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1245 无音百裂
    夜鸦夸克的能力让人吃惊,不过,作为它曾经的主人,我对它在离开我前后发生的变化,也随着交手渐渐了解。我发现的情况,证明了我的想法,而这个不算是弱点的弱点,就是我战胜它的关键。

    速掠构成的无形高速通道,瞬间以夜鸦夸克为中心构建,在它切入之时,又立刻解除。

    我没有进入通道之中,因而,下一刻,只有夜鸦夸克,在既定的通道方向出现。尽管是一瞬间的事情,但是,我们之间的距离已经拉开了十米远,而且,夜鸦夸克的朝向,已经完全背对着我了。

    “果然,你可以进入速掠状态,却无法自行制造完整的速掠状态。”我对它说到:“虽然一开始,我以为是你制造速掠状态,才能进入我的世界,但是,我之后才意识到,自己可不是在二级魔纹时就能觉醒超能的天才啊。速掠超能,并不是单纯由我自身特质决定的。你即便可以得到属于我这一部分的资讯,完成对高速能力的构建,但是,构成速掠超能的另一半资讯,区区电子恶魔召唤系统是无法采集的,而那才是速掠超能最核心的一部分。”

    是的,很早以前,我偶然有过这样的想法——“高川”因为自身的特殊性,也许是无法自行觉醒超能的,而之所以可以在三级魔纹时强制构成“速掠”,很可能是因为“江”的缘故。换句话来说,“江”赋予的资讯,才是构成速掠的主要因素。

    夜鸦夸克那入面具般的面庞,一如既往的冷硬,但是,我知道。它是有情绪,有想法,有灵性,绝非单纯为了战斗而战斗的存在,或者说,有一个富有个性的人。在背后操纵着它。若仅仅是为了破坏和杀戮,它本该可以做得更好,而正面和我交战,只会落于下乘。

    它,亦或者操纵它的人,想要从我身上得到什么?才撇开了其它更卑劣却也更有效的手段,而针锋相对地追逐着我?

    夜鸦夸克如同一道深红色的影子,撕裂灰雾,逼近我的跟前。速掠。无形的高速通道,将我们包围起来,这条通道开始分岔,就如同从一个起点抵达某一个终点的过程,总有无数条,速掠构成了其中两条,之后,我们分开了。如果夜鸦夸克放弃速掠。那么,就会和我拉开差距。如果它继续速掠下去。就只能沿着我制造给它的路线,渐行渐远。

    速掠构造的无形通道是十分奇特的,也远远没有奔驰本身来得自由。它的成形,不过是一瞬间,乃至于比念头的生灭还要短暂,长度和路线。都可以根据自己的想法塑造,在它成形之前,唯一的限制是只能在“可以观测到的地方”成形。当视野没有被遮蔽的时候,正常视野可以塑造更长的速掠通道,有障碍物遮蔽视线的话。也可以利用连锁判定,进行无死角的观测,在五十米的范围内塑造速掠通道。

    利用速掠抵达什么地方,从构造出无形高速通道的时候,就已经决定了。所能去的方向,所选择的路线,都是由成形的通道决定的。从这个角度来说,制造一条太长的通道,就是一种最不灵活的方式。好在,至今为止,没有其他人可以观测到这条既定的通道,而且,速掠也不需要一次性制造太长的通道。反而,如果以“短线段”的方式,将起点到终点的路线拼接起来,就能很好地发挥出自身的灵活性,当然,因为这是一条长长的通道转变为复数短途的通道,所以,在长距离的高速行进效果上,要弱于直接构造一条连接起点和终点的高速通道。

    哪怕是成形之后,也不见得就可以放松了,因为,在这条无形的高速通道中,会出现一种沿着通道方向力流淌的推力,哪怕是自己想要站着不动,这股推力也会强迫运动。打个比方,就如同高速公路的“限速”,当使用者踏入其中,就必须顺着这股推力前进,如果视图做任何违背这股推力的行为,例如停下来,或者反方向,都会根据这个运动状态的程度,而承受相当的压力。

    尽管在我作为电子恶魔使者的时候,夜鸦夸克也能进行速掠,但是,这些关于无形高速通道的小秘密,它大概是不知道的吧——无论现在的它是自有灵智,亦或者,是被某个人操纵着——在它能接触到速掠的那些时间里,并不足以让它弄清楚这些事情,因为,它无法自行制造出这条高速通道。

    尽管在过去的速掠中,我一直都在一条事先既定的无形高速通道中奔驰,但是,这并不意味着,施展速掠超能时,只能制造一条无形高速通道。

    只要我愿意,我可以在展开速掠的时候,在自己和目标之间,制造多条路线的无形高速通道,只是,因为最终只能选择一条路线,而为了保证灵活性,又往往选择这条路线拆分成几条短线段式的通道,所以,根本就没有必要这么做。

    如今,这种过去一直显得多余的效果,在面对夜鸦夸克的时候,就如同一直掩盖起来的王牌。

    哪怕是在作为夜鸦夸克的操纵者的那段时间里,我也从未揭开它。

    盗走了夜鸦夸克的人,应该十分了解我的能力。利用速掠来抑制速掠,的确是一个不错的想法,不过,单纯只想利用我的速掠,而自己无法制造完全的速掠状态,那么,反过来被限制住,也算是自讨苦吃吧。从这个角度来说,只能利用我的速掠而进行速掠的夜鸦夸克,能力的局限性所产生的弱点,比起在伦敦的另一个高川还要大。

    夜鸦夸克在诸多特点上,都和那位义体化的高川十分相似:坚硬的身躯,超常的气力,敏锐的战斗直觉,可以进行高速移动等等。但是,两者发生战斗的话。义体高川的胜算要大得多。因为,义体高川的速掠,虽说特性不同,使用方法也有所差异,但却是一个完整控制在自己手中的“神秘”。而夜鸦夸克的速掠,就只是一个半成品而已。哪怕在大多数情况下,效果和真正的速掠不分上下,但是,在涉及“神秘”的战斗中,往往会出现看似极为巧合的情况。

    尽管事后说来,夜鸦库克的弱点十分清晰,但是,这一个于当前情况下,才显得是弱点的地方。却需要花费相当多的时间和精力才能确定。期间的碰撞,我一直被压在下风,身上已经不止一道伤口。

    之后,夜鸦库克一共像我发动了三次突袭,每一次,都被我刻意构建的无形高速通道偏移了路线。我觉得,它也是时候想想别的办法了。在这么纠缠下去,哪怕我无法对它造成有效伤害。它也已经没有逃脱的办法,除非它不使用速掠。否则,一旦使用速掠,就不得不按照我指定的路线和方向行进。

    它似乎真的明白了这一点,在失败了几次后,终于消停下来,身材开始沉入地面的阴影中。

    “阴影跳跃吗?”我对它说。“你想到什么地方去?”

    话音刚落下,它身下的阴影中就窜出一个身影,结结实实朝它的脑袋挥出一拳。真可惜,就连阴影跳跃的能力,也是从我这里拿走的资讯。对这种来自于使魔夸克的能力到底都有怎样的优缺点。我实在太清楚不过了。在战斗的时候,我总是对阴影跳跃的使用慎之又慎,因为,在使用这个能力的时候,需要花费相当长的准备时间,虽然在他人看来,不过就是几个眨眼,一个呼吸的事情,但在神秘的世界中,在极短暂时间内就会发生的情况实在太多了。“眨眼的时间”,“呼吸的时间”等等对时间长度的描述,对普通人来说已经足够,但对于来自“神秘”的危险,却显得太长。

    更何况,在身体开始沉入阴影的阶段,自身的行动能力就会受到更强的拘束。换作其他人,或许有更好的神秘力量来降低硬直时间,但速掠超能不在其中。

    一旦跳跃开始,就会有极为短暂的,身不由己的时间——我相信,既然夜鸦夸克连速掠都无法完全掌握,那么,这个弱点也必然不可能修复。

    同样善于以“瞬间”,“眨眼间”为单位采取行动的我,当然不可能放过这个机会。

    电子恶魔“无音”早已经被使魔夸克变化的阴影披风包裹起来。电子恶魔本就具备一定阴影特性的神秘,配合使魔夸克的能力,足以在雾夜的阴影中自由穿梭。单纯以阴影行动能力而言,现在的“无音”和夜鸦夸克是对等的。

    所以,一击必中。

    “无音”如同炮弹一样,将夜鸦夸克从阴影中击飞。自身也如同张开了翅膀,在使魔夸克的协助下,追向悬浮于半空的夜鸦夸克。与此同时,我使用速掠超能制造了三条无形的高速通道,一条让我追上“无音”,另外一条,控制了夜鸦夸克的行动路线——它又习惯性试图用速掠摆脱追击了。最后一条,让我和无音,转向更刁钻的角度,再次接近夜鸦夸克。

    在我的控制下,无音和夜鸦夸克的行动路线,不可避免发生重叠。既然夜鸦夸克已经习惯了用速掠解决问题,那么,它就必然无法避开这个明摆着的陷阱。

    再次近身的一瞬间,无音的拳头,和夜鸦夸克的臂刃发生碰撞。

    没有响声,没有火花。拳头和臂刃各自被弹飞,紧接着又撞在一起。在无形高速通道的尽头,拳脚相加的无音,和刀刃纷飞的夜鸦夸克战成一团。尽管夜鸦夸克的身体足够坚硬,形如素体生命,但是,同为电子恶魔,无音的身躯也不差。左川的六道,本就是发挥自身体质优势的神秘,无音作为左川的电子恶魔之一,在身体素质上当然也可圈可点,哪怕,它的能力,并不完全是用来战斗的。

    碰撞的声音被消除了,大概是无音的能力。但是,眼前的战斗,却不因为无声而显得冗沉。

    夜鸦夸克固然是提取了我的特质,将我的能力融为一体,但是。如今的无音,也是得到了我和使魔夸克的全力支援。尽管,支援的过程中不免出现破绽,不过,夜鸦夸克那边也并非没有缺陷。近似的身体强度,近似的运动能力。让无音获得了不弱于夜鸦夸克的表现。

    在同样获得速掠加持的无音面前,夜鸦夸克也只有继续使用速掠,以保持速度上的对等,然而,一旦它使用速掠,自身的移动路线,就不可避免要受到我的影响。的确,我就算抓住了它的移动路线,也无法破坏它的身躯。但是,身位电子恶魔的无音,却应该有这样的能力。

    我要做的,仅仅是辅助无音抓住夜鸦夸克的轨迹。

    战斗局面正在朝我们这边倾斜,不到五秒的时间里,无音的身体出现了道道伤痕,但是,夜鸦夸克被拳头击中的次数更多。在很多时候。夜鸦夸克的反击,似乎都抱着以伤换伤的想法。只是,无音的坚硬,大概也有些出乎它的意料吧。至少,对于无音竟然可以和夜鸦夸克正面战斗到这种程度,我的确是挺惊讶的。

    无音的攻击,看起来只是朴素的拳脚功夫。但是,夜鸦夸克被击中时的反应,却意外的强烈。无音的神秘到底是什么,我至今仍旧不太清楚,过去。它的神秘一直都表现在“消弭一定范围的声响”,不过,这个效果应该不是它所持有的神秘的主体。

    如今,它的攻击同样消弭了声音,却又同时展现出让夜鸦夸克也渐落下风的攻击力,可偏偏让人看不出,到底是怎样的攻击,让夜鸦夸克表现得如此吃力。无音的攻击效果,是肉眼看不到的。如果这个时候可以使用连锁判定,也许可以通过攻击动作所产生的运动,弄清楚到底是怎样的一股力量在发挥作用吧?

    夜鸦夸克是电子恶魔,身体坚硬,没有痛觉,肢体灵活,然而,却在无音的攻击下,动作越来越不连贯,在我看来,本应该一气呵成的反击,却因为不自然的停顿,露出相当明显的破绽,进而被无音切入其中。看起来,像是无音的拳脚中,携带有某种神秘力量,阻断了夜鸦夸克的动作,而且,随着被攻击次数的增加,这种阻断越来越频繁。

    又是一秒过去,无音陡然爆发出一股巨大的力量,将夜鸦夸克不自然僵直的手臂扯住,向后一拉,同时肩膀撞在它的胸膛上。

    无音只是一个电子恶魔,外表虽然呈现人形,但也只是一个人形的轮廓而已,它不是人,也没有特别明显的主观意识和人格灵性,但是,这个动作,却充满了格斗招式的迅猛美感,就如同是经验丰富的战斗专家,凭借直觉和蓄谋已久的策略,制造出敌人的破绽,并用一连串不可阻挡的进击将之扩大。

    夜鸦夸克的身体被撞得漂浮起来,按照之前的交手,它本该会再次使用速掠,以调整自己的姿势进行防御和反击,然而,这一次,它没有成功,或者说,虽然成功进入了速掠通道,但却没能摆脱僵直状态,只是在速掠通道的推力下,被动地悬浮飘移。

    同样在我的协助下,进入了速掠通道的无音,在霎时间,就追至它的身旁。

    紧接着又是一次连击,充满了紧凑又清脆的节奏感。在连击的尾声,无音的拳脚已然化作狂风骤雨。夜鸦夸克直到脱离速掠状态,也仍旧无法从僵直中恢复过来。连击结束的最后一拳,正中它的侧脸。拳头的力量,没有在第一时间将它击飞,却好似在这姿态中酝酿。

    直到爆发的一瞬间——

    夜鸦夸克那形如素体生命的脸部发出龟裂的声音,这个声音打破了之前所有的沉寂,显得如此清晰。在夜鸦夸克被击飞的同时,宛如面具碎片一样的灰白色构造体在空中溃散。

    也在那一瞬间,我看到了出乎意料的东西。

    被击碎的面庞内,似乎还有一张脸。就如同面具破碎后,露出真正的面庞。

    然而,那绝对不是正常的脸。

    虽然有五官的起伏,可是,却如同由血红色的雾气构成般不断扭曲,但是,在惊鸿一瞥中,这种扭曲又像只是自己的错觉。那到底是不是某个人的脸,亦或者,是什么怪物,藏身在夜鸦夸克这个身躯之中?带着这样的想法,我没有追击。

    无音几个后翻,落回我的身边。夜鸦夸克摔在地上,翻滚了好几下,才脱离僵直状态,用手指扣住地面,在坠落地面的深壑之前,稳住了自己的身体。之前那惊天动地的变化,改变了这个休息点的地形,地面上巨大的裂缝,让人觉得,此地已经变成了被孤立的绝地。虽然阮黎医生没有感觉,也似乎不会受到影响,但是,对于我们这些可以观测到这些异常的人来说,一旦找死,就真的会死。

    尽管阮黎医生在之前,已经展现出太多无视神秘的地方,但是,我也不想尝试一下,让夜鸦夸克刺穿她的心脏,是不是真会有效果。

    显然,异常的环境,对夜鸦夸克来说,也并非只是一个幻觉。

    夜鸦夸克看似受伤惨重,但行动却完全不受到影响,若不是无音的神秘在起作用,它也不会出现那种异常的僵直。

    战斗的过程虽然惊险繁复,但距离阮黎医生等人绕入便利店后方,还不到两分钟的时间。超快的战斗节奏,在他人的感受中,总是很不可思议吧。

    此时便利店中还没有传来奇怪的动静,这或许是件好事。虽然这么想,但我还是大喊了一声:“大家还好吗?”

    声音落下后,立刻就传来回应:“没事。你那边如何?”是阮黎医生的声音,她的语气带着谨慎,却没有紧张,因为,在她的眼中,如此拼命的我,不过是精神病人自导自演的独角戏吧。

    “还行。”我说:“它干不掉我。”

    “……好吧。”阮黎医生的声音平静下来,“你高兴就行,不过,回来了记得吃药。”

    之后,那边陡然出现一阵骚乱,我听得不太清楚,有点儿像是被袭击的声音,就在我准备行动的时候,那边传来健身教练的声音:“原来你们在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她的声音洪亮又复杂,让人深刻感受到情绪的宣泄。

    似乎找到其他人了。不,若从阮黎医生的视角来看,其实早就看到其它的幸存者了吧,只是,幸存者之间似乎也发生了什么事情,导致出现了相互伤害的情况。不过,那边的反应,应该不是碰到敌人的情况。于是,我将注意力重新放回夜鸦夸克身上,本想着,它会趁着我转移注意力的机会攻上来,因此留了几手布置,但它仅仅是用手捂着脸,静静站了起来,似乎没有继续下去的打算。

    而这样的姿势,更让它的身姿充满了人的味道——夜鸦夸克的体内,其实是操纵者吗?

    我带着这样的念头端详着它,之后,它似乎放弃了继续掩盖面具的破裂处。

    它抬起头,更多的碎片从脸上剥落,似乎让它感到痛苦,让它的内部发出一阵呻吟。紧接着,宛如发狂一般,它再次按住自己的脸,将那尚未破碎的另一半用力撕下来。

    这样的做法,让它更加痛苦,但在那痛苦的嚎叫声中,似乎又充满了一种坚韧的气势。之后,它抬起头,让我看清了那是怎样一张脸。

    “……怎么是你?”我再一次被震惊了,那的确是一张无比熟悉的脸,尽管,那张脸正因为痛苦而扭曲着,“卡门!?”

    末日代理人卡门,竟然以这样一种方式,再次站在我的面前。他似乎吃了很大的苦头。(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