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1273 渡
    阮黎医生让我服用的“有助于睡眠”的药物,反而让我再一次回到噩梦拉斯维加斯中。不过是两天的时间,噩梦拉斯维加斯中的局势已经发生了激烈的变化。虽然预想到五十一区将会强化对中继器世界的干涉力度,黑烟之脸的出现,也是各方妥协的结果,但是,五十一区的攻势竟然会如此突然而迅速,的确有些出乎意料。不,在得到约翰牛和卡门的情报前,我一定会大吃一惊吧,如今却能够理解,五十一区的行动绝非是一个巧合。

    至少在时间上的切入点,可谓是相当巧妙。几乎所有能够处理这一事态的神秘组织,都因为某个“大事件”的发生,而无力对五十一区的行为进行干预。约翰牛虽然提到了大事件的原委,是末日真理教利用中继器力量完成的一次有限许愿,但是,无论是发生时间,波及范围,以及所造成的结果,都给人一种精密设计的感觉。只是一次神秘事件,就完成了对所有神秘组织的影响,自然也可以视为一个关键点。

    所有人,无论是否知道那次神秘事件,是否亲身经历了那次神秘事件,又对其幕后有多深的了解,都必然被随之而来的余波影响着。

    因此,我也十分理解“幕下情人”的成员们各自的选择,无论是格雷格娅,亦或者其他人。

    “其他人也和你一样在找我吗?”我问到。

    “也许。”格雷格娅不怎么确定,不过,我觉得倘若他们真的下定决心,趁这个机会脱离耳语者,大概会选择放任格雷格娅的同时,自身不采取任何行动吧。格雷格娅被当成是维系“幕下情人”和“耳语者”之间关系的纽带。也不是什么难以想象的事情。虽然这样的看法比较功利,但于我个人来说,并不讨厌这样的身份。

    无论是过去,还是现在,“高川”也都时常充当这样的角色。不止是“高川”,锉刀和约翰牛这样的人。不也是如此吗?

    如此看来,“幕下情人”打算趁这次动乱,取得更大自主权的意思,就更加清晰了。

    这个噩梦拉斯维加斯,是一个意识态的世界,明明知道它是这样的一个世界,但是,在我的眼中,和在阮黎医生的眼中。它的色彩、形象和意义,一定有许多不同吧。当我在这里,认真和格雷格娅交流的时候,阮黎医生会将这种举动视为什么呢?

    虽然,阮黎医生说过,一切都是我的幻想,但又提起过,白色克劳迪娅会让人类产生一种互动性的幻觉——精神联网。她是这么形容的,但是。“精神联网”这个用语的意义,在我和阮黎医生之间,有一种微妙的区别。我因为可以直接感受到,这种精神意识方面的互动性,例如在这个噩梦拉斯维加斯里所发生的一切,所以。对这样的词语,是从字面意思上去理解的吧。而阮黎医生说不定仅仅是用这个词语,来描述幻觉上的互动,而更倾向于一种错觉上的共感。

    尽管,从阮黎医生的角度。“幻觉”这个用词经常被提起,也用来否定末日幻境和病院现实的存在性,但另一方面,阮黎医生也承认,在致幻反应中,人类的心理活动和精神状态对自身的行为造成了强烈的影响,进而通过人类的行为,对现实造成了同样强烈的影响,而在这个过程中,行动之人却处于一种不自觉的状态。因为,他所能感受到的一切,并非单纯是幻觉,而是一种幻觉和现实情况的交错,幻觉对现实情况的扭曲。

    “有可能,这种对感知进行扭曲的幻觉,是以人数来加深的。”阮黎医生曾经有过这样的猜想,“被白色克劳迪娅影响的人越多,幻觉的产生就越加频繁,幻觉和现实的连接就越是紧密而缺少破绽。从我的角度来看,处于幻觉中的谈话者,其实相距好几个城市的距离,正常意义上是存在交谈可能的,但是,幻觉却能让当事人觉得,和自己交谈的人就站在对面几米处。更不可思议的是,事后分别从他们身上,可以取得这次交流的信息,也就是说,他们的确完成了交流。不依赖仪器设备,就可以做到这种事情,不是很不可思议吗?但是,目前已经有理论证明,人类自身是拥有这种可能性的。”

    她所表述的意思,就是“白色克劳迪娅”让人类展现了一种如同神话时代般的可能性,假如人类的确可以完成精神上的联网,无论相距多远,不借用仪器就能完成互动,那一定是相当先进的时代吧,人类的文明进程也将会向前跨越一大步。可是,当这样的能力,仅仅是为“更深化的幻觉”和“世界末日”准备的时候,反而让她感到恐惧。

    从短期的研究结果来看,“白色克劳迪娅”对人类的影响,不完全是不好的一面,可是,从最终结果来看,这些看似很不错的地方,全都是促成最坏结果的一个重要环节。所以,还不如一开始,就将这些看似可以开启人类文明新纪元的情况,统统当成是坏事来看待。

    阮黎医生身最初是带着这样的想法,观察世界末日降临时,身边每一个人的变化。如果可以阻止白色克劳迪娅的影响,让人不再身处幻觉之中,亦或者,可以制造出某种药物,抑制这种幻觉和精神联网,是应对世界末日变化的最初构想。

    然而,失败了。

    事实证明,白色克劳迪娅对人类的影响,暂时来说,是人力所不可扭转的。

    之后,才不得不转向另一个思考方式:让人可以主动脱离和进入幻觉,最大程度上,保护自身的感观不被幻觉侵蚀。只是,被白色克劳迪娅影响后,人们想要分辨现实和幻觉,是极为苦难的,因为,自身对事物的认知。已经被幻觉侵蚀得太深了。但也不可能置之不理,于是,从这样的想法中,诞生了一种概念性的产物“乐园”。

    “乐园”在设想中,是利用白色克劳迪娅制造的一种强效迷幻药,它可以将深陷幻觉。已经分不清哪里才是幻觉,哪里才是现实的人,进行第二次影响,以抵消或对冲的方式,将已经扭曲的感观,重新矫正回来。而在这个设想中,“乐园”当然不可避免具备副作用,最大的副作用是:正常人服用它,就会变得不正常。

    正确的服用方式。是先通过专业的手段,测定白色克劳迪娅对服药者的影响程度,再根据比例对“乐园”进行稀释,力求在服用后,所产生的幻觉不会太弱,也不会过强。

    “乐园”在我们参与这次研讨会之前,都没能完成,而仅仅是具备这样的一个理论。但是。阮黎医生自称对我提起过,所以我才会在自己的冒险日记中。塑造了类似的迷幻药“乐园”,而且,在休息点的神秘事件中,她利用我的药物,为其他人开方,也的确是在遵守预想中的使用章程。

    也许。她当时并没有特别想过,自己可以会如此直接地,完成最接近“乐园”的样本。然而,她的行为,在末日真理教的“有限许愿”中。很可能是极为关键的。

    一切都因白色克劳迪娅而起,所以,白色克劳迪娅本身也是解决问题的关键。末日真理教的研究,大致是秉持这样的想法。在这样的想法之后,才是各个研究人员基于自身知识情况,而产生的分歧。例如,心理学专业的阮黎医生,虽然会仔细聆听其他专业人士的说法,但却不会遵循他们的出发点。数理学专家,从数理方面入手,那么,心理学专家,选择从精神心理方面看待问题和解决问题,也是自然而然的只是,就算每个人都有从自己擅长的一面切入研究的权利,但是,资源方面却很大程度上,限制了众人去这么做。

    用白色克劳迪娅制造“乐园”,然后通过对人们精神心理的强行扭转,实现人类行为的正常化,然后,“世界末日”就解除了。心理学专家们是这么宣称的,但却被其他领域的专家们诟病。

    人类等于世界——这个等式不被其他人接受,“人类正常不正常,和世界末日有什么关系?”这样的质问甚嚣尘上。不过,无论是“世界末日”还是“人类末日”,人类都会灭亡,是不争的事实,所以,理念上的冲突,并没有激烈到分道扬镳的地步,可暗地里使绊子还是时有发生的。

    阮黎医生对之前所发生的那一系列危险的情况,可以说,是基于以上的情况而进行认知的,而噩梦拉斯维加斯中的变化,在认知角度上,大概也不会有出入。可是,我却无法放弃过去积累起来的情报,从这么单一的角度去看待问题。

    在将中继器世界当成“真实的一个侧面”来看待时,“噩梦拉斯维加斯”又到底是怎样的一种情况?答案是和过去的认知不一样,但是,变化也不是那么明显。因为,无论如何,它都没有偏离“意识态”这个属性。

    设想一下,在这个“真实”的世界里,一群人受到白色克劳迪娅的影响,在做梦时,深陷于同一个噩梦之中,而在这个噩梦中,他们彼此接近,彼此互动,环境上相对现实的地点,就是“拉斯维加斯”这个城市。当他们醒来,也仍旧被一个和“噩梦拉斯维加斯”有关的幻觉困扰着,这个幻觉就是“电子恶魔使者”,这些人当然会因为认为自己是“电子恶魔使者”,所以做出相应的行为,可是,对于没有受到影响的阮黎医生他们眼中,这些“电子恶魔使者”自以为存在的神秘力量,其实是不存在的,而他们影响现实的具体行为,不是“神秘”,而仅仅是精神病人式的“犯罪”。

    如果可以接受这个设想,那么,世界末日的征兆,就会明显呈现于人类自身的精神病态行为上吧。

    然而,我是看不到这种景象的。

    不,与其说看不到,不如说,无法认知。简单来说,我无法产生“电子恶魔使者们的战斗。只是一群精神病人在发狂”的认知,因为,我亲眼看到他们挥挥手就造成的破坏,对我而言,这种破坏不是单纯人力所能做到的,它极为真实的。若自己不做出反应,也会受到伤害。

    幻觉与否,就在这样的认知和反馈中呈现出极为强烈的矛盾。

    而且,虽然我主动去尝试,将这个中继器世界也看作是真实的,但是,彻底站在阮黎医生的角度,去看待这个世界正在发生的一切,也是我根本无法做到的。无论从理性上还是感性上,都是如此。若要说个理由:倘若我没有了“神秘”,而仅仅是一个精神病少年的话,又如何去完成对世界,对自己所爱之人的拯救呢?毕竟,并不是说,承认自己只是个没有力量精神病人,世界末日就不存在。自己所爱的人也会活着——完全不是这样,因为。阮黎医生说了,哪怕是站在她的角度,世界末日的开始也是一个不争的事实。

    无论我有没有能力,世界观是怎样,精神状态如何,看到的是幻觉还是真实。“世界末日已经降临”这一点,都是不争的事实。它是不分缘由的,不讲道理的,无论从哪一个角度,无论从哪一个理念。都无法否定它的存在。

    那么,想要对抗这样的末日,重要的,不是站在哪个角度看问题,而是“无论站在哪个角度,都可以达成阻止世界末日”的概念。反而言之,无论是从“精神病人的幻觉”还是“阮黎医生的真实”出发,最终要达成的,仍旧是同时涉及到两个方面的结果。也就是,精神病人眼中的末日,和阮黎医生这样的正常人眼中的末日,无论是中继器世界的末日,末日幻境的末日,还是病院现实的末日,都必须结束,而且,是同步结束。

    一般人,是做不到的。

    所以,才需要变成超级高川——可以同时存在于中继器世界、末日幻境和病院现实,同时可以看到精神病人们的世界,以及阮黎医生眼中的世界,并对自己的这种存在性和统一性,以及从不同角度观测到的差异世界的存在性和统一性,进行认知和确认——这样的存在,才有可能做到。

    并且,成为这样的一个超级高川,也还仅仅是第一步。

    虽然我已经对第二步,第三步,乃至于会以哪种方式,达成怎样的结果,都已经有了设想。但是,仅仅是第一步,就已经十分困难了。

    我有许多不安和困惑,以及对计划本身的忐忑,但在第一步完成之前,这些情绪都是毫无意义的。

    噩梦拉斯维加斯正在发生的情况,对格雷格娅这样的电子恶魔使者来说,意义和影响重大,因为生存环境发生剧变,所以十分不安。但是,站在我所能看到,所能认知的角度,这些影响其实都不重要。五十一区做的事情,核心并不是为了改造噩梦拉斯维加斯的生存环境,更不是争权夺利这么肤浅的行为。

    他们所做的一切,都是围绕中继器本身进行的,噩梦拉斯维加斯仅仅是一个被选中的切入点而已。正因为噩梦拉斯维加斯的情况变得极为吸引眼球,所以,过份在意噩梦拉斯维加斯接下来的变化,反而很可能会被蒙骗了眼睛,忽略了五十一区隐藏在这个焦点之下的重要动作。

    例如:在这次黑烟之脸袭击集会场所的事件中,哪怕不是所有的死者,大部分的死者也都是被事先选中的,有预谋的,他们的尸体已经被五十一区运走,而必然会被用来做进一步的事情。

    对格雷格娅来说,这是令人焦躁的情况。但是,我需要一个涉入这件事的更好的理由,才能展开这方面的行动——我必须找到一个连接点,将五十一区的动作和我的计划所需扯上关系。否则,我又为什么,用完成自己计划的时间,去做这么一件毫不相干的事情?

    虽然黑烟之脸的袭击造成了恶劣的影响,但是,五十一区已经不可能在扩大事端了,他们可没有同时针对各大神秘组织的底气。这一次,他们得到了一个好时机,可是,我相信,约翰牛刻意提起火炬之光的“偏差”,绝对不会无的放矢。五十一区在整个事件中,是不是完美达成了自己的预想,还是一个问号。

    如果他们无法展现抗拒“偏差”的一面,那么,无论他们想做什么,其结果都不会理想。如此一来,自然就不需要在意五十一区想要做什么。

    约翰牛所代表的网络球,不正是这种“作壁上观”的态度的最好例子吗?

    可是,就算这么对格雷格娅解释,她大概也听不懂吧。火炬之光的“偏差”,以及各种神秘组织的行为和理念的交织,已经复杂到了,不是她这个新手可以理解的。这是一个复杂的博奕,一种复杂的互动,是不正常的,充满了精神病态的。

    不过,如果格雷格娅可以将自己的注意力,从噩梦拉斯维加斯里转移到现实中,去追寻五十一区的行动,说不定可以缓解她心中的压力。我在这样的想法下,刻意把话题的重心,从“她应该在噩梦拉斯维加斯怎么做”转向“她应该在现实里做什么”。

    “噩梦拉斯维加斯里发生的情况不是重点。”我说:“虽然这个意识态世界的存在带有许多疑问,但至少,目前还不是解开疑问的时机。你玩过游戏吗?在抵达关底之前,总有许许多多的关卡要一一突破。噩梦拉斯维加斯,就是一个关底,但在游戏进程抵达关底之前,它并不占据多大的份量。”

    噩梦拉斯维加斯已经可以肯定,就是纳粹的自留地,不过,现阶段来看,纳粹仍旧不具备大肆行动的迹象。那么,鸠占鹊巢的电子恶魔使者们,在噩梦拉斯维加斯上演的,最多也就是内部倾轧的情况。而他们的存亡与否,也将是一个信号,一个“噩梦深处的怪物是否被释放出来”的信号。

    无论如何,在噩梦拉斯维加斯呆得越久,就越危险,这是必然的。即便做不到将自身彻底从噩梦拉斯维加斯中解放出来,我也建议格雷格娅不要太过专注于噩梦拉斯维加斯的情况,更没必要在里面冒险,因为那一点意义都没有。

    “你能期待噩梦拉斯维加斯给你什么好处呢?”我说。

    “应该……会有的吧?”格雷格娅说出她和大部分人心中的想法。噩梦拉斯维加斯在他们眼中,是一个奇怪而独特的地方,而这样的地方,就如同藏宝地一样,必然有什么秘密,可以让自己得到好处。他们进驻这里,一开始有被迫的感觉,但很快就带着淘金人一般的想法,享受着这个“只有特殊之人才知道的世界”。

    我深知,自己和他们不一样,自己从一开始,就不是因为“在这里可以得到好处”才进来的,而是因为“这里很危险,虽然没有任何好处,但却有可能是异常的关键”才在这里行动。

    “没有,在这里,哪怕是这样看不到敌人的地方,也充满了危险,却连半点好处都没有。”我带着她,踏足于人迹罕至的街区中,迅速向最熟悉的集会场所靠近。我没有想到,这一次进入,竟然会来到如此偏远的地方,而格雷格娅竟然也同时找到了这样的地方。

    “我听说这里有看不见的怪物……”格雷格娅似乎想到了什么,“就像是都市传说的感觉,有人会莫名其妙地失踪,但是,却很少人可以证明这一点。也不知道是如何流传出来的。”

    “怪物当然是存在的。”我看她一眼,严肃地警告到:“酒吧是噩梦拉斯维加斯中最安全的地方,如果不得不出来,那么,尽量不要一个人行动,也不要彻底脱离他人的视线。为了躲藏,而把自己置身于谁都看不到的地方,在这里是最愚蠢的做法。”

    “因为,会被怪物偷吃掉?”格雷格娅揶揄地说。

    “没错。”我说:“这可不是在开玩笑。”(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