叫做恐惧。

    我死不悔改,依旧在房檐和墙顶上奔驰,但当只剩下我一个人的时候,我也不在众目睽睽下逞能了,因为那不仅无聊,而且有些蠢,他人诧异的目光把我当做戏子。

    我成了一个优等生,不涉及危险的行为,不参与体育活动,一心放在学业上。并且,萌生出想要成为一名动力学专家的梦想,这需要很高的学历。

    然而,事实证明,比起动力学,我更擅长心理学,而比起动力学家和心理学家,我的内心深处,更想成为一名英雄。

    英雄是什么?我有过各种各样的理解,但是,最终它没有答案,而只有一个更多从感性而言的断言。那就是我想成为的样子。

    现在,环境和经历打磨了我,我想成为的样子,那理想的自己,也渐渐在内心深处落满尘埃。然而,它始终没有消失,一直伫立在那里,等待着我。

    如今,我在这里叙写着自己的故事,感受着,在这个和过去已经不一样的世界里,不一样的房间里,充斥着相似的味道,感受着,夸克的归来,和它啄食新鲜牛肉的喜悦,感受着,弥漫在这个城市中,那**不定的神秘。并思索着,自己那非人的爱人。然后,这一切,仿佛汇聚成一股清风,吹散我内心深处的尘埃。让我再一次感受到,曾经自己的喜悦和痛苦。那些喜悦和痛苦,与如今的喜悦和痛苦比较起来,算不上什么,但是,它很重要,它是如此的单纯、天真而干净,让我深深感受到,它比现在,更让我接近那个自己想要成为的样子。

    我在这里叙写自己的故事,因为,我已经知道,自己永远都不可能成为自己想要成为的样子,所以,才更要擦拭那些尘埃,让自己可以随时看到,那个自己想要成为的样子。(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