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1221 剧组
    耳语者本部和外围情报组织的成员齐聚一堂,让格雷格娅等人十分兴奋。虽然我用耳语者的身份和她们进行接触,但一直以来,都没有更近距离的交流,耳语者和神秘圈的情况,格雷格娅等人也只是听我口述介绍,但这么做或许一直都让她们感到不安吧。他们对耳语者有所期许,才加入进来,我觉得这是十分正常的事情。对于这些新人来说,认知组织里的更多人,从对方口中得知更多的秘密,进一步展开总体战略,才能让她们感觉到自己是一份子——只是,对于我这种老一派的神秘专家来说,这种心态对于神秘组织的发展和自身的生存,其实没有太大的促进作用。

    神秘组织在结构上是相当分散的,即便是网络球,也从来都不使用太具备强制性的命令。神秘专家孤身一人,或结伴而行,去处理哪些任务,表面上看来是由一个“总部”或“领导者”分配的,但实际上,组织本身,对成员并没有法律道德之类的约束力,人多势众的力量,也因为“神秘”的力量,被削弱到了极点。是否愿意去处理某些事情,完全凭借个人意愿,而能够影响个人意愿的,则是情感上的交互。神秘组织之间用于维系成员的,并非责任、法律和道理,而是人情和理念。

    觉得自己必须听从“总部”或“某些人”的命令,否则就会被抛弃被攻击,这是正常社会组织中才会出现的情况。神秘组织从来不会因为“不听从命令”为理由去攻击和抛弃谁,然而,却会因为“理念不合”去置他人于死地,如果理念是一致的,却以主观采取不同的做法。并不构成威胁理由。

    格雷格娅等人,女领班和女教师,都需要很长一段时间,才会察觉并适应神秘组织这种生活方式。她们对自己所将要走入的世界,以及自己所拥有的力量的认知,此时此刻仍旧太少了。也很少会有神秘组织。会趁着这段时期对新人进行压榨,除非可以对其完全洗脑,否则,当新人们逐渐以自己的眼睛,去观察和融入神秘圈之后,就会产生可怕的反弹,这一点,已经有过许多事实的证明。

    从耳语者的角度来说,并不需要成员们强制去执行什么任务。更多是他们愿意做什么,想做什么,将自己的收获共享给其他成员,形成情报和资源上的流通。这种组织方式十分松散,效率当然不高,不过,对耳语者来说,已经足够了。建立耳语者的时候。我就参考过黑巢的结构,耳语者可以说。更像是一个小型的黑巢,我相信,只要时间足够,格雷格娅她们也会发现这一点。我们不拒绝人员参与的热情,但是,这种热情。的确不是必要的,也不会因为某个人的热情付出,而去给予相应回报。如果有所回报,仅仅是因为情感上的维系,而并非是利益上的交换。

    我有对格雷格娅她们说过这一点。但是,对于习惯了正常社会组织结构的她们来说,这是一种很幼稚很不可思议的答案。她们对此充满怀疑,而我对她们是这样的态度,也完全可以理解。有很多事情,需要时间来证明,可是,时间并不多。我只能希望,她们可以在末日到来之前,享受到和正常社会截然不同的,神秘世界的奇妙,尽管,同样伴随着诡异和恐怖。

    酒过三巡,在这个意识态的世界里,喝醉是一种很不可思议的情况,然而,酒吧里却做到了。我对此充满警惕,因为,这昭示着鬼影噩梦所可能达到的意识影响力。在这个酒吧里,吃喝玩乐所带来的反馈,几乎和现实一模一样,从意识态的神秘来说,本就是一个相当恐怖的情况。我和左川仍旧可以维持自己思维层面上的正常,不过,格雷格娅她们似乎没想过那么多,完全接受了气氛上的共鸣。不过,鉴于酒吧主人是网络球的人,所以,我可以接受她们在这个酒吧中,有些失控的形骸放浪。

    在意识态世界中,极为不正常的火热气氛,持续了大约一个小时——计时是通过包厢中的时钟进行观测的,实际上不能用来作为准确的参考。

    格雷格娅等人开放的意识猛然收缩起来,就好似被浇了一盆冷水,身体有一种紧缩的现象,在连锁判定的观测中十分清晰。伴随这种收缩,她们好似一下子就从热闹中脱离出来,而本身,却只是有些疑惑,而不能立刻确定,到底发生了什么。直到最后,经历丰富的中年女性“主教”这才有所警醒。

    “这是?”女主教向我看来。

    “意识影响力。”我平静地回答到。

    “我们都被影响了?”主教的话,让其他人陆续反应过来,顿时一副着紧后怕的神情。

    “是的,但是,在这个酒吧,没有关系。”我说。

    他们下意识想反驳我,但最后,大概是因为觉得我是上司的缘故,将想要脱口而出的质问压了下去。当然,因为这种事情,就一惊一乍,还不敢对人说出口,就证明了他们在神秘世界中的稚嫩。神秘的世界中,有太多自己没有意识到的危险,也许是因为经验,也许是因为其他原因,但是,“没有意识到”这一情况本身,并不会因为有了丰富的经验就可以避免。

    我在很早以前,就不会为了这种不受控制的风险而紧张和愤怒了。因为,就算神秘专家,都不可能杜绝这样的风险,神秘之所以危险,就在于,它的不可捉摸和变幻莫测。在遇到临时危机时,是否可以找到正确的处理方法,是否有运气找到正确的处理方法,是神秘专家可以活多久的关键。基本上,直觉和运气,比表面上的实力更加重要。

    人们总想控制风险,可是,神秘所带来的风险,偏偏是不可控的。所以,用正常社会中控制风险的思维方式去处理神秘事件,只会适得其反。神秘组织和神秘专家所采取的生存方式,看起来或许无稽又幼稚,仿佛有无数更好的方式可以取代,但是。这些被常识诟病的东西,是经历了生命的筛选,从漫长的时间中积累起来的经验。它的正确性,是理智而实事求是的。

    我再三强调这一点,只是,若没有足够的经历,这些新成员们大概是很难有所体会的吧。如何将自己的思维和习惯,从正常社会所培养的常识和认知中解脱出来,是每一个新人都要面对的。决定其生存命运的首要关键。我除了一再强调,将自己的经验分享出来之外,没有更多帮助他们的办法。就如同过去,同样没人可以帮助我,融入这个神秘的世界一样。

    每个神秘专家,在成长和认知世界的过程中,都是十分孤独的。并不在于没有同伴,而在于。同伴除了劝告之外,无法给予更多的帮助。而偏偏,朋友的劝告,也往往需要通过自己意识的检测,而主观去接受和排斥。所以,劝告对当事人的帮助,其实也十分有限。

    也许。在那个时候,“江”给予我的影响,也达到了一个巅峰。因为,除了它之外,我没有任何可以依靠的对象。人有时会说。自己可以不依靠他人,而独独成为他人的依靠,但我知道,这是最为自大的谎话。

    现在,虽然诸多成员齐聚一堂,但对我来说,除了“江”之外,仍旧没有其他可以依靠的对象。反而,他们将我视为可以依靠的对象,而我偏偏知道,那只是他们的错觉。

    格雷格娅等人,用了相当一段时间,才对自己于酒吧中发生的情况有了一个大概的认知,从而调整好自己的心态。我掏出香烟,点燃了。

    “格雷格娅,说点正事吧。”我说。从一开始,这次聚会,就不是为了联络感情,当然,八景或许希望,可以顺便做到这一点,才促成了这次的“巧合”。

    “哦,哦!”格雷格娅回过神来,用力搓了搓脸蛋,包厢中的气压有些下降,似乎有一种紧张的情绪在蔓延,不过,对我当然是没任何影响。我只是小口小口抽着烟,我感受到,投在我身上的视线,然后,弥漫在包厢中的那种紧张感就渐渐舒缓下来了。

    “情报是关于黑烟之脸的。”格雷格娅简单对左川、女领班和女教师阐述了一下她所知道的,现有黑烟之脸的概念。当然,其中有很多,是我讲述给她听的,而外围情报组织的其他成员,看起来也已经全都知道了。基于这里是中继器世界,我删除了一部分关于外界五十一区的信息,只把黑烟之脸的幕后操作者形容为一个新兴的神秘组织。不过,从这个中继器世界的角度来说,对黑烟之脸和五十一区的观测结果,大致也不会超出这个范围。对只能认知自己所存在的世界的人们,去述说另一个“真实世界”的存在,所能得到的结果,肯定不会太好。

    所以,在某个世界,就只以这个世界范围说事情,那些超出范围的联系,深埋在自己心中就好,这是我的经验之谈。

    我所知道的所有情报,都以这个经验进行过相当程度的伪装和删改。它昭示一部分事实,但却不都是真相,但正是这样子,才能被格雷格娅她们有效吸收和接受。我时常觉得这是很荒谬可笑的事情,可是,又往往在之后,有一种感同身受的悲伤。因为,即便是我,也无从去确认,自己所知道的,是完全的真相,而并非是经过篡改,而异于自己接受的情报。

    人的视野,无法从整体上认知任何一个事实,而只能看到真相的一个侧面,而任何情报资讯,被人们的意识接受时,本就已经有过一定程度的扭曲和更改,而这个过程,并非是主观控制,而是本能和潜意识的安全防范——这是一个相当有名的,阐述人智的理论。也正是从这个理论出发,延伸出“人类身处黑暗的孤岛之中,却察觉不到自身是处于这样的情况,而这正是生命对自我的保护”这样的思想。而“当人们察觉到自己生存在黑暗的孤岛中,并尝试将所有的信息联系起来,去勾勒一个真相时,真相往往使人疯狂”。便是神秘学经典著作《克苏鲁神话》的核心思想。

    真相只会让人疯狂,对于我所认知的这个神秘的世界来说,也算是正确的描述。所以,我也从来不高估自己,和其他人的理解能力和心理承受能力。

    关于黑烟之脸,更正确的情报。除了我之外,这里大概就只有左川知晓一二。格雷格娅对黑烟之脸的阐述,引发了其他人的关注,不过,在我和左川听来,更像是生动的故事传闻,而不是什么生动准确的情报。两者之间,就如同武侠小说中,亲眼目睹某次恩怨的人。听到酒楼中的说书人,讲述当时恩怨故事的感觉吧。

    格雷格娅一开始,是只打算简单一提,但是,其他人的发问,让话题在解答过程中,增加了不少体积。大致让听众满意的时候,又过去了大约半个小时。格雷格娅说得似乎嘴巴都干了。用力喝了一杯水,才渐渐有缓过来的样子。

    “所以。有什么新消息?”我又一次问到。这一次,总算是没人插话了。

    “我发现黑烟之脸的制造方了。”格雷格娅说。

    “在这里?”我平静地问到。

    “是的,就在这里,噩梦拉斯维加斯!”格雷格娅有些激动:“他们有一个上下关系十分严密的体系,我觉得像是一个邪教。目前所有的黑烟之脸,都是在噩梦拉斯维加斯生产的。”

    “生产?”主教强调着问到。我知道。她想要确定“生产”这个词,是不是正确的。

    “是的,生产!”格雷格娅认真地回答到:“不是偶然出现的试验品,而是已经进入生产流程。也就是说,如果我们不做点什么。之后会有更多的黑烟之脸出现,让这里真的变成一个噩梦!他们制造黑烟之脸的原材料之一,就是我们这些电子恶魔使者。黑烟之脸,更像是一种针对电子恶魔使者的生化病毒,那些人想要通过这样的方式,组建自己的军队!你们也看过生化灾难的电影吧?那些大规模制造生化战士的家伙。现在,那些人就想要重复电影里的那些情况!”

    在她的话音落下,包厢中的气氛有些沉默。在我看来,格雷格娅得到的情报,没有太多新奇的地方,也基本上处于我的预想之内。黑烟之脸,本就是为大规模制造受控制的神秘化战斗力,才被研究出来的东西,不过,似乎噩梦拉斯维加斯的环境,让之前一直处于某个瓶颈,而无法达到五十一区预期效果的研究计划,取得了一个阶段性的进步。

    代号为“塔”的青年人想了想,打破沉默问到:“黑烟之脸具备传染性吗?”

    格雷格娅无法给出肯定的回答,只能说:“不清楚,我可不想亲身尝试一下。不过,制造黑烟之脸所需的电子恶魔使者的比例,大概是三比一。”

    “也就是说,他们并非是通过传染,大规模扩散病毒。而是针对性抓捕电子恶魔使者,再通过某种方式,将他们变成黑烟之脸?”主教总结了一下,说到。

    “是的,比例大致是三比一。三个电子恶魔使者,成功被改造成黑烟之脸的,只有一个。”格雷格娅强调道,她一直都在强调那些人所做之事的威胁性。

    “最近进入噩梦拉斯维加斯的电子恶魔使者一直在增长,失踪人口一直都少于增长人口,所以才没被察觉吧?”代号“倒吊人”的女学生说。

    “哪怕没有黑烟之脸,噩梦拉斯维加斯不也一直有人莫名其妙失踪吗?”主教淡然笑了笑。

    “我觉得不是!”格雷格娅有些意气地说:“我觉得,噩梦拉斯维加斯之所以不时有人莫名其妙失踪,就是那些家伙为了黑烟之脸搞出的情况。我们可以解决他们,打响名头,不是吗?”她看向我,神情跃跃欲试。我觉得,这是因为,打击她心目中的犯罪邪恶,可以让她更有成就感,而且,也更对自己在这个陌生的神秘圈中,更有生活的实在感。不需要责怪这样的想法,许多新人,包括我自己在新手期的时候,也总是被“自己拥有神秘”这一事实催促着,想要去做点什么匹配自己身份的事情。

    不过,事实是,即便不主动去做什么,伴随神秘而来的危险,也会一口气将自己吞没。无论是否愿意接受,其实都并非你去找事情,而是事情自己找上门来。就如同给格雷格娅的情况,并非是“她找到了幕后黑手”,而是“关于黑烟之脸的一系列事情”正在向她靠近,她看似主动,其实是被动的。在我的眼中,这也同样是命运的昭示。

    “那些人是什么情况?”我平静地问到。

    “我只找到一个据点,不过,他们不只由一个据点。”格雷格娅说:“他们可能都是刚刚发展起来的新人,态度很积极,但保密工作做得不好。他们口中经常提到‘主’,那种口气就像是教徒一样,不过,他们的主当然和正规宗教的主不是一个东西。”格雷格娅主观而肯定地说到。但实际上,她根本无法证明,那些被她认定是邪教的人口中的“主”,不是她所认知的“主”,只是因为,在她的心目中,自己认知的“主”不会做自己无法接受的“恶事”。

    是的,这完全是以“自己是否可以接受”为前提的。不过,这里没有人在意这种事情。关键仍旧在于,制造黑烟之脸的人,有一个不知身份的“主”,而这个“主”似乎才是一切的根源。我不由得联想起巴黎华击团的情况,那个被女头目提到的“光人”。两者是否同一个东西?是否都来自五十一区?我个人觉得,有这样的可能性。

    “那些人既然是一个组织,那么,组织的名字是什么?”我问到。

    “剧组。”格雷格娅说:“那些人自称为‘剧组’。听起来很可笑,不是吗?他们觉得自己在演戏,是一群小丑吗?”

    剧组,巴黎华击团,两者之间,就名字来说,没有太深刻的联系,但总让人觉得,并非完全没有联系。如果按照字面的意义,仅仅将“巴黎华击团”当作是“剧组”的一个表演团队来看待,从感觉上也没有太大的突兀感。这些细节和感觉,就好似蜘蛛网一样,黏住了我的思维。让我不时觉得,其事实就是这个想法所描述的那样,哪怕,证据并不足够。

    不过,另一方面,我又觉得,巴黎华击团和格雷格娅口中的那些自称“剧组”的邪教,不是同一路人,因为,仅仅从她的描述和我对巴黎华击团的感观来说,两者在风格上并不相符。也许,两者仅仅是有一个共同的“上司”,而分属不同的组织结构?

    假设,引导巴黎华击团的“光人”,就是“剧组”口中的“主”,那么,这一切都可以视为五十一区正在进行的两个计划,而彼此之间,也定然有什么联系。只是,没有更进一步的线索,我也无法肯定,到底有什么联系。唯一可以肯定的是,假设是五十一区的动作,那就一定是针对这个中继器,为最后决战进行的筹谋,而必然会和噩梦拉斯维加斯深处的那个怪物对上。我可以知晓那个怪物的存在,一直以来,都不觉得是巧合,而是一种有意的引导,这种引导,证明有人在更早之前,就已经对那个怪物有所打算。所以,我不觉得,自己释放的关于那个怪物的情报,是最早而独一无二的。

    五十一区,有没有可能,早就知道了怪物的事情,才早做打算,并借助这个情况,将自己和nog队伍的博奕关系,推向一个新的阶段呢?从约翰牛的态度来看,nog内部并不排斥五十一区的所作所为,而五十一区,在借助nog队伍的力量时,也不可能完全将彼此融为一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