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1325 排异
    我不理解玛索现在的状态,以及她种种行为背后的原因。虽然约翰牛说过玛索已经具备nog的身份,和需要救助的这几名神秘专家和精神病人一起行动,然而在和幸存的神秘专家接触后,我突然觉得他们同样无法理解玛索的行为,甚至不明白玛索到底怎样的能力,双方之间完全不具备合作的基础。为了避开可能产生的冲突,我选择了率先离开这个不太寻常的临时数据对冲空间,以获得时间从幸存者口中了解事情的来龙去脉。

    不过,幸存的这名男性神秘专家却告知我一件情理之中,但仍旧让人感到沉重的事情——被末日真理教列为叛逆,如今已经和席森神父一样独立行动的爱德华神父,已然在半岛精神病院中显露行迹。需要救助的神秘专家似乎在暗示,正是因为自己等人发现了他的行迹,才被他针对而落入如此下场。理论上,这样的情况是有可能发生的,爱德华神父的立场、身份和能耐,被约翰牛视为大敌从而寻求外援,也完全可以理解。然而,我仍旧不觉得,这是约翰牛向我求援,让我救助这些神秘专家的最大原因。

    毫无疑问,这名神秘专家知道一些更深入的情报,而同样是唯一幸存下来的女性精神病人,或许也隐藏着某些秘密,被约翰牛等人视为一个也许不关键,但强有力的筹码。我无法瞧出其中的秘密,仅仅是我做不到而已。

    虽然有这样的猜测,但是,要从这样一个经历万难存活下来的神秘专家身上,得到更准确的消息,是十分困难的事情。诚然我可以使用意识行走。但意识行走并非万能的力量,我可以肯定,如今nog队伍中存活下来的,那些来自于末日幻境的神秘专家,已经完成了一套应对意识性质的神秘的方法。意识行走者的存在,对于这个末日幻境的神秘圈来说。并不是什么高层的机密,能够参与这次拉斯维加斯中继器攻略的神秘专家,都已经堪称精英,而经历生死筛选活到现在的神秘专家,更是精英中的精英。他们对自身能力的控制和了解以及由此延伸出去的应对复杂情况的能力,绝对不是谁都能小瞧的。

    我在晋升四级魔纹之前,在理论上和他们不存在高下之分。因此,我十分清楚,五十个没有“江”的支援。拥有三级魔纹的自己,一旦联手会产生多大的力量。哪怕之前遭遇的神秘专家似乎没几个能和我过几招,但那不过是我自身“高速作战”特性的展现,以及他们无法抓住速掠本质,再加上四级魔纹超乎他们预想的能力所导致。

    我不需要谦虚,达到四级魔纹,并开始意识到四级魔纹的真正力量后,自己的综合实力的确比过去大有增幅。而他人并不清楚这种增幅有多大,进而无法准确对我进行判断。

    但是。当这些特性、招数和能力,一一暴露出来,被观测到,就一定会被研究并进行针对。

    哪怕在没有足够情报的情况下,这些身为精英中的精英的神秘专家,也一定会针对我过去所展现的能力有所布置。意识行走能力。就是其中之一。

    一旦我使用意识行走,是否可以挖掘出这名神秘专家隐藏的秘密还在两说,更重要的是,一定会进一步破坏和约翰牛的默契。我必须判断,真的需要破坏当前的合作默契。就为了挖掘此时神秘专家隐藏的情报吗?就算这个时候无法获知,当nog队伍回收情报后,就一定会选择隐瞒吗?说到底,在偏差效应的作用下,任何预谋的计划都会大打折扣,而在如今混乱的情况下,没有一个神秘组织,可以完全将情报抓在手中,而不作为和他人交易的筹码。

    在过去的末日幻境中,放出情报以引导局势,一直都是网络球的拿手好戏。我不认为,在这次末日幻境中会有所改变。也许他们放出的情报有所隐瞒,但是,得到情报就是得到情报,辗转从约翰牛那边获得,和直接暴力从这名神秘专家的意识中获得,在情报量和准确性上,又有什么区别呢?

    我的思考,在不到一秒的时间中,就已经做下决定。

    我决定按照这名神秘专家的暗示继续下去。

    “爱德华神父打算做什么?”我问,“仅仅是制造新的恶魔吗?你应该清楚,制造恶魔也好,召唤恶魔也好,都需要特别的献祭仪式,而且在这个中继器里,目前并不具备举行献祭仪式的条件。这个世界的确正在神秘化,然而,更多是纳入了电子恶魔使者的神秘系统,换句话来说,对其他神秘的排斥,比起之前那个完全不具备神秘的环境宽松一些,但对于我们本来拥有的神秘仍旧具备极大的抗性。进入这里的神秘专家,有许多人都不得不转化为电子恶魔系统,而为了改造出足以满足其他神秘需求的环境,几乎所有的神秘组织又花费了多大的精力,才让这个世界变成如今这个样子。你们也是亲手推动这一切的人,应该明白,仅仅是这样的情报,是不足以作为报酬的。”

    这名男性的神秘专家已经平静下来,他眼中的深沉,无法掩饰他的思考。之后,他对我说:“重要的不是制造新的恶魔,真正填补六六六变相到九九九变相之间的空缺。爱德华神父的变相所使用的恶魔,每一个都有独特的能力和特性,所以,新的恶魔也不会例外。”

    “你的意思是,新恶魔的能力和特性?”我看着他说。

    他没有避开我的视线,沉静的点点头:“新恶魔的祭品是特别的精神病人,这些精神病人以研讨会的话来说,就是失格者,是服药后没有产生预想变化的残次品。爱德华神父对这些病人再次进行药物调整,进而产生新的变化。爱德华神父可以做到这种事情,他原有的六六六只恶魔中,也拥有相关的能力。”

    “可以理解。他可是制造了沙耶病毒的家伙。”不仅如此,他和五十一区的合作,以沙耶病毒为模板,让五十一区完成了性质上相近的特洛伊病毒,而特洛伊病毒也正是制造黑烟之脸的前提和基础。如今的黑烟之脸经过多次调整,已经证明这种神秘的适用性。进而作为目前五十一区最主要的神秘力量,在整个中继器中活跃着。

    仅仅从名字的意义来说,“特洛伊病毒”就不难让人联想到“木马病毒”,那种潜伏于电脑程序中,完全窃取和破坏的恶意程序。将其视为早有预谋的,针对拉斯维加斯中继器完成的“木马”,也未尝不可。毕竟,五十一区的总部就在拉斯维加斯,他们早就对这个中继器垂涎已久了。五十一区和其他神秘组织完全不同。他们拥有国家政府性质,他们绝对不会满足,只拥有一个中继器,也不会局限于神秘组织的立场,而具备比网络球更强烈的政治性。

    他们接受政治理念的引导,为了政治目的,和任何神秘组织合作。末日真理教也好,nog也好。其立场和形成立场的原因,对五十一区来说毫无意义。

    “五十一区为爱德华神父提供援助和庇护。所以,爱德华神父的行为,在一定程度上,同样可以视为五十一区的行为。”神秘专家顿了顿,说到:“爱德华神父制造的新恶魔,会直接促进黑烟之脸的成长。进一步强化五十一区的力量。”

    “但新恶魔的作用,绝对不仅此如此,不是吗?”我说。

    “是的,我的判断是,爱德华神父利用特别调制的病人进行献祭后。所诞生的新恶魔,在强化五十一区现有力量的同时,也会让他们获得夺取中继器的根本能力。”神秘专家说:“但到底是怎样的能力,暂时无法判断。”

    “黑烟之脸,特洛伊病毒,顾名思义,当然是寄生和侵蚀吧。”虽然这么说,但我也无法预估,五十一区到底可以做到何种程度。在更早之前,我就怀疑过,五十一区会不会想要吞噬噩梦拉斯维加斯深处的那个怪物。

    五十一区所拥有的力量,因为其起源,在一定程度上,和爱德华神父是相似的。那么,五十一区可以做到的事情,爱德华神父也同样可以做到。而五十一区想要做的事情,爱德华神父也可能有相似的谋划。

    现在所有已经展开的计划,尽管都是以这个半岛为中心,但是,在我能看到的范围内,都直接或间接地指向噩梦拉斯维加斯,指向噩梦拉斯维加斯深处的恶魔。有人想要破坏它,有人想要利用它,但更多的人,想要吞噬它。假设这个中继器之前的无神秘性,正是因为纳粹将所有的神秘性都拿去供养那个怪物,那么,吞噬了这个怪物,就意味着夺取了目前为止,整个拉斯维加斯中继器的积蓄——仔细想想,那还很是一份质量相当可怕的力量。

    那个噩梦拉斯维加斯深处的怪物,就像是一大块长刺的肥肉。如果连那个怪物都无法解决,攻略拉斯维加斯中继器就只是一句笑话,反过来说,解决了那个怪物,那么攻略拉斯维加斯就有了更大的可能。

    我所能想到的,其他人也一定可以想到。

    哪怕这位神秘专家还有隐藏,但透露出来的情报,已经足以让我感到满意。

    那么,玛索又是怎么回事?”我静静盯着这名神秘专家的眼睛说:“约翰牛可是和我说过,她和你们是一起的。”

    “是的,一起的。”本来已经恢复沉稳的神秘专家再次露出情绪波动,我无法判断那是怎样的情绪,但其中充满了意外的味道,却是轻易就刻意觉察出来。我只听到他继续说:“在撤离的时候,玛索主动要求断后,和爱德华神父打了起来,我们以为她不可能逃离,但看来是我们的判断出错了。不过,我个人怀疑,爱德华神父是特意放开玛索的,所以,我们在分开后,就一直避免直接碰面。没想到,她仍旧找到了这里,而且在时间上还如此巧合。”

    “反过来说,如果没有玛索,那么,你们本应该是全军覆没的结局,对吗?”我说。

    神秘专家只是耸耸肩,用沉默代替了回答。

    “那么,最后一个问题,这里的临时数据对冲空间是怎么一个情况?”我继续问到。

    “不清楚,但现在看来,好像是被玛索钻了空子。”神秘专家摇摇头,说:“不过,我不觉得,现在贸然接触玛索是一件好事。”他看了看我,犹豫了一下,才说:“她的精神本来就有问题,和爱德华神父接触后,有可能变得更加疯狂。”

    “然而,我是不可能放弃她的。”我清晰直白地说到。

    “既然如此,那请我等不能奉陪了。”神秘专家抱起女精神病人,说:“现在的我不在全盛时期,和那样的怪物交锋,大概会被打得屁滚尿流吧。不——现在也仅剩下我和她了。”这么说着,他仿佛情不自禁地看了一眼怀中的女人。

    “可以了吗?高川先生。”神秘专家直勾勾盯着我问到。

    在我点头默认后,他毫不拖泥带水,转身跳下平台,于快速的窜动中,隐没入瓢泼的大雨中。

    我打开手机,手机信号果然还存在。将这次委托的结果,给约翰牛发送了一份简要的报告短信后,我再一次感应到平台上的异常。已经很容易分辨出来了,那是临时数据对冲空间整体产生了变化,变得不稳定而产生了更能清晰被四级魔纹感知的波动。

    下一刻,有什么东西从空气中排斥出来,从透明变得半透明,看起来就像是一个小小的这个建筑的模型。它旋转着,既然炸裂,半透明的碎片在大雨中,也闪烁着独有的光泽。而那个熟悉又陌生的女孩,身穿黑白色的礼服,打着猩红色的阳伞,宛如一直都存在于那里般,站在飞溅的碎片中。(未完待续。。)