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1233 恶作剧
    平安渡过了一夜。第二天早上,我们起床的时候,听到了男生们的争吵声,似乎和什么人发生了矛盾。连锁判定可以观测到他们站在屋门处,一共有七个人,其中肯定有四个不是这个屋子里的。两个女生面面相觑,迅速换上衣服推门走出卧室,只见到三个男生正和外面的一群人以门口为分界对峙。两伙人剑拔弩张,一副随时会动手的模样,两边的人都随手拿了球棍、木条、铁棍等等器物,甚至外面的还有一人提了一把老式猎枪。

    高个女生二话不说,拉着我和矮个女生跑到另一边像是杂物室的房间。矮个女生顿时明白过来,帮忙将成捆的稻草推开,露出下面的木箱。高个女生用撬棍将盖子撬开,里面竟然放着枪支弹药。一共有三把长枪,两把左轮,和少说几百发的通用子弹。

    “会开枪吗?”矮个女生问我。

    我点点头。

    她于是将一把左轮塞到我的手中,自己拿了一把左轮,检查了弹仓就别再宽宽的腰带上。她今天穿着牛仔热裤,这条皮质金属扣的腰带足足占据了布料四分之一的面积。衬衫下摆打了个结,露出肚脐,凉快又惹火,在抓起一杆猎枪前,她从一旁的桌上拾起一定牛仔帽戴上。另一边的矮个女生认真检查了自己手中猎枪的子弹,又抓起一条弹链挂在身上。

    我对这些玩意再熟悉不过了,不过,来到这个中继器世界后,在正常情况下还是很少拿到枪械。若是在意识态世界,亦或者用意识力量去干涉临时数据对冲空间的话,俱现出ky3000是没有问题的。但正常情况下,当然不可能有ky3000可以用。甚至于,建于中央公国的国情,就算是成年人,也很少可以获得持枪牌照,更别提我这一副未成年人的形象了。

    我想。就算是在禁枪相对不那么严厉的欧美国家,未成年人持枪也绝对是违法的。不过,看两个女生摆弄枪械的熟悉,就知道她们平时就没少碰,对相应的枪支管制法律绝对不可能陌生,即便如此,她们仍旧没有任何犹豫。

    我想,在她们看来,门口的状况就意味着危险吧。她们的反应。比起普通的女生更加敏感和果断。

    我一边想着,一边将左轮的弹仓推开,里面同样已经上满了子弹。目前来看,所有的枪支都是一直有人保养的状态,而女生明显不是这个地方的主人。难道她们过来旅游,还特地带上这么一箱枪支弹药吗?明显不可能。

    “应该是屋子主人的东西……如果这人真的是精神病人,还真是让人感到害怕。”一旁的高个女生扼要解释道:“我们刚来这里的时候,意外找到了这些东西。于是藏了起来,那些男生应该没有发现。”

    矮个女生默契地笑了笑。说:“我们从不放松警惕,哪怕邀请我们过来的,都是些乳臭未干的家伙。”

    说那些男生“乳臭未干”的她们,也不过是和那些男生一个年龄段而已。不过,心眼大概是要比那些男生更多一些吧。

    “你们平时就玩枪?”我不由得问到。

    “我爸是军人,家里开了一家枪店。”高个女生不以为然地耸耸肩膀。说:“我们在童子军的时候就已经是黑白双煞了。”

    “黑白……?”我扫了她们两眼。

    她们当然明白我的意思,矮个女生完全没有掩饰地说:“我是黑的那个,不过是小时候的事情了。”

    “是啊,那时你黑得就像是黑鬼。”高个女生调笑道。

    矮个女生的回答是,用枪柄作势捶了捶她的肩膀。

    “好了。我们上去看看,如果是口水解决不了的问题,我大概会很开心吧。”高个女生的发言让人觉得有些危险。从刚才目睹现场的开始,她的精神就有些亢奋,昨晚的她虽然也很活跃,但在态度上明显有所区别,明明对这里是精神病院的事实感到有些紧张,但她似乎挺期待双方打起来。不,毋宁说,在昨晚的紧张过后,她似乎开始期待这种普通人大都不会碰到的情况会有怎样的发展。

    “家里教育的缘故。”矮个女声似乎看出了我的想法,在一旁解释道:“她老爸在他人眼中就是个疯子,十岁的时候就让女儿穿防弹衣玩儿了。”顿了顿,跟在高个女生身后往外走,一边问我:“按你的说法,这个屋子的主人是个精神病人,为什么他会在这里收藏枪支?不,应该说,为什么病院会放任他带枪?我们过来的时候,这些枪都是保养好了,一直都有使用的样子。”

    “谁知道?也许这间屋子的主人是看守员。”我说:“保护这些放养的病人,亦或者制服他们。你们过来的时候,没有见过主人吗?那几个男生,就这样对你们说,这是他家的房子?”

    “啊,他们说,是亲戚的别墅。”高个女生头也不回地说:“不过,那个时候我就知道他们在说谎。但其实无所谓,我们只是要住一个星期而已。没想到,竟然整个地方,都是精神病院的范围。”

    我们聊着天,空气的紧张开始蔓延,门口处出现骚动,哪怕没有连锁判定进行观测,也能听到器物砸在地上的声音,不过应该没有打起来,只是作势威吓。直到现在,我们仍旧不清楚,为什么一个早上起来,就会在门口看到这种事情。

    到底是哪方的错误,亦或者是一种误会,暂时都没有必要理会。因为门口的气氛看起来已经渐渐走进死胡同,而且,双方没有一个是女性,也意味着这边的两个女生在赤手空拳的状态下,根本就没有说话的份。哪怕她们的胸部都很大。

    我们光明正大地提着枪走到众人跟前,立刻迎来众人的瞩目。三个男生露出诧异又震惊的表情,但也夹杂着一些欣喜,气势一下子更足了。而门外的人闹哄哄的,却没有半点退却的意思。反而显得十分激动,说了一些让人摸不着头脑的话。

    这些话配合他们的装束,就像是蹩脚演员一样。有的喊着:“敌人的增援抵达,快隐蔽!隐蔽!”突然就翻滚到一边。有的在碎碎念叨着,却很难听清是什么。还有一些就像是没看到枪支一样,死死盯着我们这边。

    “所以呢?发生了什么事情?”高个女生问道。

    男生顿时露出苦笑。说:“一群精神病人。我们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就被堵在门口了。和他们根本无法交流,他们想进来,但我觉得让他们进来,会变得很麻烦的样子。于是就变成现在这个样子了。”

    “做得好。”矮个女生点点头,说:“的确不应该放他们进来。”说罢,突然抬起枪口,在门口几个人脚边开了一枪。有人吓了一跳,但另外三人则是完全视而不见。根本就没有被恐吓的表情。这让高个女生不由得皱了皱眉头。对方是精神病人的说法,她有点儿相信了,不仅仅是他们说话中,那有些疯癫的用词造句,还有前言不答后语的无法沟通的感觉,更因为,正常人当然不可能在面对枪支的时候无动于衷。

    “这下难办了。”高个女生说:“无法沟通的话,怎么才能让他们离开?你们带我们过来。一定准备好对付这种情况了吧?”她有些责问的姿态,对三个男生说到。

    男生脸上有些讪讪。显然完全没有考虑过,会出现这种事情。

    “我听说这里的病人都是很温和的。要不他们也不会让他们单独住在这里,还不和外界划分界限。”一个男生辩解到。但在眼前的情况来看,根本没有半点说服力。

    “退后!”矮个女生只是反复大声说这个词语。从之前的情况来看,就算将话说得再有条理,也不会得到对方的理解。但是仅仅是“退后”这个词语,对方应该是能明白的吧。看到对方还没有动作,她又立刻开了一枪,这下,四个精神病人中。有两个真的后退了。

    矮个女生开始换弹,这把猎枪一次只能塞两颗子弹。就在这个时候,侧边的窗户突然被砸碎了,男生和女生都吓了一跳,目光不由得转向那边。突然间,没有退后的三人之一,一个身穿老旧军装的四十多岁中年人猛然扑了上来,他的膝盖明显有问题,跑动的时候,左腿一矮一矮,但是在这个距离内,他的速度和爆发力,仍旧让男生们反应不及。

    一个呼吸,在他们刚刚因为动静转回视线的时候,站在最前方的男生就被扑倒了。那个中年人压着他的双手,嘴巴大张,挨在他的脖子旁喘气,在寂静又紧张的空气中,浓烈的呼吸声清晰可闻。他就像是发狂了,要一嘴咬下去的样子,女生似乎有些不知所措,敌人和自己人打成一团,而且,她们也没有立刻对人开枪的果断。之前的架势,现在看来只是装装样子而已,显然平时被管教得很好,虽然家里就是开枪店的,还有个军人老爸,也参加过童子军。

    不能吓阻他人,而面临不得不近距离开枪的情况,两个女生都有些犹豫。

    中年人没有咬下去,反而在凑着鼻子在他脸上乱嗅,还伸出舌头舔了舔,一副美妙的表情,就像是吸了大麻一样。

    这样的景象让男生也惊呆了,刚想上前将两人分开。门外的另外三人立刻就冲了,这一次,两个男生有了准备,立刻和他们扭打在一起。因为对方丢掉了手中的武器,所以,男生也没敢于拿着棍棒朝他们的头上打,反而被他们缴械了。

    现场简直是一塌糊涂,四个病人对付三个男生,男生看起来一点胜算都没有,就像是被强奸一样,尖着嗓子叫起来。最先被扑倒的男生惊恐地抓住裤头,试图从中年人身下挣脱出来,对方的做法吓坏他了。

    “法克!法克!法克!”他对两个女生大叫:“快帮帮我。”

    两个女生现在也看出来了,这些精神病人似乎没有致命的攻击性,而仅仅是想做点别的什么……至于到底是做什么,谁知道呢?她们抬起枪口,不再瞄准,听着男生们惊恐的尖叫。一副袖手旁观的态度。三个男生在遭到意想不到的招待时,每个人所面对的景况也是不一样的,除了第一个男生必须争夺自己的裤子,另外两个男生,一个是被不停地打屁股,另一个则是必须面对一个暴露狂——这个精神病人穿着睡衣样的大褂。就在他跟前,不停将衣摆揭开又合上,露出下面一丝不苟的**,还一边跳着奇怪又猥亵的舞蹈,发出奇怪的笑声。这个男生悲哀地按着眼睛,一脸欲哭无泪的样子。

    被打屁股的,就像是孩子一样,被大汉搁在大腿上,双手被压在背后。根本无力挣脱。他和不得不应付暴露狂的男生对了一眼,大声求救,但是,那个男生想要过来,就被暴露狂掀开衣服挡住,而他似乎有洁癖的样子,一点都不想和这个精神病人发生任何肌肤接触。

    看到这样的混乱景象,高个女生和矮个女生都不禁哈哈大笑。我虽然也觉得这样的景象简直让人精神崩溃。也是第一次见到,但更多的精力却转移到被砸烂的窗户上。这四个精神病人不像是砸碎剥离的凶手。而这个窗口被砸碎的时机也太巧了,让我觉得,肯定有别的什么人,在窥视这边,有意识地促成了这边的情况。

    左轮在食指上打了个转,我轻步移动到破损的窗口。隔着一米的距离向外看,根据玻璃碎裂处的情况,以及石头的样子和方位,多少可以推算出一个抛物线来。那人在砸窗户的时候,大约是站在三米外靠右的地方。

    那人没有出现在连锁判定中。当时只有石头就这么突然砸了进来,这很奇怪。我觉得,肯定有什么神秘力量在作祟。对方是精神病人,但放在我所目睹到的这个世界里,也有可能是电子恶魔使者。精神病人成为电子恶魔使者的时候,会比普通人更容易异化。不过,正因为精神病人的思维异常,所以也不能确定,对方到底是怀着恶作剧的想法,亦或者杀戮的想法,来挑起这次争端的。

    我觉得,这次争端一定是被某人刻意挑起的。看眼前的情况,有点恶作剧的感觉。

    所以,因为是特异性的电子恶魔使者使用了固有结界,所以才逃过了连锁判定的锁定吗?的确,连锁判定虽然一直都很好用,但是,在魔纹体系中,却算不得神秘超能,而仅仅是一种极限的才能而已。因为神秘而产生的现象,有的可以用连锁判定观测,有的则不可以,甚至会在同一时间,于“可以”和“不行”之间转换,到底标准是什么,我也没能找出来。

    唯一可以确定的是,无法被连锁判定锁定观测的,必然拥有神秘性。

    连锁判定失去效用,我不觉得自己可以用双眼找到对方,能够依靠的只剩下直觉,而直觉虽然一向准确,却又不是随时都能产生。我是四级魔纹使者,但是,同样有自己的局限。和过去一样,我也必须应付这种局限。哪怕是被针对,该战斗的时候,若找不到办法战斗,就会死掉,这点无论什么时候都是一样的。

    我聆听声音,感觉气氛,感受空气,嗅出气味。细微的变化,在五官中扰动,就像是隔着一层水播放喇叭声,也会让水波荡漾起来,让人看到喇叭波形的变化。一个更加具体的景象,在我的脑中勾勒出来,这是在充满杀机的冒险中,逐渐积累起来的经验和能力。

    然后,我感受到了异样。不算清晰,就如同一粒芝麻混在一把米中。恰好拨到的话,就能看到,但是粗心大意的话,也无法察觉。

    我举起左轮,朝侧后方的房顶开枪。还没能摆脱近在咫尺的麻烦的男生无暇他顾,而女生却被吓了一跳,不由得看过来,与此同时,房顶传来声音,就像是某人的脚步有点儿重。

    但是,没有击中。因为目标不是很清晰,无法进行锁定,所以,不可能做到和以前那样准确,也无法进行跳弹攻击。

    基于连锁判定产生的攻击方式无法在这种情况下展开。

    “怎么回事?”两个女生疑惑的看着我。

    “还有人!”我说:“现在的情况,是被有心人推动的。”

    “幕后黑手?”高个女生眯起眼睛,看向之前沙沙落下尘土的房顶。我知道,她没有任何感觉,那个家伙虽然失足,但发出的声音还是太小了。

    高个女生朝矮个女生使了个颜色,矮个女生点点头,走到拔走了男生内裤的中年人身边,猛然砸下枪托,击中他的脑后。精神病人立刻昏迷,嘴巴压在男生的两腿间,让男生不由得一阵哆嗦,他愣了一下,立刻如火烧屁股般,用力推开精神病人的身体,捂着下体,将内裤找回来。矮个女生已经走到另外两个男生那边,依葫芦画瓢,挨个儿解决了注意力都放在两个男生上的精神病人。

    男生们都松了一口气,看向女生的眼神满是尴尬。

    “都看过来。”高个女生用力拍了拍手掌,将众人的目光吸引到她的身上,不过,她和矮个女生的眼神,仍旧有一部分在四周打溜,显然没有放松警惕。

    “这些家伙可不是无缘无故闯进来的。”高个女生说:“有人利用了他们,给我们下了个套。”

    男生们面面相觑,似乎有点儿不相信。高个女生看了我一眼,我指了指一旁的石头:“有人刻意将这个扔进来。”高个女生立刻恍然,显然和我想到了一块,有人故意用这种做法,吸引男生的注意力,才给了精神病人机会。但是,为什么要调动这些看起来不具备攻击性的病人呢?

    从两个女生的眼中,我也看到了疑惑。

    “在我们对峙的时候,有人砸坏了玻璃,吸引我们的注意力,才发生后面的事情。”高个女生这么一说,男生们也反应过来,顿时一脸恍然的表情,紧接着又是愤愤,谁遭遇了之前的一幕,都不会开心起来。

    “看起来像是恶作剧。”高个女生继续说:“不过,我们打了病人,被精神病院的人知道的话……”

    “我们才是受害者好不好!”一名男生愤懑地说。

    “这里是他们的地盘,而我们是不告而入的窃贼。”高个女生瞪了男生一眼。男生的舌头不由得打结,不消片刻就沉默下来,因为事实的确如此,这里是不对外开放的私人产业。他们这些人拿了他人的东西,当作自己的使用,在出了事情后,不被追究责任就算是好的了。

    如果发生命案和严重伤害,倒是可以和精神病院谈谈,但是,现在只是被吓了一跳,如果真要问责,十有**是自己这边要负起责任来。

    “那我们该怎么办……”另一个男生犹犹豫豫地说。

    “说什么废话!”矮个女生瞪了他一眼,说:“当然是收拾铺盖,立刻离开,越快越好。虽然不知道幕后黑手是什么人,想做什么,但对方肯定知道了,我们都是外人。不用我说,你们也知道,对待外人,而且还是别有想法的时候,对方可能会做出怎样的事情来吧?”

    男生们似乎真的受到了惊吓,没有再反驳,决定按照女生的话做,回到自己的房间收拾行李去了。我和两个女生对视一眼,也一起进了卧室。

    我觉得女生的选择是正确的,不做死就不会死,这个说法虽然不完全正确,但大多数时候都适用。虽然不明白对方的意图,但是,假设对方带着恶意,我刚才的那一枪,也很可能会促使对方的动作越来越大。越早离开,就能尽早避开麻烦,何况,对方很可能是拥有神秘力量。

    这个精神病院的性质,让它本就麻烦重重,根本就不如表面上这般宁静。(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