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我的房间有扇任意门 >正文 第一千二百一十七章:玉帝的帽子在发绿!
    “妖孽,你胆敢羞辱我?”

    西王母脸色苍白,头发披散,只是哪怕是如此,她依旧是西王母,母仪天下的威严,足以令天地失色!

    她怎么也没有看到这卫子青竟然真的敢这样羞辱她,她可是西王母!

    天上地下,三界六道,高高在上的至尊!

    可是现在……

    耻辱!

    她的脸色绯红无比,那是愤怒的潮红。

    她挣扎着身体,将要剑自己肩膀上的脚给震开,想要站起来,可是她做不到!

    他就和刚刚自己对待他的一般,用着整个天地在镇压自己,自己的母仪天下在他的天帝至尊之下,如浮萍一般,不堪一击,丝毫没有能量反抗!

    这就是天帝至尊的恐怖。

    虽然在神秘之上,不足以睥睨力量规则,可是却是自己母仪天下的克星!

    世间,唯有天帝,才有母仪之威!

    这西王母,怎么也没有想到他竟然领悟了那一个专属他的规则,震惊,羞怒,也有不解!

    “羞辱?”

    卫子青冷冷一笑,目光直射三界,最终放在了她的身上:“我这就羞辱你了吗?不是将你刚刚对我所做所为的事情,还给你罢了?”

    西王母楞了下。

    忽然,那本是愤怒的神色瞬间不见,取而代之的是平静和冷漠,宛如跪在地上,被踩着的并不是她一般!

    “你觉得,你羞辱了本宫?”

    西王母冷冷的看着卫子青,眉宇间满是嘲讽之意:“你远不知道你得罪是谁,你以为,本宫仅是西王母这般简单?”

    “准圣,不可辱!”

    “今日你辱本宫,你逃不掉,甚至是你身边所有的亲人,也逃不掉,三千位面,你永远也无法逃避本宫的追杀,而你,杀不了本宫!”

    “西王母!”

    卫子青猛然炸起,只见他狠很的一脚对着西王母踹了过去,西王母整个人直接倒飞了出去。

    紧跟着,也不见卫子青有着任何的动作,便出现在西王母的身边,然后,狠很的一脚踩了下去!

    不知道是故意,还是不小心,这一脚,正踩在西王母那高耸之上,可惜的是,这一脚,没有留有余地!

    若不是西王母已经是准圣之躯,怕是就要彻底的废了。

    “你敢威胁我?”

    卫子青不知道西王母是否能穿越三千位面,达到地球,前往新世界,可是,她威胁了自己,更威胁自己的家人!

    这点,他永远不可能原谅。

    他俯下身,直接抡起巴掌,狠很的扇了过去。

    啪……

    这一掌落下,西王母精致的面孔之上,顿时留下一片痕迹,嘴角的鲜血直接溢出!

    “你敢打本宫,你……”

    啪!

    话还没有说完,卫子青又是一巴掌而去。

    这一次,西王母没有在说话了,但,目光却是燃烧着火焰,冰冷,刺骨,那是前所未有的杀意!

    “不说了吗?”

    卫子青看着西王母。

    西王母脸庞沉静似水,阴沉到极致,冰冷的目光淡淡的看着卫子青,没有任何的反应,只是轻启红唇:“你,杀不了本宫!”

    卫子青脸色阴沉如水,那是一种深深的无力之感。

    西王母说得没错,自己奈何不了她。

    也杀了她,就是现在的自己,也无法封印她。

    准圣修为,想要杀死,谈何容易?

    谁会没有一个保命的手段?

    别的不说,就是自己,同样也在新世界中留下了自己的一缕魂魄,只要自己这个身躯陨落,就能借助那一缕残魂在一次的转生!

    而借助三元宫,自己更是能在最快的时间中,寻找回属于自己的记忆。

    自己尚且可以如此,这西王母又怎么会没有?

    杀……

    是杀不了了!

    卫子青知道,这一次的自己,算是彻底的惹上了这西王母了,除非是自己到了准圣,否者是无法直接穿越命运河流,直接碾碎她所有的分身灵魂!

    但,自己能够这样轻易的放过她吗?

    不可能的!

    先是用着极致的力量直接碾压自己,让自己跪下,到了现在,她跪在自己的面前,还依旧在不断的威胁自己!

    这绝对无法原谅!

    猛然,卫子青将目光放在了西王母那玲珑有致的玉体上,那成熟性感,却威严无比,母仪天下庄严……

    这是一个统领三界,母仪天下的至尊!

    这一刻,他的目光中爆发着一种疯狂的光芒……

    “你……你要做什么?”

    西王母终于慌了!

    她在卫子青的目光中看到了一种令她惊恐的情绪,那是**,那目光火热却充满着戏虐,好像足以穿透一切的屏障,**的将一切占有!

    “你说,我要做什么?”

    卫子青冷冷一笑:“你不是要威胁我吗?不是要羞辱我吗?那我到是要看看,堂堂的三界六道之母,被人肆意凌辱之后,那会是一个什么样的场景!”

    “不要!”

    西王母惊恐,她疯狂的挣扎着,不断的想要震退卫子青,可是根本做不到!

    只见卫子青虚手一挥,在他的方圆数百里之内,无上规则之力陡然布下,瞬间隔绝一切的神识!

    更是在这时候,卫子青直接将西王母推到,按压她的香肩,直接将蛮力将那华丽装重的山河社稷裙裙摆直接撕扯开!

    刷!

    只见伴随着河社稷凤裙裙摆的撕开,直接露出了西王母那如玉般的修长细腻,更甚至,直接将所有的私密,彻底的展现在他的面前!

    西王母的瞳孔,霎时放大,就象闪电在瞬间撕破黑夜一般,在她的脑海里掀起滔天巨浪,心中狂震不止。

    “不!”

    西王母发出绝望惨叫。

    她挣扎着,疯狂的想要将撕开的河社稷凤裙裙摆在一次的遮挡住自己的暴露,但她根本做不到!

    绝望,惊恐……

    卫子青已经疯狂了,他根本不知道在做什么,现在的他,只想要报复,没有撕开她的束缚,因为他就要这样做!

    让这个西王母,穿着那属于她的象征,让她承受世间最为恐怖的羞辱!

    他的目光充满血色,迎接上了西王母惊恐的眼神,看着那因为羞辱和绝望露出红晕的脸颊,卫子青彻底的解放了!

    他直接震碎自己的衣服,毫不迟疑的,猛地直接沉入那温暖之中,紧紧的贴着她那白皙细腻却有充满力量的大腿!

    “不!”

    一声痛苦的绝望惨叫,刹那间,传遍开来,若不是这屏障,早已经传遍三界六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