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1295 不自觉的怪物2
    ps:看《限制级末日症候》背后的独家故事,听你们对小说的更多建议,关注公众号(微信添加朋友-添加公众号-输入dd即可),悄悄告诉我吧!

    桃乐丝目送高川离开房间,结束了对房间的监控。常怀恩拿着咖啡壶走过她的身旁,正好看到了高川的背影。之前的对话,他也听到了。在这个中继器世界里,没有太多的事情可以瞒住身为基石之一的“常怀恩”。而桃乐丝也并没有将这样的交流当作秘密。

    “又是新的一天——”他突然说:“真厉害啊,这位高川先生。你们每天都要对他进行调整,但是,如果是普通人的话,身体还没关系,但心理早就应该崩溃了吧?可是,他现在还很清醒,而且,意志上几乎没有任何动摇。”

    “是吗?”桃乐丝说:“可他每一天,都要问同样的话。”

    “这就是最关键的证据。”常怀恩说:“很多人在经历太多事情后都会变质,可是,高川先生却完全没有变质的迹象。倘若他变质了,就不会问这样的问题。”

    “阿川是很强的。”桃乐丝说:“所以,我从来都没担心过变质的问题。如果担心了,就不会觉得每天都是这样的对话很烦了。正因为,我知道,他每一次,都肯定会说同样的话,所以,根本就没有纠正的必要。”

    常怀恩笑了笑,没有应声,其实,他有点觉得,每天听两人同样内容的对话,就像是单身男人每天都要看一对热恋情侣腻来腻去。真是有点儿烦。因为,他们的对话,其实就像是这样:

    女:你爱我吗?

    男:我当然爱你。

    女:有多爱?

    男:像xxxx一样爱你。

    如此每天都要听到,虽然换着花样说,但其内容本质却根本没什么不同。

    可是,毕竟两人真的不是在谈情说爱。而高川的表现也实在让他感到有些敬畏。桃乐丝和近江对高川的调整力度,常怀恩也是看在眼中的,那绝对不是什么正常人可以承受的范围,整个过程,涉及到心理和生理极细微的地方,每一个细微的调整,都必然会带来一些副作用,换做其他人,大概早就变成人格崩溃的变态了吧。但是。高川却仍旧恪守着“成为一个英雄”的梦想,作为自己行事的标准。他的犹豫,提问和屡屡的扪心自问,都可以被视为“柔弱”,仿佛在他的心中,一直都有一个摇摆着的天平,但是,最终天平所摆向的地方。却全都不是他人可以随意批评的。

    一直摇摆着,却总能倒向“成为英雄”的一方。这已经不是什么概率问题,而更像是,一种绝对性的趋势。

    “他明白自己的状况吗?”常怀恩问:“如果敌人使用了意识回溯之类的神秘,是否有所影响?”

    “不,阿川大概是不明白的。也许会有一段时间隐约感受到自己的情况,但是。只要零时一过,他就会回到标准状态。”桃乐丝说:“但是,却不是过去的标准状态,而是接受了今天的所有资讯的潜移默化,而变得比昨天更好的标准状态。在我们的调整计划中。每一天的他,都会比前一天的起点更高,基础更好,成长更大。就算敌人用回溯性质的神秘,也是无效的,因为,最多就只能回溯到这一天刚开始的他,基本上,就是刚才和我对话的时候的状态。”

    “理论上是这样。”常怀恩还想说点什么,但即刻又否定了,“好吧,你们才是专业的。一个绝对稳定的每隔二十四小时就更新一次的超级英雄,一个无论发生什么,都不会比二十四小时前的自己更差的怪物。”

    “是的。”桃乐丝骄傲地微笑着,“新一天的阿川都会比前一天更强,而且绝对不会有倒退的可能,就算死亡,他的经验条也只会缺失今天的部分。只要时间足够,他成为等级九十九的勇者,也不是问题。”

    “那我们就期待着吧。”常怀恩说:“我们已经在尽量控制拉斯维加斯那边的发展,以给这边更多时间。虽然大家都认为,这里的战争,只是在给拉斯维加斯的行动打掩护,但实际上,我们一直都没把希望放在那边。只有这里,才是争胜的关键。而无论敌人在拉斯维加斯得到了什么,最终也还是要回到这个战场一决胜负。走火的决策很正确,我们根本就没必要彻底阻止敌人在拉斯维加斯蓄谋已久的计划,因为,那是根本不可能的。任何带着浑水摸鱼的想法,试图渔翁得利的人,都只是赌徒,而他们的运气也不会太好。我们真正需要的,是让我们在这里的成长速度和成长时间,都比敌人在那边的成长更快更多。这才是我们网络球真正比其他神秘组织更强的地方,因为,看似赌博的我们,其实从来都不是以赌博的心态做决定的。”

    “拉斯维加斯中继器的坐标如何了?”近江的声音从一旁传来,她似乎刚睡醒的样子,但两人都知道,她其实三天都没有睡觉了。“命运石之门”研究计划的再启动,不仅仅是她的研究**,也同样是网络球的现实需要。

    不同的中继器,在不同的人手中,发展出不同的用途也是理所当然的。但在意识到末日真理教的中继器可能拥有直接干涉“世界线”和“命运”的能力后,网络球也需要一个方法,来抵御那样的力量。最近,已经有确切的情报传来,“超越性世界线打击”和“有限许愿术”有可能是同一种攻击效果的不同表现方式。也正因如此,所以,两者的本质有可能是相同的。

    如果近江的“命运石之门”成功研制出来,和中继器进行接驳后,完全有可能同时抵挡末日真理教中继器的这两种攻击。

    “你新开发的s机关的确有作用了。”常怀恩说:“最近进行深潜的时候,断断续续可以接受到那边的信息,但是坐标仍旧不能确定。”

    虽然拉斯维加斯中继器看上去就在那个已经变成一片废墟的城市中,但实际上。攻击实地根本就无法对那样一个中继器造成任何威胁。在真正建设了中继器后,网络球才渐渐开始明白,为什么过去明明知道末日真理教就在这片大地上,也有情报说纳粹就在月球,但却无论如何都找不到他们。乃至于月球核打击失败的真正原因。

    中继器哪怕在正常环境下,会以某种物质态的形象体现出来。但究其根本,却并非是物质。其物质状态下虽然可以接触,但这种接触,更倾向于受众被某种现象影响,而这种影响并非其真正的本质。中继器是从瓦尔普吉斯之夜改造而来的,瓦尔普吉斯之夜本身却是一种异常空间,或是异常现象,偏向于意识态的产物,并非是固定在某个物质态坐标的物体。这样的形容也许很微妙。很难理解,但是,对其进行物质性的打击,试图从物质态去干涉等等行为,的确都是毫无效果的。

    如今已经被测试出来的,可以较为有效的与中继器进行接触的范围,一个是人类集体潜意识的深处,一个是统治局遗址中某些异常的部分。后者被假定是残留有中继器效果。有可能在很久很久以前,统治局还存在的时候。他们完成过和中继器类似的造物,其造成的影响到至今仍旧残留在那片区域。

    人类集体潜意识不是一个泛用的通道,哪怕是意识行走者,要抵达深处也不是每一个都能做到的。常怀恩所能抵达的深度,在他的感知中,并不存在除了自己之外的意识行走者。那是一个危险又孤寂的世界。哪怕那个世界,就是由每一个人的潜意识构成的,就如同下沉到物质大海深处所能感受到的那样,既黑暗又危险。用“海洋”来形容,对他而言是恰如其分。另一方面。常怀恩也无法肯定,倘若真有其他意识行走者可以抵达那里,那么,他们所感受到的,会不会和自己想同,也是用“海洋”来描述。

    他对深潜的认知,基础完全来源于他的老师“轮椅人”。而在他切实进入那个广袤无比的潜意识世界前,“轮椅人”的确也是用“海洋”来形象描述那个世界的。这种固有认知,有可能深刻影响着他所看到的情况。

    哪怕是常怀恩也不能肯定,自己在深潜时,所感受到的东西,就是人类集体潜意识最全面的真实。

    可是,利用“轮椅人”传承下来的知识,自己的摸索,以及中继器的力量,他的确已经可以在那个地方,辨别和接受自己所需要的资讯。目前网络球最大的拉斯维加斯中继器信息来源,就是他这边。

    可以说,没有常怀恩这样的意识深潜者,哪怕拥有中继器,网络球也无法在人类集体潜意识的深处,完成和拉斯维加斯中继器的沟通。

    即便如此,如果可以选择的话,常怀恩也不推荐从集体潜意识的渠道,去完成这样的行动。那个地方每一次资讯的流入流出,都会对全人类的意识产生潜移默化的影响。虽说目前并没有以可明确观测到的情况展现出来,但常怀恩并不觉得会完全没有副作用。毕竟,这些意识资讯的源头,来自于另一个中继器,而那个中继器遍布陷阱,被一股股恶意窥视着,其主人纳粹更是疯狂的存在。

    尽管没有切身体会,但目前已经得到的情报中,拉斯维加斯中继器内部环境之恶劣,以及正在进行的一个个充满恶性的计划,都让人不由得联想,当这种恶性化作资讯,一点点从中继器内部渗透到人类集体潜意识中,到底会发生怎样的变化。

    其结果是哪怕不明白,也会觉得全身恶寒。

    所以,近江研究出来的s机关,就显得格外重要了。

    通过s机关,可以在统治局的特定区域搭建资讯中转装置,将全部的效能都放在强化接受能力上,的确可以实现单方面的沟通。只是,这种新发明并没有经过测试,就被仓促投入使用。约翰牛等人需要在没有任何技术支援的情况下,分别在统治局和中继器内部,完成具体的工程。其困难自然不言而喻。即便如此,约翰牛仍旧从那边传来了信息,只能说,他们干得可真不赖。

    新型s机关所涉及到的实用功能。并不仅仅在于资讯通道的搭建,也在于进一步中继器的坐标锁定。中继器在物质态世界的坐标是“虚假”的,在集体潜意识海中的坐标是“游移不定”的,但是,利用新型s机关,却可以自行追踪并持续锁定它的所在。就如同相机一样,只要对焦完成,无论目标如何移动,对焦的效果仍旧会锁定在它身上。

    只有先确定中继器的位置。才能进行下一步的打击。反过来说,利用拉斯维加斯中继器进行预演,正是反攻末日真理教和纳粹的重要环节。在网络球看来,只要可以顺利完成实验,收获经验,就已经是最大的成功,而并不需要掺和到拉斯维加斯中继器的争夺中——组建nog联队,支持nog的计划。都是为了完成自己的这个计划而必须的一个步骤。

    而执行这个计划的人,包括约翰牛在内。都被常怀恩进行意识封锁,除非有一个意识行走者,拥有比常怀恩更强的实力,并且得到另一台中继器支持,否则,是无法破坏这种意识封锁。获得网络球计划的真正情况的。

    这也意味着,只要不出现太大的变故,几乎不会有外人知晓,看似按兵不动的网络球到底在这次拉斯维加斯中继器的行动中获得了怎样的收获。

    正如常怀恩所说,新型s机关初见成效。哪怕还不稳定,但都是可以期待的。

    “那么,我打算将全部精力都放在命运石之门上。研究已经进入最后阶段,如果你们要让阿川做其他事情,就赶紧吧。他是目前唯一一个,可以承受命运石之门的人。”近江提醒到。

    “这么快!”常怀恩有些惊讶。

    “我早就说过了,阿川身上有可以借鉴的步骤……我甚至觉得,他就是为了这个计划而存在的。”近江也有些疑惑,但她从来不把这种事情放在心上。最初和对方结识,并在一起,虽然也有那么一点一见钟情的意思,不过,大部分的起源,仍旧是因为,敏锐感受到了这个男人和自己长久以来的研究的契合性。她在第一次见到对方的时候,心中就有一种极大的冲击,就像是自己即将推开新世界的大门。那种感觉是如此强烈,如此震撼,以至于根本就没去在意,彼此的结合是否真的有男女之间的情感。

    当然,现在的她觉得,自己是深爱着那个男人的。而且,两人的相遇和结合,简直就是天作之合,命运对自己实在是太优待了。事业、研究和男人,自己所渴望的一切,都和对方密不可分,这是她于过去从来都没想过的。

    因此,无论是为了什么。为了自己的**,为了高川的梦想,近江都必须确保在她需要,且准备好一切的时候,高川就在自己身边。

    桃乐丝冷眼旁观这一切,因为,在她的观测中,事情的发展完全就如她和系色所编写的剧本。所谓的“近江陷阱”,虽然本质上是针对“江”所设置,但其运作过程,却是需要和义体高川结合在一起。更确切地说,她们通过观测人形“江”,最终设定出来的“近江”,是可以在人形下以假乱真的东西,自认和义体高川的结合,具备着任何一个人形江都无法达到的契合度。近江,就是义体高川最强大的外装,搭载近江的义体高川,和不搭载近江的义体高川,完全不是一个等级。

    义体高川目前为止的调制,都是为了和“命运石之门”完成适配,虽然这也推动了义体高川的再次强大,却并不是最重要的。

    近江自身的存在,是第一个真正有可能应对“江”的第一个陷阱环节,而她制造出“命运石之门”,并将其和义体高川结合在一起,则是第二个陷阱环节。

    然而,即便有了两手准备,桃乐丝仍旧觉得不足够。为此,由超级系色复杂的第三个陷阱环节,是非常必要的。那是涉及到了亚洲方面的三仙岛。和五十一区中继器的一个基石环节的计划。如今五十一区有了命运之子,想必已经完成了这个基石环节,并尝试在拉斯维加斯中继器检验成果。而他们这样的举动,正符合超级系色为他们设定的剧本。

    不过,五十一区那边的布置还需要一定的时间才能完成,而那个时候。恐怕也是拉斯维加斯中继器的事态告一段落的时候了。在那之前,同步完成亚洲方面的布置,才是最有效率的——应该就是这段时间了,桃乐丝这么想着,该是高川返回亚洲的时候了。但是,和过去一样,他仍旧只能一个人,在什么都不知道的情况下,按照系色的剧本。完成这次针对三仙岛的计划。

    而桃乐丝自己则另有任务,主要是完成对“人格保存装置”的深层次解析。以明白其对咲夜等人的具体效果,正因为是连“江”也在关注的东西,哪怕和“精神统合装置”比较起来,有些不起眼,但也一定有其独特的作用。

    在桃乐丝和系色的计划中,也不得不假设“人格保存装置”拥有拯救咲夜等人的力量。只是,具体如何引导这种力量。释放这种力量,以促成正确而无副作用的结果。正是她目前最具体的研究目标。高川手中已经拥有两枚人格保存装置,一个已经植入“咲夜”体内,另一个还没有机会带给“八景”,也因此,植入了“人格保存装置”的咲夜,和已经由近江完成可植入调整的“人格保存装置”。就是最佳的研究对象,除此之外,最好还能获得没有经过调整的原生“人格保存装置”。

    高川手中已经没有第三个,但是,桃乐丝大概可以猜测到。第三个在什么地方——毕竟,在拉斯维加斯的那个高川,也曾经是她们即以厚望的人选呀。当初他的失败,并不是他的错,正是因为他当初的失败,才让她和超级系色补完了计划,达到如今这个可执行的程度。虽然对身边的高川说,那个少年高川已经不是真正的高川,而只是“江”的傀儡,但是,桃乐丝内心深处,一直都很明白,那就是高川。看似和过去所知有些区别,理论上也不可能完全相同,可仍旧是那个高川。

    恐怕,就是其本人,也不会如自己的认知这般肯定吧。桃乐丝很多次都这么想。对方是个不断自省的人,可自己是旁观者,反而看得更加清楚。在对方犹豫自己到底是怎样的存在时,桃乐丝一直都没有侥幸的想法。而所有说出口的那些,刺激对方,否定对方的话,正是因为自己明白这一点,才有必要使用的话术。

    少年高川也是高川,如果不这样,超级高川计划其实是无法完成的。但是,一旦少年高川的心灵和意志都毫无破绽的话,最终产生超级高川是否会如自己等人所期望的那样,就无法保障。无论如何,她都很难认可“江”不是“病毒”的说法,而站在“江”那一边的高川,当然不是自己等人的计划所需要的。虽然很抱歉,但因为自己才诞生的“高川”,才是最值得自己信赖的。想必,如果“江”有意识的话,也是这么认为,也才会让那一位高川复苏吧。

    桃乐丝反复审视自己的内心,肯定自己的所作所为。因为,无论如何,都有一种背叛了过去的高川的感觉,不这么反复坚持的话,一定会动摇,从而对计划带来影响。

    内心当然是痛苦的,然而,却必须坚信自己的选择和计划,是最终可以拯救大家的选择和计划,如此去行动。用这样的行动,去给过去为了拯救大家,而不断死亡轮回的“高川”一个属于自己的交代。(天上掉馅饼的好活动,炫酷手机等你拿!关注起~點/公众号(微信添加朋友-添加公众号-输入dd即可),马上参加!人人有奖,现在立刻关注dd微信公众号!)(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