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1274 击
    路上没有人,我和格雷格娅就好似被遗弃在这个阴沉的世界里。灰蒙蒙的天空,似乎比起之前有了一些变化,但又无法具体说出来。这个地方实在太偏僻了,对比起进入噩梦拉斯维加斯的人数,这个城市的面积是如此之大,电子恶魔使者们分散到四面八方,在几个小时内看不到一个人也是十分正常的事情。也正因为面积实在太过宽广,而又无法实际观测每一处的动静,所以,在自己看不到的地方,到底正在发生什么?这么一想,也会让人有些毛骨悚然。意识态世界里总会有一些朦胧的地方,天然就会让人产生恐惧,不,或者应该说,它本身就是意识态中恐惧的表现。

    如果人们在这里看到自己格外恐惧的一幕,是一件非常正常的事情。也许那些情况在表现上和自己的认知不同,但很可能存在某种暗示,让人们产生极为强烈的即视感,唤醒那些自己所不愿意再次面对的事情。在意识行走的时候,因为目标自身的恐惧而具现化的事物,也是极度怪异,也极为强大的,哪怕是意识行走者也不愿意打开这些恐惧因子的囚笼。

    噩梦拉斯维加斯不是单独一个人的梦境,更像是很多人共有的梦境,它就像是一个巨大的广场,让每一个做梦的人都登入到这个地方。如果说,鬼影噩梦充满了个性,那么,噩梦拉斯维加斯大概就是共性的象征吧,哪怕,这个象征其实是被“神秘”刻意扭曲的。大家都恐惧的东西,以及个人所恐惧的东西,乃至于并非从入梦者自身而来,而是为了某种目的。而被纳粹和其他神秘组织投放在这里的恐怖之物,都会给进入这个意识态世界的人带来伤害和痛苦,乃至于死亡。

    在噩梦拉斯维加斯和鬼影噩梦中死亡,电子恶魔使者会不会真的死去?我因为从来都没有观测到实际情况,所以也不能完全肯定,不过。从过去的经验来看,绝对不会如同登出网络游戏一样轻松。无论如何,人们的意识进入这种由“神秘”构成的噩梦中,可不会像平时那样,被一具**躯壳保护着。

    我没有使用速掠,只是召唤出电子恶魔“无音”。“无音”是左川的电子恶魔,虽然受到我的驱使,但和左川的联系却更为深入。我一直尝试利用它去感知左川的位置,但在过去。左川和噩梦拉斯维加斯似乎一直存在某种隔阂。她对我说过,自己无法正常登入噩梦拉斯维加斯,而这样的情况,大概和我之前一段时间没能进入噩梦拉斯维加斯有所不同。实际有什么不同,我这边也很难深究,毕竟,涉及“神秘”就会有太多不可预测的状况。即便如此,我也从来都没有放弃在噩梦拉斯维加斯中和她进行联系。

    如果左川进入了噩梦拉斯维加斯。那么,“无音”一定可以和她联系上吧。

    虽然过去一直都没有特别的变化。但这一次,“无音”的行动有了些微的区别。

    “它是不是走偏了?”格雷格娅突然这么问,显然,她也意识到了,无音在路线选择上的差池。在我看来,这就是一种征召。本应该以最短路线前往集会场所。却在半途开始偏离目的地。穿街过巷的时候,因为不熟悉地理,为了抄近路,选择的道路一开始就很不自然,但是。参照集会场所的方位,此时已经可以确定,路线上的偏离正越来越大。

    “怎么回事?”格雷格娅带着疑惑,和我在一栋高楼的楼顶平台落脚。俯瞰着四面八方,因为看不到半点人烟,所以显得格外空旷阴森,尤其给人一种很不舒服的感觉。

    “无音不是我的电子恶魔。”我说:“之前也说过了,我不是电子恶魔使者,它是我‘借来’的。”

    “借来的……”格雷格娅哑然,半晌后才说:“电子恶魔也可以借出的吗?”

    “当然。你面前的不就是一个例子吗?”我仔细观察着四周的环境,一边说:“不过,别问我‘为什么?是怎么做到的?’我也不清楚,但事实就是这样。”

    “那么,现在的情况,可以看作是它刻意将我们带到这个地方来?”格雷格娅瞥了站在平台边缘的“无音”一眼,这么问我。

    “它的主人也是不能正常登入噩梦拉斯维加斯的电子恶魔使者,但我有一些不同——我一直都有尝试,利用它去感知对方是否上线。”我说:“但是,出现情况也还是第一次,我也不能确定,无音的异动是不是因为主人上线的缘故。”

    “现在的气氛,也根本就不像是故人再会的感觉吧?”格雷格娅虽然这么调侃着,但表情立刻严肃下来,“虽然这个地方和集会场所还有些距离,但直到我出来为止,都仍旧是黑烟之脸的活跃区域。在攻破三个集会场所后,黑烟之脸就好似要将剩下的集会区包围起来一样。可是我们过来的时候,连一个都没有看到。哪怕是站在这么高的地方,也完全看不到它们。”

    “也许是被召回了。”我说。五十一区虽然选择了一个好时机,在有能力的人默认亦或者无法出手的情况下,奇袭了多个集会场所,但是,如果说,他们敢于让黑烟之脸组建封锁线,绝对是一个笑话。当其他神秘组织回过神来的时候,肯定有不少人会对已经发生的事情,以及当前的状况深感不满。哪怕是nog内部,认同五十一区这次奇袭的人,大概也不会是全部。我想,nog是默认五十一区行动的一方,即便如此,在决定这个态度的时候,也绝对不会是全员表决的。五十一区不可能不知道这一点,也应该是明白自己的行为,会造成怎样的影响下,才做出行动的决定,而这样的行动,也不可能持续太久。

    按照我的想法。五十一区继续对集会场所进行封锁,是毫无意义的。而且,他们也不可能借助这次行动的成功,一次性完成接下来所有战斗的准备。他们当然会分清敌人、中间人和朋友,用不太的态度和策略去应对,当最直接的对手被锁定为纳粹的时候。无论有多谨慎,都不是多余的。

    我认为,在造成如此之大的动静后,五十一区趁胜追击的可能性反而很小,他们的胜利,并不是因为他们有多强。更何况,他们在中继器现实中的行动,也意味着,他们需要一定的时间来消化所取得的成果。为下一步行动做铺垫。

    如此一来,黑烟之脸这样强劲的神秘产物被召回就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如果说,此时五十一区的成员,已经全面退出噩梦拉斯维加斯,并在之后一段时间内销声匿迹,也不是什么值得惊讶的事情。

    不过,亲身经历了黑烟之脸奇袭事件的格雷格娅显然无法想得这么轻松。

    “也许是更加麻烦的情况发生了。”她说:“可能有什么更可怕的东西或情况,让黑烟之脸完全无法接近这一带。”

    她的话音还没落下。就仿佛要证明她的正确性一般,爆炸声就在左侧方的街道上响起。平方建筑就像是从内部挤爆一样。天花板被彻底撕扯,在尘烟中,很快又是四声爆炸的响起。五次紧凑的爆炸,就好似在标记事发点的转移——制造爆炸的人或非人,在短短的五秒内,就越过十几家商店。

    藏在烟雾中飞速移动的人影只能看到一个轮廓。倏然就如利箭穿空,消失在建筑之后的阴影中。另一边也好似有什么东西在移动,仿佛错觉一样。两个异常之处的动静都变幻得极快,用肉眼根本跟不上它们的动作。而在它们移动之后,十几道黑色的烟柱宛如蛟龙一样腾起。翻滚,穿梭在街巷之中,地表的水泥路面霎时间就被掀开,石块撞击在墙壁上,发出激烈又沉闷的声响。

    “出现了!”格雷格娅就好似看到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黑烟之脸!而且有十三个。肯定有五十一区的人在这里,黑烟之脸在单独行动的时候,行为要更加混乱一些。它们在追逐什么人?”

    “是朋友。”我展开的连锁判定中,锁定了两个身影,她们在几个呼吸前还在百米之外。

    格雷格娅似乎也感受到了,当她转过头的时候,那两个身影已经钻进的这栋建筑中,再一个呼吸的时间,就从天台的楼梯口出现。

    “约翰牛?”格雷格娅有些惊讶,但随即就将目光放在她身边的另一名女子身上——她一身黑色的束身打扮,唯有胸口是渔网纹的装饰,眼睛以下的面部被怪异的面具遮挡,面具上的图案充满了东方风格的神秘韵味,但又说不出到底是什么东西,而且,那图案就如同流动的墨水一样,不断变换着。

    之前远远看到时还不太肯定,但近在眼前,一下子就让我认出来了:“左川。”

    “主人。”左川鞠躬行礼,她的动作越来越恭谨,虽然在制造的时候,蓝本是中央公国日本特区的旧时文化特产“忍者”,但是,在最初遇到她的时候,那种忍者的味道可没现在这么浓郁。不过,因为所谓的“忍者”都已经是十分娱乐化的形象,所以,她现在的样子,到底是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忍者,完全无法确定,不过,却相当符合当代的审美观。

    “无音”不知何时,已经融入阴影中。我已经完全感受不到它的存在了,应该已经被左川召回。

    “到底是……”格雷格娅没能把话说完,大楼下方的四面八方都开始腾起黑烟,就如同烽火台被点燃了,烟柱升腾到大致和楼顶持平的位置,立刻幻化出一张张痛苦表情的人脸模样。

    “真是捅了马蜂窝呀。”我不由得说。因为,之前观测到的十三只黑烟之脸,此时此刻已经增加到了五十只左右。排除战斗智慧,黑烟之脸自身的“神秘”甚至要在格雷格娅这样的电子恶魔使者之上,它们的能力对意识态的适应性极强,所以在噩梦拉斯维加斯反而可以发挥出比平时更强的力量,否则,五十一区也不会刻意将它培育出来。

    “高川先生,之前你很容易就干掉了一只吧?那么。现在的数量也没问题吧?”格雷格娅看着四周,吞了吞口水,有些干涩地说。我记得,当初遇到她的时候,她就是差一点就死在这些怪异的手中吧。之后在突袭五十一区的黑烟之脸制造工房时,似乎也吃了一些小亏。

    “是没有问题。不过,为什么会出动这么大的数量?”我提出疑问,行李箱形态的ky3000已经提在手中。

    “他们在和末日真理教的人合作。”约翰牛平静地说,“他们”自然指的是五十一区的人。

    “这可不是出动这么多黑烟之脸的理由,这个数量,估计也有储备量的三分之一了吧?”我说。

    不过,虽然我们已经被黑烟之脸包围,对方却没有立刻进攻的想法。仅仅是以烟柱的形态悬浮于半空,这样引人注目的声势。哪怕在更远的地方也会注意到吧?就算是想拖延时间,约翰牛那边的增援也应该在行动,如果五十一区真的想趁这个机会将我们彻底打败,的确应该马上动手。不过,有一点,格雷格娅说得没错,这些黑烟之脸是由人控制的,而控制它们的人。应该就在附近。

    “无法侦测。”仿佛知道我的想法,左川说:“我这边无法找出那个人……不。我想,应该是那些人。”

    有反侦测的能力吗?我这么想着,使魔夸克从阴影中窜出,振翅飞向高空,利用它进行中继,连锁判定的范围进一步扩大。夸克就如同卫星一样。在这片地域的上空盘旋着,它经过的地方,以它为中心的五十米方圆的景象轮廓,一一在我的脑海中拼接。我所感受到的这个意识态世界,正在失去色彩。如同透视成像,又如同完全线描而成,立体的构造,在失去平面的遮挡后,又开始缩小。

    连锁判定所能观测到的全景,被理解成三维模式成像的地图,而代表人物的轮廓,则进一步收缩成一个认知上的点。

    “锁定了三人。”我说:“看起来,像是一个组合。”

    “就只有三人?”约翰牛问到。

    “不仅如此。”我眺望着那些悬浮在半空的黑烟之脸,“有一部分没能观测到,有可能是假象。”是的,这些黑烟之脸以“烟”的方式活动,其动态是极为惊人的,然而,在连锁判定的观测中,却有三分之二数量的黑烟之脸不曾见到。肉眼的观测,和连锁判定的观测,所产生的差别让人不禁产生怀疑。

    “狐假虎威?”约翰牛也有些诧异,毕竟眼前由五十只黑烟之脸构成的阵型,实在有些惊人。

    “开始攻击了!”我察觉到隐藏在暗处的三人中的一个开始异动,为了扩大搜索范围,夸克并没有直接前往三者所在的位置。我们彼此之间的距离,将近八百米,不过,仍旧处于射击有效范围。我抬起行李箱,即刻有一股冲击力击打在箱面上。第一次狙击,目标是我。

    紧接着,约翰牛和左川也各自往两侧跳开,她们原本所站的位置,被什么东西掏出一个脑袋大的洞来。

    “攻击模式确认。”我对两人问道:“之前有过这种狙击?”

    “没有。”约翰牛说。

    “那要不要将那三人干掉?”我说:“按照我的意思,还是做得彻底一点比较好。”这么说着,拉了格雷格娅一把,举起行李箱挡在她身前,又是一阵冲击传入手腕。这种强度的狙击,虽然可以打爆人的脑袋,却根本不可能破坏ky3000。ky3000在这个意识态世界里,遵循着我在末日幻境时,对它的认知,行李箱的状态下,也许攻击力是最差的,但在对直接攻击的防御上,却有超乎预料的水准。

    换做是我一个人面对现在的情况,在确认对方动手的时候,就会同步展开速掠,进行反击。不过,听约翰牛的口气,这些人的目标似乎是她,而我们只是被殃及池鱼而已。我不觉得约翰牛应对这样的情况很狼狈,反而觉得,或许她有什么想法,才会以游走的方式退避。

    既然是她的目标,那么,在游刃有余的情况下,具体问问她的计划,也没什么不可以的。而且,充当锋线的黑烟之脸没有任何动作,反而是指使者在远距离发动狙击,这样的行为的确有些怪异。

    “不需要。”约翰牛的回答让格雷格娅感到意外,但并没有出乎我的意料,“如果在这里干掉他们,一些计划需要重新寻找合适的人选。”

    “你在说什么?”格雷格娅大叫起来,“他们现在想要干掉我们!你还想让他们帮你做事?”

    约翰牛瞥了格雷格娅一眼,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对我说:“如果必须干掉的话,也希望可以留下一个。还记得走火的委托吗?你需要关照一下,那个叫做诺夫斯基的命运之子。”

    “他就在这三人之中?”我问。虽然脑海里有印象,但我实在记不得,叫做诺夫斯基的人,到底长得怎么个样子。

    “男性,不,现在的话,应该是女性了。”约翰牛不太确定,我觉得她的描述有些问题。

    “看来,有不少我需要重新了解的情报。”我这么对她说着,启动了ky3000的魔方系统。行李箱开始分解,以方块的方式旋转和重组,进一步展开之后,就是一支长达十米,套在右臂上的炮状形体,为了有效抵消后坐力,在炮尾处弹出两根支架,钉穿了天台的地面。这个重组再构成的时间,不过是几秒钟,而狙击失败的三人,已经开始逃离原地——在我展开ky3000之前,他们就已经决定撤离了。

    单纯以行动力来说,他们的速度并不快,只是,在我之前,约翰牛和左江都无法锁定他们的位置。

    我扫了一眼仍旧悬停在半空,别有一股骇人的气势,却半天没有动作的黑烟之脸,将手指搭在扳机上。

    当夸克从逃窜者的上空掠过时,巨大的炮击声响起,巴掌长的弹壳从退壳口溅起,接触空气的时候,可以让人清晰察觉到温度的下降。

    这可不是常规的子弹。网络球s机关专用特效弹的一种,针对灰雾恶魔和某些特化的防御超能使用,对弹体和内药进行过预加工,再通过s机关进行“神秘”增幅,一次只能发射一枚,每次发射的间隔是一分钟。在如此大的限制下,它的威力超过正常的限界兵器,十分接近临界兵器——我在过去的末日幻境中,没有真正使用过这种弹药。如今的弹药,也仅仅是一种“凭空构想”。

    但是,我仍旧觉得,在这个噩梦拉斯维加斯,现在的自己可以将它临时“制造”出来。

    此时使用这种弹药,完全是出于一种直觉。

    攻击目标,也不是那三人即时抵达的路线,而是他们头顶上空,什么都没有的地方。

    特效弹挤压着空气,在连锁判定中,弹道痕迹就像是深深刻印在空气中。它首先击中了挡道的一只黑烟之脸,就像是撕碎了一团松软的棉花,构成黑烟之脸的烟雾散去之后,就再无痕迹。之后,穿过两只黑烟之脸的中间,仅仅是气浪,也仿佛带着一股神秘力量,直接撕咬下它们烟雾状身躯的一块。

    最终,被它命中的上空,看似一无所有的地方,浮现一层层六角形的光斑。

    光在流动的时候,仿佛是在涂抹出一个球形的轮廓,而六角形就是拼接这个轮廓的块状单位。

    ——是防护罩。

    “巫师?”约翰牛皱了皱眉头。(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