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1292 它之二
    ps:大家辛苦了,五一快乐。

    ps:看《限制级末日症候》背后的独家故事,听你们对小说的更多建议,关注公众号(微信添加朋友-添加公众号-输入dd即可),悄悄告诉我吧!

    它似乎在找什么。

    这个人形怪异的意识态世界里充斥着黑烟之脸,如果仅仅是普通的意识行走者来到这里,恐怕也会被轻易干掉吧。这里就像是一个死斗的牢笼,哪怕意识行走者都具备一些可以对意识产生直接效果的神秘,也很在质量上与其对抗。

    我的意识行走能力十分特殊,由“江”赋予的力量,让速掠产生了意外的变化。

    “相对意识更快”——这可不是什么人都能做到的。

    即便如此,它也没有完全处于下风。哪怕在概念上,无法追赶我的脚步,但是,在这样一个意识态世界里,它应该是“不死”的吧。那些黑烟之脸也一样,即便可以被ky3000的弹幕消耗,却不会真的消耗殆尽。就如同在这个世界里,我的子弹可以根据需要无限诞生,我觉得,黑烟之脸的情况应该也是如此。

    倘若按照交换原则,黑烟之脸的重生,它的重生,它们的持续存在,以及行为造成的实质性伤害,都不可能不产生消耗,而必然有什么东西,成为推动它们的能源。然而——

    别开玩笑了,这又不是科学,而仅仅是意识态的神秘,它们的背后,有一整个五十一区和中继器支撑。它们消耗了什么,消耗了多少。根本就无法直观获取相应的数据。哪怕可以获取数据,在“神秘”的概念面前,这些数据也只会变得没有意义。

    所有可以确定的东西,都会被数据勾勒,但是,“神秘”的概念中。却包含了“无法确定”的意义,甚至是“绝对无法测定”的意义。

    我所可以理解的神秘,就是用科学的定义,制造了一个科学自身无法处理的概念。

    在这个到处都充满了悖论、不可知和无法测度的世界里,任何出人意料的情况都有可能出现。而依靠经验,尽可能去估量敌人的神秘,就已经是唯一可以做到的判断了。

    就如同现在,它说的只言片语,绝对在反应某种已经开始的情况。但是。仅仅是通过那些名词和动词,是无法很好模拟整个情况的,只能通过联想去进行假设。没有足够的经历、体验和认知,就很难进行联想,亦或者在联想环节更大程度上失真,从而因为获取了错误的资讯而致命。

    我见过许多人,都无法在遭遇神秘,和神神叨叨的言语时。在第一时间反应过来。这是一种缺乏联想力的体现。这么说,似乎会显得联想的能力特别重要。但是,有面对神秘的时候,能够产生足够真切的联想,反而会接触到令人狂乱的恐惧。而你知道,你永远都不可能忘却,也不可能摆脱。更无法对之进行有效的处理。就这个方面来说,联想也往往会带来极为恶劣的结果。

    即便如此,对于神秘专家来说,联想的能力仍旧是极为重要的。

    我不知道它在做什么,可一定是做了什么。我可以想象。在那些模糊的字词背后,隐藏着怎样的动作。而这些所能想到的答案中,最重要的情况是:

    它在我的身上找到了一直在寻求的东西。

    因为,它自言自语着:“找到了……熟悉的味道……”

    它开始变化。

    体型的变化仅仅是表面,内质的变化在感觉中,就如同黑夜中的萤火虫一样清晰,但是,无法进行描述。形容起来,就是“早上起来的时候,突然发现自己变成了一只大甲虫”吧。

    这样的变化,完全可以和它口中吐出的字词概念结合起来。

    ——预言、插入、形态适应

    ——黑幕之主、推演、再构成

    这些字词,让我有些不好的感觉,却同时有一种“它绝对不会成功”的确定感。

    是在说“江”吗?这样的想法,闪过我的脑海。

    一股熟悉的感觉在它身上滋生。我猛然转身,就看到它也徐徐转过身来,而拘束服下的身躯和它的脸型五官,都在不停蠕动,变换。充满即视感的,陌生的,有点熟悉的……部分特征一点点固定下来,最终变成的人形,则像极了我最熟悉,也最陌生的那个女人。

    “真江?”我沉着地向她确认。

    但是,这个真江的人形,瞬息间就在我的眼前崩溃。

    “警告!警告!资讯失效,形象崩溃,再捕捉开始……捕捉完成,检测资讯失败……无法再构成……强行构成开始。”从它嘴里吐出的一个个字眼,让我意识到,它有可能发生了什么情况,而我也一点都不惊讶,“强行构成失败,警告!警告!拟态核心崩溃,立刻进行重启!”

    这些内容都不难进行联想,已经失败的它,连一个清晰的人形都无法维持了。

    我的左眼一阵剧烈抽搐,像是一团火灼烧着神经。我摸向眼角,眼球咕噜一下落到手掌中,而眼前的一切,都已经变成了血色。

    “江”被它的动作吵醒了——我不由得这么想。我感受到从指间溢出的滑腻和温热,浓稠的血色液体滴落,发出吧嗒吧嗒的声音。独特而甜腻的血腥味一下子就渗到了空气中,它似乎有些慌张,勉强才将自己的身体形态固定回原来的样子。我这才发现,原来它的情绪原来也会如此明显,而这样的它,才多少像是一个“人”了。

    五十一区不是一个老牌的神秘组织,它以国家政府为背景,所参与的神秘活动,不是和网络球有关,就是和末日真理教有关,它从两者手中获取的“神秘”。就是它立足于神秘圈内的根基。但说到底,五十一区自身的神秘力量储备是捉襟见肘的。

    我不觉得,在这种高端的战斗力上,五十一区可以一下子拿出三四个投入到拉斯维加斯中继器的强夺中。

    在这个时候,最让他们难受的,恐怕还是末日幻境中席卷全世界的纳粹吧。作为二战的实际战胜国之一。纳粹将美利坚作为登陆点,和不列颠并列第一打击对象,也不是什么难以理解的事情。

    对于要坚持国土防御的五十一区来说,拉斯维加斯中继器固然重要,但是,如果投入太多而让自己的防线崩溃,就更是得不偿失。

    因此,哪怕五十一区在最近很活跃,他们可以投入一两个和中继器有直接关系的战斗力。我认为就是极限了。

    在这种情况下,设想眼前的它,其实就是巴黎华击团背后的“光人”,黑烟之脸的“指挥官”乃至于“结合体”,以及五十一区中继器的力量体现等等,当然都是可以的。

    而且,也只有达到这种程度,才能从一些模糊的情况中。察觉到“江”的存在吧。当然,这并非意味着。他们对“江”有所认知,正如它之前提到了“预言”,大概仅仅是知道有这样一种东西,对五十一区的计划而言,会造成极为深远的影响。

    所以,它才站在这里。才会袭击我们。它其实也不能肯定,自己在找什么,以及自己如何才能找到那东西,而那东西又在何处。

    碰到我,既是一种偶然。也可以视为一个命运的结果。

    我不由得想到,这个过程中,没有“江”和“病毒”的干涉吗?

    找到后,是否可以获取,是否被迫放弃,都一定会对它自身造成深刻的影响。

    深红色的粘稠液体不断从我的左眼涌出,不一会就漫过了我的脚踝,以一种十分沉重的姿态,朝前方的它蜿蜒而去。这些宛如浓缩血液的液体就像是在执行某一个意志,而我相信,这个意志的主人就是“江”。

    左眼的痛苦,从神经末梢一直钻进大脑中,有那么一瞬间,我的大脑宛如被烧毁了一般,自身的意识也变得朦朦胧胧。

    可我知道,这场战斗就要结束了。

    出场的“江”,是怪物中的怪物,怪异上的怪异。

    显然,它也知道,或者说,察觉到了这一点。当血色液体涌出的时候,它就已经接连后退,似乎有些不确定,是不是应该离开。毕竟,血色液体看起来虽然诡异,但外表却具备欺骗性人,让人觉得似乎很好进行处理。

    可我知道,除了“病毒”之外,还没有一个可以在概念上,真正和“江”相提并论的神秘。

    大量的黑烟之脸从层层的黑暗中钻出来,环绕在它的身边游动。它开始后退,而黑烟之脸则代替它试探血色液体的情况,结果一眨眼就消失了,连一点残骸都没有留下。

    试探很快就结束,虽然结果不理想,但黑烟之脸还是一窝蜂冲上来,试图利用数量堆埋这些血色液体。密集的黑烟之脸,很快就成为极好的掩体,就像是戏剧结束,黑色的帷幕拉上,而它就藏身幕后,并试图在众人反应过来之前离去。

    倘若只是用眼睛,就完全无法确认。不过,对我来说,这样的小动作是无用的,连锁判定和魔纹感知的交叉效果,就如同蝙蝠可以只依靠声音就确定猎物一样。

    和它撤退的同一时间,我捧起一股浓稠的血色液体,直接朝它的方向扔去,一路上试图阻挡的黑烟之脸,连反抗的动静都没能掀起就整个消失了。投掷的路线因为黑烟之脸的消除而变得极为显眼。

    已经使用了速掠那么长的时间,我对相对速度的感应极为敏锐。

    它撤离的速度应该是很快的,但是血色液体在肉眼中虽然是一种正常的投掷速度状态,但实质上,并不遵循正的速度参照。结果就是:被黑烟之脸掩盖了身形,应该很快就逃离的它,一下子就被血色液体追上了。

    啪的一下,听不到声音,但效果很明显。它的半个身体都被溅成了红色,就如同它本身遭到重创。

    然后。它从空中落下。在这个意识态的世界里,身为主人的它,就如同被折断了翅膀。

    在坠落的过程中,看似笔直下落,但明明距离我很远的它,却在落地的时候。摔在我的身前那淤积得极为厚实的浓稠深红色液体中,而那滩液体却连一点水花都没能溅起来。

    它躺在那里一动不动,身体渐渐融化。我走上前,伸出手,犹豫了一下,放在它的胸口上——明明有抓住实物的感觉,却没有“软”或“硬”的感觉,不是温热也不是冰冷,而是没有温度。更没有心跳,仿佛这就是一个空壳。让我觉得,是“江”掏空了它。

    血色液体正在从它身体的每一处缝隙涌入,就像是有意识有生命地,进入这个身躯。

    然而,它并没有死。

    它的身体还在抽搐,有一种很强烈的“正在虚弱”的感觉。我甚至还可以听到它的呻吟,这个时候已经微弱得听不出到底是痛苦还是别的什么情绪。但是,从只言片语来看。应该还在尝试反抗。它似乎有一种机制,让它即便处于这样一个世界,这样一种状态下,仍旧可以和五十一区中继器进行驳接。不过,我想,这大概就是五十一区提前对拉斯维加斯中继器做了功课吧。毕竟。五十一区就在拉斯维加斯旁边不远,要说美利坚政府完全没有想法,完全没有动作,谁都不会相信。

    事实是,另一个高川给我留下的印象中。如今五十一区中继器的控制中枢,曾经以另一种形态,在拉斯维加斯中继器前身的瓦尔普吉斯之夜中呆了很长的一段时间。同时存在于一个地区的两台中继器,它们之间的关系,应该是比纳粹月球中继器和拉斯维加斯中继器之间的关系更加紧密的。只是,为了中继器安全,五十一区反而有可能故意削弱这种联系。但在关键时刻,对拉斯维加斯中继器中的自己人提供支持,仍旧是可以设想的情况。

    这么想的话,似乎在理论上,可以利用它作为转接,反向侵入五十一区中继器,进而回到末日幻境中。

    另一方面,虽然这个中继器世界也面临着极大的恶意和末日的挑战,但作为“真实侧面”的一个理论,就是不会有任何一个侧面会比其他侧面更早崩溃。这就意味着,哪怕我回到末日幻境中,以“末日”为终结,去观测其他世界的变动,只要末日幻境本身还没有达到这个结局,其他世界自然也不会提前达到。

    不同的真实侧面,时间线也许会有所不同,时代、背景和生活也可能具备很大的差别。但是,“末日进程”本身,就是一个放之皆准的日程表。在末日幻境中所能感受到的恶化程度,放在另一个世界,例如病院现实和这个世界中,也应该是相等的。

    差别仅仅是,达到这个末日进度的过程中,所具体发生的事件。

    如此一来,哪怕暂时中断在这个世界的冒险,而转往末日幻境,也大致不会对这个世界的造成太大的变动——虽然这么想,但是,我无法确定。

    而且,利用“江”的力量,反向侵入五十一区中继器,到底会发生什么事情,也完全不可把握。无论如何,五十一区仍旧在对抗纳粹,在这样的大背景下,他们利用中继器所做的事情,或多或少,都能拯救末日幻境中的不少人。倘若,因为非法侵入而导致中继器出现负面反应,进而造成整个五十一区防线的崩溃,反而会让人于心不安吧。

    我将手从它的胸口抽回来。

    下一刻,它的样子就像是打上了马赛克。不消片刻,马赛克现象就侵蚀了整个意识态世界,唯有我看自己和这些深红色的液体时,才是正常的。

    即便如此,我仍旧没有多么强烈的感觉,例如“世界要崩溃了,自己要受到伤害了”之类,完全没有。

    我掩着左眼,那来自于“江”的痛楚和恐惧,比“眼前的一切都将崩溃”更有实在感,也同样更让我产生一种被淹没于深海的寂静和安宁。

    黑烟之脸和它已经彻底消失,四周什么都没有,黑暗中那仿佛有什么怪异要跳出来的感觉,也仿佛被擦除了一般。我无法立足,开始下落。但因为不存在参照物,所以,更像是一种被某种力量向下拉扯的感觉。

    我似梦似醒,有一些资讯,以“想到”的方式,出现在脑海中。但却足以让人在接触的第一时间,就相信这些事情是真实的。

    那是,它的记忆……

    有太多驳杂的东西,却根本没有一样东西,可以证明“它”存在过,反而,是不同人的回忆,大部分是极为痛苦、伤心和绝望的事情,最终。这些人成为了黑烟之脸。其中有一些在身份意义上很特殊的人物,例如一些天才,一些神秘专家,乃至于还有先知,以及代号为命运之子的男人。而“它”,似乎就是“他们”作为同一个个体时的形象。其中到底是如何转换、结合与驱动的,完全不清楚,但毫无疑问。中继器和身为控制核心的“红衣玛利亚”起到了极为关键的作用。

    网络球似乎没有察觉到,被称为“命运之子”的男人。所起的作用就在“它”诞生的时候,就已经展现出来了。那是一个看似极为偶然的机会,但却又是一个极为关键的转折。最终,诞生出来的“它”,似乎完全达到了五十一区“天门计划”中的预期,成为支撑五十一区中继器力量的“三原色”之一。

    虽然利用中继器的后门进行对接。让五十一区可以对拉斯维加斯中继器进行更加直接的干涉,但为了安全考虑,最终能够投放进来的“它”也就只有目前的程度。但这也意味着,它的消失仅仅是暂时的,下一次再出现的时候。它会变得更加强大。因为,它已经尝试捕捉了“江”的信息,尽管失败而崩溃,却并不意味着什么都没有获得。

    同时,也正如我所猜测的那样,五十一区对“江”没有任何认知,而仅仅是依靠预言,获知了一个大概的情况——有这么一种可能性,存在于拉斯维加斯中继器内,而“它”的到来和找寻,完全是随波逐流,和凭借一种近乎于预知的直觉。

    构成“它”的所有人之中存在先知,而且不是一两个,似乎是通过国家机器秘密搜罗来的,而在构成“它”的过程中,按照五十一区的计划,率先构成了一个称之为“黑幕之主”的“预言和混沌运算组件”,作为“它”的一部分,这个组件的作用,就是以尽可能得到预言,并尽可能利用数据化和逻辑化的方式,去剖析预言以及预言背后的可能性变化。简单来说,就是一个神秘化的量子计算机。很多地方,都让我有一种“系色”的即视感。

    但无论如何,“它”都是极为强力而全面的,具备比巫师更强更快的适应力和自我调整能力,“它”的确没有性别之分,更没有数量之分,“它”从一开始,就不具备一个个体的意义,而仅仅是具备个体的形象。直到目前为止,网络球获取的关于五十一区的情报,至少有三分之一是错误的。

    五十一区的确没有全方位干涉这个中继器世界,也无法投放可以和nog相提并论的兵力,先前投放的探路者,也的确和我们最先看到的那样,近乎全灭。但是,他们暗地里释放了一个“它”,而这个家伙,绝对比没有后援,自身还处于解体边缘的nog队伍更强力。

    五十一区在中继器世界开启的后门……他们的计划……许多实验……悲惨的结果,中立而疯狂的理念,严格控制却多样化的内部竞争……还有荣格等人……我所认识的那些人,以不同的身份和立场,和五十一区产生交集。那是发生在过去,延续到现在,而必然持续下去的信息。

    当我产生稍微清晰一点的意识时,有许多觉得自己已经知道的信息,都已经变得极为模糊。

    我猛然睁开眼睛,看到的是有些陌生的天花板。(天上掉馅饼的好活动,炫酷手机等你拿!关注起~點/公众号(微信添加朋友-添加公众号-输入dd即可),马上参加!人人有奖,现在立刻关注dd微信公众号!)(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