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1294 交谈者3
    刀锋掠过“交谈者”的颈后。而在近乎凝固的观测世界中,拳头大的电子恶魔发出尖叫声,这个声音的传播不经过空气,或者说,没有传递过程,而直接出现在我的心中。尽管这只电子恶魔没有张口,但在声音出现的一刻,我却能肯定,这就是这只电子恶魔的叫声。原本回流断颈中的血液,突破速度的巨大差值,骤然爆发出来,“交谈者”的尸体就如同一个炮台,而猛然飞溅的巨量血液就是炮弹。只在这一瞬间,四面八方喷溅血液的速度让它充满了可怕的破坏力。

    也正因为只在这一瞬间爆发出来的攻击速度,让我愈发肯定,眼前的一幕,就是这些人在对我进行研究之后,特别为我布置的陷阱。他们希望依靠这种短距离,突然性爆发的高速攻击,抵消我在速度上的优势。

    我觉得他们仍旧没有弄明白,我的速掠到底是怎样的一种神秘,他们仅仅是针对“高速”本身设置这个陷阱,而这样的陷阱,在过去的战斗中,我已经多次遭遇过了。因此,面对这种突如其来的攻势,哪怕它看起来铺天盖地,又缺乏闪躲距离,我的内心中,仍旧没有半点波澜。

    参照物再一次改变,这种改变仅仅是一个念头就能完成的事情,除非攻击的速度和突然性,可以让我连念头都来不及产生,否则就无法抹消“相对快”的优势。我此时此刻,仍旧是这片交战区域中,速度最快的一个。无论是反应速度,攻击速度还是移动速度,都是如此。

    密集的血液喷溅因为极快的速度而充满破坏力,但是追不上我的话。仍旧没什么作用。长刀以更快的速度将电子恶魔斩成两半,与此同时,我还可以清晰观测到,“交谈者”失去脑袋的尸体呈现出膨胀的趋势,它显而易见就要炸裂开来。

    在斩杀电子恶魔的一瞬间,我已经比血液喷溅更快的速度后撤。在转换参照物而提升的速度下,原本不闪避就必然会两败俱伤的攻击,在攻击完成之后,仍旧足以后撤闪躲这些已经成形的攻击。在我的观测中,这些四溅的血液,在离开颈部的半米中,是极为快速的,但是,在抵达一米距离的时候。就已经和我的速度持平,而在离开一米的距离外时,它就已经变得相对缓慢了。

    而我的长刀,可以在两米之内的距离造成可怕的杀伤。在这些血液进入我的防守范围之前,我就已经完成完成了所有的攻击。在后撤的同时,我和飞溅血液之间的相对距离,也在进一步拉大。诚然,这些人设计的陷阱。很让攻击者在自持高速而无所畏惧的时候,难以在突如其来的。同样高速的反击中反应过来,而遭到重创,但是,速掠并非单纯的高速。

    所有突入屋内的袭击者,以及这些袭击者所造成的破坏,连同他们的所有反应。在改变了参照物而再一次加速的速掠状态下,宛如被凝固在这一片空间中。门口被强行掀开,窗口被撞碎,就连木质的墙壁也被硬生生捣坏,房顶也正在塌陷。每一个缺口,都至少有一个敌对的身影,至少凝固着一个攻击的动作。他们在释放自己的神秘力量,大部分是电子恶魔,有的电子恶魔已经彻底浮现,而有的只在影子中露出一半的身形,然而,除了之前的那只拳头大的电子恶魔,没有一种“神秘”的发生,可以企及我的速度,亦或者直接消除发生的过程,而直接呈现发生的结果。

    哪怕是千奇百怪的神秘力量,如果没有足够的时间产生作用,那就是无力的。然而,哪怕是最快可以发挥作用的神秘,于我而言,从施展到成形,都仍旧是一种速度的表现。哪怕是这个时候,我也仍旧没有使用出速掠的另一种效果——相对意识的快。

    相对意识更快,意味着,只要对方的念头一产生,我就能完成攻击。在他们的意识主导行为的产生之前,就已经将他们纳入攻击范围。但同样的,在升级为四级魔纹,第一次施展出这样的特性,于战斗中取得胜利之后,我就意识到,这也并非是真正意义上的无敌能力。要破解这种效果十分简单,只需要行动于意识之前产生,或者无意识采取行动就行了。而对于神秘专家来说,只依靠直觉和本能战斗,根本就不是什么罕见的情况。

    在这种涉及神秘的战斗中,一旦真正弄清楚对方的神秘所具备的特性,就能针对这种特性布置陷阱,并非是削弱“神秘”的威胁,而是让“神秘”无法发挥意料之外的作用,亦或者,用出乎意料的方式战胜对手。

    因此,哪怕是为了配合作战,而不得不透露出自己的“神秘”,也仅仅局限于表面上的力量显现方式,其真正的秘密,仍旧埋藏在神秘专家自身的心底。

    速掠也是如此。它并非是无敌的,甚至于不是最强的,它的可怕,仅仅在于他人只能看到高速现象,而无法理解其产生高速现象的原因。一旦“相对快”的秘密暴露,敌人理所当然会准备好相应的神秘。在千奇百怪,拥有无穷可能性的神秘世界中,“相对快”已经多次被事实证明,它并非是无解的。我十分清楚,自己在多次战斗中所取得的胜利,并非是敌人不具备针对性的力量,而仅仅是在战斗中,哪怕是运气好,拥有针对速掠的神秘力量,也会因为没有适应和解析的时间,提前被超乎想象的高速解决。

    不要犹豫,不要迟疑,不要让对方有探究和爆发的时间,于我而言,最强的战斗方式,就是在对方连想都没来得及想的情况下,直接进行斩杀。

    我始终贯彻这一理念。无论是在过去的末日幻境中,亦或者是如今的末日幻境中,无论是没有意识到速掠的“相对快”特性的过去,还是已经意识到,并进行了深度开发的现在。都没有任何改变。

    奔驰,不断奔驰。无形的高速通道,在已经显出身影的敌人周遭盘绕。

    激射而出的箭矢和子弹在这样的速度面前,也缓慢如同蜗牛。只有手中的刀剑,可以和自己的速度进行同步。

    于我而言,仅仅是冲上去。斩杀无法动弹的敌人。但在敌人的眼中,以及任何摄像头的拍摄中,都一定是一副淋漓尽致,刀光纵横的景象吧。

    我无数次于事后看到过自己战斗时的录像。于一刹那间,众横交错的锋锐,就切裂了所有的敌人。

    哪怕是我自己,也对那样的景象而惊叹,也很难想象,那是自己的力量于他人眼中的形象。因为。奔驰在无形高速通道中的自己,是无法看到这种景象的。

    我甚至没有仔细去观察破门,破窗,破墙,破开天花板而入的敌人们到底是什么样子,对我来说,当他们以敌人的立场进攻时,他们长相、性别和穿着等等特点。并不具备太大的意义。如果是美丽有气质的女性,当然看起来赏心悦目。但也并非是手下留情的理由。只是,如果必须要留下一些人,当然是女性拥有更高的优先权。

    但在此时此刻,我并没有任何留手,在急速的刀锋中,无论外表是男女老幼。每一个人的身体都被大卸八块。

    之后,我闯出木屋,于湖畔边停下脚步。转身看去的时候,先是激射的血液洞穿了屋子的四面八方,之后是一股更澎湃的力量。在一眨眼间,从内部撑爆了已经变成马蜂窝的木屋。

    我听到惨叫声,但是宛如闷雷一般的声响,很快就掩盖了这些惨叫。

    也许还会有人活着,但一定不是所有人都能活着。我在意的是那位“交谈者”,虽然在第一时间斩断他的身体,但是,这个家伙是意识行走者。按照过去的印象,每一个意识行走者都不会简简单单就这么被干掉。**对他们来说,虽然也很重要,却又不是绝对必要的。他们依靠自己的意识,行走于他人的意识中,依靠自己的意识,行走于众人的梦境之中,这意味着,他们同样可以只以意识的形态,存在于各种意识态的世界里。

    我想,“交谈者”也不会例外。

    “是的,高川先生。我也不会例外。”毁坏的木屋前,陡然出现了“交谈者”的身影,他背对着我,但给我的感觉,却又不是在观察已经被摧毁的木屋。他仅仅是背对着我,而这样的动作,也让人觉得,有某种深刻的含义,仿佛一旦转过身来,让人看到起面目,就会发生别的什么情况。

    “交谈者”的出现毫无征兆,哪怕我一直盯着那个方向,也没有看到他出现的过程,当意识到的时候,他就已经在那里了。

    我知道,他并非实体的,而更像是一个幻象,就如同精神病人的脑海中,所出现的一个逼真的幻觉。他行走到我的意识中了吗?我觉得不是,但至少,他仍旧在干涉我的意识,才能让我看到这样的他。而他也似乎知道,我在想些什么。

    “我当然知道。”交谈者说:“我无法走进你的内心,却可以和你内心中的怪物交谈。这也是让我十分不理解的事情。你明明知道那个怪物的存在,也定然明白末日的秘密。你十分清楚,末日是无法抗拒的,又为什么做这么多徒劳的事情呢?”

    “你说,你能和它交谈?”我克制着自己,不去想“它”的事情。但我知道,交谈者口中的“它”可能是什么。在我心中的怪物,一直以来都只有两个,而这两个在很多时候,也算是同一个。不过,正因为我和“它”十分接近,所以,我也在怀疑,交谈者真的是可以和“它”交谈的人吗?亦或者说,交谈者和“它”交谈之后,没有从内在到外在遭到彻底的扭曲,实在有些不可思议。

    就我所知,任何接触到“它”而得到的资讯,都是以不可理解的“乱码”呈现出来的。

    “交谈者”似乎在表示,自己和“它”进行交谈后,获得了一些启示,进而决定了他的行止。这就像是神秘学中,得到了神明启示的命运之人一样。

    “没错,高川先生,我得到了启示。虽然和你这个降神者不同,但我也是可以和神明交谈的人——我知道,从神秘的角度来说,神明这个词汇没有太大的意义,但是,并不妨碍我们打这样的比方,去认知类似的情况。”交谈者背对着我,说到:“说实话,我无法理解高川先生您存在的意义,也无法理解您的选择,但您既然存在,就是合理的,而您既然如此选择,也定然是合理的。您的存在,您的选择,哪怕看似不合理,也仅仅是目光受到局限的结果,而我相信,放在遥远而漫长的时光中,您的存在和您的选择,也定然推动着它的意愿。也有可能……是它的意志本身。”

    “你到底想说什么?”我问到。

    他说了那么多事情,却都让人找不到他的想法的重心。

    “我的想法?”交谈者发出低沉的笑声,“我对您没有任何恶意。我仅仅是想要再和它进行更深入的交谈而已。然而,我和它的距离太过遥远,所以,交谈也很困难。也许在您看来,我知道许多事情,但我要说,我其实什么都不知道,所以,才想和它进行更多的交谈。”

    也就是说,他做了这么多事情,真正的目的,是为了拉近自己和“它”的距离,以便进行更深入的交谈?

    “然也。”交谈者说,“我本身没有力量,哪怕有力量,也不足以让它降临。但是,高川先生您是降神者,所以,您的存在,本就具备让它降临的意义。所以,我只是推动这一过程。”

    “说实话,我不相信,和你交谈的那个它,和我所知的它,是同一个。”我说。

    “也许,谁知道呢?”交谈者没有任何动摇,“只有在交谈之后,才能明白。”

    “既然你自称和它交谈过,那就应该明白,这种交谈有多危险。”我说。

    “当然,但是,交谈者从不惧怕交谈的危险。因为,交谈本就是交谈者的存在意义。”交谈者回答到,“当我和您交谈的时候,我就期待着,这次交谈所带来的变化。那么,不久后再见。”

    我没有说任何挽留的话。我知道,他绝对不会按照我的心意和想法行动。就仿佛眼花了一般,交谈者的身影消失了,眼前只剩下那座倾毁的木屋。(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