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1268 薪火2
    霍克医生用来刺激病体的手段,也只能用在这些“高川复制体”身上,他试图利用药物的方式,激活乃至于集中强化“高川复制体”的生理系统中所有和“免疫”、“适应”、“变态”和“适应”这些相关的部分。正常人体中,有许多看似属于“多余”和“休眠”的生理结构、基因片段和细胞构造,霍克医生的药物调制,试图将其活性化,引出它的力量,激活整个高川复制体的病体最强的免疫力,去适应“病毒”,改造自身,强行推动病体进行“变态”或“进化”,自行诞生出针对“病毒”的抗体。

    他所提供的抑制剂和各种调制药物,都是通过这种手段得来的,而在其理论的终极假设里,这些手段将会经过一次次改良,抵达一个最终阶段,在这个阶段里,病体已经被彻底开发,产生“抗体”的几率将达到百分之三十。

    霍克医生将这种开发病体,引发病体最强免疫能力的方式,称为“解放”。而整个“解放”的最终改良流程,被其称为“至深之夜”。

    而霍克医生于地下实验室的研究,完全就是围绕着同样名为“至深之夜”的计划展开的。他用词汇作为计划的代号,喻示着黎明到来前最黑暗的时刻。他希望这个计划,以及计划所能达到的理想结果,可以让研究抵达黎明。

    “于至深之夜达成最终极的解放吗?果然符合您的美学呀,导师。”阮黎医生不由得喃喃自语。身为霍克医生最期待的学生,她当然明白,将人体所有的能量,集中于免疫系统和适应能力的解放,会产生怎样可怕的副作用。那些被充当实验体的“高川复制体”。一定出现了极为可怕的崩溃。

    而她之所以不认为霍克医生成功,正是因为,她并不认为,那样的“病毒”是人类个体不惜一切代价,以极端的方式解放自身的免疫力就能对抗的。

    因为,“病毒”并非是常规意义上的病毒。而霍克医生的日记中,也的确认可了这一点。在一些只言片语中,霍克医生甚至赞同了阮黎医生的部分见解,但是,最终他仍旧走在自己决定的道路上。促使他在认识到,自己的道路可能是错误的,却还必须倾尽所有走下去的原因,其实是感性的,而并非是理性的——人类需要。病院中所有在黑暗中摸索的专家们,也需要有人,继续走上这条可能错误的道路。

    因为,它是目前为止,最能让人看到希望的道路。

    它不值得更多的投入,却又在新的可能性出现前,必须延续下去。

    只要“抑制剂”还在进步,人体自身的免疫。对“病毒”还能产生效果,无论是多少。都足以让人感受到希望。哪怕,这些抑制剂永远都不可能变成血清,只依靠人体自身的免疫力,也永远不可能出现完全的抗体。

    霍克医生明白这一点,安德医生明白这一点,现在。阮黎医生也切身明白了这一点。在可怕的危机面前,总要有人违背自己所期望的道路,去举起错误道路上的火把,为他人提供光亮。

    阮黎医生合上日记。

    “导师……”她哽咽着。

    尽管因为一些原因,她一直都打着纯粹的心理学专家的招牌。但现在,她决定拿回看似早已放下的东西。她从未忘记,自己在成为一名心理学专家之前,更擅长的是哪一方面。如果仅仅是纯粹的心理学医生,当然是不可能成为霍克医生的弟子的。

    雨势越来越大,背对着我的大树后,约翰牛的接头人解释了一部分他们将要做的事情,以及潜伏于近来的异变中的秘密。单纯从单一的神秘事件中,很难弄明白这些神秘组织的打算,因为他们在默契之余,也表现出敌对的态度,乃至于敌对的行为,而他们在看似为同一个目标执行某些计划的时候,也掺杂有诸多存在私利的阴谋。原本,末日真理教和网络球不可能联手,但是,如今和末日真理教产生默契的,是nog、五十一区之类私下里就和末日真理教有一些合作的组织,因此,在网络球退居幕后,nog维持一个松散的团体,而五十一区充满野心的状况下,一连串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计划,正一步步于我面前解开面纱。

    几乎所有进入噩梦的神秘组织,都从黑座制造的“疯子”身上,获得了一些关于“至深之夜”和所谓的“解放之力”的信息残渣。

    网络球对“乐园”和“至深之夜”本身没有兴趣,但是,也不可能真的不管不顾,放任两者的情况就这样顺利的转向对己方不利的一面,而末日真理教、nog的其它成员组织,以及五十一区却对两者十分上心,尤其是五十一区,试图以之为跳板,在纳粹的怪物尚未成熟之前,利用“至深之夜”所产生的解放之力,将之从噩梦拉斯维加斯中拖出来,进行歼灭亦或者利用,来达到夺取拉斯维加斯中继器的目标。

    网络球于这个中继器世界中的人手,连nog都无法维持,更不可能将nog的全部力量拧为一个拳头。在各方别有心思的情况下,试图利用火炬之光的“偏差”,将浑浊的水底搅得更浑,就一点都不奇怪了。而对于火炬之光的人来说,制造“偏差”就是他们组织和神秘的根本,而并不完全站在某一边,为某一方出力,这一次也和过去一样,网络球的委托并非是他们行动的原因。在如此的大事件中制造“偏差”,正是他们参与这次拉斯维加斯攻略的主要原因。

    除了网络球之外,没什么人希望此时默契推动的计划出现“偏差”,因此,在如今的事态中,只有网络球才是火炬之光天然的盟友,于情于理。两者的合作都是理所当然的。

    不过,这一次和我接头的人,并非是约翰牛之前提到的火炬之光成员,而的确是网络球的成员。在和我搭上线之前,她已经找到了潜伏在半岛病院中的火炬之光成员。而这一次过来,则是带着另一些目的。例如希望我可以为她和阮黎医生搭上线。在计划方面,网络球的这些动作是十分零散的,我想,每一个和网络球的成员交谈的人,都很难从对方临时泄露的这一部分秘密,窥探出他们的真实目的。

    正如现在,网络球的这名联络员虽然告知了我一些事情,但这些事情只是全部真相的一个片段而已,除非可以找到更多的片段。否则无法将之联系起来,拼出真正的图案。不过,仅仅从当下来说,她希望我帮忙的事情,也并非多么困难的事情。但正是这样的“小事”,正可以用来评估双方的关系和态度。愿意帮忙,不愿意帮忙,亦或者犹豫。都一定会成为线索,被对方嚼碎了仔细品味。以之作为今后合作的基础。

    “我知道了。”我没有过多犹豫,虽然不能确定,未来彼此的关系会变得如何,恶化的可能性居多,但放在现在,我和网络球之间仍旧有合作的基础。让阮黎医生接触网络球的人,也正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化解她正在面对的压力。

    无论是从研讨会的角度来说,还是各个神秘组织于阴影中的活动来说,都是如此。哪怕我预感到未来将会和网络球分道扬镳。但对于网络球的信誉,却从来都没有小看过。相比起其他任何神秘组织,网络球无论信念还是行为,都更符合善性的一面,作为研讨会的资助者之一,他们同样拥有巨大的能量,阮黎医生此时表现出来的性格和宗旨,和网络球是十分合衬的,因此双方同样天然就有着合作的基础。

    有了网络球的支持,阮黎医生背弃研讨会的研究方向,利用研讨会的设备,进行更符合自己希望的研究,就获得了一个有力的臂助。既然在短时间内,无法离开这座半岛,玛索那边的情况也十分复杂,那么,阮黎医生正在研究的药物,就有可能是打破被动的钥匙。

    那些粉红药剂的功效虽然并不完整,但已经展现出一些可能性。我想,玛索会需要进一步完善的这种药剂。

    雨幕中的接头,在我和这个女人都无法看到彼此的情况下完成了。没有“神秘”的味道,我们双方都只用语言和自身的信诺来完成这次合作。女人离开的时候悄无声息,只有连锁判定可以观测到她的身影。雨势比我出来时更大了。

    我回到病栋后,女病人完全没有回醒的迹象,我按照阮黎医生的说明,将她的状态进行了简单的检查和记录,她于噩梦中的情况,当然是记载于日记中,这份报告仅仅记载她的生理变化。如果有合适的仪器,我可以进行更多的检查,为阮黎医生提供更丰富的数据,但阮黎医生的说法,似乎并不需要这些,她所需要的数据,直接可以观察女病人的身体表面,就能收集到。

    下午的时候,另一批参与研讨会活动的专家又过来了,其中有一部分,是之前听说不以我为实践报告目标的专家,其中就包括三井冢夫、占卜师和健身教练。迄今为止,除了三井冢夫先生之外,我尚不知道后两者完整的姓名。

    不过,对于我用外号称呼她们,她们也不觉得有什么问题。在参与这次研讨会之前,她们就是做那样的工作,而她们也并不觉得那样的工作有什么不好。响应并参与研讨会的活动,除了是想要涉足另一个专业领域之外,也有个人的兴趣原因在内。从研讨会对外的说法来看,她们的“作业”得分都不错,听三井冢夫说,已经有研讨会的人提前过来和她们商量合同问题了。也意味着,一旦活动结束,她们也仍旧会留在这个半岛病院中,参与进一步的研究工作。

    “不过,这天气丝毫没有放晴的日子。我听说雨季会持续相当长的时间,而这段时间没有船运。”三井冢夫有些感慨地看着窗外的磅礴大雨,对我说:“所以,不管最后的报告做得如何,能不能被研讨会看上,大家都只能呆在这个半岛上吧。”

    “确是如此。”我平静地回答。一边在另一名专家的协助下,完成身体检测。我个人是觉得,这样简单的测试,不可能让他们获得突破性的进展。不过,这一次过来的专家,本就不是以我这个例诊病人为报告对象。因此,这次检查从头到尾都充满了敷衍性。

    “为什么突然会调换主治对象?”我问。

    “不清楚,这是研讨会方面的决定,大概是为了公平吧。”坐在另一边,无所事事的专家如此回答,他口中的“公平”充满了讽刺的味道,但我却觉得,他本身才是被讽刺的目标。

    以我对研讨会的了解,以及阮黎医生平时言传身教。我觉得,正是这种敷衍的态度,会研讨会将他们的评价大幅度下跌。我猜测,他们或许认为只要专注于某一个病人,将所有的精力和时间都投注其中,一定可以取得进展,进而做出一份有内容的报告。所以,才不希望将自己的时间和精力浪费在其他病人身上。

    然而。研讨会既然做出交换病人的决定,本身就透露了一部分态度。而这些在此时敷衍了事的人。大概根本就不可能被看中吧。虽然说,只要做出一份有内容的报告,就可以展现出自己的才华,但他们所面对的病人,全都和普通的病人不一样。无论是例诊病人,还是看似普通的其他人。能呆在这里的,全都是服用了新药。

    而以这些人的所谓“天份”和“才华”,完全没有可能找出病人体内隐藏的秘密,进而做出一份合格的报告。反而,如果他们在什么都不清楚的情况下。仍旧能够找出病人身上的异常,并针对性提出方案,迎接他们的或许是更加苛刻的商业间谍审查。

    无论如何,当他们的负责对象,是我们这些病人的时候,就已经注定了,他们不可能拿出那份合格的报告。而研讨会也并不想要看到这么一份合格的报告,真正决定这些野路子专家命运的,是他们对待这次活动的态度,以及在每一个环节中的表现。

    “那个病人怎么了?”三井冢夫向我问到。他看起来有些在意躺在我的床上的女病人,在细节方面,三井冢夫也算是较为敏锐的,而其他呆在我的房间中的专家,则对此漫不在心。

    “没事,只是睡着了。”我说:“她刚吃了药。”

    三井冢夫一副理解的表情点点头,但我想,其实他什么都不知道。不过这样也好,省得我再说更多的谎话。我可不希望,服用了粉红药剂的女病人被眼前的专家察觉到异常,并写入准备交给研讨会的报告中。哪怕,我认为研讨会根本就不会仔细看他们的报告。

    “阮黎医生最近如何?”三井冢夫主动岔开话题问到。而另外的专家表面一副不在意的样子,却在细微的动作上,让我知道,他们其实真的很在意。大概他们已经知道阮黎医生在研讨会中的重要位置吧,试图了解关于她的更多情报。

    不过,即便是我也无法确定,阮黎医生这些天的情况到底如何。从她要应对的问题来看,想必是十分繁忙的。

    “我已经有一段时间没有见到她了。”我说。

    “是吗?”三井冢夫的脸上浮现一些意外,“每一个例诊病人的提供者,才是这名例诊病人真正的主治医生,我见过其他主治医生,他们经常会和自己的例诊病人进行互动。”

    “我的情况暂时还很稳定,不需要医生时刻照看。而且,她已经观察我很久了,再将时间浪费在这种事情上,反而是舍本逐末吧。”

    三井冢夫若有所思,说:“的确,阮黎医生说过她这次参与研讨会的目的。”

    阮黎医生一开始就是对他们这么说的,要借助研讨会的资源,来完成针对我的情况的新药。

    我们又随便聊了几个话题,之后我才问到其他例诊病人,乃至于服用了新药的病人的情况。和我所预料的一样,三井冢夫的回答带有忧虑。

    “不知道到底出了什么问题,已经有三个例诊病人死亡了,还有一个例诊病人也性命垂危。我负责的那一个就是脏器衰竭而死,身体上还有被虐待的痕迹。我个人是觉得有什么不妥,但进一步的查证被研讨会那边接手了。和我一样选择了那个例诊病人的人,都只能用现有数据来完成报告,让大家都很不开心。”三井冢夫压低了声音对我说:“我听说,其他死亡的,和生命垂危的那个病人,也是类似的情况。他们有可能被注射了某种透支人体的药物。”

    “你在怀疑研讨会?”我只是这么反问,三井冢夫就缩了回去,半晌才摇摇头说:“我不知道。我什么都不可能肯定。现在,我就专注于自己的报告。研讨会里有那么多的专家,比我这个半吊子强多了。”

    他在这一点上,不管是蒙的,还是有所感觉,但都不失为一个正确的应对。另一方面,研讨会也对当前的病患者死亡很不满意吧。一下子就死了三个例诊病人,还不知道死了多少普通病人,剩下的资源就会越发显得宝贵。也许一开始他们对自己的新药有极大的信心,但在这次打击之后,想必会更加小心翼翼地对待自己的成果,而不是贸然就让病人们服用。

    我想,如果研讨会真的更加谨慎,对阮黎医生来说也是件好事。他们放在新药上的精力更多,就意味着对阮黎医生的控制更多,阮黎医生也就相对赢得了更多的时间,去做她想要做的事情。在这种时候,网络球找上门来,简直就是掐准了时机。

    我从三井冢夫这里套出了不少关于其他地方病人的情况,他可以公开谈论,以及看在阮黎医生的份上,所暗示的数据,都让我可以将半岛精神病院中,服用新药的病人们的总体情况,和噩梦中那些疑似病人映射的疯子、看似正常的人、猎手乃至于怪异进行对比。

    我再一次确认,服用了新药的半岛精神病人并非全部都能进入噩梦,而能够进入噩梦的,可能会在平时显得更加正常一些,从而让人感觉到新药的正面效果。但是,从噩梦中人形“系”对女病人的判断来看,其实这种看似正常的情况,反而是一种恶性的体现。就像是透支生命一样,让病人看起来比平时正常。

    另一方面,噩梦中存在的那些东西,也的确不全都是半岛精神病院中所存在的东西的映射。以黑座泄露的信息来看,又可能直接就是病院现实中情况的一部分映射。

    简单来说,病院现实和半岛精神病院以一种诡异的方式,糅合并映射于这个噩梦之中。至深之夜的影响,不仅仅是针对半岛精神病院的病人,更会进一步直接影响到病院现实的情况。反过来也是如此。

    如今的噩梦是一种十分诡异而纠结的状态,在里面所发生的每一件事情,每一种影响,都会产生比以往的神秘事件,更巨大,更复杂,也更加切实的连锁反应。因为太过敏感,以至于,至深之夜的结果,以及神秘组织默契合作的那个大计划的结果,都有可能引发谁都不曾预料的后果。

    再加上火炬之光的“偏差”的影响,我已经不确定,未来到底会变得如何了。只剩下一种极为强烈的,不知道是好是坏的预感,越到后面,就越是没有一个神秘组织,可以按照自己的步调,去控制事态的发展。反而,让我感觉到,就像是存在某种超越性的力量,利用了各方的计划,奇妙地推动着这个复杂的剧本。

    接下来的一切,无论如何变化,都绝对不是巧合。(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