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1320 新区划
    在这个意识的房间中,只剩下我、意识行走者和另外一名陌生的神秘专家,总共三人之中,我相信,那位陌生的神秘专家有可能才是真正意义上针对我的人选。仅仅是意识行走者,哪怕是在考虑到意识行走能力的特殊性的情况下,我也有百分之五十的把握取得胜利,想要阻挡我,仅仅是“想到就能实现”的意识启动速度,仍旧是不够的。因为,我的速掠可以达到“比意识更快”。

    如果是身体来不及做出反应,对意识行走者来说不是什么严重问题,但是,如果连意识都来不及做出反应,那么,对于意识行走者来说,就是一个大麻烦。虽然没有证据,不过,身为唯一一个四级魔纹使者,想必各方对我的观察和研究已经有一段时日,而他们对于自己所不了解的四级魔纹所能抵达的强度,一定也是尽可能去想象。那么,我的速度可以达到比“思维转动”更快,恐怕也在他们的承受范围之内。

    来不及转动念头,来不及做出任何动作,就这样被高速运动的敌人击溃了——这样的场景,在末日幻境中并不少见。当普通人面对拥有高速移动能力的神秘专家时,都会出现这样的情况。而他们也可能会考虑代入这种情况,也就是,将我和寻常神秘专家之间的速度差距,估计为普通人和高速移动能力的神秘专家之前的速度差距。

    他们有极好的评估标准,因为在这个末日幻境中,并不缺少三级魔纹使者。以三级魔纹的强度作为标准,换算成其他神秘的强度,在大多数情况下都是可行的。

    因此,假设在这个意识态的环境下。那位陌生的神秘专家可以做点什么,我也不会觉得意外。实际上,面对我的袭击,只要可以阻挡一刹那,让意识行走者的意识获得做出反应的机会,那么。在这个是意识态的世界里,他们基本上就是安全的。尽管我也有意识行走能力,但除非这种来自于“江”的意识行走能力产生特殊的变化,否则,我不觉得,自己的意识行走能力会比正规的意识行走者更强。

    速掠已经展开,我在无形的高速通道中奔驰,只有几步的距离,在他人眼中恐怕就和突然消失没什么差别吧。

    我已经站在意识行走者的身后。拔出的长刀向他的喉咙划去,顷刻间,我感觉到了一股粘稠的排斥力。

    就在刀锋掠过的速度减缓的一瞬间,意识行走者的身影变得模糊,在连锁判定的观测中,于十米外的角落以及相对的天花板上产生异常。在这个异常完全呈现之前,我已经再度启动速掠,沿着无形的高速通道。于墙壁和天花板上滑行,再次挥刀的时候。却又再一次感受到了,那种附加在刀锋上的粘稠的排斥。

    我几乎可以确定了,对方使用的能力,并非是直接降低我的移动速度,而仅仅是作用在这把刀上,间接延缓攻击能力。不过。不得不说,这倒是一个新颖的办法,在这之前,的确从来都没有人尝试过。过去,和我对抗的人。不是将自己的速度同步提高,就是取消行为过程,强加移动压力,乃至于用空间换取时间,用最小的速度和反应,去抵消我在长距离移动方面的优势。

    高速移动能力很强大,但在神秘的世界中,从来都不是无敌的。它很便利,可以迅速让人变得看似强大而无解,但实际上,应对的方式多种多样。在面对神秘专家时,我取得胜利所依靠的,从来不是单纯的“速度快”。

    分别位于天花板和地板上的两个模糊的异常现象看起来要汇合。陷入一瞬间迟滞的长刀被放弃,我的左手一沉,ky3000已经具现出来,巨大的行李箱被我甩动,那股粘稠的排斥力一下子削弱到了近乎不可感觉的底部。看起来,对方在极短时间内所能发动的能力极限就是这样了。尽管觉得已经测出对方应对高速的极限,但我没有继续逼迫。

    沉重的行李箱砸在两个模糊的,不成人形的异常现象之间,发出咚的一声巨响。这个响声就如同开启了某个开关,整个房价都开始马赛克化,这些马赛克又如同千层饼一样,一层层剥离崩溃。而在连锁判定的观测中,被我判断为意识行走者和陌生神秘专家两人的两个模糊的异常现象,正位于最先马赛克化的地方。

    行李箱状态的ky3000被马赛克现象吞噬,我一瞬间就有这样的感觉,它暂时已经无法再俱现出来了。而那两个模糊的异常现象也同样消失于马赛克现象中,却让我直觉感到,对方已经撤离了这个意识态世界,进一步说,已经放弃了这个三级魔纹使者的意识。我从来都不会幼稚觉得,他们会被这种看似无法遏止,无法挽回的崩溃毁灭,说到底,这本就是他们的壁虎断尾之策。

    我重新抓住长刀的时候,马赛克现象已经将整个房间吞噬到仅剩下我所在的两米方圆的空间。除了我所在的地方,地板、四壁、天花板、家居和那一堆堆的电视,全都无影无踪,只剩下空旷而遥远的黑色,看不到尽头,也再没有辨析上下左右的参照。

    马赛克现象无法阻止,它当然是非要将我的立足之处也摧毁不可。不过,在那之前,我已经发动了意识行走能力,一扇我需要的“门”出现于跟前。在马赛克将这最后的两米方圆也吞噬掉之前,我已经推开门,走了进去。

    我猛然回过神来,走出那扇“门”,意识便回归身体。我确认了一下,果然是在病栋临时数据对冲空间的周边,对面的三级魔纹使者呆若木鸡,口眼歪斜,一副变成白痴的样子。不过,我觉得这并不是伪装,意识行走者为了撤离。最后爆发出来的那股马赛克力量,已经将这个三级魔纹使者的意识毁得差不多了。

    也就是说,我已经无法从这个变成了白痴的三级魔纹使者口中,得到更多的情报。我尝试发动意识行走,然而,哪怕是再次进入他的意识。也无法做到。

    躺在地上的另外两名无法动弹的神秘专家看到自己的同伴是这样的下场,却没有任何惊恐的表情,仿佛知道他的下场必定如此。当我的目光转向他们时,两人中的一个反而露出愉悦的表情:“看来你什么都没能得到。你也无法从我们身上得到,从一开始,我们就没有被告知太多的东西,你想知道的秘密,都在他的脑子里,可他现在已经变成白痴了。我敢说。就算是存在另一个意识行走者,也别想从他的脑海中得到任何情报。”

    “这么幸灾乐祸好吗?”我蹲下来,平静地和他对视,他立刻就闭上了眼睛,看来,他已经察觉了我的意识行走。

    “通过交谈获取情报,并进行引导,可不是交谈者才有的能力。”另一个神秘专家沉声道:“虽然他是做得最好的那一个。但并非是必须他才能做到。之前你是在进行意识交谈吧?当你这么做的时候,就意味着你已经被落入陷阱中了。”

    “你怎么知道呢?”我平静地转过目光。看向他,“你又不能进入意识态的世界,又怎么知道,我在那个意识态的世界里发生了什么呢?也许,只是你对同伴的信心,蒙蔽了你的双眼。”

    “……就算你这么说。我也仍旧更愿意相信我的同伴。”这位神秘专家掷地有声地说。

    我看向他的眼睛,之前他的同伴闭上了眼睛,试图躲开我的意识行走,而这个神秘专家则毫不示弱地睁大了眼睛,瞪视着我。毫无疑问。就算他如此倔强地抗拒着,也无法阻止我的意识行走。不过,最后能够得到的情报,正如之前那位神秘专家所说的那样,他们并不知晓具体的情况,为了保密,nog队伍只让“可以在所有可以想象的情况下都能保住秘密的人”获知详情,虽然这会让行动变得死板,倘若是刚组建成的队伍,恐怕还会引发争议,但现在这种时候,为了完成计划,在巨大的压力下,反而让大家都理所当然地接受了这种“自己什么都不知道”的办法。

    眼前之人,并非是以“个体”行动着,而是以“整体的一个零件”来行动。虽然在约翰牛的情报中,nog队伍已经四分五裂,但既然存在眼前这样的人,那就足以证明,那种看起来的“四分五裂”的情况,根本就不会削弱整个队伍的作战能力。亦或者,在我无法和约翰牛取得联系的这段时间,nog队伍再一次被什么人用铁腕整合起来了。

    最后不到五十人的队伍,反而像是被萃取过的精华,彼此之间也不再产生排斥反应了吗?我不由得这么想到。

    和末日真理教苟合的五十一区仍旧表现得强势,仿佛这一段时间的主角,不过,我已经注意到了,它的戏份正在减少。并非是他们不再强大,而仅仅是因为,nog队伍经过了前一段时间的低潮后,似乎正在变得更加强大。

    从进入拉斯维加斯开始就不断死掉的队员,为了抵抗种种不利环境,被其他神秘组织猎杀的队员,有自己的欲求而分裂了的队员,就如同杂质一样,被死亡的筛子过滤掉。

    真的会变得很难缠啊。我这么想着,没有再理会因为脊椎受损而无法行动的两人。包括变成白痴的三级魔纹使者在内,就算将他们扔在这里,只要我离开的话,就会在第一时间被nog队伍回收吧。鬼才知道,nog队伍在这个精神病院中布置了多少人手。

    既然从他们身上获取情报的想法已经破灭,我也不打算拿他们泄愤,亦或者打着“未来敌人”的幌子,去夺走他们的性命。尽管我和他们的相处一点都不愉快。

    “你要去哪里?”躺在地上的神秘专家,如同蠕动的虫子,趴在地上,对我叫到。

    “下次再见还是敌人的话……”我反射性想放句狠话,但转眼又觉得这么做很无趣,于是,话只说了半截,就闭上了嘴巴,只是伸出手,背对他们挥了挥。于狂风暴雨中,再一次发动速掠,向着随便的一个方向进发。

    速掠的发动似乎不消耗任何东西,但是,在无形高速通道中奔跑的我,仍旧是如正常跑动那样耗费体力,也许对他人来说,或许千米的距离,我是一眨眼就掠过了,但对于我来说,则是在无形的高速通道中以正常的速度奔跑了一千米,所耗费的体力,因为体质的缘故,比正常人的千米长跑低上许多,但还是有损耗的,消耗的时间在感觉上,也绝对谈不上“一瞬间”。

    在无形高速通道中持续了一分钟的奔跑,相对于无形高速通道外,就是跨越了几公里的距离。停下来的时候,我总算是看到了比较正常的建筑。我不确定这是什么地方,但好几栋高低不一的楼群,仿佛在暗示着这里是人群相当密集的地方。

    不管这里是干什么的,是给诊病的地方,还是居住的地方,我都需要一个暂时歇身的场所。我的病人服早已经湿透,粘在身上一点都不舒服。虽然四级魔纹使者的体质,不至于在淋雨后生病,但我在没有任何去处的时候,也仍旧想要洗个热水澡。

    再就是,如果这里真的有人,是病院的工作人员,运气好的话,会有研讨会的人,那么,一定可以找到自己想要的情报吧。

    这么想着,我擦去脸上的雨水。雷鸣电闪的天空下,哪怕是这些外观更加暂新,也更有办公气息的楼群,也如同精神病人居住的病栋般,充满了阴森的感觉。偶尔闪光炸现,窗户的放光就像是窗后有什么奇怪的东西在盯着自己。初来乍到时,那种正常的感觉,一下子就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说的也是,现在连临时数据对冲都开始了,半岛的鬼话已经上演,又有什么地方还是正常的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