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1197 酒吧
    来到噩梦拉斯维加斯的电子恶魔使者们如果没有在这个巨大城市中冒险的想法,就会长时间停留在集会地点,等待苏醒时刻的带来,假设有一些特别的想法,才会选择从更危险的鬼影噩梦中返回。不过,据称离开噩梦拉斯维加斯时选择通过鬼影噩梦,会产生一些奇异的事情。到底是怎样的奇异,在传闻中没有详细资料,也因此让人浮想联翩,猜测通过这种方法可以取得鬼影噩梦的控制权。和这个传闻有关的另一些传闻,最热门的自然是和鬼影噩梦相关的情况,对于鬼影是什么,和鬼影的互动,又会带来什么,鬼影和电子恶魔的关系又是什么。对于必然要面对这些东西的电子恶魔使者来说,就如同吃饭喝水一样,是逃不过的日常。

    包括酒吧老板和玛索在内,一些明显异常于其他电子恶魔使者的存在,出现在传闻中,不过,正因为没有人可以摸清他们的底细,所以,传闻中的许多情况也做不得真。但无论如何,既然已经成为传闻中的存在,其他人对待他们的态度,除了好奇之外,更多的则是敬而远之。和如同蜘蛛般守在巢穴中的玛索不同,这个机会场所酒吧的主人在大多数时间里,都是一副淡然的脾气。

    酒吧没有名字,也不需要,因为有一股势力确保这条街上没有其他酒吧存在,也就不需要再用名字去和其他酒吧区分。酒吧的招牌是一个半裸的卡通女性,肆意张扬又充满了粉色的诱惑,一眼望去,让人觉得这里也经营红灯区的业务,实际上也是如此,尽管这项业务并不光明正大。但的确在运营项目中,而且,也完全由背地里控制酒吧的势力把持着,禁止第二个类似业务点的出现。很多人都可以从集会场所的一些细节上,感受到这股势力的存在,但却很少有人知道。这股势力叫做nog。整个集会场所并没有明面上的控制者,每个人都来去自由,只要不怕惹众怒,也可以在众目睽睽下开战,维持这里秩序的,似乎就是一种约定俗成的潜规则,而没有明明白白的法律条文。不过,那也只是表面上的情况而已,nog对这里的把持是很深入。也很严密的,不少神秘专家,尤其是来自网络球的神秘专家,对于如何操纵舆论,引导他人的思维,拥有丰富的经验和强大的动手能力。

    约翰牛正是来自于网络球的好手,同时也是仅次于铆钉这个指挥官的四个队长级人物之一,她的战斗力自然不用怀疑。不过,其职责更偏向于队伍内部的政务。不仅在中继器世界。在噩梦拉斯维加斯里,也承担着相同的职责——引导伴随“神秘”兴起的思潮。“神秘”给世界带来改变,也会扭转一个人的人生,这是一种无法遏制,无法控制,坏事多过好事的改变。人们的思想受到冲击,也更容易滑向极端和恶劣的方向,网络球能够以一个“伟大目标”为核心,形容逆潮流一般,在众敌环视的情况下发展壮大。虽说也有“剧本”的作用,但其本身的努力和能耐,也是不容小窥。

    在所有神秘组织中,网络球是和正常社会体系最为融洽的神秘组织的说法,没有任何夸大。他们不仅积极产于正常的社会循环,更扮演着政府知心顾问的角色,尽管不像末日真理教那样,可以大规模制造出狂信徒,但是,在引导舆论,潜移默化人们的思想上,也同样是硕果累累。

    表面上以七个具有代表性的神秘组织为核心组建出来的nog,网络球也凭借自身的能量,占据着最大份额的话语权。在一般情况下,将nog的行动,视为有百分之九十遵从网络球的意志,也是较为准确的。

    也正因为借助了网络球的智慧,在这个“神秘”刚刚开始扩散的中继器世界里,nog也算是如鱼得水,发展迅速。若非目标的状态依旧模糊,否则,铆钉他们大概会打着速战速决,直取核心的战术吧,然而,拉斯维加斯中继器的控制核心到底是什么样子,以怎样的状态,存在于何处,这些秘密还有待探索——在一般情况下,像是中继器控制核心如此重要的东西,当然是要严密隐藏保护起来的,但是,在各方势力的运作和阴谋中,它已经变成了类似诱饵般的存在,这方面的情报很明确,它一定会被以一种可以强夺的方式释放出来。所以,才有了我们这支特别作战部队。

    nog对中继器控制核心的出现没有任何主观能动作用,这是我的判断,而并非确切的情报。所以,到底是在什么时候,怎样的情况下,与其他诸如末日真理教和纳粹之类的神秘组织进行最终决战,也不是nog可以把握的。如此一来,在中继器世界中发展nog,也就成为一个稳妥的选择。受到中继器的制约,即便是nog这样惊才艳艳的组织,也不得不将成员们的神秘,转化为更具备这个中继器世界特色的神秘,才能确保自身神秘的使用。来自约翰牛的情报说,有一半的神秘专家选择成为电子恶魔使者,但我觉得,和我一样,可以通过其他方法,维持自身神秘,亦或者,虽然使用了电子恶魔召唤系统,但同时对电子恶魔进行改造,诸如此类的后手,也是可以想象和理解的。

    nog不可能将所有的筹码都压在明显就是一个陷阱,且不在自己控制下的神秘转化上。酒吧主人的情况,就是其中一个改造个例,而没有表现出太多不同于普通电子恶魔使者的约翰牛,我也觉得,她实际上,也隐藏了许多异常之处。

    很多来到这个集会场所的电子恶魔使者,都喜欢到这个唯一的酒吧里呆上一会,甚至是直到苏醒为止。相比起人数众多,但却仍旧时不时会有人莫名其妙失踪的集会场所,充斥着个人鬼影噩梦力量的酒吧,在不触怒酒吧主人的情况下。安全性也的确更高一些。很多在常来这个集会场所的电子恶魔使者们都清楚这一点,却只有很少一部分才能长时间逗留在酒吧中,因为,想要在这里停留就需要消费,酒吧里可以找到红灯区酒吧都会提供的乐子,同样没有任何一项免费的服务。而正常世界中的金钱,在这里的购买力很低,反而是经常到集会场所之外,那些空旷、偏僻而危险的地区冒险,带回的情报,哪怕只是一张手绘的地图,也比正常的金钱更有购买力。

    换句话来说,酒吧鼓励顾客们到噩梦拉斯维加斯的每一个角落去冒险,并且。只要提供银行账户,也会在苏醒后得到一笔相应的活动资金。反过来,要通过类似的渠道,对酒吧主人乃至于其背后的势力进行赞助,以图获得一些特权,则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不愿意冒险的人,想要在酒吧里停留,也有其他渠道。但总得来说,还是相对困难的。噩梦拉斯维加斯相对于现有电子恶魔使者的数量来说。实在太大了,也充满了未知的危险,在这样的环境中,人员流动并不频繁,在某个集会地点出没的人大多数是熟面孔。即便如此,对酒吧来说。也没有什么人情好讲。呆在酒吧外,没什么事情做的话,就会很无聊,不少电子恶魔使者来到集会场所后的生活是十分单调而安静的,也普遍没什么活力。相反,如果看到一个精神状态活跃的电子恶魔使者,那对方八成就是一名冒险者。一部分冒险固定驻扎在某个集会场所,而另一部分冒险者更喜欢四处行走,前往未被开垦的地区,亦或者其他集会场所。

    这样的情况,让许多人都觉得,这个噩梦拉斯维加斯似乎正变成一个虚拟真实的大型网络在线游戏。针对“入梦”和“苏醒”的情况,“上线”和“下线”的说法也渐渐普及起来。

    我已经在早期,就已经利用速掠,在整个城市中扫荡过那些不知道有什么作用的阴影团,也算是对这个城市的了解相对丰富的一个冒险者,可即便如此,我仍旧无从了解这个噩梦拉斯维加斯的秘密,以及它将如何变化的趋势。如今的冒险者们收集到的情报中,虽然有大部分我早已经知晓,但仍旧有一小部分,是我未曾见过的异常。这些一点点积累起来的不同,让我感觉到,这个噩梦拉斯维加斯伴随着电子恶魔使者的进入,一直都在变化,也许,就是电子恶魔使者自身促成了它的改变。这种猜想,自然也作为交易的一部分交给了nog,而对方的回应,并没有完全否定这种想法。

    噩梦拉斯维加斯是为了电子恶魔使者而存在的,这样的说法,在电子恶魔使者中也很有市场,随之而来的,是“噩梦拉斯维加斯不可能完全探明”的说法,这个说法的受众较少,但nog内部有不少人赞同。不过,其真相到底如何,还需要更多时间的观察。

    我没有打扰坐在吧台角落的酒吧主人,向吧台要了一杯苏打,点燃香烟,环视着店内的人们。出于酒吧的经营方案,能够呆在这里的家伙都是些精力充沛的冒险者,大都是黑色和白色肌肤的欧美人士,因为我将神秘扩散化的重心驱逐出了亚洲,导致亚洲人无法在第一时间获得神秘化的优势,也因此避免了神秘扩散前期,因为缺乏相关知识和经验而产生的混乱。虽然“神秘”是一种将要改变世界的力量,但总得来说,我并不认为,在有入侵者插手,各方神秘组织默契发展的趋势下,晚一步获得神秘力量带来的好处有什么不妥。哪怕是末日真理教这样经营许久的大型神秘组织,也不可能将活动重点从“神秘”更为丰富的欧美区转移出来,去经营犹如神秘贫瘠地带的亚洲。

    尽管如此,在一周后的现在,黄种人,尤其是亚裔外籍人士的数量,也已经陆续在酒吧中增加起来。不单单这个集会场所,在其他的集会场所中,nog也有相关数据的统计。这些进一步从菜鸟变成噩梦拉斯维加斯冒险者的电子恶魔使者拥有充沛的精力和旺盛的好奇心,他们嗅到了时代改变的气息,变得生机勃勃,而野心的滋长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不过,在他们完成势力组建之前,拥有更丰富经验,且强夺了先机,更是这一次神秘扩散的幕后黑手的入侵势力,已经初步完成了势力范围的分割。一周的时间看似短暂。但实际上,准备工作在更早时间就已经完成了。

    这些人聚集在酒吧里,无论是带着怎样的想法和情绪,都已经证明,酒吧已经成为一个谁也无法避开的核心符号,而这个符号,是由nog掌控的。其他的集会场所虽然看似暗流汹涌,多股势力在争夺类似酒吧这样的核心位置,但我不觉得。最终的胜利者可以完全排除nog的干涉。不仅仅是nog,有不少数据证明,末日真理教和一些独行入侵者的行动,也开始频繁,有点走上台面的趋势,而其中,爱德华神父自然是很多人都瞩目的焦点。

    我所掌握的关于爱德华神父动向的情报,在nog队伍中有更高的评价。不过。近期内,爱德华神父似乎又再一次处于行踪不明的状态。哪怕是已经初见狰狞的nog也没有半点头绪。玛索的情报,也完全无法从正常世界中获得,她本人在噩梦中十分活跃,但是,即便在面对我的时候,也没有泄露自身情报细节的一分一毫。从另一个角度来说。我对她可以做到这种程度的保密,也是十分高兴的,没有人可以找到她,也从侧面证明,她的安全不需要担心。对我来说。是否可以找到玛索,比起她的安全,简直是不值一提。

    酒吧舞台上的钢管舞再一次开始了,表演者也是电子恶魔使者,能够来到这个噩梦拉斯维加斯的,没一个普通人。不过,哪怕可以进入噩梦拉斯维加斯,意味着这人在所有电子恶魔使者中的出类拔萃,但也并不意味着,每一个进入噩梦拉斯维加斯的人都能活得更好,亦或者说,仍旧会受到各种因素的制约,而去做一些在常人看来,不是一个强者应该去做的事情。

    例如表演钢管舞的那些女性电子恶魔使者,其实并不能因为她现在正在做这种在普通人看来十分低下的工作,就断定她的强弱。在酒吧里做这种业务,乃至于做更深入交流业务的女性和男性,的确有一部分是想要通过这种工作,来代替常驻酒吧的费用,但是,也有相当一部分,是因为想做才做,而这部分人在个性上通常很突出,而在能力上也十分优秀,对她们和他们来说,这只是释放压力的一种方式,他们也会去冒险,也会成为客人,他们是否上台,是否出柜,并不是由酒吧控制的,而是签订一份更加自由的合约。

    酒吧作为后台,加上她们和他们自身的能力,让这些人获得了比在正常社会中更大的自由,似乎无论做什么,都完全依循自身的想法,没有人可以强迫。但实际上,从思想的引导角度而言,这些人仍旧是受到nog控制的,只不过,这种控制更加隐晦,也更难以摆脱。严格来说,这些人的“自由”,并不基于他们自身,而基于酒吧,也就是nog意志下所构成的制度,哪怕这种制度是以“约定俗成”的潜规则形态而存在。

    控制和引导思想,哪怕是“约定俗成”的东西,也是可以成为某个意志的体现,网络球在这方面做到了一个神秘组织的极致。虽然,即便没有“神秘”,也可以通过舆论科学做到类似的事情,但是,“神秘”的存在,让这种力量更加深入,更加精细,也更加隐晦。按照过去的经验,这种引导和控制,最终会形成一种滚滚大势,将没有绝对实力对抗组织力量的个体席卷吞没。唯一能够让nog伤脑筋的,就只有相同力量的神秘组织,以及力量超绝的个体,以及这种个体率领的小型神秘组织,例如我和耳语者,以及爱德华神父这样的人。

    铆钉率领下的nog队伍,已经在竭力扩大自身的力量。可是,他们仍旧无法放下心来。因为,这里是纳粹的中继器,他们无论做了多少事情,理论上,纳粹仍旧有调动中继器力量将所有人一网打尽的可能性。让他们觉得,这个可能性不是百分之百的,仍旧是一些类似预言的神秘,包括先知在内,nog在行动之前,就已经对行动结果进行过测定。我并不清楚更多的情况,但是,铆钉他们正在积极运作,是出于积极的能动,而并非绝望的情绪,这一点是可以确定的。

    集会场所的正规化,也应该nog队伍的下一个目标,但是,在那之前,如果不想出现太过激烈的抗议,就必须有一股更加强大的外力,去压迫这些电子恶魔使者。原先我就对黑烟之脸出现在这里的情况有所猜测,现在,就更觉得,也许黑烟之脸就是这样一股压力的备胎。如果在nog的计划规定的时间内,噩梦拉斯维加斯还不出现一波更大的侵袭和改变,那么,nog就有可能主动大规模启用黑烟之脸,人为制造外部压力。对nog来说,或许这种人为制造的压力才更符合他们的计划,因为,这种压力是他们可以控制的,还可以在更多的突变中,让黑烟之脸承担更多的职责。已经混杂在nog队伍中的五十一区的人马,同样对此喜闻乐见,因为,黑烟之脸的扩散,相对会增强他们在队伍中的话语权。尽管大家的目标相对一致,但是,队伍内部隐形竞争仍旧是存在的,约翰牛就没少抱怨过,自己也被人下了绊子。

    酒吧在这个集会场所的位置,正在一天比一天超然,这样的变化并不很明显,但是,有心者应该都可以看得出来,我相信,有许多人并不满意这样的变化,而试图做点事情来。而且,身为弱势的反对者,让他们有信心展开行动的力量,应该有一部分来自其他的集会场所。伴随着时间流逝,这种暗流汹涌的感觉,就越来越清晰,酒吧外的气氛,就好似一点点被拉紧。这样的变化是缓慢而隐晦的,但却足够让一些感觉敏锐,但情报不足的人也察觉到,进而让他们选择离开,不过,哪怕去到别的集会场所,情况也是一样,这一次的暗流可不是游荡在单独的某一个集会场所中,而会波及任何人流密集的地方。如果不想被波及,最好的选择是进入城市那些人迹罕至的地区冒险,不过,我想也不会有多少人做这样的选择,因为,被人为制造的事态波及的伤害可以想象,可是,噩梦拉斯维加斯的诡异,却是难以想象的。

    没有太过深入的认知,而只是在敏锐感觉的驱使下,试图趋利避害的人们,让多个集会场所的人员流动密集起来。相关的数据,也是从约翰牛手中得来的,我虽然自我约束于亚洲,但是,噩梦拉斯维加斯可不管身在何处,只要符合条件者,都会被拉入进来,这也意味着,我同样对这里拥有强大的影响力。哪怕只有我一个人,都可以让集会场所造成动荡,更何况我并不只有一个人。nog知道格雷格娅等人的存在,为她们提供帮助,为我免费提供集会场所的一部分活动数据,就是一种释放善意的行为。而我觉得,他们不会就这么白白付出,会通过约翰牛,以“友好的暗示”让我参与他们的行动。

    当然,在关键的一刻到来前,我并不介意,继续站在nog的立场上行动,其实,也没有什么更好的选择,不是吗?(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