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1294 不自觉的怪物
    ps:看《限制级末日症候》背后的独家故事,听你们对小说的更多建议,关注公众号(微信添加朋友-添加公众号-输入dd即可),悄悄告诉我吧!

    这是从桃乐丝那里听说的。

    病院现实中,安德医生等人的研究,不,应该说,所有涉及“病毒”的研究,无论是哪一方都必须有一个固定的,最靠近理想值的参照物。而这个参照物,就是“高川”本人。至今为止,仍旧没有找到其它更可行的方法。

    “高川”的一切,无论是生理、情绪波动、心理变化还是别的什么,只要是构成“高川”这个存在的任何特质,都是可以通过现有方式和理论进行确认,并作为其它现象变化过程的参照对象。虽然不清楚具体的情况,但是,“高川”身上的变化以及描述这种变化的数值被视为标准。

    所以,“高川”在病院的意义才如此重要,而在“高川”崩溃为lcl的现在,病院方仍旧无法找到合格的替代品,而“高川”lcl也已经被独立放置,以另一种方式继续承担“参照物”的作用。

    听起来很残酷,但是,呆在这个末日幻境中,对病院现实正在发生的一切,都没有太多的实在感。而病院现实中的桃乐丝,虽然现在的高川也没有实际见过,但在感觉中,似乎和面前的桃乐丝,也有着相当大的区别。

    例如:

    “今天的晨勃也很有力,阿川。”桃乐丝的虚拟成像就如同日常招呼般说着这样的话。

    已经不是第一次从这个话题开始了。高川每次都能生出一种微妙的感受。

    他过去心中勾勒出来的桃乐丝,当然不是这个样子的。不是说那边好,而在于,实际的情况和想象的情况产生差别时,总会有一股不可言喻的酸爽的滋味。尤其。现在的桃乐丝使用的是“网络球最终兵器”的少女态身躯,外表年龄目前只成长到十三岁左右就停止了。从过去高川的记忆来看,这也是桃乐丝最常在末日幻境中使用的姿态,可是,当她用这副模样一本正经地开黄腔时,总让高川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劲。

    “我又做了噩梦。”虽然感觉微妙。但高川并没有特别在意这种事情。因为他深深感受到,双方的关系和情感,已经不是行为和外表的问题所能动摇的了。

    “啊,又要扮演心理医生了吗?”桃乐丝翘起二郎腿,虚拟成像穿着黑色丝袜,裙子太短而随便就可以看到内裤,高川经常可以看到这样的景象,但是,对外人来说。却全然不是那么容易,“你有十分钟的时间,然后就轮到近江,她那边似乎要训练你的记忆……总之,是世界线跳跃需要的项目,我不太了解,但从她的兴奋劲来看,应该很重要。而且,已经到了关键时刻。当然。我个人是觉得,那种东西对解决我们的问题没什么卵用。”

    “还是那个少年的我的事情。”高川没理会桃乐丝口中间或吐出的粗鲁用词,直入正题说:“大概是心灵方面的感应吧,我似乎可以接受他的信息……你知道,义体化的我,根本就没有睡眠需求。也不会做梦。与其说做梦,不如说,是已确定资讯的录入和整理。”

    “我知道,我知道。你说的当然很有可能。”桃乐丝说:“如果没有这种感应的话,反而会令人头疼吧。因为那反而让人不知道,是不是让高川合一了。有心灵感应,证明你们其实还是很合契的,合一的时候,也会比较顺利。”

    “我的意思是,虽然记不得了,但我总觉得,他遇到了一种很独特的情况。”高川沉吟了一下,他觉得不怎么好描述这种感觉。

    “不明白。”桃乐丝想了想,但却给不出答案,高川也知道,这是必然的结果,桃乐丝知道很多事情,也和少年高川关系密切,但绝对不是什么都知道。更何况,“江”放在那一边的注意力,要比放在这一边的强上不知多少倍。

    “没关系,我只是想确认一下,拉斯维加斯中继器方面的最新情报。”高川按照自己的感觉做出判断。

    “战况?”桃乐丝反问。

    “不,是网络球对拉斯维加斯中继器内部状况的调查。那边的感觉告诉我,网络球的成员真正执行的,并非是nog的计划,而仅仅是他们自己的计划。而这个计划,就如同给我现在的工作一样,在无法通讯的地方设置中转。所以,我相信他们一定不是表面上说的这样,对那边的进度一无所知,也无法肯定计划的进展如何。”

    “嗯,这么想也有道理。”桃乐丝的虚拟成像这么说着,陡然僵住,半刻后,玛索的虚拟成像出现在她身边,而她的虚拟成像也恰好恢复正常,“那么,玛索,你觉得如何?”

    “如果以你的身份,是可以获得相关权限。”玛索平铺直叙地说:“但是,你并没有权限将情报泄露。”

    “啊,没问题没问题。我是很守规矩的。”桃乐丝摆了摆手,说:“我只会给点暗示性的东西。”

    玛索静静和桃乐丝对视半晌,之后消失了。玛索这段时间一直在经营作为网络球大本营的,以中继器为核心构建的临时数据对冲空间,也就是末日真理教所谓的“圣地”。而桃乐丝的身体原本所涉及的“最终兵器计划”,似乎也是为了作为这个“圣地”的“基石”而重启的。

    据说,网络球在建设中继器时,所选择的神秘化方案,其基石只有“三个”,被称为“三柱”,要少于末日真理教的“四基石”。但实际情况又如何呢?至少,高川目前已知的情报中,被称为“基石”的对象,存在四个:普通少女玛索、意识行走者常怀恩、超级系和最终兵器桃乐丝。不那么确定的传闻中,还有好几个对象。

    网络球的中继器到底用了怎样的基石,用了多少。对外是严格保密,情报也被刻意混淆。

    玛索的表现,似乎也证明了桃乐丝的地位。

    “我看看……因为不是什么重要的东西,所以都没关注过。”桃乐丝似乎已经调取了资料,“啊,找到了。嗯……原来如此。”她的表情恍悟。似乎明白了什么,“有趣,通过限定神秘去挤压神秘的浓度吗?我们这边根本就没想过,还可以这么看待和使用神秘。”

    “怎么回事?”高川问。

    “那边的普通世界的神秘性被抑制力,从而将所有的神秘性,全都强行挤压在噩梦中。以梦境的方式,培养出一个怪物来。”桃乐丝这么说着,表情稍稍严肃起来,“而且。纳粹也已经完成了他们的最终兵器。正在执行任务的约翰牛认为,两者和当前的局势,并非是并行的两手计划,而是有所侧重,一方为一方做嫁衣。”

    “然后呢?”高川问道。

    “纳粹方的最终兵器叫做右江。”桃乐丝说。

    高川不由得心跳加速,因为,这个名字给他的印象太过深刻。而在那场无法说明的异变后,他一直没觉得。右江还活着。

    “异化右江?”高川自言自语。

    “用近江的理论来说,这个世界存在世界线跳跃的迹象。”桃乐丝说:“而且。是别有目的。约翰牛认为,那个最终兵器右江和那个世界线跳跃有一定的关系。对于它,你知道多少?”

    “很强。”高川觉得,只用这个描述就足够了,“它一定和病毒有关。”

    “原来如此。”桃乐丝点点头,却话头一转。说:“即便这样也没关系,我们实际上无法对她做什么。她也暂时无法出来,不是吗?”

    “真的没办法吗?我们想要找的人,有可能阻挠我们的人,以及解决所有问题的关键。如今都在拉斯维加斯。”我不由得说:“正是因为看重那边的变化所可能带来的巨大影响,所以网络球才私下有所动作。甚至可以说,和这边比起来,那边才是焦点。如果我们可以更主动一点……”

    “阿川。”桃乐丝用平静的声音打断了我的话,“我们不可能主动去做所有的事情。一些事情虽然看起来可以做,但实际上,无法在恰当的时机完成。你也清楚,我们上一次最好的机会,就是这样错失的。为了避免被察觉,所有埋设的陷阱和伏笔都是被动式,我们只能守在旁边静静等待。”这么说着,她顿了顿,“虽然很被动,但也是没办法的事情。我们的对手,本就不是那么轻易就能战胜的。当我们准备好的时候,时机就会错失,而当我们没准备的时候,时机就会到来,却让人不敢下手,这样的情况,在过去已经发生过很多次了,不是吗?这就是它的力量。”

    “我当然明白。”高川并不是因为焦躁才说出刚才那番话的。桃乐丝说的这些东西,他当然也有想过,在今天醒来之前,他也是这么认为的。然而,已经无法回忆起来的噩梦,带给他极为朦胧的直觉,少年高川再次发生了不小的变化。他想,虽然自己这边还没有准备好,但是,就这么等待对方脱离拉斯维加斯中继器后再行动,有可能所有的准备同样会再次变成“准备不足”。

    时机一直在变动,在自己这边成长的时候,对手也在不断成长。在这个交替上升的过程中,一个稍微比对方准备得更充分的时间段,就已经是最好的机会了。

    当他人屡屡在拉斯维加斯中继器有所动作时,一直在做着清理前线和维护通信的高川开始觉得,一定有什么更紧迫的事情,是自己必须去做的。

    他无法说清那是什么事情,仔细思考一下,就会察觉到虽然全世界都处于水深火热之中,战况一直有升温的迹象,纳粹的入侵给各方都带来极大的压迫感。然而,在这种表面的攻势下,纳粹已经悄然将重心转移了。而不仅仅是纳粹,整个nog都有所异动。

    就像是,表面上这些惨烈的攻防战,全都只是佯攻。为了掩护私底下,那些更具备决定性作用的动作。

    问题就在于,高川突然察觉到,自己并没有机会涉入到那样的动作中。自己被明面上的纳粹攻势绊住了,可是,哪怕有这样的感觉。也不能主动跟其他人说出自己的想法。

    于情于理,纳粹的确给人们带来了巨大的伤害,而这些攻击,哪怕真的是佯攻,强度也已经大得让许多神秘专家都吃不消。在这片战场上,哪怕是多一个战斗力也好的,这就是公认的现实。

    难道自己可以对奋战在第一线的人们说:“你们此时的所作所为和牺牲,全都是无用的,等到拉斯维加斯那边的局面发生改变。就将会起到决定性的作用。”这样的话吗?

    又或者,自己难道可以拿这种话当作理由和借口,离开这里需要帮助的人们,而去往拉斯维加斯吗?

    的确,参与一个决定性的局势变化,可能会在后来产生决定性的效果。可是,仅仅为了一个“未来的可能性”,就去无视面前需要援手的战友和普通人吗?

    就算从病院现实来看。这个世界也不过是一个虚幻,可自己真的可以理所当然地这么认为吗?

    这些问题。高川早就有了答案,而现在再次一次扪心自问,也愈发感到,这就是一个,自己必须承载的枷锁。

    若放在更早以前,被脑硬体压抑感性的时候。说不定可以干脆利索一点,来个说走就走的旅行吧。

    然而,既然找回感性,是出于自己的本性,那么。受到感性的影响,也就不能抱怨。

    高川深深感受到,说是“被困在什么地方”,其实,完全是一种感性的制约。哪怕这个世界是虚幻的,但面对真切发生在眼前的战争、杀戮和悲惨,一个模糊的直觉,的确不能占据多大的份量。也因此,才让自己为之犹豫。

    “阿川?”桃乐丝的声音传入高川耳中。

    高川笑了笑。桃乐丝看过来的眼神有些微妙。

    “也许决定是错误的。”高川说。

    “什么?”桃乐丝一下子没能转过弯来。

    “无论是找回感性,亦或者是现在的想法……也许都是错误的。”高川说:“但是,只要你对我说,这是正确的,那么,我就愿意接受。”

    “……你不相信自己吗?阿川。”桃乐丝歪了歪头。

    “不,我只是说——相信自己的直觉,而抛下这里的一切,前往拉斯维加斯;以及相信你们,而留下来,去拯救如今伸手就能救助的人们。我想选择后者。”高川说:“其实,我也明白,自己就算到了拉斯维加斯,是否可以主导那里的变化朝自己想要的方向发展,也是极为不确定……不,应该说,可能性是极小的。如果决定世界命运的一切因素,都汇聚到了那边,那么,我在其中,也不过是微渺的一粒而已。即便如此,噩梦带给我的直觉是如此强烈,所以,我需要你们告诉,我应该留下来。”

    桃乐丝的表情渐渐严肃起来,对高川说:“你应该留下来,这里有更多人需要你。”

    “我可以成为英雄吗?”高川撑着膝盖,艰难地站起来。阳光透过扇叶,光和影在他的身上旋转,他的表情就像是刚看到光明,就被黑暗掩盖,而刚被黑暗掩盖,就再一次被光明驱散。

    高川很脆弱,不是他那坚硬无比的义体,而是他的内心,已经伴随着感性的复苏,而逐渐变得柔软,可是,他突然想起来,自己在这之前,都从来没有体会过这种柔软,以至于,有时会将之视为柔弱。

    从内到外的坚硬,强硬,冷硬——本该是义体化的初衷。变成如今的情况,也并不完全在系色和桃乐丝的预料当中,而是由“高川”自己身而为人的本性,和过去的种种所培养出来的品性所决定的。哪怕是黑科技一样的脑硬体,也完全无法压抑这样的变化。

    自己变得柔弱了,变得优柔寡断了,判断变得不够果断,行动也变得不够直接。这些变化,就算是外人,也是可以轻易看出来的吧。他们虽然都不说。但高川知道,他们就是这么觉得的。所以,自己现在才站在这个地方。

    但是,要说自己是被迫才留下来,被算计了才留下来,不得不留下来——这样的说法。真的是正确的吗?难道决定留在这个战场上,仅仅是在遵循桃乐丝她们的计划,没有半点自己的想法吗?

    当然不是的。

    无论在什么地方,悲惨都在以可以接触到的方式体现出来。

    无论在这个末日幻境,亦或者在病院现实中,所有的惨痛未来,都是同步的。在这个世界聆听到的末日脚步声,和病院现实中“病毒”的感染深化,在结局上并没有本质上的差别。如今自己在这个表面化的战场上。所看到的一切,是否就真的要比拉斯维加斯那暗面的变化,来得更不重要,而可以放弃呢?

    如果两个方面的战场都很重要的话,哪怕拉斯维加斯的局面更关键,但也仍旧需要有人关注明面上的战场,倾听纳粹攻势下,受害者们的呼声。

    只不过。如今的自己,就是这样的人罢了。

    假设“如今拯救下来的人。在拉斯维加斯的局面明了后,仍旧会死去”,此时就不做任何抗争——高川的内心深处,一直都不认为,这是正确的,是符合道理和正义的选择。倘若。这就是软弱的话,高川觉得,自己也没什么好辩解的,因为,这本就是自己的选择。他应该自己的一切。

    想要得到桃乐丝的回答,不是因为不相信自己的选择,而是,不希望她后悔现在的选择。

    “是的,我觉得,现在的做法是正确的。阿川在这里,可以成为真正的英雄。”桃乐丝这么说着,突然摇摇头,说:“不,阿川早就是英雄了。不仅是在我和系色的心目中,其他人也一定是这么认为的。也许你觉得,自己在不重要的地方浪费了精力,自己可以去做更有意义的事情,但是,我认为,其实你现在所做的一切,就是很有意义的,或许其它事情也有意义,也很重要,但绝对不能说,其意义和重要性,就超过你现在所做的一切。你现在,已经救下了数不胜数的人们,你在他们的心中点燃希望,你让他们知道,敌人很可怕,但有更厉害的强人,愿意向受害者伸出援手。”

    桃乐丝的虚拟成像伸出食指,点了点高川的胸膛:“你是我们的骄傲,我们的杰作,你的内心,也许已经不再如你的身体那般坚硬,但是,却充满了岩浆一样的热力。而我相信,这就是内心的力量,在这个世界里,去面对看不见摸不着的病毒,内心的力量,远比**的力量更加重要。你的意志,绝对不在你的任何一个前任高川之下。去吧,阿川,有一些事情,是他人觉得不重要,但其实很重要,必须要有人去做,也有一些人的生命,在其他人眼中并不重要,但其实,生命并没有高下之分。他们有他们的计划,也许他们是正确的,但是,我也从不认为,我们的计划是错误的。”

    “在最终的结果出来前,谁都不能因为觉得自己是正确的,就认为我们不堪一击!”桃乐丝掷地有声地宣告着。

    高川脸上的笑容,就像是融化的坚冰,哪怕阴影掠过他的脸庞,也无法阻止那最后一丝阴霾的笑容。

    他觉得,噩梦的意义在这个时候,对自己而言,其意义也并非原来所认为的那么重大。

    因为,自己始终只能做自己可以做到的事情。

    那么,此时此刻,在这个地方,就有自己可以做到的事情,而自己也已经在做了。

    “不要为其他人的风景迷惑了自己。”高川对自己说着,拿起外套披上。屋门已经打开,走廊的光在地板留下印子,走出这扇门,就又是平凡而重复的工作,但是,这也是非常重要的工作。

    任何想要成为英雄的人,都应该去做的工作。(天上掉馅饼的好活动,炫酷手机等你拿!关注起~點/公众号(微信添加朋友-添加公众号-输入dd即可),马上参加!人人有奖,现在立刻关注dd微信公众号!)(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