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1251 界限
    我不能用过去见过的玛索来揣测这个中继器世界的她。我早就知道这个世界的她是个精神不正常的孩子,而现在又明显有人在蛊惑她。她在一种荒谬的氛围下泄露了情报,而我不觉得她在说谎。唆使她这么做的人,当然就是可以从中获利的人,但问题就在于,目前正在发生的所有异常,都是一种在大势所趋下,众所默认的异常。在这群人中拥有大量操弄人心的好手,我不觉得,仅仅凭借自己半桶水的心理学知识,可以在他们刻意引导下,将玛索的精神修正回来。

    我知道,自己必须做好一个准备,那就是:玛索会按照如今她的想法做下去,哪怕这种想法是由某些别有用心的人刻意引导的。重点就在于,玛索此时的想法,并非是一种强制的灌输,而是打心底滋生出来。哪怕是精神病人,其内心的想法也十分复杂,而引导只在于,让病人从这些复杂的想法中,选取更符合引导者心愿的一个想法罢了。

    我对这种引导十分熟悉,阮黎医生有这方面的理论书籍,而她也一直在我身上使用这样的手段。

    假设玛索此时的做法,是她自己的决定,那么,我不觉得自己可以光凭嘴巴说服她。现在的她甚至以自己的能力,阻止我的直接接触。之前发生诡异变化的环境,想必就是玛索的固有结界的体现吧。这个庄园有可能已经成为她的“领地”。

    参考之前从爱德华神父那里得到的,关于七个“例诊病人”的安置情况。当然可以假设,包括我在内,每一个例诊病人都有自己的“领地”。而我则是离开自己的“领地”。前往他人的“领地”的一个特例。研讨会既然将我们这么分配,大概是不愿意看到我这个做法的。

    我在他们的眼中,大概就是不安分的病人吧。

    每一个“领地”都有一个例诊病人作为“头目”,而其他分配过去的病人,也都是服用了新药的病人。假设病人们拥有“领地”的意识,而他们也会在“噩梦”中存在,那么。噩梦中或许也会出现这种“领地”式的区域分布。

    而我在噩梦中苏醒时,并非在自己的“领地”,而是在一个不知道位于何处。相对于病院哪块区域的“居民区”中,本身就已经可以证明许多东西——即便放在所有服用新药的病人中,放在所有的例诊病人中,我也是特殊的。而这种特殊。于我而言。也是理所当然的。

    我一直都很特殊。我有许多证据证明自己的特殊性。眼前的情况,不过是众多证据中微不足道的一部分而已。

    尽管我也看到了一些特殊的病人,例如那个已经死掉的女人,例如眼下的玛索,但我仍旧可以感觉到,自己的特殊性和她们有本质上的差别。

    然而,这种特殊并不足以让我立刻解决眼前的问题。

    玛索的房间已经恢复正常,空无一人。所有的摆设就像是刚刚才有人在,但玛索的确不在这里。她想要藏起来的时候。我的连锁判定根本无法锁定她的位置,而只能用感觉,去感受到她的存在感。不过,哪怕结果不尽如人意,但可以确定玛索的安全,仍旧不枉自己来这里一趟。

    玛索在精神上的问题,反而成为暗中涌动的计划的一个重要环节。只是那句“给阿川生孩子”的说法多少让人感到羞耻。

    我决定退出这里。因为再继续呆下去,也大概不会有更多的收获了。我来到这里,确认了玛索的安全,和爱德华神父进行接触,并借助一个特殊的女人再一次观测到真江,这些成果都不容忽视。我需要重新整理情报,以从细节上调整自己的计划。

    我离开这里时,没有半点犹豫,也没有奢望想要得到更多的想法。窗外雨幕绵绵,电闪雷鸣,这样的环境足以让人打消探索新区域的想法。我把自己于庄园中搜集到的材料打包,沿着来时的路线回到自己的病栋时,全身上下都已经湿透,没有一丝干爽的地方。

    病栋里的情况和我离开时没有什么变化,那些可以用连锁判定观测到的病人,似乎在我离开的时候,也没有从自己的房间出来过。

    我将材料扔到房间角落。窗外的阴沉已经不仅仅是阴云密布的关系,夜晚已经悄然降临了。

    我确认过,这个病栋里有一个大食堂,完全可以应付将病栋的房间住满的人数,更何况,在这个时候,病人的数量还没有达到那个程度,而这里所有病人的一日三餐,都需要在那里解决。正如我所想的那样,只有在这个时候,大多数病人才会从自己的房间里出来。

    但是,哪怕有病人不出门,这个病栋也不会出现某个管理人员,强制将他们从自己的房间里拖出来。这里的每一个病人的生活似乎都是自发的,病院方面只提供了日常资源,却也因此稍显得冷漠。大概是没什么正常人想要在这里久呆,所以,当我进入食堂的时候,负责伙食的人似乎早已经离开,而饭菜就如同自助餐一样,放在四张大桌子上,还在冒着热气。

    不需要其他人交代,病人自己就会取用食物。我趁这个机会,混在人群中观察他们。这些病人的气色都不怎么好,也全都是一副沉默寡言,十分消极的模样。玛索的庄园里,出现了一个奇怪的女人,而我所在的病栋里,却似乎没有这样的异变产生。

    我拿着食盘,找到一个女性病人的位置坐下。选择她并没有什么特殊原因,只是她的长相和身材符合我的审美观,看起来也相对没有其他病人麻木。她的眼神有时会茫然,但有时也会变得警醒。行动上也小心翼翼,尤其在吃饭的时候,双眼更是炯炯有神。似乎一下子就从精神的病态,恢复到正常人的范围。

    就我个人来说,没有什么想和她聊的,仅仅是选了她身边的座位而已。没想到的是,她竟然主动和我攀谈起来。

    “我认得你。”这个女病人在我坐下之后,一直用惊异的目光盯着我:“你是那个谁。”

    我不明白她的意思,疑惑地看了她一眼。就沉默地开吃。这里的病人,就只有我一个人明显是亚洲人,而在众多西餐里。只有少部分的中餐样式,就仿佛是为我特地准备的一样。汤料,米饭,各种酱肉。青菜和包子……这些哪怕在中餐里。也极具日常特色的伙食,肯定不是时常准备的。

    我将菜倒进饭碗中,加入豆酱和番茄酱等等佐料,和饭一起搅拌起来。旁边的女病人看着,微微露出个作呕的表情,她在这种时候,精神方面看上去倒是很正常。

    “这样你也吃得下?”她皱着眉头说。

    “很好吃。”我用勺子,挖起黏糊的饭菜塞到嘴里。虽然这么做看起来有点难看。但是混杂的味道,却一直是我喜欢的。

    “看起来就像是在吃翔。”她用了一个很文明的“翔”字。去指代那不雅的说法。

    “那你要来一口吗?”我舀了大大的一勺,对在她的嘴边。

    我原本以为女人会很厌恶地拒绝,却没想到她想都不想,就一口吞了下去。末了,她还特地强调说:“吃起来也像是翔。”

    我没有说话。只是端详着她的表情——她的神态和正常人说这种话时,经常出现的神态都不一样,反而让我觉得,现在的她更有精神病人的感觉。

    “我记得你了,你是翔人!”女病人用认真的眼神看着我,说:“抱歉,我刚才不是故意的。”

    我一下子就预感到,她接下来的话在正常人听来绝对不好听。

    “我听说你们翔人不吃翔的话就活不了。”果然,她这么说的时候,一本正经,根本就没有侮辱人的意思,反而打心底让人感到她的歉意,“我不应该指责你们必要的生活方式。我真的没有种族歧视。”

    “你是亚洲人?看起来不像。”我决定岔开这个话题。

    “当然不是。”女病人说,很认真地用双手挤了挤胸口,说:“亚洲女人的胸部可没有我这么大。”

    虽然我不觉得这是正确的说法,但在这种时候,我只能无言以对。

    “但你刚才的说法是中央公国的……你刚才用的就是中语,不是吗?”我突然意识到了,为什么谈话中,一直都缠绕着某种不自然的感觉。眼前的女病人完全是欧美人种,但交谈的时候,用的却是最标准的中央公国通用语。

    “你在说什么傻话。”女病人有些不满地说:“我用的是n48星云的阿基利亚语。”

    n48星云的阿基利亚语是什么鬼!

    我觉得,对话很难再进行下去。虽然眼前的女病人外貌和身材都符合我的美学,但精神上的问题越来越凸显,而且不是我擅长应付的精神病类型。与之相比,过去的真江和现在的玛索,都要容易相处一些。虽然就麻烦程度来说,眼前的女人无疑是更加安全的。

    我不说话,加紧吃饭。

    女人根本就不吃饭,一直盯着我看,这种注视根本无法完全忽视。我不得不抬起头,应付地说到:“有什么事吗?”

    “我似乎在什么地方见过你。”她说。

    “n48星云?”我反问,但很显然,我的反应是错误的。

    “你有病吗?n48星云是什么鬼?”女病人用怜悯的眼神看着我,她还想就此教训我一番,我连忙打断她,问到:“那么,有什么事吗?”

    “我在想,到底在什么地方见到过你。”她这般说着,还是一个劲地盯着我看,然而,直到我沉默地把晚饭扫荡殆尽,也没有见她想出个所以然来。我准备离开,就被她抓住手臂,她很用力,我用正常的力气也没能挣脱开来。

    “什么事?”我只能再次问到。

    “我想起来了!”她大声说:“你是那个外乡人!老霍克的继承人!”她的声音传遍整个食堂,而她所说的内容。似乎对食堂里的病人产生了一定的刺激。一时间,穿梭的人群都静止下来,这里的每一个精神病人都将目光投在我的身上。

    空气变得压抑。只有女病人大声说:“就是你,你这个杀人犯的帮凶,你杀了我们!”她的声音刚落,气氛和画风都开始变得异常。本来没什么特色的食堂,就好似被剥开那层陈旧的外皮,露出内里的粗糙质地。眨眼间,四周的窗户全都波随。一股力量挤压玻璃碎片向室内散射,我看到好几个站在窗边的病人被扎穿了太阳穴和咽喉,哪怕没有致命伤的。也有血流不止。

    即便如此,他们也没有死去,更没有因此慌张乱奔。他们只是站在那里,包围了我和女病人。用一种病态的目光。沉默地盯着我。敌意在空气中浮动,更多的异常现象已经出现了,地面已经浮现淡淡的灰雾,更有一种颜色更深的灰黑流质,从地板缝隙中不断渗出。

    风雨从破烂的窗外吹入,之前被玻璃碎片造成致命伤的病人,其皮肤、脸型和身材都开始发生变化,就如同骨肉被扭曲。被砸烂,被揉搓。有的彻底失去人形,有的还维持人形,却已经完全不是人类的样子了。我抬头挡住风雨,那湿意和阴寒比正常的雨丝更加刺骨,而我的左手仍旧被女病人抓住。但是,这个时候,她那张大叫的脸和匆忙的姿势,已经完全定格,就如同一具雕像——不,被风雨沾湿的她,正从头到脚浮现石质的纹理,她真的变成了一尊石头雕像。

    从地板缝隙渗出的灰黑色流质,如同有自我意识般,缠绕病人们的脚踝一路攀上,病人们当然也在发生变化。变成一种更具有恶意,破坏力和无理智的模样。

    一群怪异正在我的眼前诞生。而我所在的场景,也不再是正常意义上的病栋。我没有在第一时间动手,我不确定,这是幻觉,亦或者陷入了噩梦。周围的人到底是已经变异,亦或者仅仅是在我的眼中,变成了这样丑陋而异常的形态。

    墙壁被什么东西从外边敲砸,巨大的力量没几下就让墙壁出现裂缝。当墙壁倒塌的时候,一个庞大的,又和我身处的病栋四周景象截然不同的世界在视野中延展开来。

    我意识到的时候,自己其实正站在岩洞前的平地上,已经身穿噩梦中那套镶嵌金属护板的高领风衣,长刀和手弩已经持在手中,所有的一切,似乎在都在暗示我正处于一个危险的被围攻的状况,必须用暴力和杀戮来维护自己的性命。

    感觉就像是之前那尚算和平的“现实”,才是一个梦境,而此时回到这个充满了怪异的世界,才是回到了现实。

    自己只是从懵懂的梦境中醒来,不得不应对残酷的现实罢了——不过,我认为这是错觉。

    眼下的情况,才不是“回到残酷的现实”,而是“进入了残酷的噩梦”。

    虽然不明白,为什么突然间就变成这样。噩梦和现实,到底是在什么地方划分了交界,而我又在什么时候跨过了这条界限。但四周环绕的恶意可不是作假的,哪怕对手是人类,只是我将他们看成了怪物,但是,我觉得恶意是不会骗人的。

    哪怕对方是人类,也是对我抱有恶意的人类。

    我其实并不特别在意女病人抓住我时,高喊的那声:“杀人凶手。”我可以猜想出,她到底在暗示什么,可以去联想一个“我发了疯,把同一病栋的病人当成怪物杀死”的情况。但实际上,我并没有想这么多。

    我一直都很清楚,不战斗或许真的可以不杀死人,但是,自己一定会变成死人。

    “抱歉。”我对这些蠢蠢欲动的怪异说着,抽回手臂的时候,却发现刚才一直抓住我的女病人所变化的雕像,已经不知不觉间消失了。

    我深吸一口气。相比起过去所遭遇过的神秘事件,现在的异常情况其实也不算得什么。

    我抽出长刀,抬手射出弩箭。与此同时,四面八方的怪异如潮水般涌上。

    劈砍,穿刺,突进,后撤,翻滚——

    弩箭击穿脑袋,细丝绞断颈脖。

    沉重劈下的大斧砸下之前,就已经跳上岩台,闪开飞溅的乱石。

    诡异如幽魂的身躯,一旦穿透某个物体,就会让其蒙上一层寒霜。

    鬼火在旋转,空间在扭曲,触手如鞭子一般挥舞,就连风也会锐利地剖开坚硬的石头和铁块。

    仿佛犬类的东西,在阴暗的角落中窥视,滴滴答答的垂涎充满了腐蚀性,爪子同样充满了毒性。

    更有不知道该如何形容的东西,以难以描述的方式,突然间就出现在身旁,对精神造成可怕的创伤。

    这一切,都是我和怪异的战争。

    尽管最初的怪异看起来是食堂中的病人变异而成的,但实际上,怪异的数量已经远远超过了食堂中的病人数量。由此可以推断,眼下我所在的地方,当然不是“食堂”。我杀死的怪异,哪怕有病人,也绝对不仅仅是“食堂中的病人”。

    我开始飞奔。更多的怪异仿佛受到召唤一般,正源源不绝地朝这个战场赶来。尽管我并没有在战斗中感到疲累,也没有受到严重的伤害。连锁判定和速掠,虽然在感觉上受到压制,但却仍旧在发挥它们最常用的特性,我的闪躲和反击,远比这些怪异要快,而即便它们包围了我,能够同时对我进行攻击的,也不过是最内圈的几个。最危险的,要属那些拥有隔空攻击能力的怪异,但是在不断的游走中,只要可以巧妙穿梭于怪异的缝隙中,反而可以制造误伤。

    即便我不觉得,自己正处于一个极端的危险情况中,但我也确实感觉到,即便僵持下去,这些怪异的数量也绝对不是我一个人可以杀光的。

    甩掉它们,才是脱离战斗的唯一方法。

    我翻滚,跃进,在岩台上跳跃。烟尘追逐着我,巨大的力量如同推土机一样,击垮我曾经立足的地方。风和火焰,和空间的漩涡试图阻挡我,拉扯我,只要慢上一步,就会被吞进巨大的波动中。爆炸不断产生,让风衣在尘烟中猎猎作响。而这一切阻止,最终都化作我的动力,而所有无法成为动力的一切,也将如同薄膜一样,被我斩开一条通路。

    我的脚步越来越快,同一时间产生在身边的,充满恶意和攻击性的现象,次数和数量都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下降。最后还能跟上的,只剩下类似狼犬的,一眼就让人觉得极为敏捷的怪异,以及那些根本不走路,用特殊方式移动的怪异。但是,哪怕是擅长奔跑的犬类,和我之间的距离也在加速放大,速掠超能仍旧是“比它们更快”,唯一无法设为参照对象的,是那些不以正常方式移动的怪物,该受它们是“跳跃”还是“穿梭”呢?这些怪异没有“移动过程”,但对现在的我来说,也不是多么稀罕的对手了。

    它们看似会虚实不定,但要在它们看似实体的时候,突然接近并斩杀,也还是很容易的。

    更重要的是,这样的怪异其实在众多怪异中,只占据数量的少部分。

    十几个呼吸后,我的身旁已经没有了任何怪异。它们和我的距离,已经完全超出了连锁判定可以观测的范围,而它们也不见得会在这个距离下,仍旧会锲而不舍地追上来。

    我想,战斗结束了。

    我一口气跑出很远,四周也早已经不再是充满岩块,而是一片树根纠葛的密林。

    站在树端眺望阴沉的天际,不知道是太阳还是月亮的巨大白色球体已经有一半没入地平线中。而矗立在它前方的高塔,就像是正在被巨大的阴影吞噬一样。(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