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1305 明朗化
    接头人在释放了金字塔状的电子恶魔之后,表情看起来就如同做了一场噩梦。我仔细观察她的表情,确定她的精神状态在这之后有所恢复。随着电子恶魔力量的消失,“交谈者”一行人也汇同三级魔纹使者少年不见了踪影。我不敢肯定,“交谈者”在接头人的意识中所做的手脚是不是真的已经消除,不过,至少她看起来不会再像之前那样攻击我。我猜测,“交谈者”对接头人和安娜的控制,很可能是有距离限制的,那么,三级魔纹使者少年和他们分开那么长的时间和距离,却仍旧有引我入陷阱的嫌疑,那么,最初他是不是就没有受到意识层面的控制,而本来就是和“交谈者”一伙的呢?

    我对瘫软在地上的接头人伸出手,她起初有些迟疑和讶异,让我捉摸不清,她的内心到底在想些什么,但她仍旧抓住了我的手,我想,这就是最好的答案了。

    有许多情况必须从接头人和安娜这里才能了解。不过她们到底知道多少,却也没有让我抱有太大的希望,一名技术精湛的意识行走者不会在意识层面上刻意留下缺陷,除非这种缺陷是自身能力无法弥补,亦或者是为了制造陷阱。正如“交谈者”自己所言,他最擅长的就是“通过交谈给予对方资讯,而让对方根据收获的资讯产生必然的行为”。擅长心理学的人对这样的做法也深有研究,最好的例子就是阮黎医生,只是,“交谈者”身为意识行走者的能力,能将效果放大到普通人所无法企及的境界。

    像是让接头人和安娜对我进行偷袭的行为,在我的理解中。不过是“交谈者”应用自己能力的相对粗糙的做法罢了。至于他或她为什么只用这种粗糙的手法,答案虽然不清楚,但一定不是表达善意。既然“交谈者”和“它”进行过交谈,并因此获得了“真相”和“力量”,并付之行动,那么。无论用多大的恶意去揣测,对我来说,都是理所当然的。

    “安娜呢?”接头人拍了拍病人服,但那里其实并没有什么脏污,哪怕满地都是灰烬。

    我抓住她,速掠来到昏迷的安娜身旁。接头人蹲下来,探了探她的鼻息,不过,这样的行为当然也没什么用处。这里可是意识态的世界,如果安娜死亡,尸体的表现可不是现在的这副样子。

    “没受伤,是被我打晕的。”我说:“不过,你们的意识需要进行清理。网络球中应该有这方面的规章吧?”

    “高川先生,你还是一位意识行走者?”接头人看了我一眼,慎重地问到:“我可以相信你吗?”

    “我只是拥有意识行走的力量,但并非意识行走者。”我平静的回答到:“至于你是否相信我。这是你的事情,不是吗?如果你拒绝。那么,我不会让你们两人进入庇护所。当然,如果可以的话,我会尽量让你们离开这个噩梦。”

    “不,不可能的。”接头人皱了皱眉头,说:“虽然我不清楚高川先生你是怎么做到的。但是,就我所知,其他进入这个噩梦的人,就再也没有醒来。”

    我有些惊讶,我还是第一次知道这个情报。不过。就我所见,的确没有在半岛精神病院中见到噩梦中的那些病人,起初是以为我们被分配到不同的居住区,但既然接头人这么说了,假设她是正确的,那么,陷入噩梦的病人有可能已经作为观察材料被研讨会拘禁起来了。不能在噩梦中醒来,就意味着在精神病院中的身体成为植物人,而对于这些病人来说,很可能噩梦中的一切,已经成为他们唯一的生活——这样的例子,从庇护所的那些病人表现中就可以看出端倪,他们张口闭口,都完全是这个噩梦中的情况,尤其是至深之夜,如果没有足够的情报来源和洞察能力,说不定真的会把他们当成是这个噩梦中的原住民。

    我对意识行走有所了解,并对这方面的情况有很敏锐的直觉,在遭遇了这种种的事件后,我就有些怀疑,因为服用了研讨会的药物,而进入这个噩梦的病人,有可能并非是带着清晰的病院生活的记忆,更有可能他们的意识已经遭到一定程度的扭曲。这个噩梦的资讯很可能对他们过去的认知造成了一种覆盖性的冲击,从而让他们在融入噩梦的生活时,表现出这种自然而然的态度。

    否则,一个人的人生观和世界观,是不可能产生如此大改变的。进入这么一个“拥有深邃历史,和现实生活格格不入”的噩梦,两个世界的差异性,绝对明显得让人直觉就感到不妥,并会在心理中,存在下意识的排斥。

    我所见到的那些人,认知并习惯了这个“噩梦”。如果这是经过漫长时间才发生的改变,那当然可以理解,然而,这些改变实际并不拥有如此长的时间线。所有的改变,都让人感到极为强烈的反差,如果不是意识层面被某种力量扭曲,我很难想出还有其他的什么答案。

    接头人的话,对我的猜测进行了侧面的证明。只有进入“无法从噩梦中醒来”这种深度的意识态,才能造成相应程度的意识干涉和扭曲。我可以从噩梦中醒来,当然是因为,我从一开始就是特殊的。我的特殊性,并不能扩散到其他每一个普通人,乃至于神秘专家身上。不过,既然同样是意识行走者,又接触过“它”,那么,“交谈者”很可能也是可以从噩梦中苏醒的人。

    如今,这个至深之夜的噩梦和半岛精神病院的关系,也正渐渐变得像是“末日幻境”和“病院现实”的关系。以至于让我突然就明白过来,为什么之前一直都对这个噩梦和这个病院,有一种朦朦胧胧的即视感。

    另一方面,我也意识到,在这么一个意识态的世界,这种即视感也同样会对这个噩梦的整体环境产生一定程度的影响。进而让它在某些外在特征上,越来越和我所熟悉的那些孤岛和病院相似。恐怕,每一个进入这个噩梦的病人,其心中印象最深的环境,都会在这里找到一丝相似的影子吧。

    而对于拥有恶性的噩梦来说,所谓印象最深的环境。自然指的是让人们自身感到最为恐惧的环境吧。他们会在这里,会在这个至深之夜中,看到他们最不愿意看到的东西。他们会在这里遭遇仅属于他们自身的恐惧对象,仿佛在这里重演他们最不愿意想起的一幕。

    “如果所有进入噩梦的人都无法出去,也就意味着,无论是nog还是末日真理教,在这里行动的那些人,全都是甘愿冒着这样的危险进入这个噩梦的吗?”我向接头人反问到。

    “末日真理教方面我不太清楚。不过,我相信。nog和五十一区的人,是带着背水一战的心理进入这个噩梦的。”接头人说:“我们有一个计划,他们就是计划的执行者。倘若计划成功,大家就有机会离开这个噩梦,但是,一旦计划失败——”她在这里顿了顿,又笑了笑,说:“其实。计划失败的话,我们肯定都要被纳粹杀死。所以是否可以离开噩梦,根本就不重要了,不是吗?当初我们入选队伍,进入中继器之前,就已经被提醒过,这是一次九死一生的行动。所以。也可以认为,我们所冒的这些风险,都是为了把握住一线生机。无论在噩梦之外活动的我们,还是在噩梦之中行动的他们,在这一点上都没有什么区别。所要面对的危险,也都是一样的。我想,高川先生对此也是深有体会的吧?”

    我点点头,说:“只有完成了中继器攻略并活着离开,才是真正的胜利,但为了达到这个胜利,所以才甘愿去冒着阶段性的危险,去抓住那九死一生的机会,对吗?我也是这样想的。”

    “所以,就算在这里死掉,也没什么好抱怨的。”接头人说:“就像是现在这样。我们并不是自愿进入这个噩梦的,在外面也仍旧有自己的工作,但是,既然进来了,就必须接受无法离开的事实,并在这个基础上决定未来的行动。”

    “安娜也是这样的想法?”我看着接头人背起昏迷的安娜,这么问到。

    “是的,只有这一点,我可以肯定。她是同伴。”接头人毫不犹豫的回答到,看来她们两人之间有一段过往,也有可能是在她们两人被“交谈者”抓获的这段时间发生了某些事情。

    “那个三级魔纹使者少年又是怎么回事?”我问。

    “和高川先生猜想的一样,他早就背叛了。”接头人阴沉着脸说:“虽然没有具体的证据,但我怀疑,他是我们这一次进入噩梦的关键。我们没有吃药,当时也没有感觉到有别的力量。我们就这么突然地,毫无预兆地进入了这个噩梦,不是显得很不正常吗?其实,在一开始,我就怀疑我们之中有叛徒。我们聚集在一起的过程,虽然没有太多的不自然,却发生了一些巧合,而对我这种人来说,任何的凑巧都是值得怀疑的,何况是在这种特殊的情况下,所发生的复数巧合。”

    不过,到了现在,原本五人的队伍,只剩下她和安娜两人,因此,在她的心中,对于实际情况到底是怎样的,已经有了一个更清晰的认知吧。只是,“交谈者”的存在,让她的信息也同样具备“陷阱”的性质。我一直在观察她的神态,揣测她的意识变化,我觉得现在的她是清醒的,是可以控制自己的意识的,“交谈者”的力量在她身上,没有表现出任何可以感觉到的残留。

    所以,我认为,接头人清楚自己的情况,并以自控的意识,说出了这些话。我可以相信,她明白自己说的话,可能会产生怎样的影响。假设这是她的话术,那么,体现的也只是她的意志,而并非是“交谈者”的意志。

    “只有最后一个问题。”我对这样的她问到:“利用至深之夜的力量,唤醒噩梦拉斯维加斯中的怪物,将这个噩梦和半岛结合,形成特殊的临时数据对冲空间,以之作为战场迎击纳粹——这样的行动,即便算上交谈者,也是必然会达成的结果吗?”

    接头人看着我不说话,但是,她眼神中难能可见的波动,却让我意识到,自己的猜测是真实的,亦或者,大部分贴近了真相。在这里行动的每一个神秘组织和神秘专家,或许都有自己的想法和希望达成的成果,但是,最终仍旧是以布置战场,拉扯敌人为最终目的。包括和交谈者遭遇的这种看似充满黑幕的事件,相对于这个最终目标来说,也不过是一个故事的片段而已。

    所有人的抉择,所有人带有私欲的行为,任何看似没有交集的个别事件,神秘化的扩散以及所有看似偶然所导致的风暴,都将促成同样的结果。而这样的结果,正是以末日真理教、nog和五十一区三方在“默契”下推动的。而这样的推动,也才实际上是nog队伍决策层真正的计划。

    “是的,那是必然的结果,因为,如果无法打败纳粹的话,我们就没有任何生还的希望。我们所在的地方,实际上就是纳粹掌握着的拉斯维加斯中继器的内部,不是吗?”接头人沉静地说:“无论发生了什么事情,无论多出了多少敌人,必须战胜的,最关键的那一个敌人,早在进入这里之前,就已经确认了。高川先生。”

    我凝视着她,再一次对她伸出手:“虽然我已经离开nog,也许对我们各自来说,还有更多的不足为人道的目标,并因此产生了不少严重的矛盾,但是,至少在纳粹的问题上,仍旧是保持一致的。那么,在涉及纳粹的问题上,我们就是盟友。我想,约翰牛的想法,也是和我一样。”

    “合作愉快。高川先生。”接头人毫不犹豫地,和我握在一起,“接头任务,现在可以确认完成。”(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