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1237 致幻反应2
    我们再次进入旅馆内部,却发现情况和上一次所见有了不少区别。中途就被扑灭的火灾现场,却没有出现灭火剂的痕迹,空荡荡的水管中,放不出一滴水。占卜师打开水龙头,只听到空空声,让众人面面相觑。死者的尸体也不见了,甚至可以说,现场没有半点打斗和挣扎的迹象,反而如同从来都没有人入住其中。这下子,除了阮黎医生仍旧默不作声之外,其他人都似乎有些动摇,之前,大家都对当前的情况提出过自己的假说,其中不乏“神秘”之类,但是,最终得到暂时性认可的,仍旧是“幻觉”——这片迷蒙的灰雾中,拥有某种强效的致幻成份,导致我们无法在幻觉中分辨真实的情况,甚至于,看不到其他人,但是,每个人的行为所产生的效果,仍旧会影响到其他人,当然,是以一种被幻觉扭曲的形态,出现在人们眼中。

    不过,旅馆内部的景状,也许仍旧可以让人相信,只是因为致幻的缘故,导致判断真实情况的线索,在个人的感知中产生了扭曲,而汇合在一起的众人,也只是因为致幻反应的相近,所以才得以看到对方,并观测到同样的景象,我们暂且用“同步”去描述这种情况。而这种致幻反应,并非是一成不变的,正如三井冢夫在过了好一阵之后,才加入我们,这就是在更早之前,他的致幻反应没有和我们“同步”的缘故。

    但是,这种匪夷所思,但却似乎更有科学道理的幻觉说,也仅仅是一种假设而已,至今为止,尚未有条件去发现这种可怕的致幻物质。虽然我中途提起过白色克劳迪娅。而这种提取致幻物质的植物也被占卜师证明有听说过,但是,同样没有足够的证据,证明我们遭遇的就是白色克劳迪娅——亦或者说,末日真理教。

    阮黎医生并没有提出太多反对意见,在更多时候。都只是保持沉默,但是,我认为,她的立场还是很坚定的。她看过我的日记,长期和我的相处,和对我的病情的研究,让她认定我只是一个精神病人。也许,白色克劳迪娅被占卜师证明是存在的,但是。这并不代表,她会相信日记中的一切都是真实。正好相反,在心理学中,精神病人的臆想和幻觉,也从来不是无根之萍,而往往是从现实存在的事物转化而成的,它有真实依据,但反应的却是虚幻。本质上,仍旧是精神病人的臆想。阮黎医生作为一个否定“神秘”存在的人。需要多少证据,才能让她相信眼前所见到的一切,都源自于无法解释的“神秘”?对此,我一直都不抱有太过的期待。

    假设阮黎医生承认了“神秘”,其结果也有好有坏。因为八景的提示,我的心中存在“阮黎医生就是中继器世界控制核心”的想法。然后,以这个想法反过来去证明“阮黎医生否认神秘的合理性”。然而,我同时又十分清楚,如果阮黎医生真的是“神秘抑制力”的体现,是这个中继器世界的控制核心。这个前提并不完全代表“阮黎医生绝对无法认知到神秘”,反而,假设这样的她认知到了“神秘”,相信了“神秘”的存在,又会发生怎样的事情?我也是无法想象的。

    我不害怕不可测的变化,但是,我却担心阮黎医生会在这种不测的变化中,处境变得比当前更加糟糕。我是一个喜欢刺激的人,也承认自己所面临的情况已经足够糟糕,需要一定程度的刺激,才能加以改变。可我并不希望,这种刺激是建立在自己爱着的人的不测上。

    从感性的角度来说,我其实希望阮黎医生能够一直保持现在的样子。我想,自己不需要通过她们的改变,去获得某种机会。反过来,应该是我去改变,带给她们机会。从理智来说,我必须承认,我可能已经无法扭转这个中继器世界,乃至于这一次末日幻境将会真正迎来末日的毁灭,但从感性上,我仍旧强烈地渴求着,可以在这种情况下垂死挣扎,哪怕是明知结果注定,而这个注定的结果,对自己而言也同样重要,也没关系。

    从心理学的角度来说,这是一种自我惩罚的想法,也是强行认可自己所作所为的过程。用通俗的话来说,这就是一种伪善,是明知做了坏事之后的自我安慰。但同样的,纯粹从心理学的角度来说,这同样是人类的生存机制。

    无论是哪一种学科,包括心理学在内,都是为了人们得以更好生存,而总结出来的经验和规则。这么多年以这些经验和规则为基准,包括阮黎医生在内,每一个心理学专家,都是难以被改变的。反过来说,一旦发生改变,那定然意味着,过去所构建的认知彻底崩塌的一刻。心理学家犯罪,是最彻底的犯罪,这种情况在犯罪心理学的案例中随处可见。

    而这种改变,不放在通常意义的“犯罪”上,而放在“神秘”上,也同样是适用的。

    一旦这些专家确认了“神秘”的存在,多半会在短短时间内,就变成比多数人更坚定的神秘论者吧。而对“神秘”的存在越是坚定,越是尝试去认知它,那么,在神秘范畴内的强大,也会比其他人快得多。这一点,已经被过去的末日幻境中的网络球证明了。

    认知,相信,坚定其存在,对于每一个可以成为神秘专家的人来说,都是缺一不可的过程。

    心理学家,科学论者,在其变成神秘论者之后,通常比普通人接触神秘后的成长,都更为惊人。

    从这个角度来说。“神秘抑制力”切切实实地转变为“神秘”,以更切实的方式体现出来,例如变成“神秘释放力”之类,一定是十分可怕的。

    而在这里的心理学专家们,如果真的认知到,自身处境所具备的神秘性。也定然会发生极为剧烈的改变吧。

    阮黎医生的沉默和不动摇,反而比其他专家开始浮现的疑虑,更让人感到安心。

    哪怕他们都是普通人,但只要我还在,多少都可以保护起来。但是,如果他们自身发生了剧烈的改变——首先会从思维开始改变。然后体现于行动上——那么,就有可能做出我措手不及的事情。诚然,速掠代表了高速度,让我有机会去挽回哪怕是一瞬间发生的恶劣情况,但是,一旦发生差错的人,不再是普通人,而是拥有神秘,那么。这种神秘是否会给予速掠一个挽回的时间,就很难说了。

    “神秘”是如此莫测,不具备速度概念,不在速掠影响范围内的神秘,我也见得不少。我早就不会因为自己足够快,就觉得自己天下无敌。真正属于底牌的东西,仍旧是“江”而已,但是。这张底牌,却不是我想翻就能翻出来的。

    我所具备的可能性。理论上很高,但是,对我自己而言,却如同俄罗斯转轮一样,充斥着太多的运气成份。而倘若真的想去保护谁,拯救什么人。是绝对不能依赖运气,依赖自身理论上拥有的可能性的。

    在还没有接触神秘之前,我就知道踏踏实实做好一件事的难度,其关键就在于,是否可以去掉足够的意外因素。

    在我看来。如果这些专家可以如同阮黎医生一样,一直都只能用普通人的视角,去否定神秘的存在,才是最不具备意外性的。我可以肆无忌惮从“神秘”的角度提出意见,只不过是因为,我在这些人的心目中,只是一个太过敏感,又深陷幻觉和臆想中的精神病人。反过来说,既然精神病人从神秘兮兮的角度去看待这件事,正常人就不应该这么做——这同样也是心理学的应用。

    如何让众人继续否定神秘的同时,肯定末日真理教这类邪教,以及导致当前事件的幕后人物拥有某些超乎想象的手段——并不特指神秘——是我感到棘手的平衡性难题。其中所涉及到的心理学知识,有很多是我从来都没有了解过的。

    就在众人惊疑不定的时候,我说到:“是不是有人从外面切断了水管?断水断电,缺衣少食,都是制造恐慌的手法,也很容易做到。”

    “可是,旅馆中的变化又怎么解释呢?”三井冢夫说。

    “之前你们不是说,有可能使幻觉吗?为什么现在又动摇了呢?”我反问。

    “同时通过致幻反应和现实手段制造恐惧,是很常见的手法。”阮黎医生说:“你们想想看,不管旅馆内发生了什么,旅馆本身还是存在的。倘若我们身处幻觉中,同样可以用旅馆的存在与否,作为继续认知真实情况的基准。其余的细节,例如火灾和断水,其实都无关紧要。或许,我们其实不需要去找火灾的痕迹和尸体,而只需要确认,我们是在旅馆中,就已经足够了。”

    “原来如此,不愧是专业的心理学专家。”健身教练若有所思的点点头,“没错,我们有可能陷入了注意力陷阱。”

    “就像是魔术师一样,想方设法制造各种情况,让人关注无关紧要的细节,而忽略戏法成功的关键吗?”占卜师的眼神也渐渐明亮起来。

    “……抱歉,明明应该想到的,却一时手忙脚乱了。”三井冢夫对自己的表现十分不满,脸上满是自嘲,“虽然我一直都以‘不专业胜似专业’的说法来安慰自己,但事实是,我的确没有自己所认为的那么强。阮女士不愧是世界知名的心理学专家。”

    “没关系。其实我也有一些地方没有想好。”阮黎医生平静地安慰着大家:“尽管,我们在旅馆中,而旅馆仍旧存在,是可以确认的,但是,对如何才能揭开谜底,并没有实际意义上的帮助。假设我们处于致幻反应,那么,我们对细节的疏漏,就是不可避免的了。不过,正因为,这种幻觉并没有强到可以否定旅馆存在的程度,所以,停水大致上也不是幻觉,更不是什么鬼怪作祟,可以被确定是有人捣鬼。”

    “这个人,要做到对当前我们的情况了如指掌。并针对性进行调整,就必然是刻意制造了这一切,而自身却没有被影响。”三井冢夫冷静下来,继续分析到:“他的身上,有可能具备免疫物。同时,可以被陷入幻觉中的我们观测到的可能性也很大。”

    “他没有强行袭击我们。有可能意味着,他所具备的实力,无法让他做到。所以,才必须使用这些伎俩分化我们。”健身教练说。

    “先不管他的目标是什么。至少,我们可以确认有这么一个人,或几个人的存在,然后,我们仍旧有机会找到他们,而他们选择了避开我们。而不是直接和我们发生冲突。”占卜师说:“问题是,从什么方向开始寻找。”

    “正因为他们没有和我们发生冲突,而只是从侧面去深化我们的幻觉处境,所以,他,或者他们,对我们的观测,一定是在一个位置很好。大概距离很近的地方,亦或者……摄像头。”三井冢夫扭头四顾。“正如阮女士所说,哪怕是在我经历的火灾现场,仍旧无法确认旅馆被彻底烧毁。对比我们所经历的不同的旅馆情况,大致可以确认,幻觉无法改变旅馆现实存在的结构和物体,而只是赋予一些感官上的变化。就如同用图像处理软件去修改照片,以得到一些看似逼真的合成照一样,但是,照片当时拍摄的物体中,不存在的仍旧不会存在。而存在的,也不会变得没有。”

    “话说,这些雾气就算没有致幻物质,也会扭曲视觉和嗅觉。”阮黎医生加了一句,“通过朦胧的场景制造假象,让人忽略什么东西,是最合适不过的了。”

    原来,不从灰雾的神秘性出发,仅仅从心理学和雾气现象的科学角度出发,也能推断出这么多东西。我也真是服了这几人。的确,神秘是不可测的,但是,利用神秘的力量,针对某些目标而行动的人类,其行为本身,却是可测的。

    不过,从神秘学的角度来说,要“清晰观测众人”并不需要依赖于摄像头。“远视”和“透视”之类的神秘并不少见。果然,三井冢夫在周遭翻找了一番,仍旧没有找到设想中的摄像头,这让他有些皱眉,不过,从科技的角度来说,要进行监视,也不只是“在角落布置摄像头”这么一种手段。所以,他只能宣布没辙了。

    没有足够的线索,哪怕知道敌人有可能怎么做,也无法顺藤摸瓜。

    “没关系,三井先生,敌人肯定做好了充分的准备。”阮黎医生说:“他们知道,自己要对付的,是一群心细如发的心理学专家。倘若可以直接冲上来干掉我们,他们早就那么做了,到了现在还不出面,当然是有其他想法,也同样自信,他们的伎俩不会被轻易识破。”

    “那么,还要继续去其他房间吗?”健身教练问到。

    在这支队伍里,虽然阮黎医生是最少开口的,但是,随着情况的深入,她的态度也成为左右队伍方向的重要因素,乃至于,最重要的因素。

    “当然,虽然不知道可以找到什么,但是,正如三井先生所说,事实存在的东西不会改变。”阮黎医生说:“我们一共经历了三次不同的情景,即便这些情景都有幻觉扭曲的地方,但是,也一定有无法被改变的东西。我们可以对比一下记忆,找出那些不被改变的成份,对致幻程度有一个更清晰地认知。”

    说到这里,大家基本上,都已经在心中,确定了“幻觉”的存在。不过,假设“幻觉”不存在,那么,当前的变化,也的确太过诡异了,难以被他们的科学观和世界观所认同吧。从这个角度来说,“幻觉”这个仍旧没有实际证据的说法,就像是心中的一座堤坝,也是对现场认知的妥协。它也许不正确,但却是必要的。

    我们在阮黎医生的带领下,再一次详细勘察了旅馆。虽然假设自身对外界的认知被幻觉干扰,但是,“无法找到其他人,也感受不到更多动静”的情况,仍旧带给众人十分强烈的冲击。让人们无法彼此感受,无法接触,这种致幻程度到底是多么强烈,同时又具备何种强大的针对性。对药物的了解,让众人更相信,造成当前这种情况的,绝对不仅仅只是致幻物质的功效,而是有人用行动进行了误导。然而,意味事发当初,太过诡异的情况让人心神不宁,反而错失了有可能会被发现的线索,而现在,当时的线索大概已经被隐藏起来了吧。

    我、阮黎医生、健身教练和占卜师在确认了旅馆已经无人后,攀上房顶点燃烽火。但是,当时那段时间,旅馆中大概仍旧是有更多的人,其中就包括三井冢夫在内。在三井冢夫以为失火,慌慌张张破除旅馆的时候,房间中也仍旧是有其他人的——只是,当时,因为致幻反应,而将他们忽略了。

    同时,在我们各自采取行动的时候,大概也不仅仅只有我们几人遭遇了诡异情况而采取了行动吧。正因为时间不是很长,而彼此的行动,并没有太多干涉到其他人,所以,才更加让人确信,有什么人利用精确的手法进行了引导——让所有居住在旅馆中的人,在同一时间行动,而各自的行动井井有条,不会干扰到其他人。

    “不,大概没有这么精确。”阮黎医生突然说:“我们看到的死人,应该是真的,的确有人死了。也许,死者和杀死他的人,不是受害者和凶手的关系,而是受害者和受害者的关系。也就是说,在那短短时间中的众多行动,有一部分人,对其他人产生了影响。并非所有的人,都像我们这样,完全碰不到其他人,也感受不到其他人的存在。”

    她的话音刚落下,我们就听到了房间外的脚步声,有人正在靠近房门,准备将门打开的样子。

    就在大家的脸色阴晴不定时,钥匙插进门锁,发出咔嚓的声音。三井冢夫一副严肃的表情,挡在我们跟前,凝视着房门。阮黎医生仍旧镇定,占卜师看不出是什么表情,而健身教练则是一副跃跃欲试的样子。不过,我觉得,他们大致都不认为,开门的人是鬼怪,亦或者是幕后黑手。

    可能会是另一个,或者几个心理学专家,也在事后,决定返回看看吧。我不清楚,我们点燃烽火,到底引起了怎样的影响,但是,造成影响却是肯定的。乃至于,我们留下的痕迹,也一定会让其他人察觉到——假设他们真的都还活着,并就在旅馆周遭。不过,如果他们看不到我们,而仅仅看到痕迹的变化,也许会觉得,是鬼魂作祟吧。不,因为都是心理学专家,所以,可以做出“幻觉”这个推断的,应该不会少。

    也就是说,在过了一段时间的现在,理论上,应该已经有更多人冷静下来,做出和我们类似的推断了。

    不过,阮黎医生说过,死了的人,的确是死了,而凶手也同样是“幻觉”的受害者,那么,寻找他人和被人发现,也同样会被认知是一种“危险的事情”。

    现在,要进入房间的,到底是哪一种?

    敌人?自己人?看不见的人?凶手?亦或者,可以成为伙伴的人?

    当然,从神秘学的角度来说,也有可能是妖魔鬼怪。这个临时数据对冲空间,或是固有结界,仅仅用于“吓人”,未免太浪费了,而若说这里根本没有凶恶的怪物,我也是绝对不相信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