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1293 交谈者2
    交谈者,这是眼前这个男人的称谓,名字什么的不重要,“交谈者”这个称谓已经很好地描述了他的大部分情况。自称“交谈者”的男人也是意识行走者,至于他的意识行走倾向于什么方面,意识能力的使用又具体会以怎样的现象呈现,目前为止还是一个谜团。不过,他能够影响我这个四级魔纹使者的意识,已经被事实证明。我得以清醒过来,但这并不意味着,他的能力并非发生作用。他对自己的意识行走能力进行了一番描述,虽然具体的情况用了模糊的说辞,但特点大概有两个:一是无法自行控制的意识干涉,二是“交谈”这样的行为。

    然而,第二种特点的存在,也意味着,和他进行“交谈”这种互动,是极为危险的。这种危险和他到底说了什么并没有直接关系,仅仅是“交谈”和“无自控意识干涉”的结合,会让交谈的另一方,受到他所说的话影响,而这种影响在我看来,虽然并不强烈,但一直在潜移默化地产生作用。

    也就是说,哪怕他告知他人的内容,涉及了他自身的神秘,也不能单纯看作一种对他无益的“泄密”,反而,视之为他希望达成效果的条件更为合适。

    我开始有些觉得,之前自己的思维失控,有很大一部分是出于自身的精神病态恶化,但也有一小部分诱因,来自于这个“交谈者”的能力影响。从见到他,和他进行交谈的一刻起,无论是我还是接头人他们人,都不可避免地受到他的影响,进而演变成当前的情况——即便是现在,我也仍旧无法确定。当前的情况到底是什么情况,但结合安娜的“偏差”效果,应该不是什么好情况就对了。

    在突围之后,抵达这个木屋区,以及在木屋区的时间段内,所发生过的事情。虽然在我清醒之后,以“记忆”的方式浮现于脑海中,但这些“记忆”并非是鲜明的,也并非是一览无遗的。而是一种伴随着时间、个人的具体遭遇以及思维活动倾向,针对性呈现出相对应的“记忆”,而在这部分相对应的“记忆”,但除此之外的“记忆”却更多是以一种“知道自己清楚这些事情,但却下意识没有去回想”的方式呈现。

    而且,即便此时对“交谈者”有所猜测。警惕性再一次提高,并且认真去回忆的情况下,我仍旧无法让那些“记忆”变得清晰鲜明。表意识的主动回想,无法避免下意识的避开回想。我不是意识行走者,尽管可以进行意识行走,但那是依靠“江”的力量,和真正的意识行走者相比,我在意识能力方面有巨大的缺陷。这是我早就清楚的事情。而眼前的交谈者让这样的认知,变得更加深刻了。

    无论是四级魔纹。还是“江”所赋予的片面的意识能力,都无法彻底防御这位“交谈者”的意识行走。

    他的神秘,从见面交谈的一刻起,就一直对我们产生作用。

    尽管在关系上,和我与nog的关系相比,接头人和他们的关系更加密切。然而,鉴于之前所发生的一系列情况,我无法肯定,在这个噩梦中行动的这些人,会以“同伴”的目光看待我们这一行人。眼前的交谈者。到底是带着恶意来接触我们,亦或者,只是协助接头人他们完成一次苦肉计,以达成其他的目的。

    所有的猜测,都必须基于一个可信任的基础条件。如果我信任眼前这位交谈者,或者信任接头人他们,那么,就会以他们的言行为基础,去一一猜测、判断和捕捉更多的线索。然而,在这些人的目的、为人乃至于言行举止之中,我最为相信的,反而是火炬之光两人对自己的“偏差”能力的描述——他们的“偏差”在更多时候,会让事物发展偏向于恶性。哪怕一时看来,会得到一个可以接受的结果,但从长远的角度来看,只会让情况越来越危险,越来越险恶。

    这些人的言行举止所透露出来的内容,当然不可能全部是谎言,但是,在半真半假的内容中,这种对“偏差”的描述,是我认为最值得相信的内容。

    既然“偏差”的每一次使用,都会让情况恶化,而“接触交谈者”是在依靠“偏差”能力的指引,突破怪异包围圈之后的“情况发展”,那么,把“接触交谈者”视为情况恶化的表现,不就是一个简单而明确的逻辑吗?

    “交谈者”是危险的,但是,在和“交谈者”接触,并进行交谈的时候,这种危险就已经不可避免。

    “交谈者”并没有表现出明确的恶意,甚至于,以我和nog的矛盾来说,他的态度显得婉转而温和。而我相信,这本身就是一种恶性的影响。正如他所说的那样,在他说话,而我聆听的时候,说话的内容本身,就已经成为干涉意识的力量,他所说的任何内容,在他的意识行走能力下,都是有实际意义的,这种意义并不单纯是说话的内容,而是说话的内容对聆听者的影响。

    “任何已知的情报,都会让人做出对应情报的行为。当您知道了一些事情后,就一定会产生相应的行动。”他毫无掩饰,告诉我,我在和他交谈之后,就一定会做出他所期望的反应,因为,“这就是我的能力。”

    “知道吗?我可以在你眨眼的时候,就送你见上帝。”我说。

    “是的,我毫不怀疑。我对自己的能力感到自豪,但是,我拥有的,也仅仅是这样的能力而已。我不是擅长战斗的人。”交谈者微笑着,稍稍停止了背脊,对我说:“如果你真的在这里杀死我,那也意味着,这就是我想要的。你觉得呢?”

    “你这是在赌博。”我平静地回答到,“有许多人都想要用话术对付我,但他们的下场都不怎么好。其实你并不确定,你的意识行走能力对我有多大的影响。”

    “也许。”交谈者说:“你能确定。你现在的想法,不是意识干涉的结果吗?你能确定,我的死亡,不是我想要的结果吗?亦或者,你能确定,我和你的交谈。到底想要达到怎样的结果?”

    “我无法确定。”我坦言道,“但是,我有可以相信的东西,不,应该说,是必须相信,也只能相信的东西。”

    在连自己的思维都无法相信的时候,我还可以相信“江”。

    速掠展开,无形的高速通道绕过“交谈者”的身体。我倾身踏步的一瞬间。周遭的一切运动都陷入泥沼中,缓慢而拖沓,只有疾走于这条无形高速通道中的自己,才是“正常”的速度。我知道,在他人眼中,是我的速度突然增加到无法反应的程度,但是,于我自己而言。更像是在我的速度保持正常的情况下,他们的速度变慢了。才导致这个“无法反应”的速度差值。

    速度需要有参照物的存在,有受到速度概念影响的过程和结果,才有意义。速度,本来就是相对的快慢。正如同,仅仅说“速度很快”是没有意义的,有意义的是“和什么对比。速度很快”。

    和交谈者对比,我的速度很快。

    快到他根本无法反应,也无法说出下一句话,无论是下意识的思维,还是本能的反应。都无法通过行动表达出来。

    就是这么快的一瞬间,连眨眼时间都没有,我和他擦身而过,拔刀斩首,之后退回原地。

    速掠停止,一切恢复正常,但交谈者的表情却凝固了,他似乎想要摸自己的脖子,似乎意识到,自己被斩首,但是,这样的动作也没能做完,脑袋就咕噜噜落到地上,断颈处的血液冲天而起,但就在泼洒的一刻,猛然回流。

    我看到了,有什么东西贴在他的后颈上,露出半个脑袋,看起来像是一个小巧的生物。我第一时间就意识到,那就是喷血异常的源头。而对方想做的,无非就是让交谈者恢复原状。的确,斩首太快,在如此短暂的时间里,哪怕用正常的科学知识来说,交谈者也没有在真正意义上死亡。我毫不怀疑,让血液回流的力量,足以复原交谈者。

    同一时间,屋外有人冲进来,他们一直等在那里,一直被连锁判定观测着。我知道,他们并非表面上那般,对我和交谈者的独处一点都不上心。

    交谈者身为意识行走者,能力效果十分特别,过去从未被我意识到,其在nog队伍中的身份也必然特殊,理所当然不可能任由其置身于危险中。但另一方面,nog组建的这支专门对拉斯维加斯中继器进行攻略的特别队伍,也理所当然有这样的人物。

    我作为队伍的一员时,只和约翰牛等几人打过交道,但却从来都没有想过,其他人都是酒囊饭袋,无足轻重。的确,在队伍中拥有更高领导地位的人,应该是强大的,却并不意味着,只有他们是强大的,反而,他们只是在组建队伍时,在综合考量中更合适进入领导层的人,更多偏向于“思想”方面,而并非是“能力”方面。

    理论上,能够参与这支队伍的神秘专家,每一个都很强,都很有自己的特点。队伍一开始的不尽如人意,仅仅是磨合的问题。而现在的队伍虽然因为组织成份的复杂,已经呈现出分裂的趋势,但总体而言,能够生存到现在的他们,绝对很强,也绝对拥有极高的配合性。

    我不希望,他们能够在第一时间完成配合。因为,那会十分危险。哪怕拥有四级魔纹的力量,在速度上拥有绝对性的优势,也很难保证,在千奇百怪的“神秘”中,不会遭到克制而置身于致命的危险中。这些人研究过我的资料,对我十分了解,在维多利亚重工物化区发生了那样的事情,我和他们之间的矛盾,已经不再仅仅是“思想”和“目标”上的差异,这种差异已经沾染了许多鲜血,让人无法优先用“善意”的目光,去看待彼此。

    他们对我的了解,对我的研究,和我的交涉,乃至于围绕我所做的每一件事情,我都更倾向于用“恶意”去揣测。

    杀死“交谈者”,不仅仅在于他的危险性,也同样在于,我判断他是位于敌对的立场。

    不清晰的局面,恶意的可能性,彼此的立场差异,“偏差”的恶性倾向——这一切都让“交谈者”的话不具备任何阻止我动手的价值。我不期待从他身上获得什么,也不顾虑他的话,会带给我什么,也没有纠结过,他活着和死去,哪一个更有价值。因为,他的死亡,本身就是一个有价值的结果。

    速掠再次展开,与此同时,人形在空气中浮现,就如同水面的倒影,这个倒影弯腰去拾“交谈者”的脑袋。

    无形的高速通道已经在所有可以观测到的敌人之间完成。

    我跃身而起,再次疾走。

    电光开始闪动,一瞬间不逊色于我的速度,从虚空中向我扑来,但在下一瞬间,它便成为迟缓的参照物。所有正在变化的现象,运动的物质,都变得更加迟钝。在刀锋的闪烁中,交谈者的脑袋被切碎,捣散,碎块四溅,进而是交谈者的身体,被十六次分割。而趴在他颈后,让其血液回流的小东西,也在这一瞬间,确认是电子恶魔。虽然无法判断,谁是它的使用者,但并不妨碍我将这只电子恶魔一起斩杀。

    之后,我继续奔驰于无形的高速通道中,穿行于所有试图冲进来的神秘专家之间。没有遭遇任何谈得上阻碍的东西,最快的攻击,也仅仅是电光而已,并不存在让“速度”的意义失效,不存在任何“过程”的反击。

    无论是什么,只要其运转,包含有“速度”的概念在其中,就很难对我带来真正意义上的危险。除非,它比我相对更快,或者,能让我相对更慢。就如同“最终兵器”所做的那样。(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