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1288 入梦
    这到底是怎样的攻击?虽然触发攻击的条件在回想之前的遭遇后,多少可以猜测到一些,但却还有更多不明因素。本应该没有关上的窗户,在闯入的时候,却撞碎了玻璃,而在玻璃中呈现的无头的倒影看起来像是一个预兆,但却并非是造成伤害的正体。除此之外……我抬头看向病栋,看向我们原先所在的病房,也不清楚里面的凝胶怪是否已经被老男人清理。老男人自愿断后,但他到底是用了怎样的力量,达到了怎样的效果,却似乎没有人观测到。尽管他介绍过自己的能力,但具体会是怎样的使用方法,也仍旧不清不楚。

    尽管有太多扑朔迷离的情况,但这反而是神秘事件中最常见的情况之一,所以反而不让人觉得有什么问题。因为是“神秘”的战斗,是“神秘”带来的危险,所以,虽然希望可以洞悉其中的真相,但倘若真的没有真相,亦或者,因为种种缘故,无从去理解真相,也是可以理解,可以接受的。

    在诡异的攻击中,老男人死亡,众人受创,这个结果谈不上好。面对的是无法明确的敌人,以及一团迷雾的现况,也给人带来极度的不安。哪怕队伍并不十分和谐,但一个队员的死亡,也往往让人联想到自己的死亡,进而带来强烈的恐惧感。然而,这种不安和恐惧,对于一个常年行走于神秘事件中,身经百战的神秘专家来说,也不过是司空见惯。

    压制自己所有的负面情绪,直面不可解,看起来充满运气成分的事件,本来就是神秘专家的生活。若非如此,步入“神秘”的新人的死亡几率也不会如此之大。而我所见过的那些神秘专家们,也不会喜欢用硬币测试运气的游戏。

    莫测,诡异,死亡……这些东西就好似黑烟一眼,缠绕在我们这些人的身上。即便如此,仍旧有不得不前进的理由。尽管每个人的理由或许都不一样。但是,应该每个人都是有理由,在站在这个地方,去面对这种压力的。我见过许多接触“神秘”的人,不是被“神秘”杀死,就是因为承受不了压力自杀,但我身边的这几人,都并非是那么“稚嫩”的家伙,绝对不会因为之前的九死一生而吓得腿软。

    “活下来了。”安娜掏出一枚硬币抛弃来。她看了一眼结果,开心地笑起来,“果然,我的运气还在。”

    “那是偏差的力量足够强。”特纳没好气地说。

    “得了吧,特纳。你我都知道,偏差的力量,是最充满运气成分的力量。”安娜耸耸肩膀,将身上的破烂衣衫扯下来。之前的攻击几乎将她的脊椎砍断。衣物当然也被开出了巨大的口子,内衣背后的带子被切断了。她一脸无所谓地,连胸罩一起扯下来,和衣服揉成一团,随意扔在地上。

    特纳听了她的话,也只是深深叹了一口气,没有反驳。更对同伴豪放的姿态抱以特别的视线。倒是三级魔纹使者少年的脸色有些僵硬和羞臊,眼神闪烁,无法直视这个半裸的成熟女性同伴。接头人蹲在一旁检查地上的玻璃碎片,根本就没理会这边发生的事情。

    虽然安娜或许真的不在意,但我还是脱下病人服递给安娜。安娜的身材不错。不过,这不是她应该赤身**的理由。当然,我也不太明白,她为什么要脱光衣服,那些衣服虽然被破坏,但并没有达到无法蔽体,反而妨碍活动的程度。大概只是个人的喜好吧,我只能这么想。

    “哦,谢了,高川先生。”安娜似乎才恍然过来,接过衣服穿上,但是道谢的语气却没有太多的感激情绪,就像只是出于礼貌才说的社交辞令。

    特纳似乎看穿了我的心思,对我说到:“安娜是天体派的。”

    我无法理解,什么叫做“天体派”。

    “崇尚天然**,解放内心束缚……大概就是这样的思想吧。”特纳耸耸肩,说:“其实我也不太理解,因为我从来都没有思考过人为什么要穿衣服,人穿了衣服和不穿衣服有什么区别。对大部分人来说,人穿衣服都是理所当然的吧。但有一群如安娜的人,就会去思考其中的缘由,然后做出了不穿衣服比穿衣服更好的结论。”

    “于是,安娜其实不喜欢穿衣服?”我说。

    “是的,穿衣服仅仅是为了应付社交。”安娜在一旁插口道,她对我们两个大男人的谈论没有任何特别的情绪,尽管被谈论的就是她自己的情况。她对我说:“我知道有许多人,不论男女,面对赤身**的女性时,总会想到性方便的事情,但这并非是**的全部意义——我也立志于让人们理解**的更多意义,以及对自身人性的启发,但是,并不会因为对方第一时间就想到性而觉得不堪和恼怒,因为,那只会显得狭隘,并否定了**作为性象征的客观存在意义。当然,如果高川先生看到我的**,想要深入探讨性方面的话题,并亲身实践,于我个人而言也是很欢迎的。”这么说着,她又看了同伴特纳,以及目光闪闪躲躲的三级魔纹使者少年一眼,说:“另外两个男人就算了,不符合我的癖好。”

    “不要理所当然地讨论自己的性癖,你这个**中毒者。”特纳带着一副吃屎的表情说,我觉得安娜的话让他回想起了自己一些不堪的过往之事。

    “在讨论上床之前,我想你们应该看看这个。”接头人在一旁不带任何情绪地地说着,当我们转头去看的时候,她正拾起一块玻璃。不过,那亮晶晶的碎片,顷刻间就在她的手中化作粉末散落于空中。三级魔纹使者少年仿佛为了摆脱尴尬,快步离开安娜身边,蹲在地上也拾起一块玻璃,在其化作粉末之后,用手指沾了粉末,送进嘴里。

    “是盐。”他有些意外地说到。

    “是的。盐。”接头人说:“盐在神秘学中,属于神圣的物质,可以驱赶邪恶,但在特定的时候也会发生转意,成为让人畏惧的象征。”

    “无味的水,融入盐之后。虽然颜色未变,但味道已经改变。人们视之为一种本质的变化,看似相同的外表,但内在已经截然不同。就如同人的躯壳中,寄宿着某种与人相反的,异常的外物。”安娜点点头,说:“但这样的意义,对我们的现况有什么卵用?你应该清楚,神秘并非神秘学。两者虽然看似相似,但是,完全按照神秘学的解释去看待神秘的话,只会得到错误的结果。”

    “是的,不能完全按照神秘学的解释去看待神秘。神秘学也无法真正解释神秘。但是,我们这些人之所以钻研神秘学,这样的行为,无论是本能的促动。还是思维的指向,也定然是有缘由的。神秘专家会研究神秘学。并下意识在神秘事件中,联想到神秘学,这样的情况可不止一两例,足以证明,神秘学尽管无法真正解释神秘,但至少可以带来启发。”接头人说。

    “你在给什么人普及基础知识吗?这里可没有谁是刚接触神秘的新人宝宝。”特纳也有些不快。“你到底想说什么?”

    每个人都在等待,接头人是不是根据当前的线索,做出了某些推断。但是,接头人沉默了半晌,却说道:“啊。不,只是一时想到,随便说说。我并没有发现什么。”这样的回答是如此生硬,和她之前的表现自相矛盾,在场众人没有一个是相信她的。

    “所以,你是想提醒我们,敌人和盐有关吗?”三级魔纹使者少年说:“只有这样?”

    “不,她是试图让我们往盐的方向去思考问题。”安娜突然说:“网络球的家伙,虽然我不明白你为什么要这么做,但是,如果让我感觉到恶意,我会第一时间干掉你。”

    这话充满火气,但接头人闻言,却只是微微一笑,说:“好的,随时恭候。”

    刚摆脱了一次危机,气氛又开始变得有些险恶。

    尽管由玻璃引发出的“盐”的话题,似乎若有若无地,对当前情况的分析有所帮助,但我在意的,却是别的情况——没有雨,没有电闪雷鸣,而且,环境似乎有些过亮,不似之前狂风暴雨的阴沉。我们从病房的窗口跳出,先不提“撞碎玻璃”的异常现象,明明从病房里往外看,外界风雨飘摇,真正出来之后却完全没有被淋湿的迹象。

    当我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眼下的场景似乎陡然变了个样子。四周本应该是一片人工修剪过的平整草坪,有一条长长的车道延伸到林子中,通往其他地方。可这样的景色,却一下子变成了植被茂盛,山石崎岖的山中景象。病栋还在,但却像是连同我们一起被转移到了别的地方。

    而这种山中景色,却于我而言,充满了熟悉感。抬起头的时候,不再下雨的天空,火星和灰烬却如飞雪一般落下,悬挂空中的球体,本应该是月亮,此时却让人直觉感到,是别的某种东西。它以巨大的沉甸甸的,让人感到不安地巨大姿态,悬浮于远方的半空中,通体红色,就像是被割出一道口子,正源源不断地流血。

    “我想,我们有麻烦了。”我不由得说到。因为,这里是至深之夜的噩梦,而不是半岛精神病院的“现实”。我们在跳出窗口的一刻,意识层面发生了某种变故。那么,到底是怎样的力量,将我们拖入了噩梦之中?是自身的药物发作,亦或者有别的什么人充当黄雀?当我们处于这个噩梦中的时候,半岛精神病院中的我们又是否安全?

    这些问题,不离开噩梦的话,根本无法确定。亦或者,可以于这个噩梦中确认的一刻,就是死亡的一刻。

    其他人也察觉到不妥,纷纷环视四周。三级魔纹使者少年仿佛明白了什么,有些愕然地说到:“我们被意识行走者攻击了?”

    眼前经过转变的景象,显然和他们对“现实环境”的认知格格不入,而他们也记得,自己等人在之前到底经历了什么。这种转变如果用意识方面的神秘来解释,反而可以让人接受。如果是整个人,连带着病栋,一起被被送出半岛,来到不知何处的山林中,反而让人感到不可思议。

    “这是至深之夜。”我说到。相对于噩梦拉斯维加斯和鬼影噩梦,这个于半岛上产生的噩梦,一直没有一个明确的名字,但如果用“至深之夜”指代它,在我看来也是相当合适的。而且,既然剩下的四人背后都有情报来源,自然不需要我去担心,他们到底是否知道“至深之夜”是什么。

    果然,听到我说起“至深之夜”四个字,众人的表情也有一些微微的变化。

    “我终于可以理解,失格病人到底是什么了。”接头人突然说:“失格病人其实指的是那些,无法进入至深之夜的病人。在今天之前,我的确无法进入这个至深之夜的噩梦。你们呢?”她看向其他人。

    “我也一样。”特纳点点头。很快,每个人都承认了,自己的确拥有这样的特征。尽管,这里的人之中,的确也有人服用了新药,或者说,刻意服用了新药,但却没有一个产生如其他病人的反应。以至于,他们曾经认为,研讨会的新药对自身是完全无效的。

    “现在看来,也并非是全无作用。”接头人仿佛自言自语般说着,她的声音虽小,但我仍旧听到了。这个声音,于连锁判定中,就如同震波一样,有特定的波动和源头。

    “你真的确定吗?”其他人却不如她这么肯定,怀疑地问到:“失格病人就是无法进入至深之夜的病人?”这个问题关系到研讨会对至深之夜有多少了解?又是如何看待至深之夜的。因为,在我们这些神秘专家看来,至深之夜绝对不是什么“好现象”。(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