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1283 脑硬体先驱
    建筑的结构让我感到杂乱,木质纹理也相当深沉,简直就像是要把阳光全都吞噬了一样。真正摸上去就会有一种有别于木质纹理的光滑、冰凉和坚硬,介绍建筑的人说,这是因为于建材表面上了一层特殊涂料,以便于维护建材,同时因为触感和观感上的差异,可以营造出强烈的对比,相互突出对方的特色——在我听来简直就是一派胡言。

    就这样听着无聊的宣传,在大厅转了一圈,就当作是旅游观光。之后上了二楼。我走在队伍后列,可就在转回视线,看向通往三楼的阶梯时,一个女孩的身影从那边一晃而过。我就像是被震了一下,仅仅是一瞬间的情况,在我的脑海中清晰地回放:她从楼梯平台上,撑着扶手就这么跳了下来,如同是借助扶手向下滑翔,速度很快,就像是一个精灵,拂过脸庞的长发,让人看不清她隐约的相貌。但是,那身影却是熟悉的,以至于我可以在看到她的一瞬间,就叫出她的名字。

    “玛索?”

    我离开队伍,朝那处楼梯口速掠,明明连一秒都不到,可是当我抵达那处,本该在楼梯下方的身影却不见了,连锁判定更没有观测到类似的轮廓。换做是普通人,大概要怀疑自己的眼睛,不过,对于神秘专家来说,这种“仿佛看到了但却又没找到”的情况,并不算得太少见。矛盾的现象,不仅可能是自己的错觉,也有可能来自于神秘的存在。玛索是特异性的电子恶魔使者,在她身上无论发生什么事情,都必须假设那是有可能的。

    正如现在,我必须考虑。之前看到的她并不是自己的幻觉,而是她真的以某种方式存在于这栋建筑中。

    阮黎医生和我提起过,除了我之外的六名例诊病人都已经入住精神病院,考虑到他们的生活情况和病情程度,基本上是不允许离开病院的。假设玛索离开病院,到了这个地方。最大的可能性就只有两个:一是她使用电子恶魔脱出,而无人知晓;二是她的行为一直都被监控,她来到这里,自然也可以视为被默许。

    第二种情况显得比较危险,先不理会玛索有什么目的,必然有什么人,对这一时刻在这一地点发生的情况有兴趣,所以才会这么做。

    在这个时间地点将要发生的事情,除了我们将要参与的论文报告会之外。我想不出还有别的什么。

    尽管有不少游客还在参观这栋建筑,但是整整一层楼都已经被研讨会提前包下,游客们是禁止出入的。

    无论如何,我都无法将玛索的身影出现在这里,视为一种偶然情况。

    可是,另一方面,既然无法在第一时间捕捉玛索的动向,那么。即便立刻对建筑内部展开搜索,也大概不会有什么成效。在神秘事件中。不满足一定条件的话,行动本身很可能无法对事件的推进产生影响,就像是局外人一样,被动接受某一个结果。我觉得,玛索现在的情况就是如此。在这里宛如幻觉般的惊鸿一瞥,仅仅是一种提示而已。

    “怎么了?高川。”健身教练等人寻过来。一边抱怨着,“你是什么时候到这里来的?”

    “没什么。”我深深看了一眼楼梯的上下方,再次确认,两处都是连个鬼影都没有,“我似乎看到了另一个例诊病人。”

    健身教练、占卜师和三井冢夫三人面面相觑。

    “妈妈给我看了病人的资料。”我解释道:“他们这个时候本应该呆在精神病院里。但我刚才好似看到了他们中的一个,叫做玛索的女孩。”

    “是不是看错了?”三井冢夫说:“既然是阮女士说的,那应该没错,他们在这种时候,应该是不能随意离开精神病院的。”

    “也许有监护人?”占卜师说:“高川也是例诊病人,不也得到阮女士的放任,才跟过来的吗?”

    “有可能,但我没有看到。”我也赞同监护人的说法,但是,比起监护人这么正面的用语,我更倾向于,是存在阴谋家和监视者。

    “既然找不到,就不要再找下去了。”健身教练说:“队伍都要走远了。”

    我们看向仿佛没有意识到有人脱队的专家队伍,排头的人们已经转向尽头的一个拐角,我们相互点点头,连忙跟了过去。

    除了偶然间瞥见玛索的身影,却最终没有找到具体的位置。之后再没有碰上奇怪的事情。队伍抵达了五楼尽头的大会议室,之后各人分次坐下。有交情的人算一堆,但也有人根本没有抱团,只是一个人在稍微偏僻的地方选了个位置。演讲台下方的座椅几乎有在座人数的一倍,因此,就算大家不是紧紧挨在一起坐着,也有足够的地方。在刚进入建筑的时候,队伍还是相当沉默安静,不过,如今落座之后,气氛逐渐高涨起来。研讨会终于开始了,这么想的人大概不少吧?虽然严格来说,研讨会在晨会时就已经算是正式开始,但是,对与会者来说,果然还是这样的一场正式活动,才能让人切身有一种开幕的感觉。

    至于晨会,那只是开幕之前的花絮而已。

    我选择了角落,在这栋建筑里,被人层层围绕的中心位置,很是给我一种裹挟的感觉。玛索的意外出现,也让我对这次论文报告会将会被某种神秘力量干涉的预感,我一直都很相信自己的直觉预感,在判断有事发生的情况下,就算自身的能力,可以在第一时间从人群中脱离,也不愿意选择这样的一个位置。

    健身教练、占卜师和三井冢夫三人竟然也没有选择和其他专家混在一起,而是就着我身边落座。他们每个人都拿了一个文件袋,里面的应该就是他们自己的论文,但和其他人落座后就立刻掏出论文进行检查不同,三人谁都没有动弹,就是这么坐着。仿佛在想着自己的事情,就这样沉默了半晌。

    在报告会开始前,会议室内的气氛已经渐渐热烈起来,专家们稍微检查了一下自己的论文,脸上又恢复原先自信的模样。在这个地方,任何一个人的小动作、声音和面部肌肉活动。都有可能泄露某些私人情况,因为谁也不清楚,周围的人在心理分析领域的能耐到底有多强。我看到有人开始换座位,我想,大概是因为突然意识到,或者说,突然强烈意识到了这一点,这才连忙将自己从他人的视野中转移出去,或者说。让自己觉得已经脱离了被放在显微镜下观察的不安。

    我也猜测,健身教练,占卜师和三井冢夫三人,都提前意识到了这一点,所以才选择了和我一起的偏远角落。

    “觉得如何?有没有把握?”占卜师突然问到,她没有特地指名道性,也没有说明是什么的把握,但放在当下。每个人都能理解。

    “还差一点。”三井冢夫搭话到:“如果再多给一天的时间,不。半天的时间就好。我可以拿出现在更好两三倍的论文。”

    “那就没意义了。只能说明,你在短时间内的思考效率不够强。”占卜师摇摇头说:“我觉得他们喜欢脑子转得快一些的。”

    “就像是被鞭子抽打的陀螺?”健身教练用恶意的口吻开了个玩笑,但占卜师似乎并不在意。

    “那么你的论文又如何?”占卜师反问到。

    “还行。”健身教练扬了扬手中的报告,刚说完,顿了顿,又一次强调道:“我觉得还行。”

    “论文不是先要上交后。由资历高的业内能人评判后,筛选出杰作,之后才是参与者进行投票吗?”我插口道:“这么短的时间,评审员需要读通那么多的论文,并给出一个中肯的评论。是不是有点不现实?”

    “终究会有办法解决的,否则也不会提前告知我们。”健身教练看得挺开,她说:“现在我只担心其他人的报告太无聊了,听他们的报告会说不定会打瞌睡。

    一边聆听身边人的嬉闹,我开启连锁判定对周围环境进行观测。不过,基本上没看到什么有价值的东西。就在会议室的声量逐渐升温的时候,灯光逐渐变得暗淡下来,进出的大门也自动关上了,演讲台被光线的落差照映得更加显眼,然后,一个中年人从幕后走出,就这样宣布报告会开始。

    和阮黎医生说的一样,先是研讨会的人走下来收取各人的论文,但是,负责第一轮审核的专家们并没有现身,论文是带到幕后去的。演讲台上的发言人开始结合影像记录,为众人介绍研讨会的来历、宗旨和在学术界的地位,以及一些代表人物的生平和成就。平铺直叙的内容,毫无起伏的声线,再配上死板的影像,让人觉得没什么格调,但问题在于,即便报告会没有格调,研讨会的地位和成员之优秀,都是众所周知的。而且,在以往的研讨会记录中,也没少出现“看似无聊的活动,其本质却是一次心理测试”的情况。

    尤其是眼下这场淡泊如水的报告会,更是让人忍不住朝这方面去想象——说不定这些影像、音乐和主持人的声音,都是刻意布置成这样,而那些负责审核众人的专家,此时就在幕后仔细观察众人的表现呢。要说“为什么一定要将研讨会举办成这样”的话,理由当然是有很多的,但是,大部分人应该都不会相信,这是因为研讨会自身缺乏合格的主持和足够的资金。当然,换做我,我也不相信。

    实际上,事实的确如众人所想。阮黎医生告诉过我,在这一场论文报告会上,研讨会故意耍了一些小手段,让众人处于一个思维稍稍迟钝的状态,这将会加深他们上台后的印象和临场感,在这种状态下,他们到底可以将自己准备好的东西,发挥出多少来,也将会是审核的一个内容。

    而且,哪怕是阮黎医生也不能确定,到了现场之后,主持方会不会突然改变活动的秩序。例如:在论文完成审核前,就抽取一部分参与者上台讲述自己的论文。

    我环视周围的人。就见到三井冢夫不时用力抬起脑袋,就像是在勉力驱除睡意。而这个时候,台上主持人的讲话,才刚刚过去了十五分钟。这种影响力是波及全场的,近乎三分之二的人,都和三井冢夫一样。甚至比三井冢夫的状态还差。我刻意注意了一下,发现受到影响的女性无论在程度还是数量上,都要比男性有明显的降低。身边的健身教练和占卜师,虽然也带着一脸无聊的表情,但的确没有困倦的样子。

    她们似乎也意识到这场报告会的猫腻了,和我的目光对上时,健身教练讥讽地勾了勾嘴角。占卜师用手肘给三井冢夫来了一下,大概是很痛的缘故,三井冢夫虽然没有叫出来。却完全清醒过来,吸着冷气抱住肚子。

    “……他们真的敢这样做啊。”健身教练轻声说:“没有人喜欢无缘无故就被催眠。”

    “只是轻度的,应该没关系。”占卜师不太肯定地说:“我在意识到这是催眠之后,就没再敢看那些影像。”

    “影像夹杂半帧信息的话,的确很难看出来,但是,如果真的那么想的话,声音也就需要留意了。”三井冢夫缓过气来。对我们说:“有一部分波段的声音,是人的耳朵无法听见。却能将信息传达大脑,让大脑于潜意识中执行的。伴随正常发声,和一定的节奏,那是真的可以做到,连受害者自身都没有察觉,就已经被洗脑的结果。”

    “我希望这只是自己吓自己。”健身教练说:“倘若真的用上了这种声音。就只有设想他们其实没有恶意。不是吗?”

    “也不尽然。”三井冢夫的脸上放光:“我以前就觉得这种催眠方式很厉害,所以有关专门的研究,还做出了反向清洗的装置,让一段时间内,某些声音的植入信息都无效化——如果你信得过我。回去之后可以试试。”

    “哈……”健身教练用轻笑蒙混着,但就连我也可以看出,她根本就对三井冢夫的装置没有兴趣。之前说的那些事情,也不过是为了打发无聊的谈资而已。

    “高川,你要试试吗?也许对你的病情有帮助。如果真的有效,就帮忙推销一下。”三井冢夫的热情高涨得有些奇怪,和平时的他判若两人。

    “……三井先生。现在的你就像是老鼠会的推销员。”我说:“能不能不要跟我说话?”

    三井冢夫的表情一滞,就像是霜打茄子一样,身体佝偻下去。我和健身教练、占卜师两人互视一眼,大家的眼神都在传递同一个意思:三井冢夫果然被影响到了。

    在一大篇白开水般的阐述后,台上的中年人环视着台下众人,果然用那平淡无奇的声线说到:“接下来,我们来看看研讨会最新的成果。”顿了顿,又对大家说:“我想,能够看到的人,都已经看到了。对于没能看到的人,虽然有些可惜,但是,你们也很幸运,因为当你们意识到的时候,会发现自己的思维速度比起过去有大幅度的上升,这是因为你们已经被更新过了思维算法。是的,一个比自己现在所拥有的思维模式更好的思维模式,还可以不断更新,以再次变得更好的思维模式,它是通用的,基础的,也可以称呼为‘思维模板’,‘思维算法’?随便你们如何定义,我们现在,已经设计出这样的东西,以及配套的灌输系统,可以无害、无线、无副作用地进行思维灌输和重整。”

    说到这里,他的声音微微有了点情绪,让人觉得他情绪高涨。

    “不仅仅是思维模式,灌输知识和对大脑对外物的信息处理部分的干涉,我们都能继续深入。而这个划时代的成果,一系列的脑工程,我们称之为:脑硬体先驱。而我们计划,将会在一年之内,将这套系统设计成外挂式硬体,可以植入脑干,作为一个备份大脑使用。”这么说着,他拿起电子笔,在屏幕上画出大脑和芯片结合的简化图,以及一部分特性数据。

    “诚然,我们必须承认,倘若所有人都使用同一套思维模式,对人类的未来而言,是毁灭性的灾难。”中年男人的声音平静了一些,说:“所以,我们希望可以开发出比现在已知的思维模式更多的思维模式,大家以为现在人类的思维模式有多少种?很多?还是很少?虽然大家都知道‘一万人眼中就有一万个哈姆雷特’这样的名言,但是,对于心理学专业的我们来说,这却是有史以来最大的谎言。事实是——”他在这里停顿了一下,才说:“受到社会化的影响,引导人类产生行为的思维模式和所具备的知识,在共性方面比个性方面更强,更突出,这也导致人类的思维模式,并不如自己所以为的那么多姿多彩,在很多地方,人类是用同一套方法,同一种思维,同一个理念,乃至于同样的知识,去判断同一个事物的。那么,倘若这些代表共性的部分被更新,变得更有效率的话,不是也可以接受的吗?”

    现场很安静,似乎连呼吸都停下来了。只听到台上的主持人用平静的声音说:“研讨会的设想是统一优化共性,而作为个性的部分,无论好坏都会留下来,但是,我个人认为,得到优化的共性和个性中保留的劣根性一定会产生冲突,反而会让人走向自我毁灭,所以,个性也有必要进行对共性的适应性调整。”

    说罢,他环顾台下,鞠躬走入幕后。

    台下仍旧是一片沉寂,直到有人发出第一个声音:“真是个不好笑的笑话。”

    然后,我鼓掌,心想:没错了,真的是末日真理教。

    在我的掌声落下之前,会议室中的气氛就像是被引爆了一样,众人纷纷交头接耳,脸色之丰富,即便听不到声音也完全可以明白他的观点和立场。之前宛如睡着了一般的人被吵醒,在少部分人异样和审视的目光中,用一种愕然的声音,询问着之前的情况。如果按照之前主持人的说法,这些人就是被更新了思维模式的试验品,可是,仅仅是短时间,似乎从他们的对话中,看不出有和之前的谈吐行径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喂喂……这不会是开玩笑的吧?”三井冢夫看向我们,他的额头微微有些浮汗,“我可感觉不到,自己的脑袋有什么地方被修改了。”

    虽然他这么说,可是我、健身教练和占星师互视着,同样想到了之前他在发言上的微妙。按照主持人的说法,人类的思维模式和心理层面的问题,是由共性和个性构成的,共性又因为人类自身的社会性,而占据最大的份量,所以,更新共性并不会立刻让人产生显著变化,这种变化,大概是在要社会性的协作和生活中才会渐渐体现出更优秀的一面,但是,并不反对,甚至于,比较倾向于“温和地对待个性,只会让个性和共性的矛盾被放大,进而让人的行为趋向自毁性”的说法。

    这不能不让人联想到三井冢夫的情况。

    “还需要观察。”我这么对三井冢夫说,“那个主持人的观点,并没有得到研讨会总体的认可,而仅仅代表一部分成员的想法而已,所以,在研讨会总体名义的行动中,不会做出违背纪律的行为,最多只是打打擦边球而已,用力也不会太大。所以,现在你的脑内植入信息擦除装置,就可以派上用场了。尽全力的你完全有可能打败不尽全力的研讨会非主流。不过,我更相信,如果你真的制造出了那样的装置,那么,研讨会一定会将你留下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