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1290 似人非人
    “走吧,不要停下,不要回头。”我对健身教练、占卜师和三井冢夫这么说。异常、神秘又危险的声音在身后追逐而来。他们没有回答,因为他们的注意力都落在了前方的身影上。明明没有雾气之类的遮蔽,距离也没有远到看不清,但那个身影却是朦胧的,甚至让人分辨不出轮廓到底是男性还是女性。就是这么一个人形在对面招手,就像是在呼唤我们过去。我知道,朦胧的身姿在已经变得怪异的环境中,也不显得太过突兀,三井冢夫他们都下意识将那个身影当成是研讨会的接应。

    我也是这么想的,前方的人影就是“出口”。

    然而,背后的声音却不见得要放过我们。

    魔纹感知中,那名魔纹使者陡然和那些声音重叠了。不,说重叠也许还不够形象,但我却找不到更合适的说法,魔纹使者的位置和那些声音不断移动的位置是错开的,但是在感知中,两个坐标却在某一刻重合在一起,即便如此,仍旧不能说,两者融合为一体。而仅仅是一种位置上的重合。

    我知道,这绝对不是什么正常的情况。不管不顾,只埋头向前冲的话,一定会被追上。

    我不知道对方到底想做什么,但是,环境的异常,加上这种被追赶的感觉,让人直觉对方不怀好意。

    所以,必须有人留下来断后。

    而这个人当然舍我其谁。

    健身教练、占卜师和三井冢夫好似失了神般,向前奔跑的角度越来越快,仿佛前方有一种诱惑,促使他们忘却一切。虽然这样的形象似乎有些不雅,但我却觉得没什么不妥。我一直都很信任自己的直觉,在异常的事态中。仿佛除了自己之外的其它人和事物都不能相信,如果连自己的直觉,自己的判断都无法坚信,那就真的无法前进了。

    就如同现在,当然也可以假设,前方那朦胧的人影其实又是一个陷阱。可那不过是让自己陷入两难的想法。在缺乏足够情报的情况下,所有的判断都会呈现一定程度的失真和虚假,想要逻辑推理出什么是正确,什么是错误,根本就无法做到。这样的状况频繁发生,这种时候,不相信自己的直觉,又能怎样呢?

    我在很早之前,就已经明白。自己总是不可能在情报和准备都十分充足的时候才开始行动。在一团迷雾中,如履薄冰般追寻真相,将会是习以为常的事情。

    所以,成为侦探,如侦探那样行动,是不可能做到的。

    所有的推理,都将放置于直觉和感性的指导之后。

    我缓下脚步,逐渐站定。目送三人朝前方远去。停下来之才能察觉到,当我们奔跑起来的时候。又是何种怪异的情形——三人每跨出一步所产生的距离感都是不同的,不断变化着的,他们就如同越过了一截截空间的断层中,黑白色的光影烙印在他们的身上,之后,他们的身影迅速变得模糊起来。

    “那么……”我收回视线。转身看向身后的声音来处。我原以为那些声音追赶得如此之快,所以很快就会抵达一个很近的距离,但在我站定后,却觉得那些声音的移动也放慢了。就像是踩了刹车,依靠惯性。徐徐停在距离我足有十米的地方,而不是一口气扑上来。

    “你是什么人?”我问站在对面分不清是男性还是女性的家伙。

    它的穿着十分怪异,苍白色的,看起来像是是一件相当肥大的拘束服,皮带系在他的脚踝之间、双手之间,脸上戴着黑色的眼罩,那眼罩的阵脚粗大,显得十分粗陋。他的下巴十分光滑,头顶也一样,脸型是鹅蛋形的,身材高大,给人一种骨架粗大的感觉。胸前的拘束服部分同样被用皮带勒起来,格外突出胸型,但那凸起的部分,放在这个身材上,不知道该算是胸肌还是**。身材的整体曲线,也同样分不清是男性还是女性,下体部分被扣上额外的金属,所以也无法通过这里的性征来分辨其性别。

    这样怪异的形象,让人不由得产生各种联想,但是,其神秘的味道也极其浓郁。

    连锁判定在这个时候,才逐渐观测到它的样子,并在我的脑海中勾勒出一个立体的轮廓。我看不清它的手腕内侧,但是魔纹的感知,却让我第一时间就确定了,眼前的它就是那名魔纹使者。

    虽然它的眼睛被眼罩蒙蔽,但我并不怀疑,它能够比正常人还要精细地确定我的位置——或许,在更早之前,应该说是在我们这样碰面之前,它同样是无法直接确定我的位置,就如同我的连锁判定也同样不确定一样,而依靠的,仅仅是魔纹给予的朦胧的感知。但是,当我们彼此碰面后,那些迷障一样的东西,全都被一扫而空。

    我们看向彼此,从未有过的清晰。

    它张开嘴巴,吐出长长的舌头,好似洗脸一样,在脸面上一扫而过,眼罩顿时占满了唾液。唾液是紫红色的,所以看得极为清晰。

    感觉很恶心。无论是动作,唾液,还是那分不出男女的姿态。

    拘束服的形象,不仅神秘,而且充满了邪恶。虽然不能就此说明,这个家伙是好是坏,但在第一眼的感观上,就会将它当成是坏蛋。

    我觉得,它在这个时候出现,肯定不是只为了和我深情对视。

    我不知道它到底有什么超能,但我可以肯定,它能使用的力量,绝对不仅仅只有自己的超能,而且,在使用神秘的技巧上,也应该有一定的水准。我不敢贸然进攻,我的速掠很快,而速度在大多数情况下,都是极为重要的概念,但并不意味着,在神秘的世界里,速度是必须要存在的概念。

    甚至于。在空间、时间和意识都能通过哲学的方式进行观测和理解,并作用于实际情况的这个世界里。任何能够被观测到的东西,以及观测这个行为本身,都会产生一种巨大的干涉力量。倘若我没有猜错,眼前的这个不知道是什么人,亦或者根本就不是人的“魔纹使者”。又是一个不能单纯用神秘圈内的常识去猜度的怪物。

    来自五十一区的怪物。

    五十一区的光人,黑烟之脸,命运之子和眼前的拘束者——我觉得,五十一区已经掏出了足够多的好牌。虽然不清楚他们还隐藏有多少,但已经打出来的好牌,没有一个是可以马虎对待的。无怪乎nog无法继续制约五十一区的行为了。

    在我们刚刚进入拉斯维加斯地区的时候,五十一区话一副遭受重大挫折,将近全灭的样子,谁又能想到。在短短的时间内,他们就能利用不为人知的办法发展到这样的地步呢?联想起约翰牛的情报:五十一区已经确定和末日真理教合作,此时就一点都不觉得奇怪了。

    我掏出刀子,在手中抛了抛,做出一些挑衅的暗示。前方的怪物猛然张开血口大嘴,呕出一大片灰黑色的物质,这些物质一接触空气,就如同干冰一样汽化了。不消片刻。灰黑色的雾气彻底充斥在过道中。

    竟然是在被挑衅后才动手?我想着,但动作却不曾变慢。我觉得。这个怪物可能在判断复杂的情况上有些吃力,但在战斗方面,可能就像是野兽一样,勇猛、直觉而野性。于是,在被灰黑色的雾气席卷的同时,已经展开速掠在墙壁上迂回急性。果然,在我刚跃身而起的时候,就有一种被硬物洞穿的声音,从落脚处的地面传来。

    我看不到那到底是什么,但在连锁判定于脑海的场景中。被攻击到的地方,毫无征兆出现了轮廓线的扭曲。我所感知到的物体,是通过描线勾勒出形象,一旦这些线段扭曲,自然就意味着物体形态的崩溃。我唯一的想法就是,这果然又是一个无视速度概念的怪物。

    仿佛所有强力的角色,都必须无视某种概念,以及深刻利用某种概念。当然,我最不喜欢的,就是自己的速掠被无视。

    我破开灰雾——也许可以称之为黑烟?——总而言之,就是笼罩了整条过道的灰黑色烟气,眨眼不到的时间,就已经踩着墙壁,滑行越过怪物的身后,再返身窜入它的身下。我的身体压得比它的下腹还低,甚至用左手扶着地面,以便支持身体,和随时发力改变方向和位置。

    我时常觉得,三足总是比两足更加稳定。而四肢并用,如蜘蛛一样紧贴地面时,也远比站立姿态更加灵活。

    这些灰黑色的烟气,比雾气更具备颗粒感,但颗粒感却比烟更加细腻,若一定要拿一物来形容,我想应该是“花粉”吧。吸入的时候,有一种甜腻的味道,更有一种舒坦和美好的感觉,和它的外表给人的感觉截然相反。然而,过去服用过“乐园”的我,一下子就认出来了,这同样是一种致幻反应,而且,让我不得不猜想,其成份构成也参考过末日真理教的“乐园”。

    虽然,味道、视觉和触感,都和“乐园”有许多差别,但在最终让人产生的异常感上,却很有一种即视感。我不觉得,这仅仅是“同为致幻物”的偶然。五十一区有足够的机会,从末日真理教身上搞到“乐园”的配方——我说的,不是阮黎医生眼中的这个世界的末日真理教,而是末日幻境的末日真理教。

    诚然,考虑到阮黎医生所说的情况,也许应该假设,在研讨会制造出“乐园”之前,末日真理教是无法在这个世界拥有“乐园”的,但是,眼前的怪物,如果是在末日幻境中就已经经过处理,才放入这个中继器世界,那么,这种“乐园”的感觉,就没有任何疑问了。

    入侵者要在这个世界使用“神秘”,最便捷的方式当然是转化为电子恶魔使者。而不转化为电子恶魔使者,同样可以保持自身神秘的人,于我所见却是不多。但我觉得,既然是五十一区制造的怪物,那么,有这样的水平反而才是理所当然的。

    思虑只是一瞬间的工夫。而攻击也在这一瞬间完成。

    我越过它的身后,返身窜向它的下体,完成两个过程,所花费的时间不足零点一秒,对大多数神秘专家来说,这个短暂的时间。就是致命的结果。但是,少部分可以无视之的家伙,也一直都存在。

    灰黑色烟雾涌动起来的时候,连零点零一秒的时间都没有,仿佛就是直接呈现出一个现象——在这个现象范围内的东西立刻就扭曲起来。如果真的连时间都不存在,那么,就算有速掠,也大概无法完全躲过吧,幸好。现象的产生虽然没有过程,但是,现象的扩大却是需要的,而对方对高速物体的捕捉,哪怕只是用意识来确定,也是需要时间的。

    怪物的行动速度,连我的十分之一都及不上,但是。它似乎只需要“想”,就能够在灰黑色烟雾覆盖的范围之内。制造出某一个具有破坏力,亦或者别的什么效果的现象。若说是“心想事成”,大概是很接近的吧。我的速掠,所能强夺的时间,就在于它产生意识的速度和现象产生之后扩大的速度。

    这个怪物真的很强,只需要一次交手就可以确认了。而且。在能力上,有那么一点克制我的超能的意思。但是,我之所以可以活到现在,自然也会增长本事。

    被从速度概念上做文章,尝试克制所有高速性的“神秘”。我也不是第一次遇到了。

    但是,速掠本身的理解和形态,也已经和过去有了很大的不同。“相对快”的概念,所引申出来的“参照物”概念,往往就是击破敌人封锁的关键。

    只要选对了“参照物”,就能再次体现出绝对速度优势。而我也从来都没有见过,在一个战场上,完全不存在速度概念的情况。同样的,第四级的魔纹,在不知不觉中,也带来了新的参照物特性,当我意识到的时候,我已经可以宛如本能般,将参照物设置为敌人的“意识速度”了。

    比敌人的意识还快——这就是如今的速掠。仔细想一想,仿佛这样的特性,正是结合了“江”所赋予的意识行走能力才出现的。

    但是,大概因为我并非真正的意识行走者,所以,在使用“相对意识更快”这个特性时,并不总是可以成功。不,应该说,我的本能知道什么时候,才需要开启这样的特性。形容起来,就像是体内有一个开关,而这个开关不全由我自己来控制。

    ——“江”扣住了扳机。

    我曾经这么想。

    身体轻盈地在地面、墙壁和天花板上反弹,以怪物为中心,持续进行急促而无规则的规避移动。这个范围似乎也在怪物的忌惮中,现象的产生,似乎连它自身也会受到干扰。被现象的中心波及的话,它说不定也会受到伤害吧?带着这样的想法,我在一秒后,再次侵入它的防卫圈中。

    这一次,就是“比意识更快”的速掠,刀锋切开了怪物的颈脖。

    但是,斩击的机会只有一次,一次之后,它的意识已经转过来了。

    在现象发生的同时,我已经离开了原来的位置。

    可是,大概是因为受伤的缘故,这次的现象比过去的几次更加强力,而且没有死角,就如同以怪物为中心的无形墙壁,将所有物质都朝外推。我尝试切开这堵看不见的墙壁,刀子却一下子就被扭曲成了麻花。我连忙丢掉,这种扭曲在刀子落到地面之后,便沿着地面,向四周扩散了大约五十厘米的范围。不过,扭曲扩散的速度,在我的速度感中,算不得快速。否则,手臂在刚才就会彻底报销吧。

    无形的墙壁中,携带有传染性的扭曲,同样也让人察觉不到死角。

    我只能后退。

    后退的过程中,又出现了距离感的差异,明明我处于一个均速状态,但是,距离的扩大,却并非是匀速的。我和怪物之间增加的距离,每一步都有所不同,甚至于还会缩短。

    这又是一个对速掠不利的现象。

    之前的试探中,已经确定了这个怪物的许多能力,对灰黑色烟雾范围内的“异常现象”的制造,同时具备高强度的力量和灵活性,但是,也并非没有限制。例如,在这段时间内,它并没有在同一时间,制造出一个涵盖“所有灰黑色烟雾所在之处”的巨大现象。

    正在发生的“无形又扭曲之墙”也是以它为中心向外不断扩大的过程,而并非是一开始就遍及灰黑色烟雾的范围。

    从一个“异常点”开始,然后扩散到“立体”,灰黑色烟雾所在的范围,都可以是“异常点”产生的范围,也同样是扩散后的最大范围。

    真是了不起的能力。简直就像是巫师的灰雾法术的变种,却在效率、强度和多变性上,远远超过精英巫师,甚至于,从此延伸出去,制造出类似于片翼骑士的铠甲,也不是多大的问题,但却并不必要。

    只要需要,就能在动念之间产生现象——然而,却仍旧无法解释这栋建筑的临时数据对冲空间的形成。这个异形的魔纹使者身上,必定还拥有另外的神秘作为支援。

    反而言之,如今它所展现的“异常现象领域”,到底魔纹超能,亦或者,是五十一区借鉴于末日真理教的灰雾法术和乐园等等技术,最终结合自己的认知,所构成的新形态神秘?如今根本就无法分辨。

    这个怪物身上,至少存在三种“神秘”,亦或者更多。

    复数的“神秘”在过去的末日幻境中,是很难想象的。神秘专家可以灵活战斗,也往往倾向于一种“神秘”的不同技巧。但是,现在的末日幻境,不仅仅大量出现了魔纹超能之外的神秘体系,而且,同一人身上具备复数“神秘”似乎也是一种发展趋势?

    从病院现实的角度来看,我不觉得这是好事。

    因为,我觉得,这是lcl化的病人们,最后在意识态方面,可以区分出个性的特质,正在彼此融合的结果。

    这意味着,末日症候群患者将会在生理上失去个性后,也将在意识上失去个性,彻彻底底成为某一种东西。

    当然,到底事实如何,在没有出现最后结果之前,谁都无法肯定。放在其他观测角度上,也会得出另一种解释。可无论如何,无论是从哪个角度去尝试思考,我都不认为,在这个怪物身上,所体现出来的即视感、相似性和神秘化的高度发展,是一个正常又无害的情况——并不是说它自身所能造成的危险,而是它的存在背后的象征性意义。

    没错,这个怪物很强,而且……身形姿态也让人不由得侧目。

    不过,还在我可以应对的范围之内。

    正常的方法,大概是无法干掉它的,我的工具刀已经被摧毁,而且,就算没有被摧毁,这种正常的武器也无法对它产生致命的伤害——被我斩伤的位置,已经在灰黑色烟雾的异常现象中彻底恢复过来。

    那么,就必须换另一种方式。

    虽然觉得不好,但我也同样已经不是只具备一种“神秘”的男人了。

    首先,要去除它的眼罩。

    在灰黑色烟雾变得稀薄的区域,无形扭曲之墙的效果也削弱到近乎消失。下一眨眼,我速掠而去,不需要闪躲,只需直线扑往。因为,我可以比它的意识更快!

    现象蠢蠢欲动,让灰黑色烟雾的流动极不正常,但是,在现象出现之前——不,应该说,在怪物意识到应该制造怎样的现象之前——我已经贴近到触手可及的位置。

    我伸出手,在灰黑色烟雾发生变化的同时,扯下了它的眼罩。

    它是有眼睛的,和人类的眼睛没有什么差别,而且也并非是邪恶浑浊的光,只能说很普通。

    我们的目光,就这样对在一起。(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