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1260 阮黎的真相
    阮黎医生对我说了什么?在下船的时候,我仍旧这么想着,在我心中残留的情绪,不是惊愕和意外,正因为知道阮黎医生是特殊的,所以在面对她的时候,已经对她的言行做好了心理准备——我是这么认为的,但同样的话,在不同的情况下说出来,给我的感觉却并不一样。

    我对中继器的了解不多,对中继器世界久经是怎样的一种存在,也只能依靠自己的情报进行猜测,却没有一个绝对的定论。当我的身份从末日幻境的高川转变为中继器世界的高川时,发生在自己身上,以及自己亲身体会到的,在身份上的多层次关联,已经让人感到十分不解了。即便如此,我仍旧按照自己的认知,强行去解释这些情况。

    在这个中继器世界里,阮黎医生眼中的我,和我对自己的认知,是截然不同的,假定在我进入这个中继器世界之前,这个中继器世界中同样存在高川,那么,阮黎医生对我的认知,一定是从这个高川身上延伸而来的吧。然而,在我进入这个中继器世界的前后,两个“高川”的存在之间,到底又有怎样的联系呢?

    我的答案是:中继器世界依附于末日幻境而存在,就如同末日幻境依附于病院现实。虽然“末日幻境依附于病院现实,病院现实才是真正的现实”这个结论,在我个人看来,仍旧在细节上,有许多不能肯定的地方,我没有仔细寻找到底是哪些细节让我产生这些不确定的感觉,但有一种很深的情绪,让我即便在行动上,将自己放在“病院现实”的高度。也无法在心理上,完全笃信那就是“真正的现实”,也无法完全笃信“末日幻境是基于病院现实的存在才能存在”。

    是的,哪怕行动和思维,都明显趋向于这个结论,而且。以这个结论为立足点,也能让目的性变得更强,让行动变得更有条理,至少在应对“末日进程”的时候,“病院现实是真正的现实”这一立足点,让我可以从另一个角度去看待正在发生的神秘事件,也觉得自己的行为,拥有一个正当的理由,充满责任感和可能性的。

    即便如此。在我的内心深处,一直有这么一个声音,那是我被最终兵器杀死,于病院现实中醒来时,就已经深深烙印下来的声音:这个无论如何都充满了真实感的病院,真的是现实吗?而不是自身涉入末日进程后,被波及的某种严重的神秘事态?

    “病毒”的概念,是在病院现实得知的。在病院中。许多资料重新定义了“末日幻境”这个世界。同时,也将我和真江、咲夜、八景、玛索、桃乐丝、系色这些人的身份、经历和关系重新定义了。它几乎颠覆了我在过去那个末日幻境中的大部分认知。但同时,也带来了一些看似说得通的解释。正是这些解释和视角,让我不得不去相信,病院现实就是真正的现实。

    可是,如果它不是呢?

    如果,我最初于病院现实中醒来时。所产生的那种不信任感,才是真实的话……

    如今,已经很难想象,从这样的假设出发,自己的生活会变得怎样。然而,这样的疑虑的确是存在的。

    病院现实带来的信息量太过巨大,对我在末日幻境中诞生成长十多年所获得的信息,以及由这些信息构成的世界观,都受到了极为严重的冲击。可是,在病院现实里死亡,在这个末日幻境中复苏的时候,有一点我始终无法忘记

    ——在病院现实里,我从来都没有看到过病院之外的世界。

    回到病院现实的那段时光,让我饱尝痛苦,时间虽然短暂,但因为经历了十分复杂的事情,所以,应该是有了一定的成长吧。然而,我的所有活动范围和认知范围,都被病院本身约束了。

    病院是位于某片海域中的孤岛,外部的信息,基本上被海洋隔绝,而病院本身就是以“绝密研究”的概念建立的,所以,在封锁信息方面向来不会松懈。甚至于,我连病院的名字都不知晓,大家仅仅用“病院”来称呼自己所在的地方,可那明显不是名字,而仅仅是一个代号而已。

    正如“病毒”没有名字,“病院”也似乎没有名字,它们更像是一种概念。虽然“病毒”很可怕,但是,倘若没有“病院”的报告,我大概永远都不知道“病毒”这个概念吧。然而,这样的“病院”概念,其囊括的范围,是很狭小的,仅仅是一个充满了古怪的岛屿而已。

    岛屿外是怎样的?岛屿外,是否还存在人类和陆地?从“病院”本身的活动,似乎可以认为,岛屿外的世界是存在的。

    然而,有一点必须提到:尽管“病院”声称对“病人”进行收集和管理,我也的确从来都没有见到过“病人”减少的迹象,也从不缺乏人体实验品,然而,我却从来都无法区分,哪些是新来的病人,也没有真正亲眼看到过“病人”被送至岛屿的情况。

    还有,我对自己“过去”的认知,一直处于幻觉和记忆交互闪现的状态,有许多信息,是在身边不适时凭空浮现的,也有一部分信息,是从“病院”的报告中得知的。然而,正因为幻觉出现得太过频繁,而导致记忆不太清晰。在心理学方面,“记忆失真”并不是什么罕见的情况。我一直在想,自己真的可以确定,自己得知的情报,以及脑海中不断浮现和重组的记忆,真的一点都没有“失真”的情况吗?

    “高川”的人格分裂,以及我自己的死亡和复苏,这些情况又是否可以找到一些确切而真实的证据呢?

    很遗憾,没有,我对自己的认知,不存在一个绝对真实而正确的基础。

    当我无法笃信“病院现实”的时候,“病院现实”所带来的信息也同样存在瑕疵。

    然而,末日幻境的末日进程。以及那些刺激却有些不真切的神秘事件,也同样更像是一种黑暗成人童话般的幻想故事。

    我甚至不需要去多做修饰,写入日记之中,就完全可以被阮黎医生这样的人当作是幻想小说看待。

    对我来说,“末日幻境”和“病院现实”就是这么一种相互依存的关系,但暂且看来。“末日幻境”的依附性更强。但是,当我在末日幻境之中,发现了“中继器世界”,并亲身体验到,“中继器世界”和“末日幻境”以及“病院现实”的关联时,“中继器世界”、“末日幻境”和“病院现实”三者之间的关系,就变得无比复杂起来。

    阮黎医生的存在,让我在尝试接受“中继器世界是构成末日幻境的一部分信息的继承和重组,只有依托于末日幻境才能存在”这个结论的同时。也让我不得不怀疑,这种依附性到底有多强。因为,在这个中继器世界里,不仅仅世界信息的完整度不逊色于末日幻境,而且,在我代入这个世界的“高川”之前,这个世界的“高川”就存在了,以及。“高川”之外的其他人,也是存在着。生活着,和末日幻境中的他们,有许多明显的差别,但整个人生也同样具备完整性。

    正因为完整而充满条理,仿佛一切皆有起因,一切变化都有所条理。所以这个中继器世界很真实——在神秘扩散之前,甚至比末日幻境还要真实,和“病院现实”给我的真实感不相上下。

    我在这个中继器世界中的体验,虽然不如最初进入“病院现实”时,给自己的世界观的冲击那么大。但是,不可否认,冲击仍旧是存在的。

    哪怕我以“病院现实”为立足点,去观测这个中继器世界的阮黎医生时,也可以设身处地,从她的角度,去看待这个中继器世界范围之外的自己,进而可以理解她的大部分态度和话语。理论上,不会因为她说“这个世界才是真实的”这样的话而动摇。

    但实际上,冲击仍旧产生了。

    这个中继器世界的真实感和完整性,在阮黎医生的话语中,进一步得到补完,现在,似乎已经可以用它为立足点,去看待“末日幻境”和“病院现实”了,而且,正因为阮黎医生不受到神秘干涉的特殊性,以及她自身对待“神秘”的态度的坚持,让这个中继器世界在她的身上,体现出更多的合理性和真实性。

    “真正经历过一些非常奇妙的事情的,是我,而不是你,阿川。”

    “我和你说过,但你忘记了,你故事中的末日真理教三巨头之一的原型,就是我的家族,现在,则只剩下我一个人。”

    “原型也许很奇妙诡谲,但绝非是神秘的,这个世界很现实的,阿川,不存在超能力。‘乐园’和‘白色克劳迪娅’,就是奇妙却不神秘的体现,它是你的故事中,唯一最接近现实的东西。”

    阮黎医生的这些话,一直哪怕在一个多小时后,仍旧回荡在我的脑海中。无论是我,还是在我之前的高川,对阮黎医生的认知,在这些话面前,都显得十分苍白,甚至让我觉得,其实自己从来都没有真正了解过阮黎医生这个人。

    阮黎医生所说的这些事情,对她自己而言,是真实的吗?亦或者,仅仅针对我的日记而做出的身份假定?这些问题,哪怕对方亲自给出结果,自己又是否可以接受那样的回答呢?

    单纯以这个中继器世界为基础,去看待“阮黎医生是末日真理教三巨头之一”这样的事情,也让人不禁想说“开什么玩笑!”

    然而,在解释性和理论性上,既然阮黎医生说出了这样的话,也完全可以从这些话中,顺理成章地去解释我记载于日记中的故事——也意味着,她可以从自己的角度,去解释我在末日幻境和病院现实中所遭遇的事情,乃至于解释“末日幻境”和“病院现实”本身。

    毕竟,以阮黎医生的个性而言,倘若自己仍旧无法弄清条理,就不可能说出来。

    阮黎医生站在自己的角度,去观测这个世界。又从这个世界的角度,去观测“精神病人高川描述的世界”,是十分理所当然的。而让我心神不定的原因,正是因为,无论以理论,还是直觉。这种理所当然的看法,都存在一种可以深刻感受到的真实性、条理性和完整性,然而,一旦信服它,自己所经历的那一切,自己所认知的那一切,都会顷刻间,如同沙堡一般被浪潮摧毁。

    “高川”是一个精神病人,倘若这就是现实。那倒没什么,但是,“高川”所在乎的一切都不存在,那就是很可怕的事情了。

    我提着行李,默不作声跟在阮黎医生身后走着。三井冢夫的脸色好了一些,在下船后就有些兴奋,大概是身体的不适,在踏上陆地的时候。就平复下来了。健身教练和占卜师也好奇地打量四周,这是一片相当辽阔的半岛绿地。在当地的地图上,整个地域形状,如同触须一样伸出河岸。因为树荫茂盛的缘故,在船上时,也没能看到隐藏在林荫中的别墅。不过,在我们下船的地方。可以看到沿岸有一条长长的堤坝,朝着远方蔓延,据说遍及三分之二的河岸。

    整个半岛都是别墅开发的景区范围,不过,相关景点的开发工程只完成了一半。上岛之后就发现了不少建设工程残存的痕迹,最显眼的无疑是码头不远处的一片脚手架,以及脚手架上方的橙红色灯光,已经接近午夜时分,却还能听到施工的声响。倘若别墅所在的地方,也是这样的半施工环境,想来入住体验也不会太好吧。

    这么想着,我们分批坐上观光车,沿着唯一可见的水泥道路向岛内前进。不多时,就抵达了别墅群所在的地方。期间,阮黎医生没有再跟我谈论日记和身份的事情。我带着一种担忧又好奇,想要知道更多,但又害怕知道更多的情绪,和其他人一起接受别墅房间的分配。

    似乎别墅群也没有完全竣工,我们所在的地方是二期工程,并且是二期工程中面积最大,家居配置也最为豪华的五座别墅,平均一座别墅容纳十人,内部的房间也是足够的。从这里出发,只需要十几分钟的车程,就可以抵达可以下水游泳的河滩,另一个方向则兴建了交易市场。更具体的介绍,负责人给我们这些乘客每人一本观光指导手册,里面甚至针对分配给我们的别墅,也有功能上的说明。

    别墅的功能区很多,但外表既不让人感到奢华,也没有高科技的感觉,风格上更偏向于自然清新,有一种偏向于东方文化的柔和。对我和阮黎医生来说,这种风格是相当亲切的。

    三井冢夫、健身教练和占卜师自然和我们一组,另外还有同宿的三人,对方也是在旅途中结识的伙伴,和我们寒暄的时候,显得十分客气。我们沿着鹅卵石铺设的小径,穿过庭院和池塘,进入看似木质,但实际使用的是新兴材料的屋子中。

    阮黎医生用审视的目光,优先对照了别墅的构造图,确认了防火和逃生之类的紧急安全措施所在的具体位置。其他人倒是没有这样的心情,一路长途跋涉,众人无论是精神还是身体,都已经十分疲惫,不一会就向我们告辞,就连之前稍微振作了一些心情的三井冢夫,脸上的表情也迅速蔫了下来。当午夜零时的钟声在屋子里回荡的时候,就只剩下我一个人,仍旧陪着阮黎医生巡视着这座占地面积相当大的别墅。

    人声渐渐散去,别墅内部显得格外空旷而寂寥,装饰成烛火的灯光,别有一番晦涩的情趣,但在这样的时间,一点都没有让人感到惊喜的感觉。在我看来,装修成这副样子,如果说设计方没有一丝别样的想法在内,是完全不能相信的。

    哪怕有灯光,角落也还是一副幽暗的感觉,仿佛随时都会有鬼魂路过,当脚步声响起时,就仿佛有人跟随在身后。这些声音、视觉和味道,都构成了一种惊悚的气息,完全不符合正常意义上的别墅装修概念,哪怕是讲究特色,也不应该设计成“让人不愿意久住”的感觉吧。

    对普通人充满了恶意的别墅内部装修,于我这样的人而言,也仅仅是一种情趣,但我也知道。这种情趣是相当小众的。

    进而,从这样小众的风格,似乎可以窥视到研讨会的内幕。

    一想到达拉斯的身份,就觉得这个地方很不对劲。

    虽然我被这种由“神秘”滋生出来的情绪感染着,但是,前方决定路线的阮黎医生却像是丝毫没有感觉。当我们在别墅中绕完一圈。再次回到院落中时,阮黎医生突然发现了什么,直直朝花圃走去,那里有几个空花盆,还有一些园林修葺用的工具。她亲手填了土,将白色克劳迪娅从塑料袋中取出,栽入花盆中。这些白色的花朵在被拔除的时候,是连根带土的,此时被重新种植下去。浇水之后,复苏的情况可谓是立竿见影。

    “在做什么呢?妈妈。”我不禁问到。

    “你见过白色克劳迪娅真正的样子吗?阿川。”阮黎医生脱下手套,朝我问到。

    “也许。”我说,“它并不总是一个样子。我在日记里有写过。”

    “其实它在普通肉眼的观测下,就只有一个样子。”阮黎医生把行李扔给我,亲自搬起花盆,对我说:“它的花有四瓣,呈白色。你见过四叶草吗?将它想象成白色的,就有点相似了。但是,具体而言,两者是完全不一样的。刚才的你,看到的这盆白色克劳迪娅,究竟是什么模样呢?”

    “就和你说的一样,妈妈。”我回答到。

    “不。你在仔细想想,不似乎我进行描绘之后的模样,而是在这之前,你所看到的样子。”阮黎医生一边迈步向前,一边说到。

    我仔细想了想。可古怪的是,没有清晰的印象,反而是阮黎医生的描述,似乎正在取代那朦胧的记忆。

    “记不得了吗?不需要在意。”阮黎医生说:“其实,你很多觉得理所当然的地方,并不是那么理所当然的。你觉得自己记得很清楚,于是你很少清晰去回忆,但实际上,你的记忆并没有你想象的那么深刻。实际上,你忘记了许多事情,以至于,你已经根本无法辨别自身所获得的信息,其本来面目到底是如何。”阮黎医生用一种悲哀、关怀又坚定的眼神看向我,“你相信我吗?阿川。你是否相信,这个世界和你所知道的,所见到的,所感觉到的完全不同?你是否怀疑过,那些你认为理所当然是真相的东西?”

    “我……”我还没有说完,就被阮黎医生打断了,她说:“不需要回答,现在不需要。”

    我沉默下来,隐隐约约,预感到她要说的话。

    “白色克劳迪娅看起来像是植物,但是,在我们的研究中,它并不完全遵循植物的定义。”阮黎医生突然将话题转回白色克劳迪娅身上,她的语气显得对白色克劳迪娅十分了解,似乎想要证明,她之前那些话并不是一个谎言——我的日记中,所记载的那些自身经历,其实是有一个故事原型的,而这个故事原型其实就是她自己的故事,而我的的确确只是一个精神病人,将从她那里听说的故事进行改编,把自己代入其中,制造出了一个设定庞大晦涩的幻觉世界。

    而在阮黎医生平静的讲述中,这一切的起源——包括我不得不去相信的那些,关于“末日幻境”和“病院现实”的设定,以及交织于故事中的神秘和命运,乃至于阮黎医生所知道的真相——其实都源于白色克劳迪娅,而并非是我从“病院现实”中得知的“病毒”。(想知道《限制级末日症候》更多精彩动态吗?现在就开启微信,点击右上方“+”号,选择添加朋友中添加公众号,搜索“zwenwang”,关注公众号,再也不会错过每次更新!)(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