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1239 至深之夜
    我在下坠,在黑暗中,一股空荡荡的感觉包围着我。我不感到恐惧,就和过去一样,平静地,朦胧地,等待着苏醒。

    我开始隐约听到声音,有人在说话,听不清在说什么,只明白是一个相当苍老,又阴阳怪气的声音。然后我感觉到自己被触碰,被拉扯,背后渐渐传来在粗糙的质地上摩擦的感觉。或许是地面?当这样的念头生出时,我意识到自己正在清醒。

    “……一个新人,一个外乡人……呵呵,为什么要到这里来?”那个苍老又阴阳怪气的声音一边说着,一边喘着粗气。应该是他在拽我的身体,这些话,也是在对我说的吗?里面包藏着太多固有意义的名词,让人不禁产生联想。

    我感觉到了,自己是仰躺着的,四肢还没有恢复气力,就像是一个刚刚恢复知觉的尸体。背部在粗糙的地面摩擦,偶尔被尖锐的小石子或别的什么刺破皮肤,留下长长的血痕,有点儿痛。痛觉很清晰,比过去的任何一个梦境都更加清晰。这里是什么地方?噩梦拉斯维加斯?不像。

    我突然被颠了一下,耳畔传来什么东西松垮的声音,然后身体跌落,在坚硬而冰冷的棱角上磕了好几下——似乎是台阶,我如此想。很痛,因为痛苦而显得真实,让我觉得自己十分虚弱。阴阳怪气的苍老声音,在我跌落下来的时候,于上方发出低沉的怪笑:“……哈哈,别着急,别着急……它还没有出来……我们需要找一个安全的地方,不能发出声音……”他轻轻地,发出“嘘”的声音。

    我开始嗅到一股浓烈的味道,肮脏。腐烂,便溺,以及血……

    触觉、听觉、嗅觉,所有身临其境的感觉,以及由此产生的联想,正在我的脑海正在勾勒一副景象——我躺在一条阴冷。冗长,接连台阶的小巷道中,四周一片昏暗,这里曾经发生了许多不为人知,荒诞又血腥的事情,呆在这里的人们,就如同蟑螂一样,为了活下去而无论怎样的污秽都会触碰。他们危险,疯狂。心中充满了黑暗和恐惧,但只有如此,才能在他们所见到的世界生存下去。而拖拽着我的人,正是其中一个。

    我感到危险,但是,心中并不因此有任何的波动。大概是因为,在过去已经碰到过太多诡异的梦境,而现在所正在发生的一切。虽然似乎和以往有些不同,但却在“神秘”的程度上。并没有太大的增加。

    我的意识,正一点一滴地清醒,气力渐渐在四肢流动。我动了动手指,又动了动脚踝,脖子和脊椎很僵硬,还需要一点时间。才能完全苏醒,但已经不妨碍整理思绪和进行思考。

    现在是怎样一个情况?首先,在不知道多长时间之前,我和阮黎医生进行了一次谈话,之后她离开。我注视着雨景,一股深沉的睡意袭来。然后——

    是的,和过去的经历一样,我再一次“坠入噩梦”之中。

    唯一的差别是,这次的噩梦,不像是噩梦拉斯维加斯亦或者鬼影噩梦,更和以往那些噩梦的内容都有所不同。这是一个新的梦境,却又不能肯定,和过去所做过的那些噩梦,是否存在进一步的联系。

    因为“神秘”而产生的“噩梦”,都是十分真实的。不,这么说或许更加恰当:哪怕苏醒之后,会意识到这只是一场噩梦,但在噩梦之中,却无法将发生的一切,都当成是虚幻的存在。

    情感、意识、遭遇和那些负面的痛苦的一切,都会让进入者明白,倘若不将这一切当作“真实”,就无法生存下去。是的,在“噩梦”中生存下去,直到确信,或者偶然间,达成了“醒来”的条件。

    我感受着自己被拖曳的一路上,所具备的各种信息。我没有睁开眼睛,却能知道,在这块肮脏又昏暗的角落,就连木头也已经腐朽。我将会被带到“这个人”所认为的,更加安全的场所。因此,暂时而言,我还是安全的。

    又过了一段时间,那人停下来,一边嘟哝着,一边悉悉索索寻找什么。接下来,他摸上我的身体,那粗糙又干瘪的手指,有一种粘腻的感觉,就像是占满了某种液体。手指沿着我的肌肤,按照一种古怪的路线移动,就像是在勾勒什么,然后,他翻开我的右腕——我突然明白,他正在注视着,我的手腕内侧的魔纹。

    然后,他发出一阵笑声,用低沉的声音说:“……呵……美妙的图案……来自禁忌的馈赠……为什么这样的你们,也会堕落这里?”他顿了顿,又说:“好吧,我已经不奢望被拯救,但是……或许你可以尝试救救其他人……在至深之夜到来前……快速地……敏锐地……不要有丝毫犹豫……”

    这么说话的他,听起来像是一个好人。但我仍旧无法确定。他的阴阳怪气,以及周遭的气氛,都让我察觉到,这并非一个善于之地。

    他放开我的手,开始朝侧旁走,似乎在摆弄着瓶瓶罐罐,不断发出细碎的碰撞声。我一直都在用力睁开眼睛,现在,终于看到了一点希望。沉重的眼皮颤抖着,渐渐掀起一条缝。然后,就看到一个朦胧的身影从旁边走来,居高临下俯瞰着我,对我絮絮叨叨说着:“虽然已经许多年没有用过,但应该还有用。啊……你醒来了……这样很好。我不觉得,你会拒绝我的提议,所以,我就不询问你的想法了……我把你捡回来,就是因为,我感觉到,你比其他人都要有那么一点运气……咯咯……呵呵呵呵……”他发出令人毛骨悚然的笑容,凑在我的耳边说:“……我感觉到了,你身上的禁忌,以及……你想成为一名英雄的愿望……我能帮你,但你理应付出一些东西。什么东西?我也不知道,但我知道。你肯定要失去什么……”

    掀起瓶盖的声音,搅拌的声音,散发出极为浓烈,让人几欲昏厥的味道。

    “现在,让我们完成最后的手术。”那人在我朦胧的视野中晃动,将一个个器械推到我的上方。有一种灼热的感觉,刺激着我的头皮,“你有禁忌的馈赠,但是,只是这样并不足以让你在至黑之夜生存下去……我能让你时刻保持清醒,你会感激我的。现在,你可以睡一觉了。”这么说罢,我感觉到灼热的头皮传来剧烈的刺痛,意识迅速模糊。但在这种模糊趋至完全丧失意识之前,突如其来的激灵,让我猛然清醒过来。

    我下意识睁开眼睛,坐起身体,这才察觉,身体的气力和知觉,已经完全恢复正常。记忆同样很清晰,我知道那个古怪的人。对我做了点什么事情。我不由得摸了摸额头,那里的皮肤变得粗糙。就像是摸到了伤疤,有一种很强烈的线条感。我觉得,我的额头被烙下了某种图案。但是,这些事情,仍旧是旁枝末节,我并没有感觉到身体有任何不适。而即便真的有什么问题,我也相信,全都无法逃过“江”的力量的扭曲。

    那个人试图对我进行改造,但在“江”的力量下,这终究是一种很无谓的事情。

    我完全没有一丝担忧。心中沉静,在检查了自身后,环顾了四周。这里是一个昏暗的房间,唯一的光源是一个手臂粗的烛台,红色的蜡烛只剩下三分之一,火光只能照明五米方圆的一块,房间的角落,全都沦陷于黑暗之中。而我就躺在大概是房间最中心的石台上,我借着蜡烛的光,可以看到粗糙的台面上,镌刻着大量如魔法阵一般的纹理,印刻的线条,就如同一截截导流管,上面凝结的红色和紫黑色的斑点,散发出腥臭味。

    虽然联想起“那个人”对我做的事情,但是,这里可不像是手术台,更像是某种献祭仪式的祭台。我翻身跃下,身上的衣服已经完全换成了大褂样式的病人袍。颜色显得灰败,死气沉沉,有一股说不出来的味道。

    没有鞋子,我光着脚,一点点测试自身的能力。从连锁判定到超能,所有的神秘力量,都还能使用,但就像是被缚上了沉重的枷锁。这个时候,可以清晰感觉到,超能是以魔纹为起点,而枷锁的力量,则从额头为起点。两种力量纠缠在一起,因此显得浑浊而略显无力。

    回想之前“那个人”所说的话,他认为,这是在帮我。但我不确定,额头镌刻下的“神秘”,是否真如他所说的那样。就此时看来,它反而限制了我的力量。

    有太多的名词,从那个人的嘴巴里钻出来。最让我在意的,当然是“至深之夜”的说法。他的意思,大约是这样:这里的人们,正面临着名为“至深之夜”的神秘的袭扰,“至深之夜”还没到来,却已经让他们绝望,而或许有人,需要我去拯救。

    当然,我不能确定,他的话有多少真实性。而这一次的“噩梦”,又和我过去所做的那些“噩梦”有怎样的关联。

    我第一时间,猜测这次“噩梦”的来龙去脉。或许和我于半岛上失忆的三天中,阮黎医生等人对我的用药有关。

    但或许,在我第一次使用新药的时候,就已经进入过这个“噩梦”。而如今这个“噩梦”,正是我失忆三天中,所碰到过的事情。

    虽然没有任何证据,也暂时没看到任何提示性的线索,但我仍旧怀疑,这次的“噩梦”,对半岛上清醒时的自己,是存在巨大影响的。可能,在某些情况下,例如死亡,会让自己在醒来后,失去于“记忆”之类。

    我深呼吸了几下。

    光着脚,踩着粗糙的地面,朝门外的光源走去。

    外面的房间,像是一个礼拜堂的大厅,有光从外面照进来,从而让玻璃上的彩绘变得十分显眼,但光亮度也就到此为止了。地表的光线,是一盏盏的烛灯,交错摆在一排排的长椅上。长椅的色泽和样式都很古旧,不少木质已经腐朽开裂,似乎随时会倒塌的样子,而一个全身笼罩在长袍和兜帽下的人。就坐在一张长椅上,十指交握,一副祈祷的样子。

    我不动声色,但踏在腐朽的木板上,却不时会响起清晰可闻的脚步声,不断在四面八方回响着。是一种“咯咯”的声音。即便如此,祈祷者仍旧是一副虔诚的样子,没有任何动静。

    我越过前台,从高案祭坛边走过,在这个位置,反而可以注意到,摆在长椅上的烛台,整体其实构成了一个古怪的眼睛般的图案。这个图案充满熟悉感,有一股“江”的味道。而祭坛的前方。用作供奉的食物已经彻底腐烂,那并非是水果蔬菜之类,而是一整块肉,血色干涸,让肉质发黑,也不清楚到底是什么肉。还有一些拇指大的头骨,同样不清楚,是什么生物的头颅。除此之外。还有花朵,那是唯一新鲜娇艳的供品。

    在我的记忆中。没有这种花的印象,但是,却在第一时间,下意识明白,它就是“白色克劳迪娅”。

    一个念头在我的脑海中浮现:好吧,总算找到了一些熟悉的东西。

    充满暗示性的“眼睛”和“花”。以及虔诚的祈祷者,腐朽的教堂,邪性的祭台……这一切的一切,都让我不再和之前那般,对周遭充满陌生感。

    看样子。这个鬼地方,除了我和这名祈祷者之外,没有更多的人,那么,之前将我带来这里的,就是这个人吗?我上前,正想说话,却见到祈祷者已经抬起头,主动掀开自己的兜帽,让人惊讶的,是一个年轻貌美的女性——不,说是女性,也有点不对劲的感觉,她给人的感觉,并非那种从**上散发出来的青春的活生生的感觉,尽管皮肤和五官,都很细腻精致,但却给人一种十分深刻的雕琢感,就仿佛是刻意塑造成这样,而并非自然生成的一样。

    这样的她,虽然看起来像是个人,但却更契合我印象中的“人形”。

    一个只具备“人形”的,别样的存在。

    “尊敬的使者。”她开口了,脸上只有一种淡淡的,婉约的表情,仿佛其形态存在的时候,就已经固化了这样一个表情,“请问有什么可以帮助你吗?”

    她的话,也给人一种十分生硬的感觉,就像是已经被编排好的剧本,而且就只有那么寥寥几句。

    我没有回答,伸出手戳了戳她的脸,整个过程,她都没有半点反应,只是用婉约而平淡的眼神,和我对视着。我的手指顺着她的脸滑落,越过颈脖,深入胸部和腹部……柔软而富有弹性的触感,充满了非同寻常的感觉,完全超过了自然人体的触感。但是,骨骼和肌肤的结构搭配,同样贴合人形,十分的精细。

    我已经可以确定,面前的女性,哪怕拥有知慧,其本身也绝非是人类。

    我抽出手,上面还残留着淡淡的花香。这种香气,配合眼前的它的精致外表,以及祭坛上娇艳的白色克劳迪娅,就是这个邪异又颓败的礼拜堂中最鲜活,最澄净的东西。

    哪怕我用了对女性来说十分失礼的行为,它也没有半点反抗的意思,平静地就仿佛是无法理解,所以不去在意。

    “这里是什么地方?”我问。

    “这里是病院。”美丽的人形婉约而平静地回答:“是您启程和归来的地方。”

    病院——又是一个熟悉的名词。我一点都不觉得奇怪。

    “我之前来过这里?”我继续问。不过,对这个问题,美丽的人形只是歪了歪头,脸上没什么表情,但姿势却表达着不理解的味道。

    “为什么叫我为使者?”我换了个话题。

    “因为,您是被选中的人。”美丽的人形说:“您右腕的魔纹,以及您额头上的烙印,就是使者才拥有的东西。它们会赋予您力量,但又束缚您的力量,让您尽可能不至于,在至深之夜到来之前就变得疯狂。”

    “至深之夜是什么?”我问。

    “在至深之夜到来时,一切都将结束,一切都将有一个新的开始。”美丽的人形说:“但是,没有人确定,那是一件好事,亦或者坏事。但是,至深之夜的到来。已经是注定之事。沉睡于深海的怪异,将会苏醒,摧毁一切,它们是结束的破坏者,也是暂新的开创者。”

    充满了寓意的回答,让我嗅到了熟悉的味道。沉睡于深海的怪异。这样的描述,也不禁让人联想到更多。倘若将目前的噩梦,与整个中继器世界正在发生的情况联系起来,似乎正是对拉斯维加斯中继器世界即将发生的变化的另一种描述和体现。其中那些名词,意义非凡,但却似乎隐含着类似的信息,指代着相同的现象、事物和情况。

    沉睡于深海的怪异,会是末日真理教召唤的深藏于人类集体潜意识深处的怪异吗?亦或者,是和纳粹于噩梦拉斯维加斯深处孕育的怪异为同一个东西?甚至于。从阮黎医生的角度进行观测,当前我所处的情况,就是“在白色克劳迪娅影响下,促成了一个关联性的幻觉”吗?我知道,为了应付白色克劳迪娅对人们的幻觉影响,研讨会正在开发“乐园”,而在阮黎医生的参与下,我失忆的三天所服用的新药。必然具备“乐园”的试验性成份。

    看似从不同角度,所正在同步发生的不同情况。却给人一种,十分强烈的即视感,就如同它们其实是同一种情况的不同描述,而并非真正意义上的不同情况。眼下的噩梦,也是一样的感觉。

    “使者就我一个人吗?”我又问道。

    “您不是第一个来到这里,但是。您是来到这里的人中,唯一的一个使者。”美丽的人形提醒道:“但是,要小心,并不是只有您才是强者。这里充满了危险,外来者也充满了危险……但是。禁忌会保佑您。我也相信着,您是唯一可以让我们安全度过至深之夜的人。”

    所以,我其实是被寄托了希望,承担着一个拯救的责任,以这样一个身份,存在于这个“噩梦”中?我对此并没有任何疑虑。因为,无论如何,我要做的事情,都是一样的。

    “我明白了,我会尽己所能。”我说:“但首先,我需要战斗的工具。”

    “是的,很高兴为您服务,尊敬的使者。”美丽的人形这么说着,优雅地行了个礼,轻轻抱住我,吻上我的嘴唇,那是一种完全不同之前触碰她肌肤的时的,冰冷如死物的感觉,但是,仍旧带着花香。这一刻,我的视野变得模糊,有一股力量,从我的额头和手腕处同时流出,霎时间便扩散到全身。

    当我回过神的时候,美丽的人形已经放开我。而我也察觉到,自己身上已经换了一整套服饰——从帽子到鞋子,还有一些小饰品和悬挂药检的武器,都有一种低调、隐秘、灰败又邪性的味道,放在眼下的场景中,完全没有任何突兀感。外套是长过膝盖的风衣,高领可以遮住嘴巴,宽厚的皮带镶嵌着金属板,系着手弩和连鞘长刀,却找不到箭矢和箭袋。臂甲处有喷孔,熟悉的机关,可以射出勾绳,绳索只有头发粗细,却极为坚韧。

    虽然有一些细节不同,整体风格也和过去穿的不一样,但却没有给我半点新奇的感觉。

    “是谁带我过来的?”我调整着武器和道具,一边继续问到。

    “老霍尔发现了您,并将您带过来。”美丽的人形说,“他曾经保护着这一带,也试图成为使者,让人们度过至深之夜,但他失败了,禁忌并不眷顾他,当他看到了深海的怪异时,他就已经疯狂。”

    老霍尔……这并不是一个熟悉的名字。

    “在什么地方可以找到他?”我问。

    “出门后向右拐,那里有一片坟墓,您可以在那里见到他。”美丽的人形回答。

    “最后一个问题。”我顿了顿,说:“你叫什么名字?”

    “系。”它说:“您可以这么称呼我,尊敬的使者。”

    系?系色?我不太确定,眼前的人形,和我所熟悉的系色不太一样。不过,我又如何可以确定,我所见过的系色,是她唯一的,最真实的样子呢?

    我将这些无法得到证据的疑问暂且放下,毫不犹豫地走出了礼拜堂。(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