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1222 强制诉求
    噩梦拉斯维加斯的人口失踪情况每日俱增,不仅仅我们耳语者在关注这个事态,nog也在调查相关线索。就我个人而言,更相信大部分失踪人口,已经成为噩梦拉斯维加斯深处那个怪物的美餐,不过,即便我提醒过格雷格娅关于那个怪物的情况,她仍旧将大部分注意力放在黑烟之脸上。我想,或许是因为她的遭遇,让她对黑烟之脸的印象更为深刻,而对自己未曾见过的怪物,则没有真实感。她基于自身所见所闻,串联她所知道的一切线索,最终得出属于自己的结论,换作其他人,也大概不会有什么差别。当然,鉴于着眼点和情报线索的不同,所得出的结果,才产生了差异。

    虽然,在我的眼中,格雷格娅的大部分结论都并非正确可信,但是,她所找到的情报,却是实实在在的——某个自称为“剧组”的神秘组织,在一个被他们称为“主”的核心首脑的带领下,正在繁殖黑烟之脸。黑烟之脸是五十一区的特产,这个神秘组织的存在和行为,自然与五十一区脱不开干系。在nog队伍抵达之前,五十一区已经在拉斯维加斯中继器自行展开行动,并遭遇严重打击,即便如此,他们的立场和作风,让人无法相信,他们会放弃进一步的行动。

    nog和五十一区的关系既有合作,也有竞争,而面对同一个敌人,合作方面虽然多上一些,但是,暗地里的竞争仍旧存在。nog队伍的任务十分危险,足以让队员时刻保持警惕,哪怕是五十一区的人,大概也不是完全信任的吧。从这个角度去推想。五十一区任何插手当前局势的行为,都有可能被nog队伍监控,因此,可以推定,“剧组”的成立和所作所为,虽然很可能只是五十一区的私自行动。但却应该是被nog放任默许的。

    nog队伍知晓噩梦拉斯维加斯深处有一个怪物,那么,和nog队伍在一定程度上共享情报的五十一区也定然不会一无所知。nog中的网络球和五十一区都有构建中继器的经验,对于那个怪物的真实身份一定有所推断。既然nog放任五十一区暗中推动或直接增殖黑烟之脸的行为,就意味着,他们认为,这种行为可以给那个怪物造成一定的麻烦。其实其中的道理,也可以很简单:怪物在吞噬噩梦拉斯维加斯的电子恶魔使者,这是对它有益的行为。但是,nog和五十一区,并不具备打断怪物这一行为的能力,所以,减少它的食物,就成为直接有效的方法。

    格雷格娅的情报中,“剧组”制造黑烟之脸的材料之一,就是噩梦拉斯维加斯中的电子恶魔使者。因此,“剧组”的行动。完全可以简单视为,他们在和怪物抢夺“食材”。也许,“剧组”并不知晓自己的所作所为会带来这样的结果,他们别有目的,所做的一切,都是和“噩梦拉斯维加斯深处的怪物”无关的目的。但是。从我们这些入侵者的角度来看,他们基于自己所存在的这个中继器世界所做的任何事情,都是毫无意义的,而唯一有意义的,就是他们的这种行为。伤害了这个中继器世界正在孕育的“怪物”的利益。

    我们这些入侵者,最终目的,并不是为了保证或摧毁这个中继器世界的存在,而仅仅是为了中继器本身,才需要通过种种方式,去打压所有可能带来麻烦的敌人。怪物也好,敌对的神秘组织和个人也好,真正可以带来麻烦的,必须在神秘性上,达到某个程度。而在这个程度以下的任何人和事,都不足轻重。正好,噩梦拉斯维加斯深处的怪物,其存在形态,就已经证明了,它的神秘性,足以让它成为“最终决战的对手”。那么,任何可以打击它的事情,都是可以支持的。

    虽然,五十一区的黑烟之脸,不一定可以解决对方,但却可以从消耗对方“食材”的层面上,间接拖延这个敌人的发展。

    这一点,对于每一个入侵者来说,都应该是很容易看穿的情况,因为,只要代入立场,就会发现,这一做法和目的其实十分直白。我想,除了我之外,没有人会关心这个中继器世界到底会不会毁灭吧,而我自己,也仅仅是“在末日降临之前,尽可能保护好自己所在的城市”,并承认末日进程的存在,并从一开始,就没打算阻止,也对“世界毁灭,自己最终只是拖延了城市灭亡的时间”这一结果,做好了心理准备。

    我只是——如果这个中继器世界必然毁灭,那么,就尽可能拖延自己所在的城市和所爱的人灭亡的时间,让自己想要保护,却定然和计划有所冲突,而无法做到的事物,坚守到最后一刻。

    仅此而已。

    因此,从我的角度来说,只要不涉及耳语者,和保护下的城市,“剧组”的行为虽然残酷又邪恶,但阻止他们,并没有现实意义上的好处,反而,只会让另一个敌人发展壮大得更快而已。我想,nog队伍就是在这种现实又残酷的政治性考量下,默许五十一区的推动,和“剧组”那些惨无人道的行为。nog队伍不参与作恶,只是选择了旁观,认真说来,和我用理智做出的决定,是一样的。

    然而,出身自这个中继器世界的格雷格娅,却对这样的情况难以忍受。和她拥有同样出身立场的主教、倒吊人和塔三人,在对待“剧组”的态度上,应该说是漠然,还是理智呢?总之,也没有表现出同样激烈的态度,我想,大多数是因为,关于“剧组”的情况,他们也只是从格雷格娅口中听闻,并没有设身处地的体验,所以,才对“剧组把电子恶魔使者当成材料,制造军队”这一行为,没有太多感性上的认知。而从理性的角度。面对这样一个可以制造和控制黑烟之脸的“剧组”,而贸然采取攻击的态度,显然也是十分不可取的。

    格雷格娅不考虑敌人有多强,而仅仅出于“敌人的行为邪恶又残酷”这样主观感性的缘故,就做出激烈的提议,这样的行为。在同一组织的其他人眼中,应该是一种“幼稚”的表现吧。

    除了格雷格娅本人之外,“幕下情人”的三人,几乎没有情绪上的波动。而耳语者本部的左川、女教师和女领班三人,更是对这一提议不置可否,因为,她们的心态拥有常识上的“成熟”。然而,本该同样无动于衷地我,却更欣赏格雷格娅。希望大家都像格雷格娅这样,拥有这种幼稚而冲动的热情和激越。

    格雷格娅的动机,是符合常识道德的“正确”,因此,我想,在心中觉得这样的格雷格娅更好的自己,其实在心中,也有这种符合人类常识道德的正确吧。

    “阿川。头儿,我知道你们觉得我很幼稚。但是,我认为,打击那些人,在道义上是完全正确的。”格雷格娅环顾着众人的表情,激动的情绪稍微冷却下来,但是。语气却仍旧不容置疑,“我们好不容易拥有了神秘的力量,可以去改变一些事情,为什么不去尝试一下呢?如果我们仍旧需要用人类那肮脏的政治思维去对待一切,那么。这种神秘的力量,对我们而言,又有什么用处呢?”

    “你确定,我们的敌人,是这种粗暴的行为可以应对的程度吗?”主教冷静地问到,她是在现实中也有所成就的中年女性,思想自然更有一套符合自身利益的准则。

    “我希望可以首先给予他们警告,然后用其他方式,对其进行瓦解。”格雷格娅说:“我当然知道敌人很强,正面进攻,只会让自己损失惨重。我要的只是一个态度,我希望,大家不要用理智,去衡量、容忍和妥协他们那种邪恶的行为。我不想说,什么才是正确,但我想,‘用电子恶魔使者为材料制造黑烟之脸’这样的行为,是否正确,在大家的心中都有一个明确的答案。现在,有一个普通人无法去坚持,但我们却有能力坚持的正确,放在我们的面前,而我们的选择,也将决定许多人的命运,我认为,应该做出怎样的决定,其实是不需要多做考虑的事情。”她环视着众人,掷地有声地说:“在确定是否有能力去完成一件事之前,决定对待这件事情的态度,才是最重要的,我是这么认为!”

    在这个时候,我觉得,格雷格娅身上绽放着,比这里的任何一个人,都要耀眼璀璨的光芒。也许,主教也感觉刺眼,所有才不由得移开了注视格雷格娅的目光。空气,似乎在燃烧。

    “我也知道一些关于黑烟之脸的情报。”我打破让人窒息的压力,说到:“那个剧组,可能和nog的某个分支有关。”我将五十一区的身份,替换成nog的一部分——从某个角度上来说,并非错误——然后,为众人解释了一下nog的构成,发展,以及噩梦拉斯维加斯深处的怪物的存在。我将自己对当前情况的设想和总结告诉他们,并不是为了阻止他们去做什么“不智的事情”,而是为了让他们明白,如果一定要以“感性”出发,去做那些“正确的事情”,那么,敌人会比自己所想到的,还要可怕而庞大。

    我十分清楚这一点,因为,我正在亲身经历着类似的情况。我坚持自己的判断和正确,试图成为英雄,而现在,除了“江”之外,其他人不是敌人,就是潜在的敌人。哪怕是系色和桃乐丝,也站在和我对立的另一边。格雷格娅如果坚持自己的决定,大概也会落得和我一样的下场吧,如果其他人被说服,结果也不会好到哪里。如果不对这样的坏结果,有一个明确的认知,应该是会后悔的吧。我只想让他们知道,要做一个英雄,去坚守心中的正义和正确,是必须有所觉悟的。

    是的,如果决定和剧组为敌,那么,敌人就可能包括nog和五十一区。虽然剧组的所作所为邪恶又残酷,但他们的行动所导致的结果,对nog和五十一区都是乐见其成的。而这两者。并不会为了常识道德中的正义和正确,尤其是在这个中继器世界的背景下,去做对自己不利的行为,却一定会强力打击任何不利于自己的人和事。

    对于一个亲自构建过中继器的神秘组织来说,我很难想象,他们会因为在“敌对中继器世界”中所发生的邪恶而大脑发热。降低自己摧毁或夺取这个中继器的几率。否则,从一开始,就不应该促进神秘化扩散,而保持这个世界的纯洁性。

    这段时间,nog在中继器世界中,已经成为一个相当知名的庞大集团,相比起耳语者的大猫小猫三两只,他们的人数和组织力,自然会给刚刚走入神秘世界的新人们。带来心理上的巨大压力。如果“剧组”的行为涉及了nog,哪怕只是nog的一个分支,也足以让人感到忌惮。

    看格雷格娅的表情,也知道她根本就没想过“剧组”的背景,竟然会牵扯出这样的庞然大物。她尽管探知到,“剧组”的背后另有指使者,但是,区区一个在他人口中提及的“主”。能够有多大的能力,大致是会有所小瞧的吧。尤其在自己也拥有神秘,且加入了一个神秘组织的情况下。我可以理解她的想法,她的无言,她的犹豫。

    格雷格娅咬了咬牙,说:“如果我们因为敌人太强,就不去坚持自己心中的正确……”她没有把话说完。但是,我们都知道,她想说得是什么。

    在他们转来的目光中,我看到了期许,大概。他们想要在这份挣扎中,寻求“头儿”的决定,并以这个决定,当成是自己的决定。但是,我只是平静地对他们说:“别看我,我不会替你们做决定。”

    因为,我一直都认为,替他人做决定,是最愚蠢的行为之一。我既然不想替他人做决定,也不想被他人决定,虽然不可能完全做到这种纯粹,但是,我一直在坚持。

    格雷格娅用一种倔强的眼神,环顾其他人,再一次说到:“我觉得,坚持自己正确的事情,是比任何情况,哪怕是失去生命,都更重要。”

    “我们是一个组织的人,你的决定,将会给其他人带来影响。”主教反问到:“你是否为这里的其他人着想过?并不是所有人,都赞同你所认为的正确,你愿意为自己坚持的正确付出一切,是你自己的事情,但是,我们却需要为你的决定买单。”

    格雷格娅咬着嘴唇,没有回答。

    “不敢回答吗?”主教的话锋毫不客气,“既然你的觉悟,就只有这种程度,那么不提也罢。”

    “不!我,我——”格雷格娅就像是用尽了气力,才说出来:“是的,我有想过。”

    “也就是说,从一开始,你就打算在最坏的答案下,将所有人都拖下水?”主教严厉地盯着格雷格娅。

    “是的,抱歉,我一开始,就是这么打算的。”格雷格娅似乎放开了一切,承认了这个想法,并再无退缩地和其他人对视着,“可是,我也同样相信,我所认为的正确,也一定是大家心中认为的正确,因为,这个正确,不是来自于自私。反过来,难道这里有人认为,将和我们一样的人,当作是冷冰冰的材料,是一件正确的事情?我相信,这里没有人会有这样的想法,哪怕,不得不接受这样的事实,也绝对不会是主动的。我只是不想,在拥有了改变的力量之后,还要继续被迫忍受这种事情,而不去做任何改变。既然那些邪恶的人,可以坚持自己邪恶的作为,那么,为什么轮到我们的时候,我们不能坚持自己,而要向对方妥协?就仅仅是因为,他们不怕死,而我们怕死吗?是因为,他们强大,我们弱小吗?我觉得不是,邪恶不是他们强大的理由,弱小也不是我们视而不见的理由。我们的决定,不应该仅仅是为了可以浑浑噩噩地活下去,否则,我们还和猪狗有什么区别呢?”

    “所以,你宁愿将所有人都拖下水?”主教再一次确认到。

    “是的,我已经竭尽全力,去做自己认为正确的事情,去谋求每一丝胜算。”格雷格娅的眼神坚定起来,对我说:“阿川,你可以做决定,不是吗?阿川你的决定,无论如何,都会对这里的其他人造成影响,不是吗?而你是必须做出决定的。哪怕,你不想替他人做出决定。因为,你就是头儿。”

    “没错。”我平静地站起来,对所有人说:“正因为,我的决定具有不可避免的影响力,所以,才希望,你们在我说出决定之前,做出自己的决定。”顿了顿,我环视他们说:“现在,说出你们自己的决定。别忘了,你们的决定,也同样会影响我的决定。”

    当然,最后这句话,是骗人的。

    “我觉得……”一直在言语上追击格雷格娅的主教最先说到:“可以试一下。虽然敌人很强,但是,我们也不能就此觉得,自己处于劣势。高川先生一直都很镇定,他一直都在提醒我们,敌人的强大,却从未说过,我们耳语者到底有多强。诸位,我们都是新人,我们觉得自己强大或弱小,能不能成事,都是无效的,真正有效的答案,在高川先生心中。”

    “我觉得,坚持自己的正确,是十分酷的事情。”代号“塔”的青年人说,“而且,我也觉得,那些人的所作所为是错误的。我赞同‘木偶’的说法,总有一些正确,是自己哪怕抛弃一切,都要去坚持的。当我成为电子恶魔使者的时候,就已经做好了准备,去面对任何强大的敌人。”

    “嗯……嗯……”还是学生的“倒吊人”犹豫了半晌,才说:“我对你们说的,都没什么感觉,但是,既然大家都觉得是应该做的,那就算上我一份吧。抱歉,别人也常常说我没主见。但我觉得,其实也没什么不好。”这么说着,她强调般说:“真的,没什么不好。”

    个性强烈的主教,耸耸肩,就当作没听到。不过,就算是格雷格娅和塔,都不觉得,倒吊人的生活态度是正确的。我倒是觉得无所谓,从倒吊人的语气和态度来看,她说的“没什么不好”应该是真的,她的确没有因为这种生活态度,遭遇任何不好的事情——她的运气很好,而在神秘的世界里,运气好,才是真的好。所以,她不需要改变自己的生活态度,而是祈祷自己的运气可以一直好下去。从某种角度来说,如果运气变坏,无论心态如何,实力如何,对自己所遭遇的困境,都不会有实质性的改变。

    之后是耳语者本部的左川三人,女领班和女教师,并不是道德观念异常的那些另类人士。构建她们精神意识的,仍旧是社会常识和人伦道德,“将人当作材料使用,用扭曲的方法,去制造杀戮兵器”自然不是正确的。而格雷格娅的坚持,也对她们造成了相当强力的影响。也许在正常社会中,一个人的力量相对于团体的力量是有限的,但在神秘的力量下,差距被削弱、持平、扭转,都是可见的情况。她们也认为,自己已经有能力,去坚持那些正确的事情。

    左川看向我,我的决定,就是她的决定。于是,我对众人说到:“既然这是你们心中的坚持,也做好了觉悟,那就去做吧,耳语者始终站在你们身后。”

    尽管怪物被削弱,理智来说,是一件好事,但是,我的计划,从一开始,就不是由理性决定的。就算怪物没有被削弱,那又如何呢?我会胜利。无论敌人有多强,困难有多少,只要能战胜就没有问题。(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