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1210 五十一区的怪物
    巴黎华击团的成立和出现充满疑点,可是,哪怕从这个身为团队头目的女人口中得知了“光人”的存在,仍旧不足以找出更多的线索。哪怕拥有种种超能,我自身用于情报收集和分析的才能不算得出色,相比起来,nog和网络球那些更专业的人士,可以从这个女人身上挖掘出更多的东西。这个女人想要知道情报,那么,情报本身就可以成为诱饵,因此,我不打算向她吐露太多东西,避免nog的那些人失去这部分作为诱饵和筹码的情报,毕竟,同样的情报,在我的手中,和在nog,尤其是在网络球的手中,所能达到的最大价值是不一样的。

    我相信,nog的人也会对这个女人口中的“光人”充满兴趣。仅仅从她的意识态因为“光人”的存在,避开了电子恶魔体系的噩梦,就足以证明,“光人”至少是和整个电子恶魔体系同一等级的神秘存在。我的分析能力不算出色,但并非没有,比其他人都要光怪陆离的冒险,让我获得了比其他人更多的认知和更广阔的视角,我拥有足够的联想能力,去弥补分析能力的不足。只要知道电子恶魔体系产生的前因后果,对中继器伟力有相当程度的认知,那么,通过两者去分析“光人”通过巴黎华击团展现出来的能力,不难产生一个“光人的存在涉及到中继器”的结论。就我个人而言,认为这个结论**不离十,问题就在于,末日幻境中已经明确的中继器一共有五个,而“光人”又来自哪一个?

    要对中继器有所了解,就不得不先对末日真理教的“天门计划”有一个大概的认知。许多线索——无论是已经被确实证明的。亦或者仅仅是由蛛丝马迹带来的猜想——都在证明,在这次末日幻境中,末日真理教是第一个通过“天门计划”完成中继器建设的神秘组织,并且,以这个时间点为分界线,迅速拉开了和其它神秘组织的实力差距。也就是说,假设“天门计划”失败,无法完成中继器建设,那么,末日真理教即便比其它神秘组织更强,也强得有限。而实际上,这也是我在对比分析了过去和现在的末日幻境后,对其中差别的最深刻认知。

    中继器作为人类集体潜意识的某种凝聚性的体现,可以视为“开关”。“中枢”,“结晶”,“节点”之类,几乎可以视为“控制它就能控制人类集体意识”的关键。如果从末日症候群患者的意识集结来看待末日幻境,那么,中继器甚至可以达到“改变世界”的程度。然而,这样可怕的东西,在更早之前。是不存在的,甚至于连概念都不存在。在我看来。它是在不知道多少次的末日幻境轮回后,终于出现的一种概念,并于最近几次末日幻境轮回,亦或者是这一次的末日幻境中,才获得了“中继器”这个相当“剧本”化的称呼。

    而“天门计划”,就是和这样一个可怕的。新兴的,极为关键的概念存在深刻连系的前提,可以说,从“剧本”的角度来看,如果没有“天门计划”。就无法产生“中继器”——这个因果关系,在中继器出现之前不成立,但在中继器出现之后,就已经无法被改变。这也从另一个侧面证明,在此之后的末日幻境中,不管起因和立场是什么,凡想要建设中继器,就避不开“天门计划”。而至今为止所出现的中继器,不管是网络球的、五十一区的还是纳粹的,亦或者尚未现身的神秘组织,其能够建立中继器,都必然和末日真理教脱不开关系,否则,是不可能获得“天门计划”的相关资料的。而这些中继器,也因为“天门计划”而具备一定程度的相似性,哪怕建设者并没有完全按照末日真理教的“天门计划”进行,在过程中添加了多少自己专有的东西,都无法改变,他们的建设计划,脱胎于“天门计划”,本质上也仍旧属于“天门计划”的事实。

    是的,我不明白,中继器是如何建设的,末日真理教的天门计划和那些被个性修改过的各大神秘组织的天门计划,又有多少差别,其详细内容又是如何。甚至于,我对“天门计划”的了解,来自于过去的末日幻境,而到达如今的末日幻境,这个“天门计划”自身又到底发生了何种改变和改良。但是,完全没关系。

    过去的末日幻境中,“天门计划”没有失败,如今的末日幻境中,“天门计划”彻底成功,两者之间拥有明显而深刻的关系,从过去的所知,窥视现在的已存,不是那么不靠谱的事情。比起中继器的直接建设者,我对“天门计划”的了解当然很表面且肤浅,但是,这种程度的了解,已经足以让我认知到,中继器的内部构造和一些基础功能。

    在过去的末日幻境中,“天门计划”通过“基石”转化了一大片临时数据对冲空间,并再通过对“基石”的转化,彻底巩固这个临时数据对冲空间,将之定性为“圣地”。就我所知,最关键的概念有“四基石”和“门”,其中“四基石”是以“人”为基础的,并在计划中承担不同的职责,并可以根据自身职责,更进一步进行针对性的转化,以达成“枢纽”和“核心”之类的概念,是否能成为“四基石”,并不在于被选中之人的思想和立场,也就是说,其自身的观念并非是最重要的,当他们通过仪式成为“基石”之后,就只会以“基石”的身份和立场去产生行为。当然,为了更好地控制转变过程以及一些人类的主观情感,一般不会选择抗拒心理太强以及立场尖锐对立的人作为基石,除非没得选择。

    从过去的“天门计划”,看待如今的中继器,其构成也必然拥有“基石”,其过程,也必然是通过“献祭仪式”来完成。而在仪式中,也必然产生诸多无辜的受害者和悲剧。成为“基石”的人,除非是自愿,否则都是不幸的,但是,当他们成为“基石”之后。就会成为中继器的调节器和控制者。这也意味着,所谓的“中继器控制核心”,其原身必然是人类,而从神秘学的角度来解释,这些人就是被献祭的人柱。我猜测,神秘组织能够控制中继器这种具备“集体潜意识捷结晶”之列人类共性概念角度的东西,也是出于“基石”本来就是人类的缘故。而过去由“天门计划”所形成的特殊临时数据对冲空间“圣地”,对应着此时的“中继器”,亦或者说。对应着“中继器世界”,也就是说,我此时所在的拉斯维加斯中继器世界,就是一个由“天门计划”完成的“圣地”,而“中继器”这个充满了科技造物感的概念,也许可以视为是“圣地”的外壳,是保证“圣地”这个临时数据对冲空间可以稳固存在的隔离墙。

    过去的“天门计划”和现在的“天门计划”,在我的观测中。最显著的差别就是,是否拥有这么一个外壳。过去的“天门计划”没有让我感受到外壳。因此,当时的“天门计划”只能说没有失败,而玛尔琼斯家的确在终局被席森神父率领的黑巢窃取了一半的胜利果实。而现在的“天门计划”,无论在创造“圣地”,还是在保护“圣地”上都做得更好,两者可以说是一体成型的。最终形成“中继器”这么一个概念。

    正因为中继器的“天门计划”,可以视为脱胎于过去的“天门计划”,所以,无论在建设中继器的时候,到底需要多少个“基石”。其中绝对包含了过去的“天门计划”中的四基石。也许,会通过神秘学的概念,变成“五行”或“三柱”之类的东西,以五个或三个,亦或者其他数量的“基石”,配合其它别的什么概念,但是,将整个构成所需要的必须零件总结起来,至少在功能性上,绝对无法撇开“四基石”的概念所代表的功能。

    这也意味着,过去我在玛尔琼斯家的“天门计划”中所看到的,由“基石”演化的概念、功能和怪物,都在一定程度上,会出现在中继器中,作为中继器的一部分存在。而鉴于如今中继器所扮演的角色,其“攻击”、“防御”和“基地”的用途都会得到强化,那么,用以实现这些用途的那些怪物,也是存在的。并不是说,这些用途都会以“怪物”的形态表现出来,不过,我想,单纯就“攻击”而言,“怪物”恐怕是最基础的表现形态。

    当我还在伦敦的时候,网络球就已经有了“末日真理教曾经在这一年之内的某个时间线上,利用中继器进行过一次世界范围的干涉”这样的猜测,最激进的一些言论,甚至认为,这种干涉直接改变了“历史”,但也因为,这是涉及所有人的改变,所以,无法进行观测和证明,之所以有这样的言论,是因为,在基于中继器而产生的情报中,出现了一些不协调的东西。我不会去证明这个结论是否属实,因为,就整个末日幻境的构成来说,中继器,尤其是末日真理教的中继器,的确有这样的能力,但是,这个结论本身是无意义的,因此,假设这个结论成真,那么在改变的一刻开始,就不能让其再成为假。从单纯的时间线回溯去看待这种“干涉世界,改变历史”的行为,是极其错误的,因为,末日幻境从一开始,就不存在这个基础——让人变成末日症候群患者的“病毒”本身并没有产生倒退,末日症候群患者的病变日趋严重,都足以证明,以末日症候群患者为基础的“末日幻境”不存在“整体性回归过去”的体现。反而,若一定要从末日幻境内部进行观测,对这种历史改变,时间回溯进行解释,“世界线理论”才是更贴切的理论。

    如果末日真理教真的利用中继器,进行过一次世界范围的干涉,更改了历史,那么,视为“末日真理教利用中继器干涉了人类集体潜意识,进而产生末日幻境的小范围重组,制造出类似世界线跳跃的现象。然而,因为剧本的存在,整个世界的发展,仍旧无法逃离末日进程,从世界线理论来看,就是所有的世界线依旧在朝着末日这个终点收束。”更加容易理解。

    这个假设。的确是我所能设想的,中继器最强的攻击形态,也是最强的防御形态,可是,正因为无法从观测上进行直接证明,也在理论上不具备控制攻击结果的可能性,所以,只能视其为不能随便动用的“杀手锏”。那么,在这个程度以下的攻击模式。应该控制在“哪怕不能理解,也能直观观测”的程度上。而常识观念中的“怪物”,不就是这种程度的最佳体现吗?

    “病毒”和“江”是真正的怪物,与之相比,常识观念中的“怪物”,并没有这么可怕而强大。它们虽然仍旧是“无法理解”的,但仍旧是“可以直接观测”的。

    这也意味着,如果是中继器程度的神秘力量。一般都会以“强大怪物”的形态体现,并且。这个“强大怪物”就是“天门计划”的四基石中,最常规的攻击性表现形式。简单来说,就是“每个中继器都会孵化一个怪物”。根据我对过去的“天门计划”的了解,噩梦拉斯维加斯深处的怪物,从其位于电子恶魔体系的深度和能力上,很像是“拉斯维加斯中继器”孵化的怪物;而网络球的附属神秘组织“魔法少女十字军”的核心。那个不知道是什么东西的“丘比”,很可能就是“伦敦中继器”孵化的怪物。与其相对,五十一区中继器,纳粹的月球中继器,不知其踪的末日真理教中继器。应该也都孵化有各自的怪物。

    于幕后操纵巴黎华击团的“光人”,在神秘性上,已经体现出和电子恶魔体系神秘对等的程度,其对噩梦的屏蔽,也意味着,它的力量可以干涉到噩梦拉斯维加斯深处不断进食的怪物。那么,考虑这个“光人”就是某个中继器孵化的怪物,就是顺理成章的事情。

    至于,“光人”来自末日真理教中继器,还是月球中继器,亦或者五十一区中继器,还没有更多的证据,但我觉得,不会超出这三者。而表面上,因为巴黎华击团的行动,涉及到夺取乐园,所以,看上去像是末日真理教中继器的手段。如果是纳粹,应该不需要“乐园”这种程度的东西,也没必要成立巴黎华击团这么一个掩人耳目的神秘组织。

    “光人”来自月球中继器的可能性最低,不过,却也不能就此认定,它是末日真理教中继器的怪物。五十一区的立场是“保卫美利坚,进而守护全世界”,这样的立场在许多情况下,都是十分**的,具体说来,就是不具备对某个组织的针对性,但也同时具备对每一个组织的针对性。这么**的立场,让他们惯于干涉每一个事件,如说他们对拉斯维加斯中继器不感兴趣,亦或者,没有力量进行干涉,绝对是不可能的。在nog队伍进入拉斯维加斯的时候,五十一区排除的队伍几近全灭,但是,就此认为,五十一区对拉斯维加斯中继器的干涉就此为止,绝对是错误的。无论如何,五十一区也是拥有中继器的,本身就具备对另一台中继器的最大干涉能力。

    从“光人”的行事作风来看,倒是很有五十一区的风格。

    假设“光人”来自五十一区中继器,那么,他们想要得到“乐园”,想要找到末日真理教的线索,也就可以理解了。从网络球对这个最政治化的,最具地域性政治背景的神秘组织的描述来看,五十一区对所有可以得到的技术,一向来者不拒。他们可以和网络球合作,可以和末日真理教合作,甚至于,同时和两者合作。他们对神秘的渴求,就算是“乐园”也大致是不会放过,更何况,五十一区的成立和发展,很可能受到爱德华神父的影响,诸多技术都脱胎于末日真理教的技术,那么,通过种种手段,去强夺和窃取末日真理教这个“技术原版”,同样是可以预见的事情。

    我毫不怀疑,五十一区同样打算通过和“纳粹”的战争,将“纳粹”的神秘弄到手。

    然而,尽管拥有巨大的野心,但是,五十一区在所有拥有中继器的神秘组织中,处于最弱地位的事实毋庸置疑。他们不可能,也无法用直接的方式去强夺什么,那么,剩下的选择就是,依靠“光人”的力量做一些地下工作。比起nog队伍的扩张,纳粹的潜伏,零散神秘专家的异动和末日真理教的隐匿,我更认为,“光人”执行的,是五十一区的意志,其身份是五十一区中继器孵化的怪物。而整个巴黎华击团,就是五十一区伪装很好的先锋部队。

    在这个猜测的前提下,此时领导巴黎华击团的这个女性电子恶魔使者,究竟是这个中继器世界的原住民,还是伪装成原住民的五十一区特工,就不太好说了,不过,她的表现让她看起来更像是前者。而我也不打算贸然进入她的意识中,哪怕成了四级魔纹使者,仅仅以个人力量,在意识态世界中,去面对一个中继器怪物,哪怕死不了,也绝对不好受。无论巴黎华击团的目的是什么,“光人”的身份是否若我所想,交给约翰牛来处理,无论是在身份、背景还是能力上,都要比自己动手更加合适。

    因此,哪怕是有情报交易的约定在前,我最终也只告诉了她,这个世界的末日真理教的一部分情况。我刻意强调末日真理教的恶性,以网络球的立场说话,而非是自己所理解的末日真理教,巴黎华击团的女团长表现得若有所思,不过,我刻意只挑一些露骨的坏说,所以,她内心深处到底是如何想的,就不知道了。不过,只要她和约翰牛进行联络,以网络球成员的能力,通过利益拉拢,灌输网络球的理念,都绝对是轻车熟路的事情。无论她是反抗还是不反抗,以及反抗的激烈程度,都会进一步暴露她隐藏起来的东西。对神秘组织来说,理念之争是凌驾于其他利益之上的,最尖锐的矛盾,没有人可以一直隐藏自己真正的立场,潜伏于一个神秘组织中。

    哪怕是强如席森神父,最终不也无法渗透网络球,只能跳出去成立黑巢。在末日幻境中,信念、理念、意志、思想这些听起来很虚的东西,是最强力,最矛盾,最尖锐,最狂热,最**的东西。所有的杀戮,战争,排斥和合作,都不过是外在的表象而已。

    如果说,神秘组织害怕世界末日,那绝对不是害怕“人类会灭亡,世界会毁灭”这个结果,而像是对“失去自身理念的基础”的恐惧。末日真理教可以通过末日进程,证明自己的正确,但是,当他们最终证明了自己的正确后,除了末日真理之外的所有信念、理念、意志和思想,都可谓是已经死亡。

    末日真理,将成为真正而唯一的真理,除此之外的任何道理都将是伪物。这才是最可怕的。仅能认知到末日幻境的人们,只能将末日幻境视为自己存在的基础,当他们下意识去想象,自己的世界最终只有末日才是真理的情况,哪怕无法完全理解,也会是十分恐惧的吧。

    至少,我完全无法想象,到了那个地步,这个世界的“未来”还有什么意义。因为,在末日真理面前,任何终将消逝的东西,都不再具备意义。包括人和世界本身的诞生,以及贯穿这个过程的演化与创造,也都不具备纪念的意义,到死亡为止所做的一切,所经历的一切都没有意义,唯有终结,才是有意义的。

    诞生就是为了灭亡,也仅仅是为了灭亡,除此之外毫无意义——当这一点伴随末日真理而变得不可动摇时,大概“诞生”这个概念,就会变成很可怕的事情吧。(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