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1311 偏差效应
    地下室中是充满了即视感的牢笼,墙壁仍旧是石质的,只是从地板到天花板都刻上了复杂的回路花纹。光芒在回路中流转,让古朴的石质染上了高科技的风格,让人不禁联想到科幻电影中,中世纪的人们接受了外星文明的技术,又用自己文明可以理解的质朴方法,将这些超越本文明的技术复原重现。就像是只用木头和石头,假设出横跨大海的桥梁,充满了非凡的不可思议感。真正阻拦神秘专家利用自身力量突破囚笼的,并不是墙壁本身,而正是流淌在这些回路中的光芒。那是怎样一种能量,此时是无法想象的,它本就是神秘的产物,在这个意识态的世界,它的本质也只能假设为某种意识态力量的重构。

    就如同灰雾可以在物质态和意识态之间转换,并借由这种特性产生不可思议的效果。我在自己所知的情报上,去猜测这些回路,这种在噩梦中呈现的牢笼构造,然而,我也同样清楚知道,自己的猜测仅仅是猜测而已,在它触发之前,它有可能和猜测的相似,也有可能完全不同,只有在触发的一瞬间,才会确定下来。我所遇到过的神秘中,出现过不少这样类似于薛定谔死猫理论的特性,而更可怕的是,哪怕被确定了,也是可以于一瞬间,重新变成不确定的状态。

    从科学的角度来说,“不确定”就是一种最接近“神秘”的情况。

    我在观测到这个牢笼的一刻,就已经直觉确定,这些昏迷的神秘专家能够利用自身的力量突破牢笼的可能性很小。而之所以并非百分之百,则是因为神秘专家自身的“神秘”让他们具备了可能性。问题在于,他们是否能让这极为微小的可能性变成现实——有人可以做到,于是几率再小。对其而言也没有任何意义,他人眼中的奇迹总是伴随其身边;有人无法做到,因此,无论几率有多大,也都无法实现,进而他的现实没有奇迹。

    无论“神秘”的源头是什么。是从怎样的角度去观测它,解释它,认知它,在末日幻境中,它都是一种可怕、动乱、恶性但又不完全剥夺希望,充满了奇迹的几率的存在。在这个世界里,“神秘”同样意味着末日进程的存在和到来,但是,哪怕没有接触过“神秘”的普通人。不也需要面对“神秘”带来的末日吗?当“神秘”存在,与此同时,末日存在的一刻起,“神秘”就不再是区分神秘专家和普通人彼此命运的东西。

    它仅仅就是存在于这里,是和重力、思想、意志和生命等等概念对应的一种“有道理”的存在。

    虽然我不断去想象和猜测,“神秘”的本质是什么,源头是什么,并从这些推理、想象和猜测中。构建自己对世界的认知,但是。我也同样明白,愚蠢如我,正如所有的普通人一样,根本就无从真正理解这样的东西。

    很多时候,只需要知道“神秘就是神秘”这样朴素又愚笨的观点,反而在看待神秘事件的时候。会有更清晰的条理。

    而我的思考,在这种时候,也往往更像是愚者的愚行,仿佛是伴随着人类与生俱来的好奇心和探究心而产生劣根性。

    是的,我为自己可以思考而自豪。但也从不会觉得,懂得思考是聪明的证据。正好相反,思考是因为存在自己未知的东西,既然存在自己所不知道的,哪怕想破了脑袋也无法理解的东西,不正是证明了,自己的愚蠢吗?

    聪明人不会有不知道的东西,不会有无法洞察,无法解析,无法理解的事物,与之相反,就是愚者。

    我总是能在种种“神秘”的展现中,切身体会到自己是多么愚蠢,并在种种神秘事件中,切身感受到来自上帝的嘲笑。哪怕我是一个精神病人。

    相信我,这绝对不是什么让人舒服的感觉,哪怕这份经历在普通人看来是如此玄奇刺激,而我也承认,的确玄奇而刺激,也无法否认,与此同时带来的也绝对并非是美好。

    在接头人、安娜和人形系的注视下,我将所有的神秘专家都放至牢笼中,然后坦然将前后经过和自己的想法写成一封信,放在最显眼的地方,让他们醒来之后就能读到。我并不寄望于,这封信可以打消他们对我的质疑和反感,倘若他们真的情绪不佳,对我的观感产生了别样的想法,我也不觉得奇怪,即便如此,我仍旧希望,这些人之中,有可以理解我的想法的人。无论他们是理解了而接受,亦或者理解却不接受,都没有关系。

    我在安置这些神秘专家的时候,也有想过,人形系或许会利用他们做点什么。我不确定。系色一直都是用和我不同的视角看问题,所以,也很难猜度她的想法。而人形系倘若和系色有关联,也必然扮演着一个,对我来说相当神秘莫测的角色。在过去的末日幻境中,她就一直在扮演这样的角色。不过,有什么所谓呢?系色有自己的计划,她也是我的亲人,我从来都因为她不站在我这边而怨恨她。

    对我来说,如今没有比这种做法更好的处理这些神秘专家的方法了。

    离开地下室之后,入口彻底消失,用手触摸,墙壁也是实心的,根本感受不到,实际可能也找不到这个地下室。构成地下室的,本就是一种“神秘”,而并非是单纯的机关。

    “其他病人打算怎么处理?”接头人问到。

    “让他们在庇护所里活动。他们会自己找到居所。”我如此回答。我从接头人和安娜的目光中看到了不理解和质疑,但这只是因为,她们对这个噩梦,这个庇护所的理解太少,并且过去一直停留在纯粹的情报上。如果她们和我一样,很早之前就已经在这个庇护所活动。一定能够明白为什么我会做出这个决定。

    尽管这个庇护所中居住的人们,看起来都像是噩梦的“原住民”,但其实不是。既然其他病人可以在这个庇护所找到自己的存身之所,那么,眼下的其他病人,也同样可以做到。就如同不久前迁移到这个庇护所的猎人团体一样。

    在上一次离开庇护所之前,这个从高塔归来的团体,就一直将自己幽闭在深宅大院中,完全不和外界进行交流,虽然行为也因此变得怪异,让人感到担心,但他们找到了自己的居所这一点,也同样是可以确定的。

    这次被带进来的精神病人只要在庇护所中活动一阵,自然也不会例外。

    接头人和安娜似乎有想过。将这些精神病人和这群神秘专家一起禁闭于地下室中。但在我看来,这些精神病人倘若如此处置,反而会增加神秘专家脱离牢笼的可能性。虽然这些精神病人一直都表现出普通病人的姿态,但对于一个神秘专家来说,这些精神病人也同样是一种极好的素材,尤其是在一个意识态的世界里。

    接头人和安娜看起来挺信任,也相对偏向于这些nog的神秘专家,但我却必须做好最坏的打算。

    幸好。这两个女人都挺通情达理,哪怕我没有解释。也没有太多纠缠这个话题。

    “我们现在应该做什么?本来我们就不应该来这里。”安娜看了一眼重新回到自己位置上,静静坐着不动的人形系,一边压低声音说到。

    “也许你们可以尝试醒来。”我耸耸肩,回答到。接头人之前就说过,进入噩梦的人不太可能进出自如,而我是她们目前所看到的唯一一个特例。不过。我却觉得,自己并非是特例。可以做到同样事情的其他人也定然是存在的,只是没有被她们碰上罢了。更何况,接头人也好,安娜也好。都是拥有“神秘”的极为强力的神秘专家,她们的“神秘”本就意味着,无论她们想做什么,几率都不可能彻底为零。

    她们是否可以自主从噩梦中苏醒,取决于她们自身,而并非取决于我。这一点,我早就已经对她们坦言相告。不过,她们看起来,虽然有点抗拒噩梦中的情况,但却拒绝呆在这里的态度,却又那么坚定。

    她们一直在表示,自己等人被扯入这个至深之夜的噩梦,绝对不是自愿的。但她们的行进和思考,却又是为了留在这里而做好了准备。

    “我想知道,至深之夜到了怎样的程度,献祭才会开始。”我把谈话转回正题。献祭仪式的存在已经可以肯定,其目的也已经确认,其举行的地方也有所猜测,问题在于时间。至深之夜的开始到结束,是一个不短的过程,在这个过程中,到底会出现何种情况,在没有亲身经历前,是很难确定的。仅仅从这个噩梦来说,它存在过多次发生至深之夜的“历史”,理论上,可以参考这些“历史”,但这些“历史”没有文字记载,而担任历史解说人的猎人也其实并没有具体的认知,仿佛在经历了至深之夜后,本来存在的记录,也都只剩下极少的片段,而让人无法拼接出真相——破碎的历史,可怕的至深之夜轮回,残存的遗迹和庇护所,危险又源源不绝的怪异,追逐真相的猎人以及莫名的高塔和礼拜堂中的人形。这一切,就是构成这个噩梦的素材。

    这些素材构成了诸多难以解释的谜题,但又完全不存在所谓的“谜底”。想要利用这样的至深之夜噩梦,当然是十分困难,也十分危险的。因为,理论上,情报的缺失,已经达到了难以确定时机的地步。所以,我不得不认为,由各方神秘组织推动的献祭仪式,其时机是用某种神秘力量来确定的,所以,不存在任何推理的线索。

    直接从相关人士口中得知具体情况,是唯一的方法,否则就只能被动等待献祭仪式的启动。那些被关押在牢笼中的神秘专家已经不能指望,与他们相比,反而是接头人和安娜,哪怕是人形系,也看起来更好说话。

    倘若接头人和安娜表示,自己是无辜的,对这些同伴的行动一无所知,因为自己不负责这一块——我是绝对不会相信的。

    “实际上,在时机确实到来之前,绝对没有人可以提前确定时机。”安娜挠挠头,似乎觉得解释起来有些麻烦,“你可以认为,是偏差在起作用,所以,本来固定的轨迹,就变得难以预测了。而制造这种难以预测的情况,本就是我们火炬之光的任务。”

    “正如安娜所说。nog从一开始,就不占据情报上的优势。倘若nog都可以确认时机,抓住每一个机会的话,其他拥有更多情报的神秘组织,例如末日真理教什么的,也一定可以做得更好吧。这样一来,我们的胜算其实是很低的。不过,一旦出现偏差,所有人都无法得到准确的情报,也无法判断准确的时机,那么,我们这些弱小的一方,就有机会取得成果。”接头人很是平静地说:“所以,哪怕是无法控制的偏差也无所谓。”

    “损人不利己?”我这么形容,带着一点恶劣。

    不过,接头人和安娜倒是毫不遮掩,也没有任何不好的情绪,理所当然的点头说:“就是损人不利己。关键在于,谁的损失更大。”

    “现在看来,其他组织哪怕损失了也还有宽余,但nog已经没有了。”我说。在这个噩梦中发生了“交谈者”那样的情况,想来也有可能是“偏差”的一种体现,尽管并没有导致nog队伍全军覆没,但如今活下来的人也被关押起来,真正能行动的,就只有声称“进入噩梦是一次意外”的接头人和安娜了。

    “会有的。虽然你阻止了nog,却无法阻止末日真理教和五十一区,有他们的推动,计划仍旧会完成,只要计划完成,我们的增援就能抵达。”接头人露出一个尽在掌握的笑容,“虽然制造偏差是损人不利己,但并不意味着,我们不会弥补这一缺点。高川先生,别小看了我们网络球。”(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