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1193 星光混沌
    爱德华神父的六六六变相深不可测,没有人清楚,六六六到底是固定的数量,亦或者只是某种特指的意义,但他能操控大量恶魔的传闻已经得到证明,所谓的“变相”也意指他可以将自己变成恶魔。这种来回在人的存在形态和恶魔的存在形态之间自在变换的神秘,在整个神秘圈中也是极为独特的,除了他之外,我也从未在其他人身上看到过这种力量。假设每一种恶魔都拥有一种神秘,那么,六六六变相就意味着爱德华神父拥有的神秘数量远超我所见识过的神秘专家。更何况,并非每一种恶魔就只有一种神秘。神秘的多样性,让爱德华神父虽然并非是巫师,却同样对战斗环境具备极强的适应性。

    我不止一次想过,爱德华神父是不是迄今为止,最为全能的神秘专家?任何只要人们可以从思维中构想出来的战术,是否都在他的六六六变相中可以找到应对方法?这个问题无法得到解答,爱德华神父隐匿太久,也许连末日真理教的玛尔琼斯家都弄不清他的底细。不过,有一点是我能肯定的,纯粹以物理上的速度和力量现象来展现威力的神秘,一定早就在爱德华神父的研究中,毕竟,两者实在太过经典。

    针对**,针对纯粹的物理力量,针对高速移动,乃至于针对时间、空间和意识——既然拥有了大量的神秘,可以通过神秘的组合,来应对不同的敌人,那么,这些易于想到的概念,就一定会被列为研究列表中。

    所以,即便晋升到了四级魔纹使者。我也从来不觉得,可以轻易战胜爱德华神父,甚至于,之前短暂的交手,自己并不占据上风,我也不感到丝毫意外。四级魔纹使者在等级上。比三级更高,理所当然地会觉得,四级魔纹使者的战斗能力,会比三级产生一个质变,其参照人物,当然就是三级半魔纹使者的席森神父。排除临场发挥的因素,在基础的神秘力量上,四级魔纹使者比席森神父更具备优势,几乎就是下意识的想法。

    不过。也许是我晋升第四等级的时间太短暂的缘故,我并没有在之前和爱德华神父的交手中,感受到四级魔纹给自身带来的质变。当然,若将夸克的复苏,看作是四级魔纹的影响,的确不能掩饰四级魔纹相对于三级魔纹的提升,只是,或许对四级魔纹有更多期许的缘故。所以,仅仅是这样的表现。不免让人感到失望。

    四级魔纹也许应该更强大一些,而且,应该是以一种更加直观的方式,体现出这种强大。哪怕在不持有临界兵器,不需要依靠权限的情况下,也应该会给超能带来质量上的改变——我也一度有过这样的想法。可事实是,哪怕夸克复苏,我所使用的力量,仍旧是三级魔纹时期就具备的,不仅在数量上。还是质量上,也感觉不到任何变化。

    所以,这场试探性的战斗,终究也不过是三级魔纹使者的我,和六六六变相的爱德华神父的战斗,和之前于伦敦的战斗没有太大的区别。如果知道这个情况,恐怕爱德华神父也会失望吧。不过,除非有更多魔纹使者晋升到第四级,否则,这个情报就可以隐藏一段时间。光光是“四级魔纹”的名头,在只表现出三级魔纹力量的情况下,也足以让人心生忌惮。只要我将自己晋升四级魔纹的情况扩散出去,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都能保证这个城市不需要顾忌入侵者的骚扰。

    这个世界的原住民并不清楚魔纹力量,但是,魔纹对来自外界的神秘专家来说,却是十分常见且具备威慑力的神秘。席森神父抵达三级半,已经备受关注,我此时进入第四级,更会激起他人的联想,间接增强自己的话语权。更何况,此时此刻,在这个中继器世界中,还能抱有原来的神秘,而非是转化为电子恶魔的神秘专家,很可能就只有我一人。

    爱德华神父根本就不可能从这一战中,窥探出四级魔纹的表现,因为,就连我也不知道,四级魔纹到底特殊在什么地方。可是,这一战的消息传开后,却极为有利于这个城市的巩固,以及改善耳语者在愈加激烈地末日进程中,占据一个相当有份量的地位。

    我的脑海中,很快就对自己的处境,有了一个大概的评估,战胜爱德华神父其实并不必要,让他带走眼球和情报,反而更加有利。尽管爱德华神父看似孤身一人,但我觉得,他不可能完全是孤身一人。一个人要完成对多个神秘组织的渗透,几乎是不可能做到的。

    爱德华神父就如同变质了一张巨网的猎食蜘蛛,但是,这个优势并不意味着他可以为所欲为。如果战斗太过激烈,爱德华神父大概也会感到得不偿失吧,因为,那将意味着,他必须抛出更多的筹码,可是,他之所以可以逍遥法外,很大程度上,正是因为他盖起的底牌太多了,可是,随着战斗的深入和激烈化,他将不可避免将这些底牌用在神秘扩散化刚开始的现在,实在不怎么划算。

    一场交战双方都不发自真心的战斗,虎头蛇尾应该就是其最后的结局。我是这么想的,也觉得,这个想法一定无法瞒过爱德华神父。

    爱德华已经转化为第二种变相,这种转变对大多数已经出现的神秘来说,无论速度还是类型,都在平均水准之上。混沌内部激射的光芒,一看就知道,定然具备激光一样的贯穿力。这些光束不仅速度快,数量多,而且就像是安装了自动索敌程序一般,在攻击中不断纠正自己的路线。

    激光的速度比起大多数速度型神秘的速度都更快,神秘专家爆发速度的时候,也往往是通过常见的“加压”方式,例如加压自身的**力量,加压空气的力量、燃烧的力量和冲击的力量等等。可是,这种加压所能抵达的高速。最多也就是以音速为基本计量单位,达到物理学中的宇宙速度值就几乎是极限了。然而,光和波的速度哪怕遭到各种传播介质的干扰,无论上限还是平均速度,都普遍超过加压后爆发的力量所能达到的程度。

    用大数量且具备自动索敌能力的激光对付高速移动的神秘专家,无疑是个绝佳的办法。爱德华神父果然在试探我的高速。到底是怎样的一种神秘效果,但是,其结果一定会出乎他的意料。因为,我的速度,可不是常识所指的速度。

    在我进入速掠状态的时候,任何具备速度概念的东西,都将相对变得缓慢。这些东西的速度值被参照了,相对速度的概念,正被扭转成绝对速度的概念。那片混沌内部的混乱变化。并没有受到速掠的影响,在参照的时候,仍旧保持相对高的变化速度,就和之前“面团”类似,这也意味着,这两种变相的“自身”在一定程度上,不再被速度概念所影响,这也应该是针对速度所能做出的最佳解决办法。毕竟,无论在物理学还是在神秘学中。“混沌”本就会对速度概念产生巨大影响,只是,爱德华神父尚无法做到完全根除速度概念。不过,这样的存在方式,也足以证明,爱德华神父的神秘已经涉足到概念的层面了。大多数神秘专家对上这样的敌人。就是死路一条。

    不过,我已经完全抵达了概念层面。虽然我不知道自己是如何做到的,就像是突然就明白了,之后,就能使用这种程度的力量了。但是,神秘不就是这样的吗?不需要去理解,只需要可以运用。神秘就概念上,也从来不是让人去理解的。

    频率,相对性,参照物,以及所有涉及“运动”的理论,这些科学中的词汇和概念,让我可以从另一个角度,去看待速掠这个超能,去琢磨它的使用方法。配合对“运动”具备可怕观测能力的连锁判定,所有具备“运动过程”的攻击,都无法对我产生效果。之前的“面团”变相,若是仅仅将攻击反弹回来,哪怕只需要经过一个微小的距离,才会攻击到我的话,我是绝对不可能受伤的。“面团”的反击之强力,就在于,它反弹的不是“运动”本身,而很可能同样涉及到“概念”这个层次,例如“受伤”的概念。

    因此,比起“星光混沌”铺天盖地的光束攻击,“面团”的攻击反而更对我有威胁性。不过,爱德华神父之所以转化已经产生攻击效果的变相,恐怕也是为了观察不同攻击方式所能达到的效果,通过对比来研究我的速度特性吧。

    我并没有因此就拒绝使用速掠。因为,我从一开始,就只有速掠这个超能,也习惯于,用速掠去战胜敌人。哪怕速掠的秘密被人琢磨清楚也无所谓,战斗就是这样,也许针对性的策略可以带来巨大的优势,但是,研究出来的东西,若无法在实战中应用出来,那同样没有意义。

    爱德华神父哪怕真的做到了在概念上抹除“速度”,到了实战的时候,是否可以做到通过这样的方式,将我限制住也仍旧是未知数。至少,现在我看不到他有成功的迹象。如果不是在战斗环境中抹除速度概念,而仅仅是将自身的速度概念抹除,对我也是无效的。

    光束就好似海底捕食的鱼群,从我身旁穿过,又陡然掉头,加入第二,第三次攻击。从上到下,从左到右,仿佛它们的攻击规律是凌乱的,无法预测的。但是,在速掠状态下,我永远比这些光束最快的时候还要快上一些,在连锁判定中,它们的攻击轨迹,也是清晰而富有层次感的,哪怕它们所选择攻击路线,可以通过预判,在同一时间,从四面八方击中我即将前往的位置,其结果也仍旧是无效。因为,在它们完成合围之前,我已经已经脱离了它们的攻击路线。在这些光束之间的空隙,还能满足一个人穿过的时候,我就已经擦肩而去。

    光束群试图在极短的时间内,完成预判与合围,交织成细密的巨网,把我从头到脚包裹,切割。洞穿。但是,我总能以超出它们自身应变的速度,直接破坏它们的攻击策略。而在这个可怕的加速过程中,反复的躲避,也无法缩短我抵达“星光混沌”的时间。

    那是比弹指一瞬更短的时间,对许多人来说。就和“瞬间移动”没有任何差别,而实际的效用也是如此。

    “星光混沌”再次爆发一次光束群,这一次,因为我们彼此之间的距离太接近,所以,留下的反应时间也更短,可即便如此,光束群从喷出到击中,仍旧是需要运动过程的。对处于速掠状态的我而言毫无意义。

    从臂铠弹出利刃,扎入“星光混沌”中,我绕着它绕圈疾驰,在光束群再一次锁定攻击之前,已经完成了一百三十三次穿刺和两百八十一次劈砍。“星光混沌”在攻击期间就出现了微小的变化,用肉眼难以观测,但在连锁判定中清晰无疑。

    我张开双手,循着无形的高速通道。穿过层层的光束拦截,落于百米外的大石上。只见光束群宛如失去了控制板,分解成更细小的光束向四面八方疯狂射去,抵达我身前的部分,被我直接用臂刃拦截下来。每一次碰撞,都会出现一蓬更微弱的虹光好似水花一样溅开。分解而成的细小光束,本就已经无法贯穿利刃这样的金属制品。这些四溅的虹光在光能上,也不过是可以灼伤肌肤的程度罢了。

    我在不到一个眨眼的时间中,挥动双刃五十六下,将所有的虹光阻挡在身外。这片光束群的裂解,已经不再具备控制力。所遵循的,不过是一个固定的范围对敌策略。“星光混沌”应该是无法再作为“中枢”活动了,它的膨胀随之呈现,就像是追逐光束裂解般,其膨胀速度也快得惊人。这一幕,最让人容易联想到的,自然是“自爆”这个词语。

    不过,“星光混沌”也不过爱德华神父众多变相的其中一种罢了。从来都没有证据可以证明,击溃了其中一种变相,就能让他完全失去这种变相。目前能够确认的,最接近完全失去一种变相的情况,也许就是“无相天魔”变成了尸体,并被乌鸦啄食得只剩一颗眼球的现在了。爱德华神父拿走眼球,究竟是想要研究,还是想要重构“无相天魔”呢?我虽然想到这个问题,但对结果没有太大的兴趣,因为,眼球一定会成为和爱德华神父进行交易的筹码。

    如果不用交易的契约来约束他的行动,这个城市将要面临的冲击,将会成百上千倍扩大。光是“星光混沌”就可以杀绝整个城市的普通人和大部分神秘专家,我可不相信,“星光混沌”可以释放出来的光束群,就只有眼前的这么多。

    “星光混沌”的膨胀效果,从感官上来说,实在太过强烈,而让人觉得它随时都会爆炸,然而,它最终没有爆炸,而是以更快,更有冲击力的速度猛然收缩回去。仅仅是这样的动静,就足以让人感受到,“星光混沌”内部正在产生可怕的异变,让人不禁联想到一次在它的体内完成的对撞。

    对撞,然后是大爆炸——这就是“星光混沌”的变化,所产生的感官性联想。假设这股力量将要辐射开来,我也觉得,退避是唯一的处理方法,而且,至少这个公园将会毁灭。对一个城市来说,这种程度的爆炸实在太恐怖了。

    一直没有动作的无音陡然飞跃到半空,对着即将收缩到极点的“星光混沌”大吼——从动作来说,是吼叫的姿势,可是,没有声音,更甚者,在这一刻,就好似平日里声波传递的感觉一样,一种死寂正在扩散。扩散速度最快的,无疑是“星光混沌”的方向,但是,扩散范围却并非针对某个方向,而是朝着四面八方。

    不到一秒的时间里,以我们的战场为中心,向外扩散不知道多远的范围,声音消失了,连锁判定的观测中,因为陡然失去了构成“声音”的运动,因而在脑海中,呈现出一种濒临坍塌的景象。就像是,维系微小物质之间的某种力量消失,从而让这些微小物质变成了一片散沙,不足以支撑现有物体的“形状”。

    原来如此,这就是电子恶魔“无音”的神秘吗?比起左川在外界施展“无音”超能的时候,其程度强得太多了。

    “星光混沌”的收缩也在这种“无音”的状态下。变得极为迟缓。乌鸦夸克一如既往,在我的意识刚出现时,就已经从天空俯冲而下,在撞上“星光混沌”之前,陡然化作一片阴影,如斗篷般将它遮蔽。随后一同坠入身下的阴影中。

    夸克在阴影的世界中穿梭,连锁判定以它为中心保持着观测。“星光混沌”的反应在进入阴影的世界时,就恢复了原来的速度,但是,在它完成之前,夸克已经将它扔出了阴影的世界。下一刻,夸克穿过阴影,从我脚下如利箭般射起,再次展翅翱翔于天际。

    我不知道“星光混沌”是否爆炸了。因为夸克的离开,让连锁判定失去基点。不过,这一系列眨眼不及的行动,让我恢复了过去末日幻境中,使用这些技巧的感觉。同样的,这仍旧不是四级魔纹的力量,而是我在三级魔纹的时候,就已经拥有的力量。

    我再一次展开速掠。无形的高速通道缠绕在大树上,我顺着它跃入高空。夸克朝我扑来,转瞬间就化作一张阴影的披风,覆盖我的身体后,下摆于身后展开,就像是一双蝙蝠的翅膀。速掠的力量,让我在高空急速飞驰。目标就是“星光混沌”被抛出的地点。尽管利用夸克的阴影跳跃能力更加便利,但是,“星光混沌”仅仅是一个变相,即便它自爆也不意味着爱德华神父失去战斗力,我必须考虑。之前“星光混沌”的变化是可控的,而现在,爱德华神父已经又转换了一个变相,而这个变相,有可能拥有针对阴影的能力。一旦夸克的阴影跳跃被针对性狙击,我将要承受极大的风险,毕竟,我虽然可以通过阴影跳跃进行移动,却不意味着,我在阴影中拥有多强的战斗能力。

    爱德华神父的六六六变相中,拥有在阴影状态下增幅战斗力的恶魔的可能性太高了。虽然没有足够快的参照物,速掠的加速性能受到限制,但却是我最擅长,也最为稳妥的战斗姿态。

    阴影披风就像是一片阴云遮蔽了阳光,它的下摆在阳光的照射中,就像是不断在融化,又不断在生成,让边缘变得十分模糊,像是拖曳着一条淡淡的灰暗尾气,又像是蒙上了一层薄薄的毛玻璃,直到很远的地方,才变得干净。披风也是翅膀,但是,现在的翅膀和过去的翅膀,已经有了许多不同,形容起来,就如同失去了骨架和血肉,而仅仅由一层层的绒毛和气态物质构成。它的外观比过去更加轻柔,可是,那阴影的色泽,却越发给人沉重的感受。

    我不知道,这是不是四级魔纹带来的变化,但是,这种变化带来的好处是可以体会到的——就像是往机器中加入了润滑剂一样。使魔夸克在施展阴影能力的时候,远比过去更加快速,圆融,就像是它本来就由一团阴影构成,而并非是从鸟类转变为阴影。

    我的飞行速度也如同被润滑过一样,即便在同样的景色参照下,也能深刻感受到,自身拥有比平时更高的加速度。从城中抵达“星光混沌”被抛离的远郊,只花费了不到一分钟的时间。速度已经超过音速,但在整个飞行过程中,却从来都没有出现音爆现象。

    速掠在一瞬间,将速度降低为零,我在山包上空悬停,下方的爱德华神父已经从“星光混沌”的变相恢复成人形,他应该是在等我,这场相互试探的较量,看来已经可以划下休止符了。我拿出了几乎所有的手段,爱德华神父也暴露了两个变相的能力,至于谁更赚一点,我却从来都没想过。因为,在过去,知道我有什么能力的人同样很多,能够杀死我的,即便不知道这些神秘的具体情况,也能杀死我。而无法杀死我的,无论对方做了多少针对性的布置,也都无法办到。

    爱德华神父,不是可以杀死我的一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