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1200 新势力登场
    nog对噩梦拉斯维加斯展开了相当深入的调查,从种种细节去推断它之所以存在的真相,那些看似毫无关联的线索,被他们用想象力编织成一张逻辑的巨网,笼罩尚未得到证明的结论。中继器核心就在噩梦拉斯维加斯,这个猜测得到多数人的认可,如今nog的活动重心有相当一部分已经转移到噩梦拉斯维加斯,每一个知名的集会场所,都有他们的眼线和触须,而在玛索钟表店附近的这个集会场所,更是以酒吧为核心,逐渐被nog彻底掌控。这种种操作并非摊开来让每个人都能意识到,但却也不会刻意为了隐藏而降低扩展速度,集会场所这种先前的无主之地,如今已经有了一个隐秘的主人,不过,nog似乎还不想那么快就跳到前台来。所以,在无可避免的统合到来时,会出现一个代表性的人物吧。

    “我们打算给这人一个风光的头衔。”约翰牛说,“他不会是nog的人,甚至可以是末日真理教的人,但只要他行动起来,就一定会留下痕迹。”

    “其实,你更倾向于,这个新生的领袖是末日真理教的人吧?”我觉得是这样。

    “末日真理教毕竟掌握着比我们更多的情报,我们需要一个带路党,不管他是不是自愿的。”约翰牛笑了笑,没有反驳。

    “你确信末日真理教也需要中继器控制核心?”我反问。

    “假设他们的目标就是召唤那个怪物,那么,他们进入这个中继器,也定然和那个目标有深刻的联系。”约翰牛斟酌了一下,才说:“我不能肯定,要成功召唤那个怪物。是否一定需要拉斯维加斯中继器的力量,但是,如果他们无法得到中继器控制核心,也必然不会让其他人,包括纳粹和我们nog得到,否则。他们不能保证,其他人不会利用这台中继器的力量来阻止他们。”

    “其实,我个人觉得,末日真理教其实并不特别在意拉斯维加斯中继器。”我将自己的想法照实说了一下,“它们和纳粹的关系比外表看起来的还要紧密,纳粹要利用拉斯维加斯中继器做的事情,末日真理教也应该极为了解,正如我们可以顺水推舟做许多事情,末日真理教至今为止的所有动作。也可能同样是顺水推舟,用中继器控制核心转移所有人的视线。他们有可能真的不需要这台中继器,而所有针对中继器的活动,有可能只是为了让其他人和纳粹纠缠下去,直到他们的计划成功。”

    约翰牛想了想,说:“是有这个可能,但是我们无法证明。也正因为我们至今为止,对末日真理教的最终目标的猜测。大都基于自己的联想,所以。才需要一些人和末日真理教发生牵扯。现在,末日真理教就像是游离在外的第三者,我需要他们进行更大的,更有针对性的活动,哪怕这种活动只是掩人耳目的行动,其真实目的在其他地方也无所谓。”

    “也就是说。打草惊蛇?”我总结到。

    “没错,无论这条蛇是否真的被惊动,只要它真的出现可以被我们捕捉到的动静就足够了。至于,这条毒蛇会否利用这些动静,引诱我们往陷阱里跳。我只能说。nog也有自己的判断力。”约翰牛说:“想要捕蛇,总得冒点危险让蛇现身,不是吗?”

    “你有自己的考量,不需要我来评价。”我将苏打水一口喝光,站起身向她告辞,“将你们所有关于末日真理教的情报都发过来,假设他们的目标不是中继器,而是那个怪物,那么,针对那个怪物的任何行动,都能让他们感到紧迫。”我想,这就是约翰牛宁愿将nog的资源和成果共享,也希望我将目标转向那个怪物的原因,暂时看来,同样是一箭三雕的好棋。

    约翰牛点点头,说:“具体行动的时候,我还可以提供三到六名人手作为后援,不过,不需要太过期待他们的战斗能力。”

    “一个四级魔纹使者,已经可以做很多事情了,不是吗?”我说。

    “其实我很想知道,你为什么还能保持魔纹力量。这是你的秘密,但是要交易的话,我想我们也有等值的东西。”约翰牛没有任何掩饰地扫了一眼我的有手腕。

    “很遗憾,这真的是一个秘密,而且,我也不觉得你们真的可以付出等值的东西。”我的拒绝应该没有出乎她的意料,她只是挑了挑眉头,没有更进一步的试探。我想,以她的情报来源,想必早已经知道,我也并非是一开始就能保持魔纹力量的。nog或许会以为,是我对这个世界神秘性的研究有了新的突破,甚至会根据种种蛛丝马迹,联想到电子恶魔召唤系统上。但实际上,并非是我做了什么,而是“江”做了什么。这个世界上,几乎没有人知道“江”的存在,在他们眼中,我就只是自己而已,然而,我从来都不仅仅是自己。

    我离开酒吧的时候,有不少目光射过来,但很快就偏移开了。我对这个集会场所十分熟悉,在酒吧也能提供情报的协助下,我对这个集会场所的老人和新人,具备一种感觉上的,敏锐的区分能力。那是从他们的言行举止等等将人和人的气质区分开来的细节,通过本能直觉进行区分的能力,并非是通过大脑进行详细的推理,而是如同“嗅到气味”,“用肌肤感受风的存在”之类的感觉。我从来不怀疑这个感觉所得到的结果,在过去,它已经证明了,在应对变化多端的神秘环境时,它比逻辑推理更加搞笑而准确。如今,我从这些从自己身上扫过的目光中,嗅到了陌生的不友好的味道。这些人之中,存在一些从其他地方过来的家伙,从感觉来说,他们并不打算立刻和我硬碰硬,而仅仅处于监视阶段。

    我没有理会他们。连锁判定已经展开了,哪怕不回头,也有五十米的监控范围,这个范围内的监视者已经暴露,但是,在更远的距离上还有一批人。用肉眼大概是看不到他们的。但是,在冥冥的感觉中,仿佛有一个声音在我的耳边述说着他们的数量。

    这些人到底是哪方的势力,想做什么,都暂时不知晓,被人如此刻意地监视起来,也是进入噩梦拉斯维加斯以来的第一次。虽然没有证据,但我却觉得,其实他们的最终目标不是我。而是约翰牛,乃至于nog。这伙人的行动或许是被多方意志所推动——其中有可能包括末日真理教、纳粹甚至是爱德华神父这样强大的独行者——但他们之中的大多数,可能并不清楚,nog到底是如何强大的神秘组织,甚至并不十分清楚,挡在他们前方的绊脚石叫做“nog”。他们的目标不是摧毁nog,而是对集会场所有所谋划,而将针对nog的行动视为附带。

    我通过感觉。勾勒着这些人的行为模式——他们针对酒吧,针对约翰牛。连带着将我也视为眼中刺——至于事实是否真的如此,我并不十分在意。四级魔纹使者已经可以不在意大多数恶意的针对,更何况,我觉得nog早已经有更详细的情报了,他们根本就不需要帮助。

    不过,既然已经有人开始行动。足以证明,噩梦拉斯维加斯的社会结构将会面临一次革新,以及一场将会波及每一个电子恶魔使者的混乱。如果只有nog在活动,混乱应该不会持续太长时间,但是。若有其他入侵者试图浑水摸鱼……不,应该是一定会有人试图浑水摸鱼,不求一次性重创nog,而仅仅是一种针对nog的试探,亦或者是又一个阴谋的一个环节。

    像nog这样处于风头浪尖的神秘组织,从来都没有太多歇息的时间,一个又一个的阴谋就像是始终笼罩在他们头上的阴霾。我所看到的并非全部,也几乎没有人可以看到全部,那些已经开始的,也许会被注意到,但是,许多刚刚才埋下伏笔的,已经在不知不觉中发酵。想要将所有的阴谋破灭,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哪怕是网络球这样的强力组织,也在小局面上有所胜败和牺牲,更何况是这一支nog队伍。我想,他们早就知道,就在他们进行谋划的时候,有更多针对他们的阴谋也已经开始了。nog身为当前最为活跃的神秘组织,就如同木秀于林,众矢之的,然而,想要潜伏起来缓慢发展,却是更加不可能的事情,毕竟,真正的对手,是末日真理教和纳粹这种等级的敌人。由于我破坏了他们在亚洲登陆的计划,他们失去了在亚洲这块敌对力量较小的地盘发展壮大的机会,而不得不在一开始就直面可怕又强大的地主。

    这当然是很麻烦,极为危险的情况,整支队伍的神秘专家,将面临预计中多处百分之二十的减员,没有人会希望自己成为这多出的百分之二十中的一员。我十分理解,我对他们的伤害,以及他们对我的怨怒。如说约翰牛的计划全都是善意,那也未免言过其实,毕竟,如果不得到nog的许可,哪怕约翰牛的背景是网络球,她的计划也绝对不可能通过,而她也绝对可能冒着违背队伍意志的危险来和我通气。而既然她能委托我做那些事情,拿nog的资源和我进行交易,就必然证明了,nog许可她这种私下行为,而且,这种行为的结果也绝对不会缺乏nog队伍的恶意。

    或许,我将不得不站在nog的面前,被针对nog的各种阴谋所针对。

    可即便如此,我也无所畏惧。

    我可是很强的,比所有试探出来的结果,都要更强。

    我离开电子恶魔使者群集的地方,游走在僻静的街巷中,不需要回头,也能感受到,那种套牢在身上的监视感。他们开始接近,连锁判定在脑海中,勾勒出他们的行动模式。这些不知背景的电子恶魔使者,就好似狼群狩猎一样,逐渐加速,从两侧对我进行包夹。利用电子恶魔的神秘,他们的行动如同行云流水。借助各种盲点藏匿着身形,用肉眼无法观测到他们的存在,用耳朵听不到他们的动静,鼻子也嗅不到他们的气味,就像是幽灵一样。

    他们的队伍行进看似零散,却并非是完全只顾个人的行动。在如同偶然的交互中,显露出一种心有默契的秩序。所以,才将他们形容为“狼群”。这样的队伍可不是随便将电子恶魔使者聚集在一起就能成立的,没有充分的战术修养和惯性行为,就只会真的成为一片散沙。三百六十行的普通人中,百分之九十的人,哪怕拥有电子恶魔,也无法在第一时间学会应该如何战斗,更别提让他们聚集在一起的时候。自觉去磨练自己的战术素养和团队意识了。因此,这伙人有很大可能,在成为电子恶魔之前就已经是军人了,而且,还是同一行伍的人。他们成为电子恶魔使者,应该不是偶然,而是某个势力在察觉到电子恶魔召唤系统后,第一时间做出了反应。建立了这么一支队伍。

    不过,也至少需要这种程度的队伍。才在表面上,拥有冲击nog的可能性。我不知道他们为什么针对我,其理由大多会牵扯到nog,但是,哪怕是再奇怪无端的理由,也无法掩饰他们的行为。而且,也绝对不可能通过语言的解释,去劝说他们放弃敌对。

    当他们开始行动时,除了暴力之外,就已经没有别的应对办法。

    我从疾走变成小跑。不断加速,他们铁定意识到了自己的暴露,从两侧穷追不舍,当然,因为速掠的存在,仅仅是追逃的话,我可是很轻松的。无音从我的影子中窜起,抱着我跳上交通灯,以此为踏板又是一跃,直朝侧旁的高楼而去。于低处穿梭的电子恶魔使者们终于一个个露出身影,随之而来的是一片密集的射击,虽然使用的是电子恶魔的神秘,但效果简直就像是军队式的重火力扫射。

    物体高速飞行的破空声在抵达无音身周的时候就消失了,无音的神秘,在禁绝了声音的同时,也让这些物体的速度降低到了极点,根本就无法打穿它的身躯。我一直都猜测,形成无音效果的神秘,其实就是一种对声音传播媒介,乃至于声音在媒介中传播过程的干涉。只有运动,才会发出声音,无法产生声波,也可以视为一定程度的运动停止,于是,才能达成和魔纹使者锉刀的“静止”超能类似的效果。

    锉刀的“静止”超能范围极小,但效果也更加强力。无音的效果无法完全达到“静止”的程度,范围却相当大,即便如此,仍旧有不少“炮火”越过这个范围,击中大楼本体,下一瞬间,从楼体内部爆发的冲击震碎了六层楼的玻璃,除了先天宛如背景一般无法进出的房间纹丝不动,剩余可以使用的房间全都被剥了一层皮,如同尚未装修的泥胚房。各种材质的碎片伴随冲击波向外部溅射,足以将普通人的身体打成筛子。

    不过,这种程度的溅射攻击仍旧拿无音无可奈何。无音抱着我穿过粉碎的窗户,落入楼层中,这栋楼和周遭的楼群比起来不算高,但从内部格局来看,应该是一栋办公楼,被分割出来的房间最多只有内外两进,我们落脚的地方,虽然不是被敌人的炮火正面击中,但仍旧宛如被风暴洗礼过一样。

    我并不打算逃跑,这栋办公楼是我为那些充满军人感觉的敌人准备的战场。尽管使用速掠的话,战场广阔与否并不能成为阻碍,不过,按照以往战斗的经验,以我的能力,在一个合适的空间里作战,仍旧是最省力的方法。我不觉得这些敌人拥有胜利的可能,不过,“神秘”向来以诡谲多变著称,一旦出现什么奇奇怪怪的能力,也会让人觉得束手束脚。事先选定战场,并不能保证一定能够轻松战胜敌人,但在什么情报都没有的情况下,按照自己的想法来才是最正确的。

    无音不是我的电子恶魔,准确来说,我其实是无法控制它的,但是,它过去的行动,证明了,它能理解我的想法,并且拥有一定程度的战斗智能。和大多数电子恶魔使者比起来,左川的电子恶魔也是比较特殊的。我推开办公室的门走进长廊,连锁判定已经笼罩了五十米的范围,动念之间,填满弹药的行李箱ky3000已经提在手中,使魔夸克仿佛穿越时空,从空气中钻出来,黑色的羽毛洋洋洒洒,并非是从它身上脱落的,而像是它出场时的一种效果,而且,这些羽毛也同样具备神秘性,它们几乎是没有阻碍般,直接穿过地面,向下方的楼层洒去。

    在连锁判定可以观测的范围内,羽毛并非直直落下,而是被气流卷起般,沿着一条条模糊的路线飘去。我没有控制这些羽毛,也不知道该如何控制,但是,羽毛存在的地方,连锁判定在脑海中勾勒的形象就更加清晰,就像是这些羽毛收集了别的资讯填充进来,几乎就如同用摄像头观察没什么区别,我甚至可以感受到,那些地方的空气流动。

    当第一个敌人如同蜘蛛一般,利用一条长长的丝线摆荡着窜入房间时,从上方斜斜飘落的黑羽已经洒落他的头顶。这个敌人和我想的一样,身上的装束充满了军人的风格,不是现代化的军服,而是更有一种戏剧般的古典军服美感——军大衣、宽檐帽,长筒野战靴,白手套,猪嘴一般的防毒面具将整张脸都遮掩起来,腰间别着样式古老的燧发枪,但想来攻击力绝对不会只是燧发枪的水准,大腿旁别着一尺多长的皮套军刀,坚韧的丝线从他的袖口延伸出来,在他站稳之后,顿时崩溃成一粒粒细小的光粒。我觉得,那丝线其实就是他的电子恶魔,亦或者,是电子恶魔的一部分。

    紧接这名军人其后,更多的军人或是利用道具,或是被人携带,或是使用电子恶魔的力量,依次窜入这栋大楼中。他们的位置构成一个立体的包围圈,从四面八方向我合拢。果然和我想的一样,这些人其实早有准备,在我观测不到的地方,同样有一批人从相对的位置进入这栋大楼中。也许,在他们看来,我只身进入这栋大楼,简直就是自寻死路,如瓮中之鳖。因为,在这个相对狭窄的地方,猎物也相对更缺乏活动的空间。

    只是,在我的眼中,他们是猎物,而在他们的眼中,我才是猎物吧。

    这些军人的电子恶魔也充满了个性,但只有三分之一的人直接暴露出来,另一些人的电子恶魔可以进行猜测,而剩下的一部分,则是完全没有暴露出来。

    总数三十三人,比我事先观测到的还多了一倍,能够一次性出动这么多训练有素的电子恶魔使者,足以证明,他们背后的势力在电子恶魔兴起的时候,就已经做好了一个适应性的规划,主动去迎接“神秘”的到来。单单从适应力和敏锐性来说,就不是“普通”可以形容的。这样的势力,一定清楚nog的存在,并从nog的发展中学到了许多东西吧。

    要集结军人职业的电子恶魔使者,在短时间内就形成规模,必须在神秘扩散化的初期就开始动手,要说其中完全没有入侵者的协助,可能性不是没有,但绝对是极低的。因为,在一个没有神秘的世界中,要出现一个对神秘如此敏锐,又恰好涉足军队的人,其偶然性实在太大了。我没有听约翰牛等人提起过nog之外的集团化神秘组织,但也许只是我孤陋寡闻了,从这批军人的素质来看,其背后的组织规模绝对不会小。

    而在我的记忆中,外界也同样有这么一个,完全由军人构成的强力神秘组织,其更是nog的七大理事之一。

    会是这个中继器世界中,得到入侵者的引导,从而构建出来的雇佣兵协会吗?我不由得如此想到。不,或许还应该算上另一个敌人方面的军事化神秘组织。

    “纳粹?”(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