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1321 来电
    雷鸣电闪的天空下,暴雨敲打着建筑群的门窗。这里一共有五栋高低不一的楼房,充满了办公气息,和供以精神病人休息的病栋截然不同。然而,在这阴沉如入夜的天气里,却看不到一丝灯光,在连锁判定的观测下,也没有发现任何活人的动静。密集的雨声更衬托出宛如鬼域般的寂静,让人打心底感到不安。我抹去流淌在脸上的雨水,按住长刀,时刻准备着迎接任何怪异的出没。这里肯定存在异常,危险可能来自于某一次不经意之时,当闪光映照着窗户的玻璃时,我似乎看到了一些不自然的影子隔着窗户盯着自己。我可不觉得,那全然是幻觉,在如今的精神病院中,还有多少正常的东西呢?

    研讨会的人,精神病院的工作员工等等,大概会得到警告而在更加安全的地带被保护起来,珍贵的研究人员和研究对象,也不会轻易暴露在危险之中,不过,剩下的带有种种意图而混入精神病院的人们,正如同被释放出牢笼的恶灵,探寻着病院所隐藏的秘密,亦或者,执行着既定的计划,无论是哪一种,纯粹的受害者只有什么都不知道的普通精神病人,而除了普通的病人之外,任何人都有可能是猎手,也有可能成为猎物。

    火炬之光的偏差效应,在让各方计划产生一定程度的扭曲的同时,也会诞生出不受控制的东西。严格来说,倘若一切事情全都按照各方的计划进行,失控的可能性反而很小,如今的精神病院也大概不会这么混乱吧,哪怕是战斗,也一定有有序的。然而。偏差效应在某种意义上,摧毁了这种秩序,我不太确定,各方的计划到底会催生出何种不受控制的怪异,而这些怪异又会制造出怎样的神秘事件。

    倘若敌人是有知慧,有计划和目标的神秘专家。只要把握住他们的脉络和想法,反而更容易应付一些。而混乱又不受控制的怪异所造成的神秘事件,反而因为没有任何情报,变得更加危险。

    这里的建筑群,就散发着这种浑浊和失控的危险气息。

    按理来说,这个精神病院就是研讨会此时的大本营,为了保证研究的正常进行,他们当然不可能放任这些失控的东西而不理会,于背后控制研讨会的各方神秘组织。也理所当然会派人来处理。不过,仅仅从“研究”的目光来看待此时产生的种种异变,会为了获取更多的情报而暂时置之不理,将整个精神病院都视为试验场的可能性也是存在的。

    各方交缠错落的计划,各自不同的想法,以及意料之中的偏差效应,存在于这里的,到底会是哪一种?我带着这样的想法。推开其中一栋三层建筑的大门。

    入门就有冷气袭来,明明是如此湿冷的天气。空调仍旧在运作。建筑的隔音效果做得很好,大门自动关闭后,雨声变得微不可闻,反而显得冷气机运作的声音清晰起来。整整第一层就是一个宽敞的大厅,左侧是服务台,当然此时一个人都没有。连锁判定搜索着每一个角落,没有感受到任何异常,不过,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我觉得这里的冷气太强劲了些。

    一分钟都不到。在我还在观察的时候,已经可以看到自己呼出的气息变成了白雾。湿透的身体,在骤降的温度下,感觉十分难受。换做是一般人,大概会冷得打哆嗦,恨不得脱掉衣服吧,不过,对于四级魔纹使者的强化体质来说,仍旧可以维持正常状态。

    这种冰冷,尽管还没有抵达零摄氏度,却也可以称得上是异常了。问题不在于环境变得如何,而在于到底是什么,让环境变成了这个样子。是针对我的狙击?亦或者只是盘踞在这里的怪异,维护自己的领地?又是否除了我之外,还有其他神秘专家潜伏于此?

    如果对方一直躲着,要找出来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这么想着,我决定继续向上,第一层在连锁判定中,察觉不到任何端倪。我可以直觉感到异常,却是针对整一片地区,而无法确定异常核心的具体位置。在这种详细的搜索中,如果连锁判定都无法确定,那么,用其他方式也不过是徒劳而已。

    我靠近电梯,电梯本已经熄灭的指示灯立刻亮起,这种巧合似乎暗示了什么。我再一次感受到,周遭的温度又开始下降了,大概很快就会低于零度吧。湿透的病人服开始变硬,仿佛快要结冰的样子。

    伴随“叮咚”一声,电梯门就要打开,猛然间,我感觉到有什么东西在身后,但是连锁判定没有观测到任何异常,我在第一时间转过头去,就一楼正门外有一些黑影趴在玻璃上,那种姿势就像是充满了渴望,却被大门挡住而不得进来。它的手掌清晰印在大门的玻璃上,但整个人形的肢体比例和正常的人体有着明显差别。

    它的手脚都太过修长,而显得十分怪异,头部也高高隆起,因为只是影子的形状,所以,很难判断它的实际样子是怎样。

    虽然现场因为它的出现,那种怪异危险的味道愈加浓郁,不过,正因为它那紧贴着大门,似乎想要推开却无法做到的样子,反而让人觉得,自己还是安全的——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那个怪物无法进来。我离开电梯,靠近大门,连锁判定渗透到门外,再一次尝试捕捉这个怪物的存在感,然而,连锁判定仍旧和之前一样,无法锁定它,依靠连锁判定进行观测,门外反而是不存在这个怪物的。

    虽然肉眼和连锁判定的观测结果截然相反,但直觉却在警告我,门外的东西绝对不是幻觉。

    它开始用力拍门,没有发出任何声音,只是不停地做出这个无声的动作,而且,从动作的激烈程度来看。它似乎能够意识到我的存在,并因此变得愈发激动。即便如此,大门依旧无法被破坏,从而让它的行为就如同小丑一般。

    电梯再次发出“叮”的一声,然后就是电梯门不断碰撞声音,似乎被什么东西卡住了。无法完全闭合,也就无法再次上升。我看过去的时候,顿时看到了横在电梯门线中间的尸体,先不说为什么会突然出现一具尸体,这具尸体的装束一看就不是什么简单的人物。虽然并非是制式的,但明显是用于战斗的装束,和喜欢异装打扮不同,战斗服上别着的武器都是具备杀伤力的,而且还带着淡淡的血腥味。似乎战斗结束的时候不是太久。

    我直觉认为,这个人不是nog队伍的人。那么,到底是五十一区的人,亦或者是其他神秘组织的人?我按着刀柄,向尸体走去。我尝试翻动尸体,没有触发任何危险,然而,这个大厅中弥散着的危险气味。却因为尸体和门外怪异的出现,而比之前更加浓烈。

    我以自己的经验进行初步的验尸。死者的心脏破裂,五脏六腑搅成一团,但外表并没有伤口,就像是有一股力量直接渗透到内部,对内脏进行了一次重击。这种渗透式的攻击在神秘圈内不算出奇,哪怕尚未达到神秘的层次。只要是久经锻炼,达到非凡技艺的普通人也能做到这种事情。在我的记忆中,这个末日幻境中的雇佣兵协会,就有不少灰石强化者,可以熟练运作这种本事。

    很难直观判定。这个死者到底是何种程度的神秘专家,但其身份却已经确定。我在他的衣内找到了可以证明他身份的特殊证件,假设这个证件是他的,那么,他生前就是隶属于五十一区,看装束是一个精于战斗的成员。他的身上,还携带着三瓶不知名的药剂,和我在阮黎医生那里看到的药剂,无论颜色还是质地都完全不同。

    除此之外,其他的武器和工具有没有什么特别之处,虽然可以看出设计上的精巧实用,但全都是普通的东西,并不具备神秘。

    我收起药剂,正打算起身,电梯猛然发出巨大的声音,因为太过突然,让我也不由得生出鸡皮疙瘩。接二连三的响声,让电梯在摇晃,可以看到电梯顶部的金属开始弯曲,一看就知道,是有什么东西,砸落在电梯顶上。我一下子就联想到了更多的尸体——这些人从电梯滑道的高处落下,明明只有三层楼的高度,但是冲击力,却明显超出预想。

    因为电梯形状的变形,电梯门也已经无法如之前那般闭合,我就站在尸体边,等到大厅再次安静下来。

    此时大厅里的温度已经降到很低了,有玻璃的地方,都可以看到一层白霜,这样的温度,哪怕是我的体质也开始受到影响,虽然不至于打哆嗦,但关节似乎僵硬了一些。

    如果找不到原因,我必须假设,大厅里的温度还会持续下降,直到连自己也承受不住的程度。不过,在那之前,稍微安静下来的大厅,又陆续响起一连串跌落地面的声响。这一次,跌落的还是尸体,但是,跌落的地点却不再是电梯,而是大厅的中央——不可思议的地方就在于,这个大厅的天花板可没有破洞。

    我没有看到尸体落下的情况,听到动静转过身去的时候,尸体就已经七扭八歪地躺在地上了。

    这些尸体的装束,就和我验过尸的这一位是同样的款式,所以,只能猜测,所有人都来自于五十一区。那么,五十一区在这里布置了那么多的人手,却又在这里全都变成了尸体,那么,这个地方,到底有什么秘密,值得五十一区如此大动干戈?

    电梯已经无法乘坐,不过,在大多数神秘专家眼中,于神秘事件中存在的电梯,往往就是最不安全的东西之一,如果有楼梯的话,他们大致都会放弃乘坐电梯的。在刚接触神秘事件的时候,我也有这样的想法,直到现在,虽然已经不太在意电梯坠落的危险,不过,电梯的“升降”在神秘学中,也有别样的意义,因此,也不能说完全不在乎。

    我决定从安全楼道前往上面的楼层。

    只是,刚走了几步,口袋中的手机就响起铃声。于死寂的大厅中,铃声显得格外响亮,进而让人忍不住去关掉它,生怕这种铃声会吵醒什么怪物。

    我没有任何犹豫,直接接通了:“我是高川。”

    “呼哧……呼哧……这里……听得到吗……这是约翰牛。”话筒传来的声音,喘息声格外剧烈,就像是快要喘不上来的感觉。不过,的确是约翰牛的声音。

    “听到了,有什么事情?”我开门见山地问到。毕竟约翰牛还没有闲到和我煲电话,而且,她的喘息声带着明显的痛楚,似乎处境不妙,“你受伤了。”

    “呼哧……呼哧……没办法……出了点意外。”约翰牛的声音清晰了一些,她似乎对自己做了点什么,那沉重剧烈的喘息声渐渐变得平缓下来,“我需要你的帮助,高川。”

    “之前,你们的意识行走者才找过我。我和他接触的时候,你和铆钉也在场吧。”我平静地说。

    “是的……呼哧……本来想和你多聊一会,但当时出了一点事情……呼哧……我没有处理好,所以变成了现在这样……呼哧……呼哧……”我可以听出来,约翰牛正勉力调整呼吸,不过,既然能够做到这一点,也应该没有大碍了。

    “这次的通讯比过去都要清晰呢。”我不由得说。

    “我们这边改进了信号传递。”约翰牛解释道,“但也只是暂时的,信号的干扰,可不仅仅是气候恶劣的原因,所以,赶紧说正事好了。我需要你帮我前往某个地点,帮助我们的人。”

    “嗯?”我希望她说清楚些。

    “具体情况在电话里说不清楚,但大致就是火炬之光的偏差,让我们的人遇到了一些危险……呼哧……我不清楚敌人是谁,但是,我希望你可以排除除了我们的人之外的其他人。”约翰牛的声音平静下来,流露出冷酷。(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