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1233 夜雾重重
    在阮黎医生眼中,我就是一个精神病人,我所说的话对病情的研究有价值,却不会被视为真实情况去对待。nog,末日真理等等神秘组织相关的词汇,在我的日记中也有描述,不过,却从来不被阮黎医生取信,哪怕我现在如此认真地对司机说这些事情,在她眼中,也大概只是病情发作吧。即便如此,她仍旧顺着我的想法,让我得以和司机对话,我不觉得这是一种溺爱,在她过去的研究中,在一定程度上,放任病人行动并进行观察,也是时常使用的方法。

    我知道,阮黎医生对司机到底会对我的问题产生怎样的反应,完全没有兴趣。无论他的回答多么古怪,放在我的情况面前,都会变得合理。“认真回答精神病人的问题”和“开精神病人的玩笑”又有什么区别呢?如果我的交谈对象是普通人,他势必会因为我口中那些充满神秘的词汇,而感到我这个人有些不妥当,但是,如果他知道我是一个精神病人,就不会对当时的问题感到奇怪。司机的反应,在阮黎医生的眼中,大概仍旧处于“普通人”的范畴吧。只不过,脾气比较暴躁,尽管,他的声音十分沉厚,而显得为人沉稳。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孩子。”司机用沉厚的声线说着,又再次垂下头,对阮黎医生说:“夫人,我劝你还是别让你的孩子太过接近我,会吓着他的。”本应该听起来像是威胁的话,却因为那沉厚的声线,变成了一种善意的忠告。

    不过,阮黎医生显然没有任何回应的意思,她只是露出一个平淡的笑容。就像是在说,对他和他所说的情况,都不在意,也没有兴趣。我相信,她也应该看到这个男人脸上的疤痕了,那种很像是人脸的疤痕。不总是让人产生联想吗?但是,阮黎医生实在太“正常”了,仿佛就是下意识拒绝了所有和“神秘”有关的线索,而从不那么神秘的角度去联想。

    在其他人都半信半疑,甚至于已经相信,这个世界上有“神秘”的时候,阮黎医生的表现,就像是一个科学战士。但实际上,阮黎医生并非是科学万能神教的信徒。也承认这个世界上有许多未解之谜,其本人也喜欢看那些诡异恐怖的小说和电影,甚至于钻研过亚洲神秘学典籍——当然,是从心理学的角度,去钻研这些奠基对人们心理的影响。她在日常生活中,时常接触和神秘有关的东西,在神秘扩散之后,也一直延续这样的日常。然而,这样的她。总是“看不到”神秘现象。

    如果说,过去因为这个世界并没有完全神秘化,而存在着太多不知神秘的普通人,阮黎医生的表现也实属正常,即便在过去的末日幻境中,“神秘”也从来都没有大众化。公开化,不知道“神秘”,不承认“神秘”的人无法计数。然而,哪怕阮黎医生的表现,在当下环境中没有太多出奇之处。以上所述的表现,也并不凸显出她有别于其他普通人的特殊,我这些天所想到的可能,小心留意到的一些线索,以及对阮黎医生存在于这个世界的特殊意义的认知和关注,让我终于还是打心底将阮黎医生从“不知道神秘的正常人”这个圈子中摘了出来。

    没有太多重量级的证据,不过,她和一大堆走入神秘世界的人交往,却保持日常的无视神秘,绝对无法让我认为是正常的。新生的电子恶魔使者们可不介意自己的能力暴露出来,他们已经度过了最初那个必须小心翼翼观察世界的阶段,正野心勃勃地试图崛起,使用自己的力量,接触或亲自制造神秘事件,进而推动自己的计划。在这个过程中,阮黎医生已经被证明深涉其中,否则,她今天就不会站在这里。然而,她的视野,她的思维,所有的观察和理解,正因为完全没有被已经存在的神秘所影响,这才是最让人感到可怕的地方。

    要有多特殊,才能让人无视那些不断出现的事实?她说我是精神病人,我承认,自己的确有精神问题,分不清幻觉和现实,但是,她这种理所当然地,避开所有涉及“神秘”的既成事实,也同样让我觉得不正常。

    现在,我认为具备神秘性的司机就这么大摇大摆地站在我们两人面前,即便他否认了自身的神秘,我也没办法去证明他所具备的神秘,可是,我仍旧觉得,哪怕是另一个从来都不知道“神秘”存在的普通人站在这里,在正视了司机的面容之后,也已经会在潜意识中,产生不安和怀疑,以及对神秘的联想。我带阮黎医生来到这里,如此直白地同他讲述涉及神秘的话题,所要观察和验证的,可不仅仅是司机本人。

    其实,哪怕司机拥有多么强大诡异的实力,多么庞大深厚的背景,也无法对我造成任何影响。哪怕大巴中所有的专家,除了阮黎医生之外,都被一网打尽,也无法真正对我造成打击,我会悲伤和痛心,为自己的想法又一次被残酷现实击破,而被深深折磨,可我已经经历过许多这样的事情,一开始就清楚,自己不是英雄,哪怕做下决定,也不能百分之百可以实现。所以,如今正在发生,并预计会在之后深化的种种可怕诡异的神秘事件,于我自身的存在和计划而言,又能有多么深刻的影响呢?

    让我产生一种依稀而莫名的感觉的情况,也许和现在正在发生的事情有关,但是,我又同时觉得,这种关联却又不是决定性的。在很大程度上,我不会因为这次前往研讨会所遭遇的一切,感到惊奇和恐惧。我的心理准备,已经做到了要和“最终兵器”这种等级的敌人掰掰手腕的程度。乃至于,就算末日真理教、纳粹、五十一区、爱德华神父、黑巢等等我所知晓的神秘组织,全都在此齐齐行动,让局势变得更加混乱复杂,我也绝对不会动摇。

    是的。“病毒”以下的敌人,都已经不在是我特别关注的对象,如果我关注他们,仅仅是因为,他们有可能是被“病毒”所推动,目标终究还是放在“病毒”身上。而看不见。摸不着,无法理解,理论上存在于每一处,于人们的无知中,于黑暗的深渊中,推动着每一次恶化的“病毒”,若是以更真切的方式出现于我的面前,我唯一的选择,就是等待“江”的出手。我自身。毫无抗拒之力,只有怪物才能对付怪物,这一点,是我所有计划和行为的核心。

    除了这个核心之外的任何计划和行为,都是附带,也许对个人的感性而言很重要,但对最终结果,却并没有那么重要。

    这样的我。并不担心和害怕除了“病毒”本身之外的,任何恶性的事物。我很清楚。承载了“江”的自己,和过去的自己已经大不相同。现在的我,才拥有资格,去思考针对“病毒”的血清,而除了现在的我之外的任何人,哪怕是病院现实中。居高临下看待末日幻境的安德医生等人,也不具备这样的资格。

    所以,对我来说,无论司机是否承认,都对我不存在太大的影响。比起司机。我更关注阮黎医生,如果不是如今正在发生的情况,涉及到阮黎医生,进而有可能对耳语者造成影响,我对这次事件的关注程度,也会下降一两筹吧。

    八景的提醒,让我进一步猜测阮黎医生的特殊性,而如今的事实,也似乎正在一点点证明,这个猜测的正确性。而阮黎医生一旦和猜测的相同,其存在和这个中继器世界的“神秘抑制力”和“控制核心”有关,那么,这一行,所给我带来的那些感觉,就变得相当正常了。

    我有时会将巴士旅途中,已经出现的异常和,和阮黎医生的特殊性联系起来,觉得,是有什么人或组织,得到了一些关键的情报,而想要尝试性在巴士乘客们之间测试什么,而这些人或组织,就是这次研讨会的组织者。进而,怀疑更改我们这些研讨会参与者最初形成的人,以及正在引导我们按照新的路线前进的人——司机和秃顶中年。

    比起秃顶中年,司机的外在表现太过突出,而占据了我更多的注意力,当然,这并不意味着,我对秃顶中年放松了警惕。不过,既然已经有了一个更容易识破的对象,我当然不会将重心放在另一人身上。司机整个人,从其登场的一开始,就让我直觉感到异常。

    然而,当我试图确认他的异常,并间接通过他,去试探阮黎医生的反应时,心中却突然浮现另一个想法:研讨会更改我们的行程,到底是在测试我们这些人?亦或者,是在保护我们这些人?除此之外,还有一个可能,例如杀死我们这些人,或者我们其中的某些人。不过,“杀死所有人”的可能性是最小的,因为,这么做似乎没什么意义,除非,我们是精挑细选出来的祭品,但是,既然nog也是研讨会的支持者之一,那么,一旦朝这个方向去思考,情况就会变得愈加浑浊和复杂。以我的用脑水准而言,根本无法起到抽丝剥茧,剖析问题的作用,只会让“可能性”不断增加,最终变成什么无法判断的情况。

    所以,我更加倾向于,“测试”和“保护”这两种可能。在这之前,两者之间,我下意识倾向第一种,但是,当我直面司机时,他的表现,让我又有些向第二种可能倾斜了。司机在在对我和阮黎医生发出警告后,就不再关注我们的事情,埋头吃着盒饭。加油站员工笑呵呵地打着圆场,拐弯抹角地劝我们离开。

    即便如此,我也已经得到自己想要知道的东西。

    假设阮黎医生的特殊性已经暴露,和假设她没有暴露,是两种不同的情况。在抵达休息点之前,所有的异常情况,都是巴士自身引起的,而这一次则不同。大雾天气,阻碍了巴士的行程,让我们必须在特殊情况下,于这个休息点呆一个晚上。假设这是神秘事件,那么,它相对于之前的异常。更是充满了恶意的。

    引发事件的幕后黑手,到底想要在我们这里得到什么呢?阮黎医生?亦或者,是阮黎医生之外的其他某个人?亦或者,是某些研究成果或携带的物品?假设,这一切,不是研讨会所为。那又会是哪一方呢?

    亦或者,研讨会的组织者本身有分裂?

    无论哪一种,如果现在就干掉司机和秃顶中年,并非是最好的选择。假设司机和秃顶中年是保护者,我们就失去了保护,假设他们是敌人,我也会因此失去近在身边的线索。

    这个想法,最初是没有的,但是。在和司机对话之后,他的表现,才让我做出了继续观望的决定,而不是一上来,就用暴力干掉所有的嫌疑人——这么做,当然是最直接而快捷的,但如果非要这么做,不去理会其中的黑幕。我又何必让阮黎医生过来呢?同样,也不符合我的风格。而仅仅是“杀人鬼”的风格而已。

    晚上八点左右,本就不太繁荣的休息点,在夜雾中愈发显得阴森荒凉,风吹过的声音,都能唤醒人们心中深处对黑暗的恐惧。即便是心理学家,也不能完全抑制这种心跳的感觉。不过,他们至少在脸色上还能保持正常,不过,其他同样需要留宿的人,尤其是没能订到房间的人。就显得有些焦躁。这些人在旅馆大闹了一通,最后还是秃顶中年主动进行了订房的协调,缩减了我们一行人的份额,才让事态缓和下来。

    没有人喜欢在这种时候继续睡在昏暗的车子里,也不想在这样的大雾天气继续夜行,而旅馆又已经满员,剩下的人,只能各施其能,和其他商店的主人进行交涉。即便如此,仍旧有相当一部分人回到停车场,呆在自己的车子里,然后将车灯打开。

    这个时间段距离正常的睡眠时间还早,可是,已经没有人在外面乱晃了。我在确认,商店周边已经没有外出行人后,才回到自己的房间中。阮黎医生、我还有两外两名女性专家**一室,都不是什么难以相处的人。有人在便利店买了纸牌,我们四人打了几轮,然后,那两名女性专家看向窗外,似乎有什么特别的感觉。她们的步调一致,让她们自己都感到惊奇。若是普通人,大概只以为是偶然,便打个哈哈糊弄过去了。

    不过,这两名女性专家,显然都不这么想。

    “你也有感觉?”其中一人问。

    “是的,很奇怪的感觉,就像是看到恐怖片中的心理恐惧场景时,那种虽然不清楚会发生什么,但一定会发生可怕事情的感觉。”另一人回答道。

    她的回答,让双方都更加觉得自己的感觉并非空穴来风。尽管都说不出个所以然,但是,仍旧将话题转到阮黎医生身上。

    “你没有感觉吗?阮女士。”

    “你刚才已经形容过了,这只是一种心理恐惧。”阮黎医生用平常的语气说:“现在外面的情况,的确很容易造成心理恐惧,但这并不意味着,这种恐惧的对象是真实存在的。而且,既然我们没有出去,自然也不需要担心外面会有些什么。”说到“会有些什么”时,阮黎医生一副意有所指的表情,因为太过刻意,而一下子就让人知道是在调侃。

    “你就不害怕吗?”一名女性专家却很认真地反问,“一点都没有?”

    “是的。”阮黎医生耸耸肩,摔出一套牌,说:“我对任何没有亲眼见到,无法用自身所学认知的情况,都无法害怕起来。”

    “这话可真狂妄。”另一名女性专家打趣地说。

    “所谓无知者无惧。”阮黎医生说:“你们可以试试让自己变成傻子。”

    三人又是笑闹了一阵,当安静下来的时候,突然又给人一种格外安静的感觉——安静的程度太深,也太突兀了,和我们心目中的情况,有很深的落差,简直就像是周围连一个生物都不存在——并不仅仅是我一个人有这种感觉,这种安静实在太显眼了。

    或者,应该说是死寂?

    这种气氛,再一次带给人强烈的心理恐惧和压力。阮黎医生也皱了皱眉头,她总算是对异常状况有一点反应了。我注视着阮黎医生,却被另外两个女性专家用力晃了晃肩膀,我转过头,只见她们都用一种审视的眼神盯着我,让我想起过去在“病院”接受治疗时,医生看着我的眼神。我立刻意识到,她们是在确认,我是不是又在犯病,或许,之前对阮黎医生的注视,让她们感到危险。

    这两名女性专家,已经从阮黎医生那里听说了我的情况。她们赞同阮黎医生的话,我很危险,不仅仅是我的精神症状,也同样在于犯病的我,对其他人的危险度直线上升。她们,有点怕我。比起现场的诡异,更害怕我受到影响,进而精神病发作,就像是觉得我才是近在咫尺的危险,而周遭的死寂,只是某种异常的预兆。

    “感觉如何?”一名女性专家问我。

    “没问题。”我说:“放心吧,医生,我不会伤害你们。”我统一称呼她们为医生,尽管她们两人都并非是医疗相关的专业和工作。一人听说是占卜师,另一人只是一个普通的健身教练。不过既然是研讨会的邀请,她们在心理学方面自然也有得到承认的地方。如果是正式的国际性研讨会,她们不会在邀请名单中,但是,这次的研讨会有很浓重的私人性质,要请什么人,都只有组织方来决定。

    即便如此,既然她们表现出,对我的情况的浓厚兴趣,我也不介意称呼她们为医生。另外,占卜师这个职业,也挺让人在意的。这两人之中,若存在电子恶魔使者,占卜师的可能性自然更大。不过,两人都没有在接触中,显露除了性格之外的特殊之处。不过,既然是精通心理学,那么,可以如此好地伪装自己,自然不让人感到意外。

    “精神病人,往往比普通人更加敏锐。”占卜师和我对视了一阵,似乎确认了,才说:“你感觉到了什么吗?”

    “也许会是幻觉。”阮黎医生突然说。

    “假设我们四个人都出现了幻觉,那就不是正常的情况。”健身教练说。

    “不,我不是指这种安静的气氛。”阮黎医生回过神来,看向我说:“但是,这种气氛很容易让你出现幻觉和幻听。”

    “我当然不会将他说的都当真,但是,我仍旧希望他可以感觉一下。”占卜师明白了阮黎医生的意思,但还是坚持到。

    我仔细观察三人的神态变化,阮黎医生无疑是最镇定的一个,从刚才,最初死寂袭来的时候,她还有些愕然,但立刻就恢复了正常,仿佛这种死寂是最正常不过的情况。我猜想,也许在她的感觉中,这种安静并没有达到“死寂”的地步,仅仅就是“夜深人静”的程度?而仅仅是我和两位女性专家太过敏感?两位女性专家的反应,在我看来,是十分敏感,但又理所当然的。不过,无论是反应还是提问,都仍旧无法证明,她们自身是否存在神秘。

    我一边飞速思考着,一边启动了连锁判定。刹那间,方圆五十米范围内的事物,都因自身的运动,而处于我的观测中。

    然而,原本应该住满人的房间,全都变得空荡荡了。

    异常已经发生,我快步走到窗前,向外眺望,只见夜雾茫茫,灯光昏昏,却似乎让这一片景状带上了一层灰色。

    “是灰雾。”我转头对阮黎医生说。追看我的日记的阮黎医生,一定可以从故事设定上,明白“灰雾”的意义。(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