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1264 注射
    阮黎医生之前说过,她已经对研讨会的内部冲突有所预感,并提前做了一些准备工作,她要求我随时待命,现在她发来的短信,就是这方面的内容。要避开风暴中心,离开这个半岛是最好的办法,但是,按照那些船员的说法,随着时间推移,半岛附近的气候会越来越糟糕,航运基本上都会暂停。也就意味着,除非现在就走人,否则,在过一段时间,或许就是今天之后,于正常情况下,想要从河道坐船离开,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而另一条离岛的路线则是从半岛进入内陆,但精神病院的范围同样横跨这条路线,并且有诸多不妙的传闻,都是发生在暴风雨天气下的这条路线上,哪怕不从神秘学的角度去看待,这条路线也有可能隐藏着某些致命的秘密,所以才会出现那些传闻,无疑也是十分危险的。

    阮黎医生虽然也是研讨会的一员,但半岛精神病院却不处于她的管理下,而她和研讨会内部其他成员的关系,如今看起来,也让人觉得不是那么和睦。更何况,研讨会如今正在向末日真理教倾斜,在双方的理念有所冲突的情况下,吃亏的当然不可能是占据本地地利优势的那些人。

    现在,阮黎医生和玛索的情况,说句不好听的,就是与虎谋皮,然而,对于阮黎医生来说,却有不得不这么做的原因,玛索也同样需要研讨会方面的救治——阮黎医生在短信中,严肃地提醒了我这一点。玛索和我一样,都是病人,而且,她的病情和我的病情并不完全相同,讳疾忌医只会带来更糟糕的后果。玛索医生是基于这个世界的角度去看待玛索的情况。而我看待玛索的角度,虽然稍微有些不同,但是,以玛索医生的说法进一步延伸,也是可以从其他角度,证明“玛索暂时还不能离开半岛精神病院”这一点。

    我当然有想过。立刻强行带走阮黎医生和玛索,而不去理会其他任何情况。但已经有许多征召、暗示和线索摆在我的面前,如果我这么做了,是无法挽救任何人的。阮黎医生在这个世界上,充当着重要的角色,倘若这是一个注定的故事,那么,她便是推动故事情节进入下一章节的线索,只有书写故事的人。才能彻底斩断她的命运,而对于其他人来说,无论做什么,都不可能让她不去做那些拥有特定意义的事情。很显然,我并不是书写故事的人,从这个角度来说,哪怕我强行把阮黎医生囚禁并带离,也只无法切断她对这个世界的末日进程的影响。

    我每一次做出继续留在这里。观测情况发展,以插手其中的决定。都不免会想到,一开始就阻止阮黎医生来这儿,是不是就不会出现之后的那些事情。但最后的答案,总是让人感到无奈。如果我和阮黎医生没有来参与这个研讨会,就无法察觉到,玛索会是例诊病人之一。当然就更无法对她伸出援手。而在和玛索见面的时候,玛索已经接受了研讨会的新药,这已经足以成为,我无法强行将她带走的理由之一。

    和过去的末日幻境中一样,我深刻感受到。自身一直被置于一条连锁的因果中,有一种冥冥中的命运,对整个世界表露出恶意。而自己所做的一切,无论初衷如何,都只是在推动这种恶性的发展。这无关于“有没有力量打破命运”,而仅仅是因为“哪怕拥有力量,也只是命运使然”。

    对神秘专家来说,这是最为让人感到沮丧的感觉,也是最危险的状态。诸多神秘专家,都是在这种状态下,最终放弃了挣扎。

    我也有数次,被这庞大而恶性的命运感所捕获,就如同现在一样。但是,我还能写日记,当我将这一切写成故事的时候,我就能以一种遗世独立的角度,去看待故事中的自己,去观测那个“高川”正在面对的命运。每当我这么做了之后,也总是可以恢复平静。

    这个晚上,我也是这么做的,在淅淅沥沥的雨声中。我打开记事本,写下噩梦中的见闻,和苏醒后的心情,而这一章节,也一如既往地晦涩、阴暗、充满了扭曲的味道。而哪怕以高高在上的“作者”的角度,我也无从分辨,故事中的哪一个世界才是真实。

    窗外的雨势更大了,黑暗也愈加深沉。我为床上的女病人盖上毯子,提起自制的简陋工具,打开房门离开。

    按照短信中的指示,我走进雨幕中,来到距离病栋百米外的一处树下,用工具挖开潮湿的地面。花了大约一分钟左右,挖出了一个手提箱。我不清楚,阮黎医生是在什么时候埋下这个手提箱,又为什么要用这种方式,将之交接到我的手中,不过,我信任阮黎医生,也相信她这么做一定有某种原因,而如果我不按照她的方法做,就有可能破坏她的计划,乃至于让她陷于危险当中。

    也许,这些从我的角度来看十分多余的动作,对他人来说,就是成功的必要步骤。出于这样的想法,我从来都不用强硬的态度,去干涉他人的决定。除非,事情在我看来,已经变得无可挽回。

    雨水打在身上,有一种奇怪的粘腻感,就像是雨水不干净,让皮肤产生了过敏反应。我全身上下都被淋湿了,病人服紧贴着肌肤,不是很舒服,但我可以感觉到,自己没有任何怨言。我平静地将坑洞掩埋,提着手提箱回到自己的房间,我重新洗了个澡,才坐在桌前,将箱子打开。

    里面又是一管管的药剂,全都是溶液型的药剂,瓶口经过特殊工艺的密封,瓶盖部分拥有快速注射的针孔设计。每一管药剂,大小都是拇指大的体积,通体呈粉红色。除了颜色之外,包装已经和记忆中末日真理教的“乐园”十分近似。

    这些药剂,不是给我试用的,而是给其他服用研讨会新药的病人们注射的。它的用途不详。阮黎医生没有细说,但大概是会针对新药产生新的反应,当然,也会因为病人具体情况的差别,产生一些副作用。理论上,玛索也是可以注射的。阮黎医生在加密过的短信里提到。我可以选择用药的病人,但是自身却绝对不能进行注射。

    至于那些病人们被注射后,会产生怎样的变化,阮黎医生并没有提及。她只是暗示,一定会发生一些变化,而这些变化,究竟是好的居多,还是坏的居多,即便阮黎医生自己也无法肯定。因为,它所产生的效果,由病人自身的情况所决定。但是,“出现变化”本身,就是阮黎医生所需要的。

    我大致数了一下,这一个手提箱里的药剂数量,绝对不可能给每一个服用了新药的病人们都注射。

    尽管阮黎医生也不能做出保证,但是。我仍旧在短短时间内就做出决定,将药剂取出。激活瓶盖的快捷注射针口,扎在同床女病人的手臂上。

    药效发作得极快,女病人仿佛窒息般,脸色变得紫红,双眼也猛然张开,凸起瞪着天花板。张大的嘴巴发不出任何声音,身体也在不断抽搐。眨眼的时间,她就失禁了,抽搐的身体猛然弓起,就像是要弹起来一般。我有些担心。但下一刻,她就脱力般安静下来。她的双眼紧闭,似乎从未醒来过,不过,一直都显得木愣的表情有了一些柔和的变化。

    现在的女病人比之前更像是一个“正常人”。我想,如果她此时正在做梦,会是怎样的一个梦境呢?她的表情变化,多少可以认为,药物在其体内的反应,更偏向良性吧?我不太确定。

    我将手提箱合上,藏好,走到床边,用手指翻开她的眼皮。即便如此,她也没能醒来,收缩的瞳孔显得空洞。我注视着她的眼睛,注视着她的眼睛中的自己,意识行走的力量,让我推开一扇扇心灵的大门,前往她的意识深处。

    眼前的世界展开的时候,我猛然意识到,自己又回到了至深之夜的噩梦中。洒落灰烬和火星的天空中,悬挂着流淌血液的巨大球体,它已经完全脱离了地平线。而我并不在上次离开的地方,这也意味着,我已经和试图前往老霍克庇护所的队伍失去了联系。虽然在这个噩梦中一来一去,于正常世界的时间十分短暂,但在噩梦中,到底过了多长时间,却没有相应的参照物。

    我是通过女病人的意识进入这个噩梦的,女病人理所当然也在做着相同的噩梦,也许她的意识映射就在身边。我带着这样的想法四下巡视,与此同时,耳畔传来怪异的动静。一股恶风陡然擦过我的脸侧,有什么东西洞穿了前方的巨石,我并非是没有反应过来,而仅仅是因为,那突然而来的袭击虽然快速,却不足以逃过连锁判定的观测,攻击轨迹从一开始,就不需要闪避。

    我转过身,就看到一个巨大的蜘蛛状的怪异。巨大化的蜘蛛身体长满狰狞的绒毛,而绒毛的图案则像是一些不断悲嚎的脸,这些图案随着蜘蛛的移动不断变换。不过,虽然身体就如同蜘蛛一样,但是,它头部却是断裂的,于断裂的地方,重新长出了一个新的脑袋。这个脑袋是人形的,但是,有五官却没有毛发,看起来像是一个阴森的女性脸蛋,只是,在张开嘴巴的时候,锋利的牙齿让人不寒而栗。

    但是,袭击我的恶风,并不是它发起的攻击。在连锁判定的感应中,还有别的一种体积矮小的怪异,藏匿在蜘蛛身后的石从中。当我移动脚步的时候,那地方零星的枯萎草茎就发出轻微的,不自然的摇摆,可是,却看不到这个矮小怪异的身影。

    我上前一步,蜘蛛怪异立刻吐出奶白色的物质。喷吐的速度对我来说很容易闪开,之后,奶白色的物质洒落一地,立刻就将地面腐蚀了一大片。尽管蜘蛛怪异喷吐之后,就不由得停顿下来,但是,来自于它后方的矮小怪异也趁机发动攻击,一股恶风扑面而来。

    我拔刀斩去,尽管在连锁判定中。袭来的某种东西立刻被斩得消散,但从手感来说,我并没有感到斩中了什么。

    我急速后退,转入岩石后,蜘蛛怪异发出尖锐的叫声,有什么东西泼洒在岩石上。发出嗞嗞的声响。而即便我用岩石隔绝了彼此间的视线,那种来自于看不见的矮小怪异的恶风,仿佛是可以穿透任何障碍般,不断朝我进行袭来。在速掠状态下,这些恶风很难追上我的动作,但是,被这么一直瞄准,也让人感到麻烦。

    尽管肉眼看不到那只矮小的怪异,但连锁判定却能始终锁定它的位置。我抬起手弩。以直觉的路线抛射出箭矢,一个呼吸后,那只矮小的怪异从连锁判定中消失了,恶风也没再出现。

    我没有和剩下的蜘蛛怪异纠缠,在摆脱了目光直视后十秒,蜘蛛怪异也停止搜索。我放缓脚步,沿着崖壁的阴影向前走,前方很快就出现一栋破旧的木屋。应该就是这里。我直觉想到,走上去敲了敲门。

    没人回应。

    我看向侧边的窗户。窗子全都从内部锁上了,还拉下厚重的窗帘,连光都不透出一丝。

    燃烧着却仍旧显得阴沉的天空,流着血的不知道是太阳还是月亮的球体,不时蒸腾着灰雾,不时下起死死的血雨。怪异在徘徊,这些异常的景象,似乎彻底隔离在木屋之外——是的,这栋紧闭着的木屋,给我的感觉。就如同一个坚固而自闭的堡垒。

    然而,这样的一栋木屋,其外墙也呈现腐朽的迹象,而且,在连锁判定的观测中,这种腐朽正以可见的速度朝整个屋体蔓延。这里的时光仿佛在加速,只是几个呼吸的时间,门外的锁头就已经覆盖了一层铜绿色的锈迹,我伸手一拽,金属打造的锁头就像是饼干一样断裂,粉碎。紧接着插栓也因为外力的作用,钉死在门板上的部分脱落下来。

    金属制品似乎腐朽得比木制的更快。

    我没有任何犹豫,用力一推,大门就向内敞开了。

    屋内只有一室的空间,入眼就看到和女病人的相貌相似女性,穿着华丽的长裙,躺在一张摇椅上,仿佛没有意识到有人进来,就这么前后摇动,眼睛一直盯着天花板。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她的嘴里发出单一的声音,像是在呻吟,又像是在歌唱,但又让人感到没有任何意义。

    我又上前一步,顿时有一股火焰凭空冒出,一下子就点燃了各处的木制品。一阵风从敞开的大门处吹来,猛然高涨的火舌,一下子就舔上了天花板,整个木屋就这么燃烧起来了。女人仍旧一动不动,仿佛丝毫没有察觉到危险。无论这样的场景,到底是象征着什么,放任女人在这里被烧死,一定不是正确的。这样的想法促使我走到女人身边,正因为还带着警惕,所以,当女人猛然尖叫起来的时候,并没有受到惊吓。

    不过,女人的尖叫,拥有一种无形的力量,一下子就将燃烧的木屋击垮了。在碎片砸中她之前,我将她扯起来,揽住她的腰际,一步速掠,就离开了木屋。刚刚落定脚步,就看到木屋彻底崩溃,于迅猛得不寻常的大火中烧成了灰烬。而这些灰烬,是无法被魔纹吸收的。

    我怀中的女人猛然深吸一口气,就如同窒息的人,突然得以呼吸。她的神色开始灵动起来,开始充满生机,然而,哪怕她睁着眼睛,也给人一种根本就没有醒着的感觉。

    她平静的呼吸着,她的身体柔软而温暖,她肌肤充满弹性,以及活人的健康,表情也十分柔和,可是,她却连眼球都不曾转动一下。

    我根本不明白,在她的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而让她的意识态也变成这个样子。我抱着她,不知道该怎么做才好,或许就这样带着她前往庇护所?可是,我连此处到底是什么地方,距离庇护所是哪个方向,有多长距离都不清楚。

    不过,连锁判定很快又感应到一些不寻常的现象——我顺着感应看向地面,只见木屋烧尽时,所产生的那些灰烬,有一部分落在地上后,逐渐堆积成一些图案和符号,而抱着女人的我,正站在这些图案和符号的正中央。

    这似乎是一个由灰烬构成的魔法阵。

    就在我这么想的时候,图案和符号的纹理,有一片火光在游走。下一刻,我的眼前一黑,景色再度映入视野的时候,我发现自己回到了庇护所的礼拜堂里。人形“系”就坐在一贯的位置上,一副虔诚祈祷的姿势。当我看向她的时候,她也“恰好”抬头看向我。

    “欢迎回来。想必您已经有所发现。”她如此说道。不过,她的深意是什么,我虽然有所想法,但却很难用语言描述出来。

    “我去了高塔,见到了一个老猎人,以及一扇门背后的真相。”我将怀中的女人放在长椅上,对人形“系”说到:“老霍克也去过那里,接触过黑座,所以才变成后来的那副模样。我觉得,你知道更多的东西。”

    “很遗憾,我敬爱的勇士。我只知道我应该知道的事情,但是,那座高塔不在其中。”人形“系”平静而舒缓地说着:“高塔属于至深之夜,而我不属于至深之夜。”

    “那么,你到底是什么?”我追问到。过去,她没有回答这个问题,但现在的感觉,态度似乎有所松动。她虽然看似一个人偶,但却在这种时候,有一种人类特有的灵动性。让我觉得,她并非总是沿着一个死板的互动机制进行活动,而是有意识地,针对某些行为做出反应。不过,这种感觉一闪即逝。

    “我是至深之夜的引导者、观测者和记录者。”人形“系”如此回答到。

    “你是系色。”我十分肯定地说到。

    人形“系”没有回答,既不肯定,也不否定,就只是这么,静静地和我对视着。

    “至深之夜和霍克医生的研究有什么关系?”我继续问到。

    而她也仍旧一言不发,用那平静的目光和我对视着。

    “你想利用至深之夜做什么?”我说出第三个问题。

    礼拜堂中只剩下沉默。

    我并没有因此感到尴尬,亦或者说,这样的反应其实是在预料之中的。我也没有任何气恼或责怪的想法,无论人形“系”打算做什么,其效果最终都会落在我的身上。因为,我和“江”是如此的密切。她虽然什么都不说,但我最终都会知道。而我也十分清楚,她之所以不说话,并不是对我抱有恶意,而仅仅是对“江”抱有恶意罢了。这种恶意,并不会十分清晰地体现出来,只有在现在,回过头看看当初的末日幻境中系色的态度,也才能感受到,当初的她和现在的她,并没有太多的变化。

    虽然她不说话,但我的内心,仍旧平静而温和。

    “可以看一下,她到底是什么情况吗?”我说着,看向躺在长椅上的女人。她的状态和女病人此时的状态有着密切的联系,这种联系,不仅仅是精神上的,也是**上的,因为,注射到她体内的药剂,理所当然是通过生理机制去影响精神。

    “乐意为您服务。”人形“系”徐徐躬身施礼,走到长椅边,双手将女人的手掌握住。

    光芒在手掌中渐渐生出,大约三秒后,又缓缓落去。

    “她很平静。”人形“系”说:“我感受到,一股力量正在抑制她体内的恶性反应,可是,恶性反应已经成为她的活动源泉,所以她才会昏迷。”

    抑制?我不由得问到:“这个力量可以她度过至深之夜?”

    “很遗憾。”人形“系”平静的给出了答案。(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