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1241 祭台
    我的记忆中,没有半岛精神病院全貌的印象,虽然在阮黎医生的眼中,我在三天前就被送入精神病院接受进一步的治疗,但于我而言,那段时间就像是从来都不存在一样。半岛面积很大,精神病院的范围,跨越半岛和内地的交界,内里的环境相当复杂,从地图上看,至少有五分之三的区域为未经开发的自然山林景状。这些地方没有特别高的山峰,但却有不少山包,据说还有高达十米的悬崖,以及最狭窄处只有两米的小型裂谷。

    人形“系”说过这里就是“病院”。按照过去的经验,这个“病院”对应半岛精神病院的可能性很大。并不说完全相同,在噩梦中,哪怕是对应正常的东西,也多是会以一种令人不快的扭曲体现出来。但在地形地貌乃至于建筑格局的大体轮廓上,却基本上是相似的。

    不过,如今我所见到的礼拜堂、民居和墓地,整体格局在我的记忆中,并没有太过强烈的相似感,让我觉得,自己其实是第一次来到这个地方。我对半岛精神病院的印象,最深刻的就是不久前才脱离的木屋区,但很明显,现在这片地方,并非是对应木屋区。反过来说,如果我在其它某个地方,可以找到类似于木屋区的景状,那么,多少就能证明,这个噩梦的场景,是以半岛精神病院为基础的。进而,可以通过这里的情状,和半岛精神病院正在发生的事情联系起来。

    我有理由相信,倘若,这个噩梦对应的就是半岛精神病院,那么,出现在这里的人们。也同样对应着搬到精神病院中的人们,而在这个噩梦中所发生的事情,将会直接反馈到他们身上,从意识态干涉他们的生活、行为乃至于生死。

    我并不为自己的这个猜想感到惊讶,因为,阮黎医生已经说过很多次了。研讨会正在研制的“乐园”。其效果之一,就是让人们可以干涉白色克劳迪娅所产生的意识态影响。倘若,我进入这个噩梦,正是因为服用了研讨会的药物,而这种药物的确应用了“乐园”的一些研究成果,那么,将如今的情况,视为“乐园”的成功,应该也算不上是什么夸大之言。

    在半岛精神病院中。服用了类似药物的人,应该不止我一个,而这些人却很可能无力应对这个噩梦,而陷入重重困境中,反而导致精神方面的加速崩溃。就我目前所观测到的,这个噩梦所流露出来的压抑、怪诞和充满了绝望的至深之夜,让我更加肯定,倘若服用了研讨会药物的人。都会进入这个噩梦,那么。最终展现在研讨会面前的,就绝对不是成功的景象——服药的病人们会比过去更加痛苦,更加狂躁也更加脆弱吧。

    但是,这种药物于研讨会研究“乐园”的初衷来说,其实并不是完全失败的,因为。它的确让人进入了意识态,而仅仅是因为,这个意识态对病人太过不友好而已。

    倘若这里的人,真的对应着半岛精神病院的病人状态,那么。这里的恶化和异变,对这里的人们所造成的伤害,一定会产生一种相对真实的反馈。

    我不觉得,自己可以放任这种情况不理会。如果我在这个剧本中,并非是毫无用处,而于这个自身所处的情节中,必然承担着某种使命和责任的话——尽管我不清楚,那会是什么使命和什么责任,但我愿意相信,自己是为了拯救而来。

    哪怕如今的拯救,必然失败,亦或者成功的话,也会在不远的将来,成为另一个悲剧的起因,我也不能认为,如今的拯救,是毫无意义的,是错误的——我如此告诫自己,离开坟墓后,从另一条岔路攀向山包的最顶端。

    这是一条年久失修的石板路,大部分的石阶和平台都已经开裂,长满杂草。在阴暗的天气下,浓郁的影子仿佛会流淌一般,两侧的灌木丛,和林木的深处,不时传来模糊的声音,那绝对不是人的声音,也并非是熟悉的山林动物的叫声。这一切都让人感到压抑和恐惧,可是,在我看来,完全是千篇一律,无论会不会出现真正的敌人,这种扭曲阴暗的分为,以及夸张怪诞的景状,都已经不可能让我的心情产生半点波动。

    我用一如既往的谨慎,展开被极大削弱的连锁判定,观测着周围的情况,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此时的连锁状态所捕获的信息,以及在我的感知中呈现的方式,反而更加契合“才能”的说法。在过去的末日幻境中,伴随着负荷的加重而展现出更强力量的连锁判定,让我不时怀疑,它是否还仅仅是“才能”,而并非是“神秘”。

    连锁判定是才能,速掠是超能,两者都是魔纹改造所带来的力量。这个认知是从过去的末日幻境中成形的,在过去,才能和超能的区分,以及能力展现的强度,都有着明显的区别。只是,伴随着战斗愈加激烈,敌人的怪异和神秘也愈加疯狂,这种才能和超能之间的分别,已经削弱到了,几乎可以无视的地步。而我也早已经习惯了,在一般情况下,不将两者区分来看待。

    现在想来,或许正是自己被“侵蚀”的一个有力证明。

    在过去的末日幻境中,“才能”的意义是“人的能力极限”,“超能”的意义是“超出人的能力极限”。跨越这条界限,才能和超能的模糊,不正是可以视为,“人”向着“非人”的转化吗?

    而如今,老霍克在我身上留下的烙印,让连锁判定这个才能,再一次恢复成为才能的样子,展现为一种极度敏锐,却还是人类范畴的感观,是不是意味着,这个烙印让我再一次回归到“人类”的范畴,而在这之前,其实我已经不属于“人类”范畴了呢?

    倘若我受到侵蚀。那肯定是由“病毒”和“江”所引起的。而这个烙印在一定程度上,抑制了侵蚀,甚至回返侵蚀没那么严重的状态,无法不给我一种特殊的感觉——和老霍克以及这个烙印对应的,更加现实一些的东西,到底是什么?而这个东西。是不是也会对“病毒”产生效果?

    更进一步去想象,它有没有可能是针对“病毒”有效的药物?倘若放在这个层面去思考,那么,老霍克和烙印的情况,就不免涉及到病院现实——可是,这样的想法,未免太过跳跃了。

    当然,也有可能,仅仅是针对“白色克劳迪娅”有效的药物。毕竟,我服用的药物,就是研讨会研制“乐园”的成果体现,而“乐园”的性质和研讨会的期许,应该也会在我服用的药物中体现出来。从这个角度,同样可以解释,这个烙印为什么会以“老霍克的传承”这样的方式,来到我身上。

    无论如何。连锁判定的回归“正常”,并没有让我感觉到。仅仅是一种假象。额头的烙印,抑制住了魔纹的力量,让我以一种更贴近正常人的姿态,存在于这个噩梦中。

    醒来的短短时间中,我遇到的情况,无一不暗藏着大量的信息。但是。和过去一样,这些信息是无法完全解读的,作为人类而存在的我,无论是视野、思维还是想象力,都局限于人类的极限。

    我这般思考着。台阶的倾斜角度开始变大了,最后一段通向山包顶部的台阶,每一阶的高度,都有半米高,而台阶的面积也很宽,加上两旁更加粗大的石柱,和粗犷的雕像,都给人一种,这些台阶并非给正常人类修建,有什么比人类巨大许多的东西,一度行走在这条台阶上的感觉。

    而如今,到处都是一副破败的景象,被杂草和灌木侵入,崩碎的石块,也已经有不少已经风化。柱体和雕像也并非全都完好,不仅有残缺的,而且,还被人刻意堆砌在一起,给人一种臃肿浮胀的感觉。

    声音,在这个地方,回响得更加强劲而尖锐,风经过这里的时候,也变得更加凛冽。

    我压着刀柄,踏上了最顶端的平台——山包的最顶处,竟然是一个原型的祭台。我确信,这里的确是祭祀用的,站在这个相对较高的地方,可以一览下方的景色,也让人觉得,自己和天空更加接近。而这样的感觉,在神秘学中的很多祭祀仪式中,都是一个十分鲜明的特点。

    天空、大地、海洋、眼睛……这些名字的意义,在神秘学中,往往超出它最初的定义,而充满了一种人性化的恶意和残酷。是的,这些名字在神秘学中延伸出来的意义,大多数情况下,都绝对不是褒义的。它也许携带有人们的某种期许,但研究这种期许,反而会注意到其背后的残酷现实和一些非常识非道德的观念。因此,我一直觉得,一旦这些名字,出现在一个神秘事件中,那么,它一定是充满了恶意,充斥着可怕的恶性,是一切灾厄的源头、本质和体现。

    这个山顶的祭台,充满了“期许天空”和“居高临下”的味道,而其周边的花纹和主核心的图案,也或多或少夹杂着“眼睛”的图案,一些波浪般的曲线,让人联想到海洋。这一切,在第一时间给人带来的联想,都已经说明了,这个祭台的异常和重要性。

    虽然是第一次进入这个噩梦,却能从中感受到一个厚重的历史,和一段血腥的往事,在我此时所在的区域徐徐展开。在腐朽的气味中,我第一次很明显地嗅到了血腥味,以及一些明显不正常的味道。我握住手弩,小心翼翼地来到祭台边缘,靠近礼拜堂的方向。

    从右手边,可以看到被雾气包围的坟墓,因为墓碑上的名字都是“高川”,所以,我称呼其为“高川之墓”,而左手边则是礼拜堂和民居所在。更远的地方,也有一个高耸的,更具备标志性的建筑,只是在这阴沉的天色,和飘渺的灰雾中,看不清它完整的样子。不过,这足够证明,并不是我所在的地方,才有人类留下的痕迹。

    我在心中描绘着平面图——高川之墓。居住区和山顶祭台,以及连接三者的道路,组合起来就像是刚刚抽芽的种子。

    当然,我相信,这也是有寓意的。

    这是一个开始的地方,但也有可能是某个终结将发生的地方。我不由得这么想到。就在这时。一阵恶风从背后袭来,我早就有所准备,向后一个翻滚。呼啸擦着上方扫过,在翻滚的视野中,出现一双巨大的筋肉纠结的双脚,很明显不是人类的脚,因为是逆关节的。而脚掌的形状,其实更像是手掌。

    与之错身而过的时候,我拔刀出鞘。用力砍在脚踝上。它的皮肤和骨头都很硬,刀刃在切破外皮和肌肉后,无法斩断骨骼,而且,外皮和肌肉被切开时,传到手中的感觉,也很不舒服,就像是有一股力量。用力咀嚼着金属刀身一般。

    我直觉发动速掠,瞬间向后一大跳。就见到脚踝伤口处喷出的不是血。而是灰烬一样的东西,它们于半空幻化出许多痛苦哀嚎的脸。我敢说,倘若碰到它们,绝对不是什么舒服的事情。而这些当成“血”喷出的“灰烬”,让我在第一时间联想到黑烟之脸。

    研讨会的研究,有五十一区的人插手?这么想的我。却不觉得这个结论有任何奇怪突兀的地方。研讨会的成份,都已经有nog和末日真理教了,再多出一个五十一区也没什么。

    偷袭我的怪异,比我高大三倍,除了双手双脚的外形。可以和人类产生联系,其它部位都无法让人联想到人类。它的双脚是反关节的,大腿和肌肉都已经腐烂长毛,上半身佝偻着,肿大的腹部,塌陷的胸口,也完全看不出一个人形,头部也完全是某种动物的样子,却辨识不出,到底是什么动物。唯有手的部分,和人类最相似,也是五根手指,可以握拳抓物。它抓着两把斧头,斧头的柄底用锁链系在一起,当它挥舞起来的时候,直接用离心力带动另一把斧头,狠狠朝我站的地方来了一个重击。

    祭台的地面冒出火花,石面竟然没有因此碎裂,可真让人感到意外。怪异的力量,绝对不是虚假的。

    只是,连锁判定和速掠的力量虽然受到抑制,足以让我在祭台的范围内,哪怕不用眼睛,也能确定它的动作和方位,并从容进行闪避。

    就在它第二次起手的时候,我已经压低身体,一个冲刺,滑至它的左肋,双手握着长刀,狠狠斩在它的腰腹上。脊椎挡住了刀刃,没关系,它已经身形踉跄,我转身来到它的身后,反手切开它的后颈,再一刀直接斩下了它的脑袋。

    那粗壮又充满**味道的身躯颓然倒地,一瞬间化作飞灰。

    与此同时,我的右手腕内侧一阵灼烧的痛楚,一股力量沿着魔纹流窜,刺激着每一条神经。这种感觉真是太熟悉不过了,甚至可以说让人怀念。我的血液在沸腾,我伸出右手,飞灰被一股力量凭空攥成一团,倏然吸入魔纹之中。

    我翻过手掌,一颗硬质的石块出现在掌心,那模样明显就是“灰石”。

    这个怪物死去的样子,和被魔纹吸收的样子,简直就是在过去的末日幻境中,对付了恶魔一样。

    我可不觉得,这仅仅是偶然。但也无法说清,两者之间到底有怎样的秘密。

    并没有时间让我多想,或许是这边的战斗,引起了连锁反应,我听到了身后来处的台阶上,响起碰撞的声音。那是很有节奏的声响,伴随着脚步声,就像是有很多东西,正在一路攀上来。

    我抬起手弩,瞄准了那个方向。

    明明过来的时候,虽然一片阴森,却没有出现这些怪异的痕迹。那么,这些怪异,是刚刚才生成的吗?是因为,我站在了这个祭台上,才因此出现的吗?虽然没有明确的证据,但我仍旧忍不住这么想到。

    陆续现身的怪异挤满了台阶,但毫无秩序,它们彼此碰撞,动作明显更敏捷一些的,却被围困在中间而无从施展,显得十分暴躁。它们有的像是兽类,有的具备人形,但更多的,却是介于两者之间,甚至于,那软乎肥腻的样子,就如同脓包一样,说不出到底是什么东西。

    根据过去的经验,我一度猜想过,这里的怪异,很可能就是对应的病人们,其病态和痛苦的一面。简单来说,将这里的怪异,视为半岛精神病院中的人类,也应该是可以的。只是,眼前的怪异,多少还维持着人形的也就罢了,那些完全失去人形的,让我有一种很压抑的感觉。我不忍心去想象,倘若这些怪异都有对应的某人,那么,这些非人的怪异,所对应的人类,又会是怎样的一个状态。

    在假设,这里就是半岛精神病院的噩梦化的前提下。我想,杀死了这些怪异,一定会对它相应的某人,产生极大的影响。但是,我并不是确定,到底是好的影响,亦或者是坏的。

    不过,有一点很明显,如果我不杀死眼前的怪异,它们也不会放过我,进而,也不会放过居住区的人们。它们的形态,明显是充满敌意的,和居住区的一切对立的。而这些怪异,也同样是被老霍尔驱除狩猎的东西。老霍尔在过去,或许就是从它们手中,保护了这个地方,直到连他自己,也遭遇了某些充满恶性的情况,才在绝望中放弃。

    这已经不是放过不放过的问题了,在无法确定,到底会出现什么后遗症之前,是不可能束手待毙的。我没有犹豫,在怪异们刚踏上祭台的时候,就连发射出弩箭。弩箭的冲击力比想象的大,几乎相当于大威力的枪械了,被射中的怪异身体就是一顿,体格相对轻弱一些的,立刻就被推倒在身后的怪异群中。

    因为地理环境限制而挤成一团的怪异们,顿时迎来一阵骚动,内部的混乱,让它们开始伤害彼此。每一次疼痛,都会发出嘶吼和尖啸,而从它们伤口处流出的,有的是和之前的怪异类似的灰烬,有的明显是液体,是“血”或“脓液”,暗红色的,深绿色的,蓝色的,黑色的,都是相当粘稠、肮脏又阴冷的颜色。

    空气中,**和血腥的味道,更加浓郁了。

    使用着手弩,我才察觉到,原来它并不需要箭矢,而是以“灰石”作为力量来源的。它的把柄镶嵌的灰石,很快就变得苍白,之后碎裂成粉末,这个时候,我便将之前得到的灰石重新按入孔中,再度激活攻击。

    也许,我手中的长刀,在镶嵌了灰石之后,也会变得更加强大?这样的想法出现在脑海中,但即刻,额头的图案烙印一阵刺痛,让我不禁回想起了老霍尔的告诫和讥讽。

    原来如此,每一次使用魔纹的力量,都会对烙印的封锁造成冲击吗?所以,一旦过度使用魔纹,过度使用灰石,烙印就会破除,而我也会重新回到之前魔纹使者的强度吧。魔纹使者对老霍克来说,就是禁忌力量的体现吗?

    心中这么猜测着,我收起手弩,甩开臂甲处的鱼线勾绳,瞬间将目标处的敏捷型怪异捆住,拖至脚边,直接挥刀斩断成两半。它的身体硬度,明显不如之前那个高壮的大家伙。

    两次成功的攻击,让我逐渐弄清了这些怪异的强度。虽然力量被限制,但也不是什么难对付的东西。至少,在战斗难度上,比当初厕所怪谈的时候,第一次面对那只犬类恶魔轻松多了。

    我甩动手臂,收回勾绳,下一刻,发动速掠,挥刀斩向正前方已经锁定的怪异。(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