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1244 合众连横
    这个噩梦和我以往经历过的都有些不同,最特别的地方就在人形“系”身上,她的存在和互动,就如同一个预先被设置好的引导者。她看似人,却没有人的触感,虽然有女性的香味,但却不具备女性的感性,她所有的行为和对话,都让我觉得,她只会这么说,这么做,而不需要期待她会产生别的想法和行动。我知道,人形“系”一定知道很多事情,但问题就在于,她身上仿佛存在一个“程序”,只有在满足一定的条件下,她才会开始解说。

    至今为止,她所有的主动行为,都仅仅是将我的注意力吸引到她的身上,而并不具备其它更深入的想法。

    我不知道,是否该用“游戏中的指引npc角色”来形容她,但是,她的表现十分贴近那样的形容,唯一让我迟疑的,是在观察她,和她互动的时候,所感受到隐藏在被动性和机械性背后的灵性——那种感觉,就像是她并非是一个死板的角色,而是在扮演这样一个角色。

    我怀疑这具躯壳的深处,就是系色。我凝视她的眼睛,想要瞧出,系色是不是在用她的这双美丽却有些空洞的眼睛,观测着我的一举一动。但我失败了,我无法将这双眼睛当作深入其内心的门窗。那空洞的眼神,就如同掩盖了一层浓浓的雾霭,让人无法看清深处的东西,只能感受到,在那深处必然有着什么。

    我猜测人形“系”的来历,以及她之所以在这个噩梦的意义、立场、身份和背景。

    在神秘圈内一直都有这么一种说法,当一个神秘事件发生的时候,在场的每一个事物,都绝非是路人,无论是人或非人。现象或物体,其存在的形态,交流的方式,所展现出来的特质等等,所有描述其存在性的每一个要素,都是构成这个神秘事件的部件。精细而复杂,包含着大量的信息,以至于无法被人类自身完全解读出来。

    任何被卷入神秘事件的无辜者,看似一种偶然和背运,但实际上,其背后所蕴藏的意义,和神秘事件有着很深的牵扯,与其说是“无辜者”,不如视其为“被选中者”。他们被卷入其中。不是偶然,而是必然。

    在这样的一个神秘事件中,其实并不存在真正意义上的“普通角色”,每一个角色,都有其不可替代的意义和作用,而经历事件的神秘专家之所以看不出来,仅仅是因为,这些意义和作用。发生在神秘专家的视野和认知之外而已。根据神秘专家的经验、想象力、洞察力、观测能力、解读能力和自身特质的不同,不同的神秘专家在面对同一情况。所区分出来的“重要角色”和“普通角色”也是各不相同。但也受限于自身的狭隘性,因之,不可能挖掘每一个角色身上的秘密,进而无法真正看清自身所经历的神秘事件的全貌。

    那种居高临下,把握整个事件脉络的可能性,在神秘专家面对神秘事件时。是完全不可能做到的。

    神秘专家知道许多东西,但反过来,他们也只能知道他们可以知道的东西。

    越是经历神秘事件,就越是会意识到自己的愚昧和无力,乃至于在接触到一些可怕的存在时。这种愚昧和无力会与疯狂产生化学反应,进而让神秘专家自身变得扭曲。

    这些情况在很大程度上,和神秘学中的克苏鲁体系一脉极为相似,必须认可,无知本身就是幸福,而知道得越多,就越会细思极恐。而与克苏鲁体系最大的区别在于,所谓的“邪神”从来都没有得到确认,而对未知的恐惧,也绝对不是神秘事件的重点。

    神秘事件的重点在于,它看似很有即视感,但它的发展却往往会出人意料。对于经验丰富的神秘专家来说,神秘事件中的未知看起来很少,每一种发展的可能性,都可以有一个预先的判断,哪怕是真正面对着自己从未意识到,从未碰到过的情况,神秘专家自身的素质,也不可能让其立刻限于恐惧之中。但是,整个神秘事件的发展,有时会产生巨大的突兀的变化,让人措手不及。而让神秘专家恐惧到发狂的,并非是居高临下,无可抵御的神秘力量,而是一种直接的情况——不知道为何,就是感到恐惧和发狂,完全找不出真正的缘由,只能本能给自己一个理由,但自己却知道,那绝非是真实的理由。

    这种恐惧,我经常接触到,而发狂的情况,却很难说出一个标准。

    眼前的神秘事件,每一个桥段,每一个情节,每一个景色,都给我一种十分标准的“恐怖而神秘的模板化场景”的感觉。这里的人和事,明明都应该是确有其人,并真实在与之互动,却仍旧可以感到这种模板化。

    但是,神秘专家的经验和谨慎,让我不可能真的将这一切,都当作模式化的恐怖游戏。我必须提防突如其来的转折和变化,以及隐藏在这种模式化背后的,暗中汹涌的波涛。

    我的每一句话,每一个举动,每一个表现,也许在他人看来毫无意义且多余,但从我的角度来说,都是有其意义,且是细心编排的。我的提问,所想获得的答案,并不仅仅在对方给出的回答之中,也不仅仅存在于回答者当时的表现当中。我追寻的,是他们之所以在这个噩梦中的意义。

    我知道,这很难,无论是过去还是现在,任何一个神秘专家,都不可能了解一个神秘事件中的全部情况,而我也大概不会和他们有太多不同。即便如此,如果真的想要活下来,做出点什么成果的话,就必须这么做。

    “这里经常会有陌生人出没吗?”我问。

    “没有,这里的人,一直都住在这里。”人形“系”回答。

    这不是我想要的答案。从末日幻境的角度来说,哪怕没有高深的意识行走者,侵入病人意识的方法还是很多的。整个研讨会的成份十分复杂。而我也绝对不相信,在研讨会让病人服用新药的时候,那些潜伏在研讨会中的神秘组织,会什么都不做。眼下的噩梦,想必也有一部分是那些神秘组织的功劳。阮黎医生的理论和技术水平毋庸置疑,但她却不认可神秘化的现象。而往往从更具备科学逻辑的方向去探寻这个世界正在面临的末日进程,因此,哪怕她假定“白色克劳迪娅”可以让病人产生“互动性幻觉”,也绝对不可能,用药物让病人产生幻觉,并构建这么一个噩梦。

    而眼下这个噩梦,也明显不是病人在“白色克劳迪娅”的影响下自然形成的,更不是在世界神秘化的过程中,通过电子恶魔使者的渠道所构成的。噩梦的人和事所展现出来的模板化。本就证明其背后有某些人的意识在其主导作用。他们干涉了研讨会的研究,利用了研讨会的新药,很可能在药物成份中,有预谋地添加了一些神秘化的成份,主动利用病人的意识态,营造出这么一个噩梦环境。

    也正因为如此,所以,不可避免地。在一些现象上,呈现出一些很有代表性的情况。让人可以第一时间,就联想到熟悉的人和组织。

    而我也相信,既然他们殚精竭虑构造了这么一个噩梦,当然不可能是随便之举。任何导致这个噩梦的产生,以及认知到这个噩梦存在的神秘组织和个人,都会尝试利用这个噩梦。而最直接的利用方式,就是进入这个噩梦,捣鼓出一些事情来。

    直接进入这里,或许不是最好的方法,但一定会是隐藏在暗中的人们。最普遍的手段。

    因此,如果人形“系”所说的话,是表示这个噩梦中只有我们这些人的话,我是绝对不相信的。反过来,既然她并非意指如此,那么,也可以认为,她或许在暗示其他的情况。

    最简单的,就是“在这个居民区之外还有其他人,但他们从未来过这里。”

    比较复杂的,就是“这个居民区的人,并不仅仅只有老霍克走出去过,还有一些人出去后尚未回来。”

    这些未归还者,都是些什么人,遭遇了什么事情呢?他们的情况,和我的情况有什么差别呢?这些问题就相当复杂了。

    除此之外,我还可以确认一点:我虽然被老霍克称呼为“外乡人”,但目前似乎已经被默认归于这个居民区的成员之中。我是“外乡人”,但已经不是“外人”,更不是“陌生人”。

    “这里一直饱受怪异的侵扰吗?”我想了想,又问到。

    “老霍克解决了所有靠近的麻烦,但他总将于绝望中死去。至深之夜的降临不可阻挡。”人形“系”回答。

    “那么,我可以带人来这里吗?”我又问。

    “是的,您可以带人过来。”人形“系”说:“在这里,或许可以让他们更容易度过至深之夜。”

    “那些怪异,是人变成的吗?是病人变成的?”我进一步询问到。

    “也许。”人形“系”说:“坚定的信念,灼热的渴求,是一切改变的起始。”

    人形“系”给出的答案太过于隐晦。

    “你有这个地方的地图吗?”我问。

    人形“系”摇摇头。

    “如果我需要外出,该从哪个方向走,才更容易抵达有人的地方?”我问。

    人形“系”给我指了个方向,我回想了一下,在祭台处远眺到的高塔般的建筑,就处于那个方向。

    “祭台的使用者和对象是谁?”我问。

    “完成仪式,是渡过至深之夜的唯一方法。”这一次,人形“系”虽然没有给出明确的答案,却透露出一个重要的可能性。

    我看向礼拜堂祭坛上的白色克劳迪娅,联想着研讨会的“乐园”,中继器、末日幻境和病院现实之间具备关联性的各种情况,以及假设中为一切开端的“病毒”和“江”。

    倘若至深之夜指代的,就是整个中继器的变化,那么,它当然会影响到末日幻境的局势,和病院现实中的末日症候群患者的状态。无论从哪个角度看。至深之夜都是一个具备暗示性的转折点,即便是阮黎医生那不受到“神秘”影响的视角,也是如此。

    那么,针对至深之夜的“仪式”,可能也是一种会让拉斯维加斯中继器的局势产生巨大而关键变化的方式。那么,到底是谁设计了这个“仪式”。又是为什么,可以确保这个“仪式”一定生效呢?

    这个问题,从人形“系”身上没有得到答案。

    但我本能觉得,这是系色的手笔。

    如此一来,就不得不考虑,执行这个“仪式”的风险。如果真的是系色在“剧本”中埋设的伏笔,那么,无论它的结果表面上如何,其最终的目的。都是针对“江”,因为,她和桃乐丝一样,认为“江”就是“病毒”。

    系色打算让我亲自完成对“江”的陷阱吗?

    说起来,富江已经离开我的观测很长时间了。也意味着,我对“江”的观测,已经中断了好些时候,尽管期间“江”的力量也有所展现。但是,不以人形江的姿态留在我的身边。总让我有一种晦涩的预感,就像是头顶上一直悬着达摩克利斯之剑。我不知道,和纳粹的异化右江擦身而过,算不算是这种预感的应验,但是,我个人觉得。那时的危机还不够大。

    富江离开后,一直没有音信,也没有熟悉的其他人形江出现,这让我一直小心翼翼,为和“最终兵器”等级的东西硬碰硬做准备。我不知道。这样的情况什么时候会出现,但只要无法观测到“江”,就一定会变成这样,只是迟早的问题而已。

    倘若会出现在这个噩梦中,那么,有没有可能利用它,去抵消有可能存在的系色所布置的陷阱呢?毕竟,系色她们,是把“江”和“病毒”一概而论的,也就不会去区分,其他的最终兵器,和富江她们到底有什么分别。

    我是否可以这么认为:对她们而言,所有叫做“江”,和“江”相似的存在,都是最终兵器,都是“病毒”的体现,都是必须消灭的敌人。

    而放在眼前的噩梦中,既然参与者已经可以确认,有五十一区和nog,那么,所有在这个噩梦中产生的情况,其最终目的,也都可以认为,是指向这个中继器本身的,具体来说,很可能就是为了消灭纳粹藏在噩梦拉斯维加斯深处的怪物,针对纳粹的最终兵器“异化右江”。

    伴随着这样的思考,我渐渐可以理清这里头看似复杂的关系。将之前得到的情报,与当前的情况联系上了。

    我是这样猜测的:

    对阮黎医生来说,这次用药所产生的噩梦,正是“乐园”诞生的前奏,体现了一部分“乐园”的成果,是针对“白色克劳迪娅”的研究的一大步。但是,这种药物并没有对我这个精神病人,达到理想的治疗效果,反而,有可能加深了病态,这正是早上谈话的时候,她制止我继续服药,匆匆离去的原因。

    对末日幻境的nog和五十一区来说,他们促成了研讨会的研究,并在一定程度上,干涉了新药的效果,从而创造出眼下的噩梦。这个噩梦和噩梦拉斯维加斯相比,虽然人数局限在半岛精神病院的精神病人身上,却同样是一种共同性的噩梦。两个噩梦之间,存在差异,但也有一定程度的相似性。我想,他们有可能是想要,通过噩梦去干涉噩梦。而目前仅仅是实验,在得出更多成果后,应该会进一步,将其扩散到更多人身上,而不再局限于精神病人。

    噩梦拉斯维加斯和鬼影噩梦的扩散渠道是电子恶魔体系。而眼下这个新噩梦的扩散渠道,如果我没有料错,就是“乐园”了。无论是nog还是五十一区,都明白“乐园”的意义,他们干涉新药的举措,在他们看来,也有钳制末日真理教的作用吧。

    神秘化扩散,是电子恶魔体系对正常社会体系的侵蚀,也可以视为,是纳粹对这个世界的正常人的异化,为噩梦拉斯维加斯深处的怪物提供食物养分,更可以视为纳粹控制下的拉斯维加斯中继器正按照预设机制进行运作。

    那么,这次利用新药所产生的噩梦,正可以视为,纳粹的对手们,尝试对已经被电子恶魔体系异化的人们,进行二次异化,将他们变成“有毒物质”,尝试用这样的方法,去削弱或战胜噩梦拉斯维加斯的怪物。另一方面,也可以视为,比之前更加激烈的,针对拉斯维加斯中继器运转机制和控制权的行动。

    这个噩梦的形成,表面上看是一个独立的神秘事件,但其背后所隐藏的,应该是这次拉斯维加斯攻略的再次升华。

    在nog队伍彻底崩溃,和五十一区彻底对立之前,在末日真理教完成它们的大计划之前,又一次心领神会的合作,于三者乃至于更多独立的神秘专家之间展开了。应该没有经过具体的磋商,而是在各有心思的情况下,不约而同地推动了这一次事态的发展。

    说不定,就在半岛上的某个地方,在精神病人之中,就有我熟悉的神秘专家。

    这个半岛的面积不算小,而精神病院的情况,应该也适合暗中的潜伏和引导。和病院现实的情况,变得有些相似。

    如此一来,人形“系”所说的“完成仪式才有可能渡过至深之夜”,大概就是一个给予所有进入这个噩梦的别有图谋者的暗示吧。而这个仪式,也应该是为了上述猜测而存在的。

    我认为,其最关键的一点,就在于“异化”——让服药者的意识层面,完成一种蜕变性的异化,但是,却不会保证,这是有益的,甚至于,我认为,这种异化必然是恶性的,激烈的,以达到攻击性的效果。

    利用“仪式”完成所谓的“渡过至深之夜”,大概和我所认为的“得救”是不同的概念吧。

    人形“系”之前也说过了,至深之夜是不可避免的,必然发生重大改变的一夜。无法渡过,就会被毁灭,成功渡过,就会迎来暂新的一切。“暂新”和“得到拯救”有时可以连系在一起,但有时却是完全不相干的,甚至于,是对立的。

    我盯着人形“系”,但很明显,她没有任何知性和感性上的动摇,而我确认了,不可能再从她身上得到更具体的提示。如果我不问这些问题,她大概会一直沉默不语吧。她在这个噩梦中,就是扮演着这样一个角色:不是邪恶的,也不是正义的,引导着我,但却不一定,是引导我去往自己所想要的结果。

    她,就是一个预设之物。而我也不准备对这样的她做更多的事情。因为,那一点意义都没有。

    我后退,转身离开礼拜堂。站在屋檐下,我抬头看那不知道是月亮还是太阳的圆球,它正在缓缓下坠,明明是乌云密布的阴雨天,它却好似位于云层之下,又排挤了雨丝的存在感,清晰得可以看到其表面的纹理。

    只有在噩梦中,才能看到如此壮观宏大的一幕——它就像是要坠落地面,而非是要越过地平线。

    我决定了。我要走出这里,寻找更多的人,看看是否可以应证自己的猜测。然后,我要找到玛索,将她带回这个居民区,然后,尝试保护这个区域的人们,以我所希望的方式,安全渡过所谓的至深之夜。

    如果可以的话,我想破坏仪式,问题只在于,如果没有这个所谓的“仪式”之外,如今的这些病人,是否可以成功渡过“必将到来的至深之夜”呢?

    想要得到答案,只有走出去,找出更多如我这样的“外乡人”——末日真理教、五十一区、nog和其他的神秘专家,弄清楚他们到底在做什么。(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