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1315 拔刀
    我不清楚这五人都是隶属于哪一个神秘组织,不过他们的目光都透露出一个信息:他们知道我的一些信息。在神秘的世界里,情报泄露几乎是习以为常的事情。他们的眼神带有探寻和警惕,我知道,他们并不完全相信他们得到的情报,而这也是大多数人的通病,亦或者说,是一个好习惯。要认知任何一项事物,都必须具备一个参照物,但如果没有真正接触过要认知的事物,而仅仅是听从他人利用双方都认知的参照物做出的判断,其本身所获得认知,也仍旧是难以形成实际印象的。

    我并不介意他们对我做出任何试探,以及在这之前,所表现出来的各种态度。说到底,当他们清楚自己在面对的人是谁之前,他们的确只能基于自身的个性和认知,对来者做一个模糊的判断。他们不知道我,所以轻蔑我,亦或者不择言辞,但这不是世之常情吗?

    在我踏出阴影,直面他们的时候,这五人的态度顿时发生了一百八十度的扭转。他们之所以试探和警惕,在我看来,正是他们无法在轻蔑我的表现。

    在我的眼中,哪怕他们拿起武器,做出一副攻击的姿态,但这种仅仅保持姿势而又却步不前的样子,或多或少让我可以猜测,他们对我的了解有多少。

    “那么,你就是高川?”发现我的那人一改之前的狂傲,变得冷静又谨慎。

    “我是高川。”我说:“你们又是什么人?”

    “为什么你会在这里?”那人的口气,就好似我不应该出现在这里一样。他的态度,让我想到了关于偏差效应的问题,或许在他所知道的他们自己的计划中,我是不应该出现在这里的。

    “这个问题实在太愚蠢了。”我平静地回答道。

    “所以。又是偏差效应?真是倒霉透了。”之前一副苦笑的神情哀叹偏差效应的一人再次一脸苦色,“高川先生你这么做让我们很为难啊。你知道,我们不想和一个四级魔纹使者成为敌人。”

    “敌人?”我咀嚼着这个词语。其实,在他承认自己是敌人之前,在我的眼中,他们是否为敌人的几率只有一半。尽管是不明身份的神秘专家。但是,如果可以,我仍旧希望和他们好好谈谈,以临时合作的方式各取所需。这个半岛上的漩涡,已经开始让人身不由己,偏差效应的出现,总会让各方在失去对自身计划的绝对掌控后,对一些身份特殊的人变得十分敏感。即便如此,如果可以只动嘴不动手的话。我也是十分乐意的。

    不过,既然眼前之人说了我此时的情况,让他们感到为难,已经完全表明了他自己,亦或者这里五人的立场。所谓“不想和谁谁成为敌人”,其实就是“肯定会变成敌人”的意思吧,正因为“不想却肯定会成为敌人”,所以才露出这么一脸苦涩的表情。当然。我并不认为,对方露出这样的苦涩。就意味着他们有不得已的初衷,亦或者自认战斗力不足,而对自己的境遇感到无奈。

    说到底,神秘专家之间,不真正死战一次,用性命作为筹码。理论上是无法确认出高下的。外表、神情和装束等等,这些构成对人印象的因素,在很多时候,都仅仅是一种陷阱罢了。不过,对于刚刚踏入神秘圈。不得不面对老资格的神秘专家时,往往会因为这些因素,而在战斗中无法保持正常的水准。

    想要相信一个陌生的神秘专家难之又难,正是因为,面对面交谈和观察时,所得到的情报,都有可能只是一种伪装。虽然不能说,全都是这样,但是,只要有一次,彻底相信了对方而中计,那就是要命的情况。

    更何况,眼前之人,哪怕是一脸“不想在这里见到我”的表情,那种对立的态度,却是十分清晰的,根本就没有刻意掩饰。

    他们能及时来到这里,看样子还对这里的情况知之甚详,并为这里情况所产生的偏差产生别样的情绪,这一切都让我对他们有一个更深的猜测。

    “安娜他们进入噩梦,就是你们做的手脚吗?”我直接问到,然后凝视着他们的眼睛,意识行走的力量已经发动。哪怕是同时和五个人对视,我也仍旧可以同步完成对五人的意识行走,如果,他们没有特别的,守护自身意识的能力,这场战斗会变得更轻松。

    但正如这么一句老话:事实总没有自己想的那么简单。

    以眼睛为入口,走近对方的心灵——这么一个意识行走的效果,引发了一种无形的反弹。我在推开他们的心灵之门时,立刻掉入了一个剧烈旋转的漩涡之中。猛然清醒的时候,我仍旧站在原地,除了强烈的晕眩感之外,眼前的五人却跟着消失了。

    并非是真的离开,而是攻击已经抵达。最前方的是子弹,在即将被贯穿脑门的一瞬间,速掠已经开始。包括风雨在内,一切运动都变得迟缓,有两人就像是悬浮在半空,以一种可笑的速度,将斧头劈下。而仍旧在地上奔驰的三人,反而显得更加灵活。可即便如此,我在速度上的优势仍旧是决定性的。

    在他们自身拥有的神秘完成具有杀伤力的现象之前,我挥动刀鞘,拍开子弹,在缓速下落的密集雨珠中快速穿行,沿着无形的高速通道,一一经过他们身边,如同拍开子弹一样,用刀鞘击打他们的胃部。在意识行走中对我做出反击的那名神秘专家,面对速掠时,连防御的反应都无法产生,而其他四人之中,虽然睁目而满脸惊色,也尝试做出守护自身的动作,但真正可以将防御完成的人,却只有一个。

    而且,是极为熟悉的防御能力。

    看似什么都没有的空气中,传来巨大的阻力,单凭此时挥动刀鞘的气力。根本无法强硬突破。不过,当我回到原地,解除速掠的时候,那产生阻力的空间,陡然浮现出半透明的罩子。仅仅是不到一秒的显现,继而又隐没于空气中。与此同时。被击中胃部的四人如同炮弹一样,倒飞向四周,重重砸在地上、树上和装饰用的巨大石块上。无法抵挡速掠的他们,已经可以视为退出了这个战场。他们哪怕是想逃跑,也根本无法办到。所以,对我来说,真正可以谈得上对手的,也就只剩下成功防御住一击的最后一人。

    在电闪雷鸣划破乌云的时候,借助在大地上闪烁的光亮。我认真观察了一下这个人的样子——身穿防水的大衣,粗宽的皮带束在衣外,整体深沉的颜色,就像是要和此时雨幕中的昏暗融为一体,然而,他的身姿太过高大健壮,又别有一股特殊的气质,而让人无法真正将其忽略。他还带着帽子。帽子的两侧边缘向上卷起,有一种复古的美感。而帽子下的脸却好似被刻意被昏暗的阴影遮挡着,而难以看清其真面目。

    不过,似乎不打算再掩饰身份般,他主动摘下了这顶帽子。

    果然,就如同我猜测的那样,仍旧看不见他真实的面孔。因为,他戴着面具头罩,正面的面具花纹并不是规则的,也并非是形象代表某种事物,就如同随便画上去的。难以形容是什么涂鸦,但整体的观感来说,有一种荒诞可笑的味道。

    尽管不是熟悉的图案花纹,但却是熟悉的面具头罩。

    “巫师面具。”我对自己说。眼前之人,是来自末日真理教的精英巫师。只有精英巫师,才会带着这么富有个性的巫师面具,而又不需要穿戴巫师长袍。在很多时候,所能见到的精英巫师,穿戴、语言和作息,和身边的普通人没什么区别,只是他们总是带着面具,而面具本身也往往让人觉得,才是他们的正体。

    防御住速掠攻击的,正是末日真理教巫师们拿手的防护罩类灰雾法术。这种法术的特别就在于,它可以预先构建,而在真正遭到攻击之前,不会暴露出来,而又可以避免在面对高速作战的敌人时,来不及进行防御的缺点。正常的灰雾法术,虽然千变万化,应对不同的战斗和生存环境,有着几乎是目前神秘圈内最强的适应能力。但是,这些法术的施展需要花费比其他神秘更多的时间,哪怕只是慢上一秒,也足以构成致命的缺陷。而努力规避这种缺陷,也往往体现于末日真理教巫师们的作战风格中。

    预先准备好防护罩和传送门,正是这些末日真理教巫师最擅长,也最通用的保险。因此,认真说来,眼前之人并非及时应对速掠,同步做出反应,而仅仅是他的预置防护罩法术被动激活了而已。

    不过,既然防护罩已经激活,那么,不打破这个防护罩,也的确难以攻击到巫师本身。

    在连锁判定的观测中,七零八落躺在四周的神秘专家,正捂着肚子试图站起来。似乎才刚刚意识到这名还能完好站着的同伴的真实身份般,一名神秘专家难以抑制自己心中的惊愕,而完全表现在脸上。很不巧,这五人从来时的路线,分成了三人的一组和两人的一组,而这名惊愕的神秘专家和末日真理教巫师正是两人结伴的那一组。

    明明是神秘专家,却没能认出自己同伴的隐藏身份,到底该说是神秘专家的粗心,还是末日真理教巫师的伪装太好?亦或者,这本来就是双方的默契。

    “有谁要和这位巫师合作的吗?”我盯着巫师,却是问着其他四人。如果他们是nog的人,那么,就算私底下有和末日真理教合作的默契,这种默契也是不能办上台面的。虽然nog并不是网络球,自身的行为宗旨,也不完全参照与网络球,但网络球对nog的影响力,却是毋庸置疑。网络球对末日真理教的敌视,以及末日真理教于末日幻境中的立场,也绝对不允许,nog中存在公开与对方合作的神秘组织。

    我并不觉得,在当前复杂的形势下,末日真理教的巫师掺杂于神秘专家的队伍中,是什么奇怪的事情。反而,如果神秘专家的队伍真的很纯粹,那么,在清楚双方有勾连的情况下,他们又是如何保持各自的默契呢?而且,除了理论上应该坚决站在末日真理教对立面的nog之外,这里的神秘组织还有五十一区这种相当政治化的势力。

    面对我的问话,没有人出声承认或否定。而这种沉默的态度,在我看来,正是代表了这种勾连的暧昧。

    “看来,还真的没有一个网络球的家伙。”我平静地说:“大概也没有火炬之光的人吧。”目前来说,因为接头人和安娜的缘故,我大致上只和她们分别代表的网络球和火炬之光有合作关系。其他的神秘组织,哪怕也是nog的一员,也同样是陌路人。如此一来,就不需要有太多顾忌了。因为约翰牛的交情,我可是十分清楚,此时nog内部那貌合神离,看似分裂却又不得不黏合的状态。

    倘若接头人和安娜五人进入至深之夜的噩梦,并非他们自己所想,而是被某些人的恶意推动。那么,这个恶意的来源,是五十一区的人,是末日真理教的人,亦或者就是nog中的其他神秘组织,都不是什么难以想象,难以理解的事情。

    我分别抓住刀鞘和刀柄,将长刀缓缓拔出。在闪电越过长空的时候,刀身变得明亮有质。

    “竟然是真的武器!”其中一人似乎想到什么,叫起来:“怎么可能!病人是禁止携带危险用品的!而且,之前的他的确没有武器吧!”

    “是不是真的,之前不是已经挨过一击了吗?”我平静的说,“感受一下四周吧,这里也已经被纳入临时数据对冲的范围了。”

    所以,这把刀,也不过是利用数据对冲的混乱所临时制造出来的寻常武器而已。(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